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扰心的重聚
    [.huju.]“看来他们已经得到了你回来的消息了!”

    首先是征黎长老有所察觉,放眼看着殿外,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huju.]

    “恩,我已经听到了其他几位长老的声音。”凡川同样把视线放在了殿外,淡淡的出声说道。

    “真的是凡川宗主啊!”

    “凡川宗主!”

    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了宫殿主门处,又传来了几声凡川熟悉的声音,接着只见安吾,梓月,以及易阳几位长老,带着一群夜月门的晚辈弟子,全都蜂涌似的涌进了宗主宫殿内,一群晚辈弟子里,其中就包括了白平刃,浦玄,和沈佑三人,还有凡川一直担心着的钟北,还有一群之前参与到玄阴门之战里的门人弟子,凡川看着大多都眼熟。

    “几位长老来了啊!各位兄弟姐妹们好啊,我凡川回来了!”

    看着涌进来的众人,凡川清了清嗓子,大声的喊道,同时,凡川还向着众人摆起了手,以示想念。惹的站在凡川身边的烟紫,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凡川宗主,你可算回来了,本来真人都已在打算着再回一次玄阴门,然后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宗主你呢。宗主如今没事吧?”

    众人围了上来,先是安吾长老一脸担忧与激动并存的看着凡川说道。

    安吾长老的话音刚刚落下,其他几位长老和弟子,也都围了上来,想要听听凡川这些时间都去了哪儿。

    见状,凡川挥挥手,笑了笑,温声说道:“先是多谢几位长老和兄弟姐妹们的关心啊,我前些时间是去了一趟什么地下灵府,去见了一个我的故人,并没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大家不要担心我!”凡川说着话,突然伸手把烟紫拉近了自己的身边,再次看着众人说道:“这位就是我去地下灵府见的故人,她叫烟紫,是我的姐姐,她现在的身体有恙,还希望大家以后多照顾些啊!”说完,凡川再次看向了烟紫,脸上闪过了一丝邪笑。

    而此时的烟紫,被凡川这么一通介绍后,更为羞愧了,只见烟紫红着脸,伸手捶打了凡川几下,撤身退到了凡川的身后,自顾的娇羞着,并没有多说话。

    众人听到了凡川的话后,视线全都一齐放在了烟紫的身上,有人做出了疑惑状,有人做出了惊讶状,又有人做出了惊艳状,反正每个人的表情,各不相一,但是众人的声音,却是特别整齐。

    “拜见烟紫姑娘!”

    众人的声音合在一起,很是洪亮,震的整个宗主宫殿都嗡嗡作响。

    而此时躲在凡川身后一侧的烟紫,不得不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先是对着众人微微施了一礼,接着出声说道:“大家不要客气,当……当我不存在就好!我……我……”烟紫说着说着,开始变得吞吞吐吐了起来。

    正在烟紫纠结的片刻,突然只见一位身姿妖娆的美女,瞬间闪身到了凡川和烟紫的身前,正一脸邪笑的看着凡川。

    “好呀,凡川小子,出去一小段时间,就拐来了一位大美女啊,嘿,还是个凡人美女,小子,你可真行啊!”

    不错,刚刚闪身而来的正是之前在玄阴门之战的时候,昏迷了过去的梓月,而注意到此时的梓月的状态,看来之前的伤势早已痊愈了。

    “哦,原来是梓月姐姐啊,我说怎么突然来了一阵这么迷人的香味,怎么了?梓月姐姐的伤势好了?”看着眼前波涛汹涌的梓月,凡川知道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索性干脆不接梓月的话了,试着转移了话题,把话题放在梓月的身上,可是,结果是凡川没能成功转移话题。

    “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我的状态这么好,你还看不出来吗?再说我修为境界如此深厚,当初在玄阴门也只是一时被人偷袭,所以嘛,你不用担心我,你快些给我说说这位美女是……”

    看来梓月是决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了,只见梓月又摇曳着完美的身体,再一次的逼近了凡川。

    被梓月逼近,凡川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些喘不过气,看着近在咫尺的梓月的脸庞,以及闻着梓月身上时时向外散发的香味,凡川差点被迷惑,但凡川还是强行的克制住了,只见凡川突然转眼,看了看身旁的征黎,对着征黎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又撇了一下梓月,意思很明显,凡川是想让征黎来劝说开梓月。

    接着只见征黎像是心有所通似的,踱步靠近了梓月身边,双眼注视着梓月,温声说道:“梓月长老,凡川宗主所说属实,这位烟紫姑娘,确实是宗主的姐姐,原来也是修真者,当初还是带宗主入修真的呢,只是现在的身体有恙,看似凡人,其实只是真气被压制了!”征黎用心良苦的解释道。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凡川发自内心的佩服征黎的口才,和征黎的胡诌乱造,特别是征黎最后的一句话,不但可以讲明了烟紫的身份,而且还能让众人对烟紫存在了一种敬畏感。

    “真的?”

    听到了征黎的解释,梓月转眼看了看征黎问道。

    “老朽骗你有何用处。”征黎一口回绝道,在外人看来,此时征黎的话,已经真的不能再真了。

    “好吧好吧,我姑且就先相信你一次。”梓月说着话,突然转身看向了烟紫,而且与此同时,梓月还伸出了小手,握住了烟紫的小手,接着出声说道:“烟紫妹子,我叫梓月,你不要怪姐姐我心直口快啊,姐姐我没有恶意的!”

    被梓月握住了手,烟紫并没有反抗,而是同样还以微笑道:“梓月姐姐说笑了,烟紫不生气。”

    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的样子,凡川在内心里偷笑了起来,因为凡川了解烟紫的脾气,如果烟紫发起了脾气,和梓月相比起来,肯定是有过之而不及。凡川竟在心里幻想了起来,梓月和烟紫同时发火的样子。

    接着白平刃三人以及钟北,也都站出了身来,与凡川聊些最近的改变,和一些有的没的,与白平刃三人的聊天,无非是白平刃三人担忧凡川的身体,而凡川则是重温兄弟的情谊。

    不过最让凡川多说了几句话的,却是钟北,因为之前钟北与凡川一起闯荡玄阴门的缘故,让凡川对钟北的好感,逐渐多了起来,在凡川的心里,一直认为钟北是个可塑造的修真好坯子,特别是钟北的性格和个性,也让凡川很有好印象,但凡川并不知道钟北在玄阴囚房遭到伤害的事情,而此时的钟北,也只字未提,只是说了后来是被凌关真人救了出来。

    而且在凡川与钟北的谈话中,凡川还知道了,之前被玄阴门困在玄阴囚房里的那些凡人,也同样被救了出来,现在暂时的居住在了夜月门里,而且救出来的那些凡人,都嚷嚷着说要留在夜月门里修真,不肯离开,而夜月门里有个规矩就是,凡是要入夜月门里修真的人,都需要经过宗主的同意,但是当时凡川没在夜月门里,所以那些凡人都被暂时的安置在了夜月门里供修真弟子休息的静室里了。

    说到此处,凡川不禁的想起来了那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和那个长相清秀的少年,如果拐杖老人身边的那个少年要修真的话,凡川是第一个双手赞同的。因为凡川有个喜欢探查别人身体状况的癖好,在之前刚刚入到玄阴囚房,见到拐杖老人身边的少年时,就已发现了少年优良的身体素质,如果用心教导,定会在修真界里有所发展。

    想着想着,凡川不禁的陷入了沉思。

    “对了,凡川小子,有灵妹的消息了吗?”刚刚静下来了的宫殿,却被梓月又一声的问话,给打破了。

    听到梓月的问话,凡川依旧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无力的摇了摇头,脸上即刻的隐现出了一丝难以掩饰的疑惑。

    宗主宫殿再一次的陷入了安静,众人见凡川苦涩着脸不说话,也都不敢主动说话,只是目光都齐齐的放在了凡川的身上,似乎是在等待着凡川接下来的话。

    “对了,凌关真人呢?还有云屏前辈呢?”

    正在众人好奇凡川接下来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只见凡川抬起了头,看向了众人,一幅急切的样子问道,刚刚脸上的苦涩,此时已消失不见。

    苦涩消失不见,其实只是凡川刻意的压制住了难过的情绪,因为凡川不想把这种情绪,让夜月门里其他弟子看到,这样只会扰乱人心,并不会有什么益处。

    “哦,真人还在他老人家的石室里呢,而且云屏前辈也在,不过……不过云屏前辈还未苏醒,真人正尽力的想办法呢!”

    站在凡川身边的钟北,抢先的说道。

    而此时只见站在凡川身后的烟紫,在听到云屏二字的时候,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但由于颤抖的不是太明显,又碍于被凡川的身体挡住,以至于殿内的众人,并没有发现烟紫的异样。

    “我要去看看!请几位长老,还有钟北,平刃兄弟你们几个,随我前去,其他的众多兄弟姐妹,就先在这大殿内等候下吧,真人不喜人多打扰,我们一会儿再回来,我还有事情要吩咐!”凡川当机立断的说道。

    “谨遵宗主吩咐!”

    听到了凡川的话后,殿内其他的众多修真弟子,声音齐齐的喊道。

    看着众多修真弟子,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看向了身后的烟紫,出声说道:“烟紫姐姐,你也随我一起去看看吧!”

    “恩!”

    烟紫木讷的点了点头,看来刚刚云屏的名字,对烟紫似乎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见众人都已准备好,凡川突然牵起了烟紫的小手,即刻快步的走出了宫殿,而其他几位长老,还有钟北,以及白平刃三人,也都快步的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