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劝解和阴谋
    [.huju.]“江临庄?你找他做什么?莫非是感激他认出了你,然后你才有机会来到这里吗?”

    伯枉是想到当初是江临庄在烟紫的记忆里,认出了凡川,由此想到凡川可能是想感激江临庄的识面之情。[.huju.]

    但是,也许此时三人里,只有凡川自己知道,为什么要找江临庄来。

    “不是,我和他在之前有过一些恩怨,我想在此就此了解了吧!”凡川认真的说道,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恩怨?”

    “对!”

    “那好,你等下,我这就传呼他过来!”

    说完,只见伯枉转身对着空气,大声的叫了两声“唧唧”,接着只见伯枉身前本来空荡荡的空间,突然出现了一阵的扭曲,再接着一个化魂,贸然的出现了在三人的面前。

    看着此时眼前的化魂,以及感受着眼前化魂身上的化魂之力,凡川很快的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位化魂,正是之前在寒逍遥城攻击凡川的江临庄,也是寒逍遥城的师叔祖。

    而此时凡川让伯枉叫来江临庄,并没有意思是要灭了他,因为在凡川看来,除了江临庄对自己造成过一次伤害之外,并没有多大的仇恨,而且那次伤害,还是凡川自己挺身而出,硬要强行的接下伤害,本来江临庄伤害的目标,是亦冬,并不是凡川。再其次就是,凡川叫来江临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想趁机把江临庄和寒逍遥城的恩怨,就此解决了,也算是间接的帮助了寒逍遥城,帮助了亦冬。

    “这位就是江临庄,凡川,你说吧,你们有什么恩怨?”伯枉指了指刚刚来的化魂,对着凡川出声说道。

    “恩,多谢前辈相助!”凡川对着伯枉又是躬身施了一礼,接着转身踏步走向了江临庄,等走到江临庄的身前时,凡川先是对着江临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出声说道:“江临庄前辈,许久不见了,最近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说完,凡川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江临庄。

    而此时的江临庄,在听到凡川的话,再看到凡川此时似笑非笑的脸色时,身体先是微微的一颤,接着又恢复了常态,而且再看此时江临庄的动作,故作的向着凡川挺了挺身子,似乎像是并不畏惧凡川的样子。

    “唧唧!唧唧!”

    江临庄对着凡川,唧唧了一阵子。凡川却是什么都听不懂,有些无奈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伯枉,似乎看出了凡川的窘迫,“唰”的一声,闪身挪到了凡川的身边,看了看江临庄,然后再看向了凡川,脸上闪过了一丝的疑惑,接着出声说道:“我知道你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样吧,我来为你翻译吧。”伯枉顿了顿接着说道:“他刚刚说,他这些年过的很好,不用你操心,然后就是,他说他当初不是有意要伤你,但是既然伤了,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既然如此,你想怎么报复,就来吧,他不还手!”

    听到了伯枉的翻译,凡川苦笑了一声,看来江临庄是误解了自己的用意了,不过让凡川惊讶的是,江临庄竟然并不畏惧毁灭,好像是生是死,对于他来说,像是早已看透了一样。

    但是凡川还是立即平和了下语气,温声说道:“江临庄前辈,我没有要报复你的意思,此次让你前来,只是想和你商讨一件事情。”

    “唧唧!”

    此时的江临庄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模糊不清的表情上,闪过了一丝的疑惑,还有一丝的不解,但是对凡川的语气还依旧是很强硬。

    “他说,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他能做到的,他看在我的面子上,必定会做到的!”伯枉的翻译,适时的传进了凡川的耳朵里。

    听到伯枉的翻译,凡川一颗悬着的心,暂时的缓放下了一些,凡川本想着江临庄会拒绝自己的所有要求的,可是事与愿违,看来让江临庄放弃对寒逍遥城的仇恨,还是有那么一丝希望的。

    “我想让江临庄前辈能放弃对寒逍遥城的仇恨,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如今的寒逍遥城里,大多都是你的晚辈,你再这样的报复,能有什么结果?”见有一丝希望,凡川立即出声说道,没有吝啬一点点的口水,看似凡川要决心的让江临庄放弃仇恨。

    而就在凡川的话音落下后,江临庄却迟迟没有回答凡川,而是低着头,不再说话,似在做着什么思想斗争,模糊的脸上,一会儿的时间,就闪现出了各种不同的表情。

    “江临庄前辈,放下吧!就让时间带走这一切吧,你要知道,你这样做,对于你自己,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你说对吗?”见江临庄低头沉默,凡川有些着急了,于是再次接着出声说道。

    “唧唧!”

    突然江临庄抬头看了凡川一眼,唧唧了一声,则又再次低下了头,沉默了起来。

    “他说,你不知道他们其中的恩怨!”伯枉的翻译,再一次的及时传出。

    “对,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恩怨,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你难道还不能放下吗?你带着这样的仇恨来修炼,会一直扰乱你的心绪的,放手吧!江临庄前辈,算是我求你了,这一切真的没有什么意义啊!”凡川像是在劝说一个固执的人一样,满声的道理从凡川的嘴里,莫名的匆匆奔涌而来。

    “你可以试想一下,就算你灭了寒逍遥城满派的修真者,你又能得到什么呢?荣誉感?满足感?”凡川迫不及待的又补上了一句

    而此时的江临庄再次听到了凡川的劝说,却像是被凡川的话吸引住了,又或者是因为此时的凡川,不但没有追究江临庄之前对凡川的伤害,却是以一副劝说的态度,来求江临庄,而此时的江临庄似乎感受到了凡川的宽宏大量,只见刚刚还在沉默不语的江临庄,突然抬起了头,定睛的注视着凡川。

    “唧唧!唧唧!”

    “他说,他可以放下仇恨,但是寒逍遥城里的史册上,要铭记上他的名字!”伯枉的翻译再次适时传来。

    听到了伯枉的话,凡川想都没想,就直接说道:“不就是一个名字嘛,江临庄前辈,你就放心吧,我定会让亦大哥帮你把名字铭记上史册,绝不戏言。”

    “唧唧!唧唧!”只见江临庄再听到凡川的话后,随即唧唧了两声,接着突然转身,纵身飞向了空中,消失在了空间里。

    而此时的空间,也在随着一阵扭曲之后,再次恢复了寂静。

    “他说,他相信你,他以后不会再打扰寒逍遥城!”伯枉看着江临庄刚刚消失的地方,淡淡的说道。

    “如此甚好!”

    凡川像是了解了心头的一个疑难,同样看着江临庄刚刚消失的地方,大口的呼出了一口气,放松的说道。

    三人再次陷入了安静,接着一阵阴风吹来,凡川打了一个冷颤,随即转身看向了伯枉,语气里带着感激的说道:“前辈,我心愿已了,我们也该告辞了,临走之前,还是要再谢谢前辈的相助,我凡川不会忘记前辈的恩德的,如若前辈以后有用的着凡川的地方,还请前辈及时相告,凡川定会鼎力相助,在所不辞!”

    “哈哈,好!”伯枉听到凡川的话后,大声的笑道,接着只见伯枉突然再次抬起了黄袍袖口,对着凡川和烟紫站立的地方,快速的挥动了起来,只见此时的空间,竟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随着伯枉甩动袍袖的节奏,一道道白色气流,瞬间弥漫在了凡川和烟紫的周身。

    “好了,凡川,我现在立即送你们回夜月门!”随着伯枉的话音落下,只见伯枉把刚刚汇聚的白色气流,突然用力的浸入了凡川和烟紫的身体里。

    而此时的凡川和烟紫,只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接着还未等凡川反应过来事态的时候,突然凡川和烟紫的眼前,出现了一阵的黑暗,再接着,再看刚刚凡川和烟紫所站立的位置,早已没了两人的身影,只剩下了伯枉单独的一个身影,空空荡荡的地下灵府,如死亡一般的寂静。

    而此时在凡川和烟紫消失以后,只见依然站立在地上的伯枉,脸上闪现了一丝邪笑。

    接着突然只见伯枉周身的空间,再一次的出现了扭曲,一个同样身穿着黄袍的人,闪身屹立在了伯枉的身旁。

    “魂帝大人,您这样做,可行吗?”

    只见刚刚出现的人,面对着伯枉,恭敬的说道。

    “放心吧,这个凡川,不会是忘恩负义的人,我能看得出来,再说了,对他这么久的观察,难道你看不出来凡川的性格吗?”伯枉的视线并没有放在刚来之人的身上,自顾的淡淡出声说道。

    “可……可是,仙界的灭杀令,已经就要到期限了,可是这凡川如今的修为境界,却是这么低,如何才能说服那些仙兵?”刚来之人脸上隐现出了一丝的忧虑。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刚刚已经给他传授了最纯真的化魂之力,这样就算凡别仙君来了,他们对地下灵府的灭杀,也会稍作改进的,甚至会放过我们地下灵府!”伯枉一脸自信的说道。

    “但愿如此吧……”刚来之人,叹息了一声,随即不再说话。

    再接着只见伯枉再次的挥动了一下袍袖,伯枉和刚来之人,瞬间同时的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