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意外收获
    [.huju.]“什么办法,前辈,请快些相告!”

    听到了伯枉的话,凡川突然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立即放开了怀里的烟紫,转身看着伯枉,急切的问道。[.huju.]

    看着着急的凡川,伯枉又是习惯性的甩了一下黄袍的袖口,接着出声说道:“修仙!”

    “什么?修仙?”

    凡川以着一副无比惊讶的样子,看着伯枉。同时,还有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期待。

    “对,就是修仙!”伯枉像是憋足了劲想要让凡川着急一样,只是再次肯定的说道,却没有说出主要的细节内容。

    “前辈,你倒是快说啊,如何才能修仙啊?要怎么做?”凡川已经迫不及待了,双脚来来回回的跺着地面,以催促伯枉快些相告。

    而此时的烟紫,在听到了伯枉的话后,也不再哭了,擦干了眼角的泪痕,默默无言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后,同样在等待着伯枉接下来的话。

    “恩,因为丫头的体质里,之前存在过真气,所以即使元真灵神破灭了,体内之前被熏陶的真气,还是会有些许的效应的,只要好好的利用这些真气效应,就能破格修入仙道,不过,这其中的艰难,一般人是承受不来的,可以说成是一种无比痛苦的折磨。”

    “我愿意尝试,我不怕受苦!”

    伯枉的话音刚落下,还没等凡川作何回应时,只见烟紫却突然跨身站在了凡川的身前,一副急切的表情,看着伯枉说道。

    “你真的愿意?”伯枉再一次的出声问道。

    “我愿意!”烟紫再一次坚决的说道。

    见状,凡川有些疑惑伯枉所说的困难到底都是些什么,于是也出声相问道:“前辈,你所说的修仙,所经历的艰难都是什么?有具体的解释吗?”

    只要是关于烟紫的事情,凡川不敢有任何一丝的马虎。

    “这个……”伯枉的话,开始有些吞吞吐吐了,接着只见伯枉像是做好了决定一样,大声的呼出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其实以真气效应来修仙,这个说法也只是传说中的而已,传说中似乎就只有一个人成功过,那个人好像是叫柏失,而其他太多的人,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而只要是失败了,修炼之人的**和灵魂,都会在瞬间被自然焚尽,这,只是其一,另外,像这种修仙之法,算是一种剑走偏锋,一种冒险的捷径,即为捷径,那么中途的艰难,则可想而知,相传,好像是需要修炼之人摒弃杂念,心无旁鹜的修炼才行。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就是想要以这种修仙之法成仙的话,必须需要用一种仙石来塑身,而这种仙石的名字就叫做塑身仙石,不过这种仙石很难寻找到,相传在紫金大陆的未央城附近,出现过这种仙石,具体是在哪儿出现的,这个就无从知晓了。而且有了仙石塑身,之后的修仙道路也会艰难异常,天劫会经常的光顾修炼之人的。”伯枉说完,叹息了一声,随即转身看向了远方,不再理会此时百思不得其解的凡川和烟紫两人。

    “塑身仙石?”

    烟紫自言自语道,以着一副疑惑的表情,低下了头,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而此时的凡川,在听完了伯枉的介绍后,心里很是震撼不已,没有想到这样的修仙之路,会是这么的蜿蜒曲折,不禁的,凡川开始担忧起来了烟紫。

    而且与此同时,凡川对于伯枉的见识,更是佩服不已,只是让凡川有些疑惑的是,伯枉为什么会这样帮烟紫?伯枉的初衷是什么?因为经历过许多变故的凡川,如今对事对人,已经开始学会了小心翼翼。

    “前辈,这塑身仙石真的这么难寻吗?还有,恕凡川无礼,凡川想知道前辈为什么要这样的帮我们?”凡川看着伯枉的背影,疑惑的出声问道。

    听到凡川的问话,伯枉愣了愣,接着淡淡的笑道:“塑身仙石确实难寻,哈哈,帮你们?我有吗?我只是顺路救了这丫头,然后再顺路把你带过来,再然后顺便相告于你们这些,事情的主要还是要看你们自己,我做的并不多,之前也给你说过,这一切算是缘分罢了。”

    由于伯枉是在背对着凡川和烟紫说话,所以凡川和烟紫两人并没有发现,在刚刚伯枉说话的时候,伯枉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

    “哦,这样啊,那凡川代烟紫姐姐,再一次的多谢前辈的相救之恩,我们的无礼,还请前辈见谅。”说着话,凡川再次对着伯枉躬身施了一礼。

    “你们不用客气,这并没有什么。”伯枉又是习惯性的甩了甩黄袍的袖口,大气的说道。

    经过几番对话,凡川并没有在伯枉的身上发现疑点,凡川于是也就放松了警惕,而且也没有再试着思索伯枉的意图。

    此时的凡川脑海里,只是在想着带着烟紫快些回去,先回夜月门安抚下众多弟子,然后再回夜朝城寒逍遥城门派,找到郑塘和晴雪,如果烟紫有需求的话,可以再带着烟紫回趟仙云魅,再接着那就是回紫金大陆了,凡川想到回紫金大陆,一是回去看看那个自己还从未见过的师门孤真派,再就是去紫金大陆未央城,帮助烟紫找寻塑身仙石。不过,在凡川这些大概的安排下,还有一件事,一直萦绕在凡川的心头,那就是宛灵。

    每每想到宛灵,凡川就有一种莫名的心痛,宛灵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突然的抽离了凡川的身边,这已经成为了凡川的一块严重的心病。

    “既然前辈已无事,我想我们也该离开了,毕竟在修真界里,还有许多的事情等着我去办!”三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凡川首先出声说话了,此时的凡川只想着快些离开这里。

    “恩,也好。”伯枉的话语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对了,我看那玄阴门不会就这么轻易放手的,这样吧,我把你体内的化魂之力重新改造下,让你可以拥有纯正的化魂之力,这样,你就不用再畏惧玄阴门了。”说着话,伯枉作势就要触碰凡川的臂膀。

    而此时听到了伯枉的话的凡川,心里很是激动,而且在激动的同时,还有一丝丝的感动,凡川没有想到这个魂帝伯枉对自己和烟紫竟是这么的好。

    此时一心想要离开的凡川,并没有怀疑伯枉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目的。

    “那就太感谢前辈了,前辈的恩德,凡川永不会忘。”说着话,凡川再次对着伯枉躬身行礼。

    “好啦,你不用这么感激,我也只是随手而为,费不了什么功夫的。”伯枉淡淡的说道。

    就在伯枉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只见伯枉突然抬起了黄袍袖口,顺势把双手搭在了凡川的肩上,顿时一道道模糊的白色气流,开始快速的进入凡川的体内,凡川感受着这道白色气流,和之前凡川理解的化魂之力,有些出入,但又感觉比化魂之力来势凶猛。这让凡川有些不解。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这道白色气流,乃是化魂之力的最高巅峰,可谓是最纯正的化魂之力,比一般的化魂体所拥有的化魂之力还要强劲和霸道。

    而伯枉这样的所作所为,自然有他自己的目的,当然,这些只是后话。

    此时从远处看向凡川的话,只见在凡川的身体上,正一直连续不断的旋转着一道白色光晕,光晕很是模糊,但是又能让人轻易的感受到。似有一股强大的压力,在此时地下灵府内来回的波动很大。

    “好了,你现在已经拥有了纯正的化魂之力!”

    终于在时间流失了许久,直到凡川身上的白色光晕,从开始的模糊,慢慢的消散了之后,只见伯枉大口的呼出了一口气,双手撤出了凡川的肩上,语气有些疲惫的说道。

    听到伯枉的话,凡川这才开始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让凡川惊奇的是,以前体内的那道化魂之力,此时竟变得温和异常,像是被凡川驯服的野兽一样,乖乖的环绕在凡川的体内,与凡川的本体真气,似融为一体,又似平行共处,让凡川有些模糊不透,但凡川能明显的感觉到,此时的化魂之力,有着天大的变化,似乎只要凡川抽出化魂之力,就好像有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此时就在凡川兴奋之余,突然只见凡川的表情,再一次变得激动了起来,比之前的激动多过了数倍,因为凡川在刚刚同时感受自身修为的时候,凡川竟发现了,因为化魂之力的瞬间提升,致使凡川已经踏入了成真期后期了,直接略过了中期,已经特别的接近玄真期了,只是想要突破玄真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凡川想着能有这样的突飞猛进,早已心满意足了。

    其实只是凡川不知道,在修真界里,像凡川这样修为突飞猛进的,可谓寥寥数人,凡川的修真岁月,其实已经算的上修真界里的奇迹了。

    “多谢前辈!多谢魂帝大人!”凡川再一次的对着伯枉施礼,语气激动的说道。

    “我已经说过了不用这么客气。”伯枉挥了挥袍袖,眼光再次看向了远方,接着说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们送出去,恩,有时间再来地下灵府,我依旧欢迎你们!”说着话,伯枉作势就要施展法术,送凡川和烟紫出去。

    而此时激动不已的凡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神情有些凝重的看着伯枉说道:“前辈,请等一下,我想向您打听一个人,不,应该说是一个化魂!”

    “谁?”

    “江临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