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烟紫的痛苦
    [.huju.]凡川从烟紫的回忆里想到,虽然不知道那三个带着奇怪面具的人是谁,但是在烟紫昏迷的时候,看见的那个身穿黄袍的人,凡川猜到应该就是伯枉了。[.huju.]由此可见,伯枉之前的话,并没有骗自己。凡川这样想着,内心里再一次的对伯枉燃起了一丝的敬意。

    “我不受苦,小子,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吗?”看着此时眼前更甚英俊,而且比以往要稳重的凡川,烟紫满脸欣喜的出声说道。

    “哦哦,烟紫姐姐,我……我过的还好,而且我还去过姐姐的师门了!”被烟紫的话惊醒,凡川暂时的撇开了凌乱的思绪,同样满脸欣喜的回应道。

    “你去仙云魅了?哈哈,怎么样?我们仙云魅的景色,是不是很美啊!”说到仙云魅,烟紫一时来了兴趣,竟完全的忘却了此时的境遇。

    “恩,很美很美,我都差点舍不得离开仙云魅了!”

    凡川不仅知道仙云魅的景色美丽,而且还认识仙云魅里那些花草的制造者,云屏。凡川本想把云屏的事情告诉烟紫,但又想了想如今的境遇,凡川决定还是以后有机会再与烟紫说吧,何况,在凡川来到地下灵府之前,云屏还是受伤昏迷呢,如今也不知道云屏怎么样了。

    “恩,我也想回师门了,好想我的那些姐妹啊!对了,你去仙云魅做什么啊?”

    烟紫双眼看着远方,似乎说起了仙云魅,让她很是高兴。

    “呃,我去仙云魅,就是为了找姐姐你啊,可惜当时你没在师门,我也就没再逗留。”凡川认真的说道,凡川并没又提起自己当时在仙云魅遇见古咒教的修真者之事。

    “嘿嘿,找我?我现在不就正在你面前吗?说吧,找我什么事?”烟紫突然变作了一个小女孩的样子,双手搭在了膝盖上,一双美丽的眼睛,认真的盯着凡川,似乎像是在等待凡川说些高兴的事情。

    看着突然变化的烟紫,凡川略微有些尴尬,但又不好意思沉默,于是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那不是想姐姐了嘛!”

    “哈哈!傻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傻!”烟紫看着有些发囧的凡川,笑得前仰后合,不停的用着小手拍打自己的膝盖,像是听到了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一样。

    而此时凡川看着大笑的烟紫,更是有些尴尬,只是让凡川没有想到的是,烟紫竟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这让凡川对烟紫的看法,又略微的改变了一些。

    为了能让烟紫开心,凡川也陪同着笑了起来,试着暂时的忘记那些难过和担忧,此刻的两人,可谓是最真实的。

    “烟紫姐姐,你放心,等我们出去了这地下灵府,我一定回去紫金大陆帮你报仇!”

    时间匆匆流逝,在两人的笑声都逐渐的小下去的时候,凡川突然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哎呦!小子长能耐了?修真有成了?来来,让姐姐试探下,看看小子现在的修为境界有多厉害了!”说着话,烟紫就要抬手试探。

    “烟紫姐姐,不……不要……”

    凡川的话,终究还是说晚了。凡川本来是不想让烟紫尽早知道她自己如今的状况的,但是纸始终包不住火,总有知道的那天,可是凡川还是怕烟紫会难以接受现状,想让烟紫能多高兴一会儿,就是一会儿,可是此时,烟紫的双手已经搭在了凡川的肩上。

    “诶?奇怪了,我怎么抽不出一丝丝真气呢?”烟紫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奇怪的摇了摇头,很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而此时的凡川,则是选择了沉默,因为凡川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与烟紫说,说她已是凡人之体,所以,凡川只好静静的看着烟紫自己在疑惑,却不能帮助她什么。

    “小子,你说下,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抽不出任何一丝丝的真气呢?”自顾的疑惑了一会儿的烟紫,终究还是抬头看向了凡川,好奇的向着凡川征求答案。

    “呃,这……这个……”

    凡川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你倒是快说啊!我到底是怎么了?”烟紫似乎开始察觉到了一丝怪异,脸上也开始出现了些许的慌张和不安。

    “这个……这个……”

    “因为你已经是凡人了!所以不会再有真气!”

    正在凡川吞吞吐吐的当下,突然空中传来了一句沧桑的声音,语气充满了劲道,似有不可撼动的实力。

    凡川认得这声音的发出者,正是之前离开的魂帝伯枉。看来伯枉也已经知道烟紫苏醒了。

    声音落下,接着只见依旧是穿着一袭黄袍,眉宇间有着高人气息的魂帝伯枉,缓慢的从空中降落在了凡川和烟紫的身边。伯枉刚刚落地,随即又摆了一下黄袍的袖口,一双深邃的眼神,转移在了烟紫的身上。

    “你是谁?”

    看到突然出现的伯枉,烟紫有些防备意识的缩了缩身体,靠在凡川的身后,双眼注视着伯枉说道。

    见状,凡川没等伯枉开口说话,立即转身安抚了一下烟紫,随即开口说道:“烟紫姐姐,这位前辈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就是他把你从那三个带着面具的奇怪的人的手里救出来的,而且前辈还是这地下灵府的主人,也是他,我才能及时的来见你。”说完,凡川又再一次的安抚了一下烟紫,双手轻轻的搭在了烟紫的香肩上。

    听完了凡川的叙述,烟紫的大眼珠快速的转动了一圈,有些半信半疑的说道:“真的?”

    “真的!我怎么敢骗姐姐你呢!”凡川再一次肯定的说道,语气里充满着自信。

    “这么说,就是这位前辈,带我来的这儿?”烟紫还是不敢轻易相信,再一次的出声问道,而且与此同时,视线稍微的瞥了几眼伯枉,似乎是想在伯枉的眼神里,找出一丝蛛丝马迹。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烟紫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总是不敢再轻易相信人了。

    听到了烟紫的问话,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同时温柔的看着烟紫,似在告诉烟紫,眼前的人不会有恶意。

    再次得到了凡川的肯定后,烟紫这才放松了下来,只见烟紫突然跳下了暖床,走到了伯枉身前,双膝突然下跪,接着出声说道:“多谢前辈的相救,烟紫感激不尽,刚刚言语上有得罪前辈,还请前辈不要介意。”

    “哈哈,丫头,起来吧,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所谓不知者无罪嘛。”见状,伯枉大声的笑道,同时又再一次习惯性的甩了一下黄袍的袖口。

    听到伯枉的话,烟紫这才慢悠悠的站起了身,一双美丽的眼眸,直直的盯着伯枉,接着语气有些急切的说道:“前辈,你刚刚说的我如今已是凡人,这……这是真的吗?”

    此时烟紫的眼神里,闪过了些许的担忧和不安。

    “恩,你的元真灵神被毁,已经不能再修复,所以你此时已然是个凡人,而且以后也不能再修真。”伯枉可没有凡川想的那么多,心直口快的就全部说了出来。

    “凡……凡人?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听到了伯枉的话,烟紫突然像是呆滞了一样,双眼变得无神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

    “面对现实吧,丫头,你已经不是修真者了!”

    伯枉的话,如火上浇油一般,再一次的抨击了烟紫的心灵。此刻的凡川都有种想要掐死伯枉的冲动,但碍于实力差距太大,况且人家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所以凡川只能看着烟紫在独自承受痛苦,却说不出任何一句安慰的话。

    “不可能……不可能……呜呜……”烟紫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而且嘴里只来来回回的重复着一句话。

    见状,凡川实在是不能再坐事不管了,于是凡川踱步靠近了烟紫的身边,试着用手轻轻的擦去了烟紫眼角的泪水,语气温柔的说道:“烟紫姐姐,你不要难过,小子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相信我!别哭了,好吗?”

    情到深处,凡川此刻有种万箭穿心的感觉,看着烟紫难过哭泣,凡川心里更是难过,想要安慰烟紫,凡川却想不出任何办法,只能说些轻柔的话,以试图来安抚烟紫的情绪去,可是这样的事,发生在谁身上,谁都会手不了的,何况烟紫的修为境界,已经艰难的修到了元真期,这样一下子全部烟消云散了,是让烟紫很难接受的。

    “我不要,我不要,我要做回修真者!”听到凡川的话,烟紫哭的更厉害了,接连不断的泪水,已经再次沾花了烟紫脸上的淡妆。

    “烟紫姐姐……”

    凡川想要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见凡川突然张开了双臂,用力的一把把烟紫抱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烟紫,凡川感受着怀里烟紫的痛苦,不知觉间,凡川的眼角,却也再次不争气的溢出了泪水。

    而烟紫被凡川抱进了怀里,也不反抗,反倒是身体像是瘫软了一样,紧紧的贴在凡川的怀里,可眼泪却还是一直不断,过多的眼泪,已经沾湿了凡川胸前的衣服。

    “也许,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做凡人!”

    正在凡川和烟紫相抱着落泪的时候,站在两人一旁的伯枉,像是被这样的氛围传染了一样,语气里也同样有些哀伤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