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魂帝伯枉
    [.huju.]“我的命?前……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对方的话,凡川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难道是自己哪里惹到了对方?没有啊,自己还是被强行的带到这里的啊。[.huju.]疑惑,凡川很是疑惑。

    “哈哈,缘乃天注定,小子,不逗你了,欢迎你来到地下灵府!”

    似乎是感应到了凡川的紧张,对方的声音突然又变作了很温和的笑道。

    “地下灵府?这里到底是哪里啊?前辈为何不现身啊?”听到对方话锋的转变,凡川稍微有了些放松,但是依旧还是警惕着未知的危险,眼睛不停的左顾右望着。

    “地下灵府乃是自成的一界,这里不是修真界,小子你大可不必如此约束!”对方的声音,再一次的回荡在了空间里。

    “自成一界?自成……”

    凡川苦苦想着,却想不出什么缘由,抓了抓脑袋,自言自语道。

    “我来告诉你!”

    正在凡川苦思冥想的当下,突然对方的声音再一次的传出,不过这次的声音,显得异常的洪亮,徘徊在空间里,久久的都未消散。

    凡川还未对这声调突然的上涨,作出应对的反应时,突然凡川所处的空间,开始发生了极度的扭曲,道道的阴风来来回回的旋转在空间里,顿时空间里的温度下降了起来。

    凡川忍着被空间挤压的痛苦,放眼看着周围的情景,之前站立在凡川身边的化魂,此时早已没有了踪影,空荡荡的空间里,只有凡川一人在忍受着这种扭曲空间的痛苦。接着,凡川试着打开了泫滇战甲,试图用泫滇战甲来撇开压力,泫滇战甲一出,果然很有成效,只见刚刚还比较紧凑的空间,顿时被泫滇战甲撑出了一块,凡川也有时间,得以放松了一下。

    可是就在凡川欣慰的享受着这片刻的轻松时,突然凡川所站立的地面,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而且伴随着颤抖和摇晃,地面上竟开始有着一道一道的裂缝,而且裂缝还在以着极快的速度增大,如若不小心,掉进裂缝里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见状,凡川来不及再多想,即刻祭出了碎星飞剑,用泫滇战甲顶着压力,凡川艰难的驾驭着碎星飞剑,悬浮在了空中,说是空中,也不是太形象,因为凡川只感到头顶上,全是一些灰蒙蒙的雾气,根本就是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凡川刚刚悬浮到了空中后,刚刚凡川站立的位置,陡然的裂开了一条大口,足足可以同时掉下去几人,看着如此惊险的景象,凡川拍了拍胸脯,一丝丝的汗水浸出了额头。

    “欲乘风,先归然,寻真道,破苍离!”

    此时正在凡川刚刚平复了下惊吓的心情时,突然空间里再次传出了之前那人的声音,只是此时的声音,显得沧桑有力,虽然仅仅只是一句诗句,凡川却差点被此人话音中的意境给沉醉了。

    话音落下,凡川立即再次放眼观看着周围,想要寻找出声之人殿外踪影,此时的地面已经不再剧烈的颤抖了,而且空间里的压力,也开始逐渐的减少了,借着这些条件,凡川试着缓慢的运行着碎星飞剑,想要仔仔细细的观察一下周围,试图找到出声之人。

    “不用找了,我在这里!”

    正在凡川刚刚围着空间转悠了一小圈之后,凡川突然听到了身后再次传来了一声叫喊,只是这次的声音,异常的清晰入耳,因为感觉离发声之人的距离很近,所以声音才会这么清晰。

    听到了声音,凡川快速的转身向后看去,果然如凡川所想,此时正有一人悬浮在了凡川的身后。

    此人有着两条浓密的眉毛,一个硬挺钩尖的鼻子,一双全是布满黑色的眼珠,正以着深邃的眼神,注视着凡川。

    再看此人的相貌,看面相大概像是凡人中四十岁左右的年龄,虽然脸色有些暗淡,但是眉宇间却有一股常人难以超越的气魄,另外此人一身的黄袍,更是为此人的气度增添了不少分,还有整齐黝黑的长发,全都盘在了脑后,活脱脱一副修道有成的中年男性修真者。

    可是在此人刚刚出现的时候,凡川就已察觉到了异样,此人不是修真者,因为此人身上没有任何真气的迹象,于是凡川又想到了仙人,可是凡川也并没有在此人身上感觉到仙气,这让凡川顿时有些疑惑了起来。

    再次仔细的观察之后,凡川好像在此人身上看到了些环绕的青烟,仔细的分辨之下,凡川猜到了这种力量和化魂之力很像,但和化魂之力却又有着很大的出处。

    “难道此人也是化魂?可是不对啊,化魂不该是透明的身体吗?这人和平常的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啊!不是修真者,又不是仙人,这到底是什么?”观察了对方一会,凡川在心里嘀咕道。满脸的疑惑和不解,显而易见。

    “哈哈,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不用猜了,我来告诉你!”对方似乎看出了凡川的疑惑,抖了抖黄袍的袖口,接着大声说道:“我叫伯枉,乃是这地下灵府的主人,所有的化魂,也都统统归我管,他们通常都称我为魂帝!”

    听到对方的话后,凡川极度的震惊,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一界之主,而且竟然会与自己这样面对面的交流,自己是何德何能啊?况且自己为何会被带到这里来,至今还是个谜,还有那些化魂,为什么会到玄阴门,而且还会对玄阴门的修真者,有这么大的震撼力?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个谜,凡川越想越头痛,干脆索性不想了,再一次的抬头注视着对面自称为魂帝的伯枉,只是此时凡川的目光里,多了一分震撼和恭敬。

    “原来前辈是这一界之主啊!敢问前辈,这地下灵府是……”凡川不得已的又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但是凡川犹记得以前在寒逍遥城时,亦冬给凡川说过关于地下灵府和化魂的事情,当时凡川只是一心担忧亦冬的状况,并未细细的了解化魂,只知道化魂是被焚去了真身的修道有成的修真者,这才遁入了地下灵府,只是让凡川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有近距离接触地下灵府和化魂的这一天。

    “地下灵府乃是化魂的聚集地,我们自成一界,生存于世间的万道里,哪里都会有我们化魂的身影。”伯枉淡淡的说道,像是在叙述着一件很伟大的事情一样,眼光不禁的抬头看向了远方。

    听到了伯枉的解释后,凡川这才肯定了之前亦冬所说的话,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都是存在的。这让凡川再一次的感到了震惊。

    再次观察了一下伯枉的状态,对方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还会这么细心的回答自己的问题,想到此处,凡川索性把自己所疑惑的事情,全部问出了口。

    “前辈,小子有些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但是不问的话,小子我又……”

    “但说无妨!”

    正在凡川有些为难的当下,伯枉突然出声打断了凡川的话,语气里充满了力量,似乎像是天命不可违一般的感觉。

    听到了对方的回答,凡川也不再有所顾及,于是立即把自己心里所疑惑的事情,快速的盘整了一遍,双目注视着伯枉,温声说道:“前辈,你是化魂吗?你的身……身体,为什么不是透明的?还有就是,为什么之前会有化魂去到玄阴门里,带我来到这里?而且我看玄阴门里的那些修真者,似乎很怕化魂的,这是为什么啊?还有……还有就是前辈能否放我离开?我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办,还有很多朋友都在外界等我回去!”凡川一口气把自己所疑惑的全都说了出来,顿时感觉到了一丝的轻松和惬意。接下来只有等待魂帝伯枉的答案了,凡川不禁的期待了起来。

    听完了凡川的话,只见魂帝伯枉有些发愣,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子,竟然会这么突然的放开约束,还问了自己这么多问题,这不由得让伯枉有些惊讶,但惊讶也只是稍瞬即逝,随即只见伯枉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注视着凡川,淡淡的出声了。

    “哈哈,小子,没想到你竟会一下子说出这么多问题,算了,也罢,那我就一一的回答你好了。”伯枉顿了顿接着说道:“首先,第一,我不算是化魂,但我却有着化魂该有的东西,这很难形容,你就当作我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吧。第二,带你来这里,是有人托我办的,这个你之后自然会知道是谁。第三,玄阴门的修真者害怕化魂,是因为他们修炼的邪术,是刚好被我们的化魂之力给克制,所以他们天生的怕化魂。第四,我没有要囚禁你的意思,只要你见过托我来找你的那人之后,要走要留,就随你的意思了。”说完,伯枉再次甩了甩黄袍的袖口,一身的道貌岸然之气。

    听完了伯枉的话,凡川再度的震惊了起来,只感觉到了伯枉话里的信息量好大,凡川用了很长的时间,才慢慢的消化掉,虽然凡川已经逐渐的接受了眼前的事实,但内心的震惊还是依然不减,这次的遭遇,总让凡川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

    终于在凡川呼出了一大口气之后,接着注视着依旧还在耐心等待着自己的伯枉,出声说道:“前辈,可否把找我之人的名字,相告与我?”

    听到了凡川的话,伯枉的眉头有些微微的皱起,接着只见伯枉又是再一次的甩了甩黄袍的袖口,叹声道:“唉,也罢,让你早些知道也好,找你之人的名字叫烟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