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地下灵府
    [.huju.]而此时的凡川,在被强制昏迷了之后,被化魂带入了另一个空间。[.huju.]

    “呃……我……我这是在哪?”

    忍着撕裂般的头痛,凡川苏醒了过来,看着眼前自己从未接触过的空间,顿时疑惑了起来,而且在疑惑的同时,凡川回忆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再看着眼前的空间,不禁的开始有些恐惧了起来。

    此时凡川身处的地方,像是在一个很梦幻空灵的空间,空间里布满着薄薄的雾气,一缕一缕的很是轻盈,而且整个空间里像是没有天空一样,空间的顶上全被一层层灰色的雾气朦胧了起来,这样空荡的空间里,竟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很是寂静。一股极度阴森的感觉,充斥了凡川的身体,让凡川不自觉的感到了一股凉意。

    不过让凡川在这阴森中,有一些惊喜的是,在灰蒙蒙的空间地面上,竟有一些残枝的树木,在树木的周围,还在缓缓的流淌着几条溪流,溪流在自顾的向着四面八方流去,流水的声音很小,甚至都听不到,最终消失在了哪里,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难道,这个就是化魂要带我来的地方?这是什么地方?”凡川看着眼前的一切,呆呆的自顾说道。

    见周围空无一人,空气里回荡的都是自己的声音,一种无比的凄凉和萧索感,油然而生。

    凡川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所幸的是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没有受伤,而且原有的修为还在。平复了下心情,凡川起身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了周围的环境。

    既来之,则安之,凡川已经适应了这样环境的突然转变。

    先是沿着流淌的小溪,凡川跨过了几道浅沟,以着模糊的视线,穿梭在朦胧的雾气里,可是在凡川观察了一会儿之后,除了发现了一些轻微的足迹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发现,空气还是如刚刚死一样的安静。

    “这到底是在哪里啊!有没有人啊!”

    终于忍受不了这种寂静与莫名的恐惧的凡川,对着充满雾气的空间,大声的喊了出来,同时,胡乱的抽出了一丝真气,顺势的击打在了残枝的树木上,接着就是空间里除了树木的断裂声,和凡川喊话的回音,久久不散。

    见还是无人回应,凡川又是一屁股的瘫坐在了地上,顿时一股凉意浸入身体,原来溪边的地上,全是一些湿地,露水遍布在了周围。凡川以着呆滞的目光,看着寂静的空间,在心里期望着,能快些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因为在这种环境下,凡川已经濒临在了逼疯的边缘了。

    “唧唧!唧唧!”

    就在凡川呆滞的此时,突然空间的某个角落里,传来了一声唧唧声,因为空间寂静的原因,这声唧唧声很是清晰。

    听到这个久违的唧唧声,凡川猛然的从地上站立了起来,立即放眼看着周围,希望找到发出这个唧唧声的人,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发出声音的这个化魂。

    “是你吗?化魂,快出来!”

    看了一会儿,并没有找见化魂的身影,凡川顿时着急了起来,对着空荡荡的空间,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回音足足在空间里回荡了很久,才依依不舍的散去。

    “唧唧!呜呜!”

    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突然又是一声化魂的唧唧声,接着还未等凡川找准声音传来的方向时,突然一道极强的化魂之力,向着自己快速的逼来,凡川立即本能的开启了泫滇战甲,以此来抵挡着突然出现的力量,泫滇战甲带着无比刺眼的银芒,瞬间隐现在了凡川的身上,银芒照亮了灰蒙蒙的空间,凡川这才再一次的注意到,此时自己身处的这个空间,竟然是这样的空旷和荒凉。

    泫滇战甲刚刚隐现在身上,凡川就已清晰的看到了一只化魂,正快速的向着自己逼近,虽然因为环境的原因,看得很模糊,但凡川还是可以确认,飞来的人形物体,一定是化魂。因为那道纯正的化魂之力,凡川之前就领教过。

    “唧唧!”

    就在凡川一眨眼的功夫,化魂已经飞到了凡川的身边,漂浮在凡川的身边,围着凡川的身体旋转了起来,唧唧的叫着。

    “你终于肯出现了!”

    看着眼前的化魂,对方对于自己似乎并没有恶意,凡川于是收起了泫滇战甲,重新的打量着对方,心平气和的说道。

    “唧唧!呜呜!”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化魂突然手舞足蹈了起来,像是在为凡川解释什么,又像是在自顾的娱乐。凡川看的莫名其妙,正欲开口相问,接着只见化魂下面的动作,引起了凡川的注意。

    只见化魂用着透明的臂膀,点了点凡川的肩膀,接着又把手指指向了空间的另一处,同时嘴里还在唧唧的叫个不停。

    看到了化魂的动作,凡川低头苦思冥想了一番,突然脑海中闪过了一个想法,于是立即对着化魂说道:“你……你是说带我去个地方?”说着话,凡川也抬起了手,指向了刚刚化魂所指的方向。

    “唧唧!”

    听到了凡川的话,化魂立即开始猛烈的点头,似乎对于凡川猜中了自己的话,感到了很是欣喜,接着只见化魂抽身拉着凡川,快速的驶向了刚刚两人所指的方向。

    感觉到了身体在自主的挪动,凡川有些着急了起来,于是摇摆了一下身体,接着出声道:“你要带我去哪里?你给我说清楚啊!”

    凡川的话刚刚落下,凡川自己却先笑了,自己这样问,这不是在存心的为难别人么,明明知道别人说不出话,自己却要让别人解释清楚,这不是耍弄别人是什么?想了想,凡川却又释然了,与其在原地一个人承受孤独寂寞冷,还不如跟着化魂去见识见识,说不定还能找到出去殿外通道呢,想到此处,凡川便不再出声,任由着化魂拉着自己的身体挪动。

    化魂的速度倒也挺快,凡川在被化魂拉着的同时,还不忘欣赏一下周围的环境,可是大概是由于化魂的速度太快,或者环境的恶劣,凡川仅仅只能看到一层又一层的雾气,而在雾气的笼罩里,却什么也看不到。

    就这样,凡川也不再观看周围了,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任由着化魂带路,直到再次听到了化魂的唧唧声,凡川这才睁开了眼睛,查看着周围的环境。

    “唧唧!呜呜!”

    化魂停下了飞速前进的身体,漂浮着身体转向了凡川,看着凡川又再次殿外唧唧的喊了起来。

    听到了化魂的呼叫,凡川这才得以仔细的看一下周围的环境,而让凡川极度惊讶和愕然的是,此时的周围环境,哪还像是之前那灰蒙蒙的空间,此时的空间,却像是一个干净利索的空间体,因为在此时的空间里,凡川什么也看不到,能看到的也只是一些未消散殆尽的雾气,除了这些雾气以外,其他的就什么也都没有了。

    “这是在哪?”

    看着眼前令人震撼的空间,凡川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唧唧!呜呜!”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只见化魂突然又再一次的抬起了手指,先是用手指点了点凡川的肩膀,接着又点了点他们自己的肩膀,再然后就是把刚刚点击的手指,直直的指向了地面上,并且来来回回做了许多遍这个动作。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在这里等?”

    见状,凡川又是一番思考,接着只见凡川试探性的问出了声。

    “唧唧!”

    听到了凡川的话,只见化魂竟对着凡川,快速剧烈的点起了头,随即便不再出声,漂浮的身体也停止了旋转,似乎在恭敬的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一样。

    见状,凡川知道自己又猜对了,于是也不再出声,安静的等待着接下来未知的状况。

    此时的干净利索的空间里,没有灰色,也没有溪水,更没有像之前那样的残枝的树木,偶尔会有一阵阵的微风吹过来,风里尽带着阴森和冰凉。

    “是谁大驾光临了我地下灵府啊!”

    正在凡川和化魂安静等待殿外片刻,突然空荡的空间里,莫名的传来了一句人的话语声。

    话语声落下,却并没有见到来者,空荡荡的空间里,依旧还是老样子,可刚刚的那句话,却是真真正正的发生过,感受着此时空气的氛围,凡川由衷的感觉到了一股诡异,和一丝彻骨的凉意。

    “小子名叫凡川,是来自夜月门的修真者,敢问前辈在哪里?为何不现身出来说话?”

    震惊归震惊,凡川还是强压着躁动的心情,试着温声回应了一句。

    “哈哈,要让我现身?这一切是要看缘分的!”

    凡川的话音刚落,空荡荡的空间里,又传来了一句话音。

    而且这次的话音异常的清晰,凡川特别注意的听着,由声音的感觉来猜,凡川好像都能在脑海里,描绘出说话者的样子,但这一切终究还是猜测,在没有见到说话的真尊出来之前,凡川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时时刻刻的都在紧张的防备着。

    “缘分?不知前辈所说的缘分,是谓所指?”凡川小心翼翼的又再一次的说道。

    “是指你的命!”

    空气里回荡着一句沧桑却又有些伶俐的话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