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再见烟紫
    [.huju.]“什么?烟紫!”

    听到了伯枉的话后,凡川突然的大叫了出声,同时身体竟在微微的颤抖着,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huju.]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见到凡川情绪突然有些激动,伯枉立即出声问道。

    而此时的凡川耳朵里哪还听的进去伯枉的话,凡川知道,所谓地下灵府,乃是修道有成的修真者被焚去了真身,不能修散仙了,才会遁入了地下灵府,难道烟紫她……,凡川不敢再继续的想下去了,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此时凡川的脑海里,像是潮涌般的连续的掠过了烟紫的身影,烟紫那美丽动人的脸庞,烟紫那温柔甜人的声音,以及烟紫那一身的香味。

    没有烟紫,凡川也不会修真,从一方面讲,烟紫可以算是凡川的修真引路人了。不知道为什么,凡川越来越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一直的充斥着脑海。

    “不可能!”

    凡川大叫了一声,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于是立即抬头看着伯枉,眼神里充满了期望,急切的接着说道:“前辈,你告诉我,烟紫姐姐现在在哪里?她还好吗?她现在不会是化魂,对吗?”凡川的语速很快,以至于就连凡川自己都听不清楚自己说的什么,但是心急如焚的凡川,在此时此地听到了烟紫的名字,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情绪已然有些失控。

    看着凡川的状态,此时的魂帝伯枉,似乎像是发现了什么,只见伯枉的身体,突然向着凡川靠近了一些,淡淡的温声说道:“你先别着急,烟紫如今的情况还算乐观,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见烟紫姐姐?好,好,我们这就去见她!”凡川立即出声说道,面相有些魂不守舍。

    其实在伯枉说出了烟紫的名字时,凡川并没有太当真,但是让凡川疑惑的是,烟紫乃是仙云魅的修真者,伯枉怎么会认识她?而且修为境界仅仅是在元真期上下,最起码凡川离开烟紫的时候,烟紫是元真期的修为,如今是什么样,凡川也猜不出来,怎么可能就会变作化魂?凡川有些不相信。

    但是凡川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自从伯枉说出了烟紫的名字,凡川就不自觉的鬼使神差的相信了伯枉的话,再其次就是凡川想到,伯枉没有什么理由要骗自己,如果对方是想为难自己,完全没有必要用这一套来,隐隐约约中,凡川感觉到了事情的离奇和古怪,但是即使是这样,凡川还是有很多疑问,刚好在伯枉说出来要带凡川去见烟紫,凡川这才迫不及待了起来。

    还有就是,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烟紫在凡川的心中,占有着很大的地位,亦是友情,亦是亲情,亦是爱情,凡川也说不上来,但是凡川很明确的知道,烟紫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和宛灵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相差不几。

    “你不用这么着急,我们这就走!”看着迫不及待的凡川,伯枉淡淡的说道。

    随即只见伯枉向着凡川悬浮的位置,抬起了黄袍袖口,快速的摇摆了一阵,顿时周围的空间,再一次的极速压缩扭曲,呼啸的冷风穿插而来,凡川只感到了一阵的晕眩,视线开始有些模糊,再接着只见刚刚伯枉和凡川所悬浮的位置,早已没了两人的踪影。只剩下了一缕缕淡淡的青烟和紫芒。

    等凡川没有了晕眩感,视线也开始清晰时,眼前的画面早已不是之前的灰蒙蒙的空间了,此时眼前的画面,像是处在一个梦幻的空间里,天上随意的飘着云朵,地上流淌着清澈的小溪,一层一层的台阶,像是天然雕刻而成,而在台阶的两侧,还生长着五颜六色的奇木和花草,恍惚间,像极了一个梦幻的国度,和之前的灰蒙蒙空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前辈这里是……”

    看着眼前的画面,凡川很是惊艳,但却是有些疑惑的出声问道。

    “你等一下!”

    伯枉回应凡川道,接着只见伯枉的身体突然再次的飞上了天空,只是这次飞的距离很低,接着只听到伯枉像是在念什么咒语一样,手指忽然像切刃一样,瞬间指向了台阶的顶端。

    然后接着的变化,让凡川瞪大了双眼,一脸极度的不可思议。只见在伯枉的手指指向了台阶的最顶端后,台阶的顶端处,突然开始微微的颤动,随着颤抖的台阶顶端,一张造型奇异,但看着感觉应该很是舒服的暖床,逐渐的从台阶顶端处,冒了出来。

    再接着只见一位身着蓝色轻纱的女人,缓慢的出现在了暖床上面,女人正紧闭着双眼,安详的躺在床上,接白色的暖床刚好能映出女人一身的蓝色,女人长长的秀发,随意的盘散在身上,而额头前的一丝秀发,更是隐隐约约的遮住了女人的大半个脸庞,只能模糊的窥测到女人的样子。

    但是不管视线再怎么模糊,凡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躺在床上的女人,正是让凡川藏在了心底的女人,烟紫。

    “烟紫!”

    凡川不禁的对着暖床一声大喊,在喊出烟紫的名字时,并没有后缀姐姐,因为此时的凡川,似乎已经被担忧和疑惑占据了心头,从此时凡川跃跃欲动的身体上,就能轻易的看出来。

    “你先等一下,现在还不能接近她!”似乎是看出了凡川的心思,伯枉在一旁提醒道。同时,眼光也放在了烟紫的身上。

    “为什么?烟紫姐姐她怎么了?”

    被伯枉提醒了一下,凡川似乎清醒了一点,转头看着伯枉,急切的问道。

    听到凡川的问话,伯枉再次转身看着凡川,平心正眉的说道:“这一切说来话长,等她醒了,让她自己告诉你吧,我现在先把她如今的状况告诉你,她的元真灵神已经销毁了,不能再做修真者了,至于怎么销毁的,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有等她醒了,你自己问她吧,另外,她现在是被我用化魂之力封锁住了,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她的性命。”

    “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听到伯枉的话,凡川的情绪有些失控,似乎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但站立在凡川身旁的伯枉见状,也不阻止凡川大喊大叫,只是安静的等着凡川清晰过来。

    “烟……烟紫姐姐,现在是化魂了?”终于在凡川大喊大叫了几声之后,情绪逐渐的平息了下来,一副落魄失魂的样子,再次看着伯枉,呆滞的出声问道。

    看到凡川的样子,伯枉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随即出声应道:“不是,她现在还不是化魂体,我只是用化魂之力封锁住了她而已,等一会化魂之力消散,她就能苏醒了,但是她苏醒了之后,就只是……只是……”

    “你快说啊!”

    看到伯枉吞吞吐吐的样子,凡川着急的大喊道。

    “就只是一介凡人了,而且再也不能修真!”伯枉像是做好了决定一样,心平气和的说道。

    “不可能!”

    听到伯枉的话,凡川像是遭到了五雷轰顶一样,很是痛苦的声嘶力竭道。

    “你告诉我,烟紫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你们下的毒手!是不是!”凡川像是发疯了一样,大喊大叫的同时,全身开始大放着紫芒,真气开始汹涌外泄,与伯枉的距离拉开了些许,顿时周围的压力开始骤增。

    看到凡川的样子,伯枉并没有慌张,而依旧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看着发疯的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不但不是我们伤了她,而且还是我们救了她,这个你可以等她醒了之后,自己去问她。”伯枉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们用化魂的特有手段,调取了她脑海里的记忆,知道了她是仙云魅的弟子,我就立即派化魂去仙云魅相告此时,但是仙云魅不但不相信我们的化魂,而且还把我派出去的化魂当做了敌人,大打出手,实在没办法了,我只能再次试图调取她脑海里最底的,最重要的记忆,结果就找到了你,刚好我有一个化魂,名曰江临庄,碰巧认识你的样子,然后我就又派化魂开始穿梭各界找你,已经找了你几十年,终于在玄阴门里,找到了你的身影,这才把你带到了这里来。”

    伯枉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像是有些疲惫,看着听到自己话而发愣的凡川,叹息了一声,接着又说道:“救她,乃是我和她的缘分而已,只有她心底存有记忆的人,才可唤醒她,我想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了,既然你已到了地下灵府,那么你就在这里等她苏醒吧,我先走了,想要找我的话,可以直接喊出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了。”说完,只见伯枉突然转身,挥动了一下黄袍的袖口,顿时一阵的呼啸的风吹来,地上已没了伯枉的身影,留下的仅仅是一丝丝残余的风。

    伯枉走后,此时正呆滞着的凡川,并没有察觉到,而且双眼一直失神的看着烟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