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终回夜月门
    [.huju.]“呃,这是在……”

    凡川的视线恢复正常后,看了看周围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环境,疑惑的摇了摇头。[.huju.]

    “这是在哪啊?”

    这时,烟紫也在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后,疑惑的看着凡川问道。

    “哈哈,这是夜月门!我们回来了!”

    终于在凡川四处看了一圈之后,认出了此时就是在夜月门里,只是如今两人身处的位置,是在夜月门的西北角,这才致使凡川没能一下子认出来。

    “夜月门?是那个早已消失的夜月门?”

    烟紫一副疑惑和好奇的目光,投向了凡川。

    听到烟紫的疑惑,凡川这才想起来,烟紫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已是夜月门的宗主,而夜月门在修真界里一直处于退隐,现在的修真界里的修真者,很少有人知道夜月门了,但听到烟紫能说出夜月门,凡川还是有些惊讶,想着该怎么给烟紫说出自己是夜月门宗主的事情。

    “哦,烟紫姐姐果然聪明,现在咱们身处的地方,确实是修真界里早已退隐的夜月门,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啊!你倒是快说啊!”

    见凡川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烟紫着急的催促道。

    听到烟紫的催促,凡川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深呼吸了一下,接着说道:“而且,我现在是夜月门的宗主!”

    听到凡川的话,烟紫愣了一下,随即“扑哧”的笑出了声来,接着大笑道:“你傻了啊?真不愧为个傻小子,就你这修为境界,还能做夜月门的宗主?不过,你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境界啊?我没了真气,不能试探你的修为境界了,唉……”烟紫说着说着,情绪又低落了下来。

    见烟紫又难过了起来,凡川先是伸手拍了拍烟紫的肩膀,以示安慰,接着出声说道:“我虽然修为境界不是很高,但是,我是寒体体质的修真者,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做了夜月门的宗主啊!”

    “寒体体质?真的?”

    接受着凡川的安慰,烟紫的情绪有了些好转,随即一脸质疑的看向了凡川。

    “当然啦!我为何要骗姐姐你啊!”凡川认真的说道。

    不过听到凡川的话,烟紫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只见烟紫皱了皱眉头,粉红的小嘴上撅着,接着再次出声说道:“你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能给姐姐我说说吗?”

    “好啊,不过这个要说来话长了……”

    接下来,凡川不惜辛苦,不费口舌的把自己从离开了烟紫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大概的都与烟紫讲述了一番,不过凡川只是讲了些主要的事情,像一些蒜皮小事,凡川只是一带而过,虽然只是讲了些大概,可这也花费了整整三天三夜的时间。

    意思也就是说,凡川陪着烟紫,连续讲了三天三夜的时间。

    而此时的两人身处的夜月门西北角,显得异常的寂静,本来夜月门的西北角就是处于偏僻的角落,很少会有人来,再加上此时的季节,已是逐渐的逼近了寒冬,所以更少会有人来这里。

    一阵萧瑟的冷风,迎面的扑向了凡川和烟紫二人,凡川是修真者,自有真气护身,并感觉不到什么寒冷,可如今的烟紫却不行,因为如今的烟紫已是凡人之体,难免会受到季节的影响,只见烟紫随着冷风的袭来,身体猛然的缩了一下,有些微微的颤抖。

    见状,凡川有些心疼,只见凡川突然把手抬向了空中,一阵凭空触摸,突然只见一件毛茸茸的御寒兽皮,出现在了凡川的手中。凡川没做停留,手拿着御寒兽皮,快步的走近了烟紫,伸手把御寒兽皮披在了烟紫的身上。

    “烟紫姐姐,你还认得这件兽皮吗?”

    凡川指了指烟紫身上的御寒兽皮,温声说道。

    得到了凡川的呵护,烟紫先是小脸微红了一下,接着听到凡川的话,只见烟紫伸手摸了摸兽皮上的毛发,不易察觉见,烟紫的眼睛有些红了。

    “这是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你猎杀的那两只怪兽的兽皮?”烟紫语气里有些哽咽的说道。

    “恩,被我一直放在储物戒指里了,我想把它当做一件怀念的物品,没想到,现在还能用上它,真好。”凡川说着话,眼睛竟也有些红了起来,因为凡川想到了这件兽皮原来准备穿上的主人,那就是镜爷爷,这么多年了,凡川对镜爷爷的怀念,已经深入骨髓,已是那么的刻骨铭心了。

    “傻小子,想你爷爷了?”烟紫看出了凡川的心事,小声的说道。

    “恩……”凡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却不想多言。

    见凡川沉浸在了回忆里,烟紫也没有再打扰凡川,两人就这样彼此的沉默了,夜月门的西北角,再一次的寂静了下来,能听到的,只有阵阵匆匆掠过的风声,以及一些干枯的树枝,掉落在地的脆响,这一切显得是那么的萧索和荒凉,而在萧索和荒凉的同时,还有一丝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孤独,在肆意的横行。

    “我们……走吧!”

    终于在凡川压制住了回忆的痛苦之后,转身看着身旁的烟紫,温声的说道。

    想了这么久,凡川也想通了,那就是凡川想要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凡川不想再看到生死别离的画面了。想到此处,凡川的脑海里,又涌现出了宛灵的画面,画面里宛灵正可爱的对着凡川微笑,这让凡川在感到幸福的同时,还有一丝丝的悲伤。

    “恩,走吧,对了,傻小子,你之前说的那个叫宛灵的姑娘,现在还没有找到吗?”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凡川刚刚止住了宛灵的回忆,烟紫却在一旁提起了宛灵。这让凡川有些讶异,但又不得不在苦涩中,寻找出那一丝丝的甜蜜。

    其实凡川并不知道,烟紫放着那么多的问题不问,却单单只问关于宛灵的事情,这就已证明烟紫感觉到了宛灵对于凡川的重要性,而此时烟紫问出来,其实也是在说,她也想和宛灵一样,永久的放在凡川心底的位置。

    “恩,现在还是没有灵儿的下落,算了,我们先把这边的事情忙完,我再找些朋友,一起寻找灵儿的下落!”凡川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快些回去吧,说不定灵儿现在就在夜月门里呢!”凡川试图把气氛变得缓和一些,但结果证明,气氛并没有好转。

    “傻小子,这个灵儿,是不是对于你来说很重要啊?”只见烟紫的脸色,突然从刚刚的压抑,瞬间变的有些狡黠的看向了凡川,出声问道。

    被烟紫这么一问,凡川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凡川摸了摸脑袋,有些尴尬的说道:“姐姐你就别调侃我了,我们还是先快些进去夜月门主殿吧!还有你寻找塑身仙石的事情呢,可不能耽搁了!”凡川试图转移话题。

    “恩,嘿嘿,好吧,先饶你一次!”烟紫狡黠的笑了笑说道。

    结果证明,凡川成功的转移了话题,只是让凡川有些不解的是,为什么烟紫会说饶了自己一次?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其实只是凡川对于感情的事,有些白痴而已,烟紫这么说,其实用意早已明显,只是此时心思重重的凡川,没有感觉出来罢了。

    “烟紫姐姐,来这里!”

    说着话,只见凡川突然祭出了碎星飞剑,碎星飞剑带着道道的青芒,划开了周围的冷气。

    接着凡川伸手牵住了烟紫的小手,把烟紫拉到了碎星飞剑上,惹的烟紫的脸颊,又是一阵阵的绯红。

    “真没想到傻小子现在是这么的厉害了啊!不但是夜月门的宗主,还是孤真派的长辈弟子,即能牵制住古咒教,又和寒逍遥城的宗主称兄道弟!真是厉害厉害,你要是再有个仙人朋友的话,我看你在这修真界,就能称王啦!哈哈!”

    站在飞剑上无聊的烟紫,撇头看着凡川,叽叽喳喳的大笑道。

    看着大笑的烟紫,凡川心里悬着的一颗石头,算是暂时的放下了,因为之前凡川想着烟紫会因为突然变作了凡人,而为此一直不会再振作起来呢,但看如今的情况,是凡川想多了。

    “哈哈,烟紫姐姐,你就别再嘲笑我了好吗?”凡川也陪着烟紫大笑了起来,同时故装作一副可怜的表情,看着烟紫,顿了顿语气接着说道:“恩,仙人朋友虽然没有,但是我有一个仙魄朋友,有机会我会带姐姐你去认识认识。”说着话,凡川想起来了被困在禁仙池里的仙魄绝殃了。

    “仙魄?仙魄是什么?”

    被挑起了兴趣,烟紫认真的看着凡川出声问道。

    “这个以后慢慢给你说,等你见到了他,你就知道啦!”凡川说完,抬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隐隐约约凸现的一座宫殿,接着出声说道:“姐姐,你看那里,那里就是夜月门宗主宫殿,我们到了!”

    顺着凡川手指的方向,烟紫转头看了看,顿时惊喜了起来,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哇,好漂亮的宫殿啊!真想近距离的触摸下!”

    看着惊喜的烟紫,凡川无奈的笑了笑,随即不再说话,开始着手控制碎星飞剑的降落。

    “嘶……”

    一阵剑气的消散声传来,凡川和烟紫两人,准确无误的降落在了夜月门宗主宫殿的主门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