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清风明月
    [.huju.]“什么人?报上名来!来宗主宫殿所为何事?”

    凡川和烟紫刚刚降落在宗主宫殿的主门前,忽然出现了两位手持长枪的夜月门修真弟子,两人双枪合十,挡住了凡川和烟紫。[.huju.]

    凡川看了看脸面有些陌生的两位宗主宫殿看守,随即脸上浮现了一丝邪笑,只见凡川大力的推开了挡住的两只长枪,跨步的走向了前去。

    “你……”

    “凡川宗主在哪?叫出来,我要和他较量较量!”

    两位看守想要发怒,却被凡川一句话给抢断在了前面。凡川是有意的想要逗逗这两位看守。

    听到凡川的话,两位看守彻底的发怒了,只见其中的一位看守,突然蓄积了真气,再次抬起了手里的长枪,直直的对准了凡川,同时大声的喝道:“哪里来的狗东西!竟敢对宗主如此的无礼!报上名来,你到底是哪位长老的弟子!看我不惩治一下你这狗脾气!”说着话,看守抬起长枪,就要向着凡川攻击而来。

    凡川见状,心里有些愧疚,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玩笑话,竟让这看守有如此大的反应,可能是离开的时间太久了吧,以至于新的看守凡川都没能认出来,但是让凡川感到欣慰的是,夜月门并没有忘了自己,而夜月门如今的规章制度,也让凡川发自内心的欣赏。

    也许是刚刚回来夜月门的喜悦,才致使凡川想要逗一逗这两个看守,但又想到了之后事情的棘手与繁琐,凡川便又没了心情逗趣了。

    只见凡川突然单手挡住了看守击来的长枪,同时稍加了一丝真气,霸道的逼退了长枪,接着只听凡川立即出声说道:“两位兄弟,刚刚给你们开玩笑呢,别当真,我就是凡川,也就是夜月门的宗主。”

    说完,凡川静静的等待着两位看守的恍然大悟,可结果却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满口胡言!看枪!”

    只见刚刚那位被凡川逼退的看守,不但没有相信凡川的话,而且再次的持枪向着凡川攻击而来。

    见状,凡川不禁的愣了愣,完了,玩笑开大了,凡川有些惭愧的想到,不过同时,还是以着真气格挡着长枪的伶俐攻击,凡川只是格挡,却没有反击。

    以着凡川此时的修为境界,只需稍稍的加上一丝真气攻击,想必这两位看守早已负伤累累。

    “兄弟,我真的是凡川,哎呀!”

    凡川在格挡的同时,还在不停的解释着,可是每次在凡川说出自己的姓名时,看守却会更加的加大力度对付凡川,而且之前在旁观的另一位看守,也加入了战斗中,这让凡川感到无比的压抑。

    可正在此时三人混战的当下,突然一道强劲的真气压力,从宗主宫殿里,向着三人迎面扑来。因为真气的强大,以至于周围的空气,也有了一瞬间的窒息。

    感受着飞来的真气压力,凡川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终于可以解释清楚了,终于可以解脱了。

    “清风,明月,快住手!”

    接着一声厉喝从宗主宫殿里传来,随即只见一位身材枯瘦的老者,纵身落在了凡川和两位看守的身边。

    见到来者,凡川的心头顿时涌现了太多的画面,有辛酸,有感动。

    “征黎长老,许久不见了。你的伤势痊愈了吗?”

    不错,刚刚的来者正是征黎,征黎在宗主宫殿里,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有些疑惑,随即向着主门边看了一眼,等看清是凡川的时候,征黎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了,顿时瞬间闪身到了主门边。

    而随着征黎的到来,两位看守也识趣的停止了攻击,踱步靠近在了征黎的身后,直到此时,两位看守还是没有看出来,眼前的英俊男人,正是夜月门的宗主,凡川。

    “老朽拜见凡川宗主,老朽身体早已痊愈,多谢宗主挂念,不知凡川宗主归来,有失远迎,还望凡川宗主恕罪!”

    只见征黎突然跪倒在了凡川的身前,恭敬的说道,而且与此同时,能轻易的看得出来,此时的征黎见到凡川之后,很是激动和高兴。

    见征黎跪拜,凡川先是一阵的不悦,随即伸手扶起了征黎,有些责备的语气说道;“哎呀,征黎长老,要我说多少次?不用跪拜我,你怎么还是这么老顽固,再这样的话,我可就对长老失望了啊!”

    “老……老朽只是见到凡川宗主归来,心里很高兴,这……这是情不自禁,习惯了……”征黎的话语里,开始有些吞吞吐吐了,似乎还是不太习惯凡川所谓的不分上下级的兄弟之情。

    而此时站在征黎身后的两位看守,已经傻傻的愣住了,膛目结舌的看着凡川,似乎凡川的云淡风轻,对于他们俩来说,却是轰天炸弹一般。

    “砰!”

    一声闷响传来,只见刚刚还在极度惊讶的两位看守,突然齐齐的跪倒在了凡川的身前,同时语气有些惊慌和哽咽的说道:“我……我俩不识凡川宗主的仙容,还……还望宗主能饶恕我们兄弟俩啊!我……我们……”两位看守的身体,在随着声音的一升一降,竟大幅度的颤抖了起来。

    凡川看着两位看守的样子,脸上闪现出了一丝的微笑,接着只见凡川突然再次伸手,把两位看守亲手扶了起来,随即说道:“不用害怕,我不但会饶恕你们,而且还要表扬你们,你们做的很好,这是你们的职责,我不会怪你们的。”说着话,凡川的声音顿了顿,像是决定了什么事情一样,再次的看着看守两人,接着出声说道:“你们两个是叫清风和明月对吧?这样吧,如若你们两个不嫌弃,我愿意收你们为徒!”凡川说完,便不再出声,静静的等待着两人的答复。

    而此时的清风和明月两人,听到了凡川的话后,却没有及时出声答复,只是两人同样的大张着嘴巴,脸上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样子。

    “你们两个傻了?还不快谢谢宗主的宽厚恩德?”征黎见清风和明月两人,只顾着惊讶,却没有及时回答凡川的话,于是忍不住对着两人,大声的喝道。

    “哦,哦!”

    听到了征黎的提醒,清风和明月两人,才在惊讶中反应过来,只见两人刚刚被凡川伸手抬起的身体,再一次的重重的跪倒在了凡川的身前,同时大喊着:“多……多谢宗主的恩德!多谢宗主!多……多……”两人似乎像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只见两人顿了顿语气,接着看着凡川,声音坚决的说道:“我兄弟两人,定会用心的辅助宗主,永远跟随在宗主身边,照顾宗主!”两人像是刚刚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异常的兴奋和激动。

    “哈哈,我不用你们照顾,你们只需为夜月门尽力就是了。”凡川放声笑了笑,接着只见凡川突然从右手的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两粒丹药,依次递到了清风和明月的手上,然后接着说道:“这是三罗丹集元丹,对你们以后修炼会有帮助的。”

    凡川像是随意的送出去一件平常东西一样,没有一丝丝得不舍,可是凡川的行为,在一旁的几人眼里,都感到了震撼,特别是烟紫,因为之前凡川并没有告诉烟紫,自己有言慕岸给留下的大罗七丹,如今烟紫看到凡川随意的就送出了两粒大罗七丹里的三罗丹,这让烟紫很是震惊。

    而此时的清风和明月两人,捧着手里的丹药,身体竟在微微的颤抖,语气激动的说道:“宗……宗主,这……这,我们兄弟两个不敢接受!”说着话,只见清风想要把手里的丹药,再次递到凡川的手里。

    “收回去!”

    凡川假装有些微怒的说道,同时,转身快步的走进了宗主宫殿,不再理会清风和明月二人。

    而征黎和烟紫,见到凡川走进了宗主宫殿,随即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而原地只留下了发愣着呆滞住了的清风和明月两人。

    “恩,还是夜月门好啊,比玄阴门和那个什么地下灵府好多了!”

    刚刚步进宗主宫殿的凡川,一屁股坐在了宫殿中央的镶金座椅上,大口的深呼吸了一下,看了看征黎和烟紫,大声的说道。

    “你还真是夜月门的宗主啊,傻小子,不简单啊!”

    从经历了看守之事后,再到如今的宗主宫殿,烟紫终于相信了凡川就是夜月门的宗主,不禁的调笑道。

    “我骗姐姐你,有什么意思呢!”凡川笑了笑,回应道。

    而此时直直站立在凡川身边的征黎,疑惑的看了一眼烟紫,接着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温声说道:“宗主,这位姑娘是……”

    见征黎疑惑的样子,凡川又笑了一声,只见凡川又站立起了身体,拍了拍征黎的肩膀,使得本就枯瘦的征黎,支撑不住的摇晃了一下,接着只听凡川说道:“征黎长老,这位是我的姐姐,她叫烟紫,是带我入修真的姐姐,不过现在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需要好好的修养,我们一定要好生招待她呀!”说着的同时,凡川不时的对着烟紫抛了几个媚眼,惹的烟紫一阵的害羞。

    “臭小子!”

    烟紫忍俊不禁的对着凡川笑骂道。

    凡川听到烟紫的笑骂,并不回应,只是微微的笑着。

    而此时的征黎才刚刚的反应过来,只见征黎对着烟紫,也同样躬身施了一礼,温声说道:“不知道烟紫姑娘原来是我们宗主的姐姐,有失礼数,还望烟紫姑娘不好介意。”

    “这位长老言重了,没事没事,你别听这臭……呃,你们宗主瞎说,这都无妨。”烟紫立即同样躬身对着征黎回了一礼,语气温和的说道。

    “听说凡川宗主回来了?在哪呢?”

    “凡川小子回来了,是真的吗?在哪?快让我看看!”

    正在凡川和征黎,以及烟紫三人说话的当下,突然殿外传来了一阵的喧闹声,能清晰的感觉到,有很多道真气流,在向着宗主宫殿逼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