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局势变幻
    [.huju.]“唧唧!唧唧!”

    而此时的化魂,看到凡川坚决拒绝的样子后,气愤的大叫了两声,随即身体又开始忽上忽下的跳动着,但却没有要向凡川出手的意思。[.huju.]

    “凡川小友,这化魂是在说什么意思?”站在一旁不解的凌关真人,终于忍不住好奇,出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好像是要我跟他走!”凡川同样疑惑的说道。

    “这该如何是好啊……”凌关真人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唧唧!唧唧!”

    正在凡川与凌关真人讨论的当下,突然只见化魂又再一次的叫喊起来,而且声音里好像蕴含着力道,以至于凡川和凌关真人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这次算是你救了我们,凡川感激不尽,日后定会加以报答,但是,我现在真的不能跟你走,我还要回到夜月门处理事务,还要去寻找我的朋友和……和一个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看着有些焦躁的化魂,凡川试着温声说道,同时,双手抱拳向着化魂躬身施了一礼。

    “唧唧!唧唧!”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化魂更焦躁了,双手一直在指向地下,同时不断的对着凡川点头,像是在回答凡川的话,却又像是在威胁凡川。

    “化魂前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只是我真的不能跟你走!”凡川这次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就在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化魂像是发怒了一样,身体猛然的飞向了凡川,同时一股纯正强大的化魂之力,逐渐的封锁着凡川,使凡川的身体,不能动弹分毫。

    凡川想要使用楚远紫剑破开化魂之力的封锁,可是不管凡川怎么用力,剑体就是抬不起来,而且就在化魂的身体,逐渐靠近了凡川之时,突然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的紫芒,瞬间的暗淡了下去,接着只见楚远紫剑像是有自己的灵识一般,“唰”的一声飞进了凡川的晶涟羽戒里,不管凡川再怎么召唤,楚远紫剑就像是沉睡了一般,怎么也不出来了,而且在楚远紫剑消失了之后,凡川身上殿外泫滇战甲,也开始银芒大退,直到像楚远紫剑一样,银芒尽散,隐匿在了凡川的体内。凡川顿时着急了起来。

    “唧唧!呜呜!”

    又是化魂的一声大叫,接着没等凡川反应过来时,突然一阵的极度压缩感,使得凡川喘不过来气,再接着凡川的视线开始模糊了起来,凡川知道这是因为呼吸困难,而导致的晕阙。

    果然,如凡川所想,还未等凡川和其他在场的众人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之时,只见凡川的身体随着化魂的身体的突然消失,也跟着消失在了原地。

    玄阴门再一次恢复了平静,而刚刚凡川和化魂站立的位置,此时仅剩下了一口深不见底的深坑,深坑里还在向外冒着阴冷的寒气,以及一道强劲的化魂之力,一般普通的修真者,是抵不过这道化魂之力的,意思也就是,一般的修真者,是进不去这个深坑的。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凌关真人,只见凌关真人立即跑向了深坑处,向深坑里查看着,一脸的紧张与着急。

    “凡川小友!凡川小友!”

    凌关真人向着深坑喊了几声,回应过来的只有凌关真人空荡荡的回音。这让凌关真人顿时担忧了起来。

    凌关真人想要试身下去深坑,可是不管凌关真人如何尝试,坑底向上散发的化魂之力太强大了,以至于凌关真人如何也下不去坑底。

    此时正在凌关真人着急的当下,只见站立在不远处的申屠冲等人,畏畏缩缩殿外踱步靠近了凌关真人。

    “你们想干什么!”

    凌关真人也感应到了逐渐逼近申屠冲等人,于是立即转身看着申屠冲等人,一声厉喝道。

    而听到了凌关真人的厉喝后,申屠冲等人竟然忽的停下了前进的脚步,直直的站立在凌关真人的身前。

    “凌……凌关真人,我等之前不知道凡川宗主与化魂大人有关系,所以是一时糊涂,还……还希望真人不要责怪!而……而且我等以后不会再与夜月门作对,我等定会辅助夜月门!”

    局势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反转,只见此时的申屠冲,恭敬的看着凌关真人,说话的语气也是同样恭敬,生怕一句错话,会惹怒了凌关真人一样。

    而此时的凌关真人见到申屠冲的样子,更是唏嘘不已,没想到化魂对于玄阴门竟有如此的震慑力,于是随即说道:“玄阴门主过谦了,老夫也只是在尽自身的职责罢了!”凌关真人见申屠冲并没有撒谎的迹象,于是又接着说道:“老夫要先回去夜月门,然后再带人来找寻凡川宗主的踪迹,玄阴门主你看?”

    “好好,恭送凌关真人,而且我等也会加紧寻找凡川宗主的踪迹的,真人尽管放心!”申屠冲立即献媚的说道,同时还弯下了腰身,伸出了手,恭送凌关真人。

    看到申屠冲的动作,凌关真人更是发自内心的震撼,这一切变化的太快了,总有些让人适应不了。

    “对了,你们玄阴囚房里,还有我们的一个弟……”

    “真人不用多说了,我这就派人前去释放,还有那些凡人,我也会全部释放他们!”

    没等凌关真人的话说完,申屠冲好像猜到了凌关真人的话,于是抢断了话语说道。而且申屠冲说完之后,随即命人前去囚房释放人去了。

    见到已有人去囚房释放,凌关真人便不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而此时的申屠冲见状,也不再说话,一副恭敬的神色,附立在凌关真人的身旁。

    此时玄阴门又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一股股阴冷的风,伴随着欲灵花的异香,向着众人扑面而来,本来阴沉沉的天气,在此刻竟有些光亮,不再是一副阴沉的样子了。

    “门主,人都带来了!”

    正在众人等待了一会儿片刻,终于只见几位身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带着一群凡人向着凌关真人站立的位置匆匆赶来,而在赶来的人群中,还有一位看似清秀的修真者,在被几位中年大汉相扶的抬着,而在被抬着的修真者身旁,还跟随着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和一个面色俊俏的少年。

    见到人已带来,凌关真人立即纵身向着人群走了过去,等看清楚了被几人抬着,昏迷不醒的修真者后,不禁的着急了起来。

    “钟北!钟北!你怎么了?”

    因为此时被几位中年大汉抬着的修真者,正是之前被雷汜四人击昏了的钟北,凌关真人见到钟北的僵硬的身体,和发青的脸色时,立即抽出了一丝真气探入了钟北的体内,可是让凌关真人费解的是,钟北的体内好像是被一道奇怪的真气给封锁住了,凌关真人试着冲开这道真气,可是结果却是让凌关真人失望了。

    “真人,你先别急,让我来为这位兄弟解开封禁!”

    正在凌关真人着急的当下,申屠冲却突然闪身到了凌关真人的身边,看了一下钟北的特征,接着自信的说道。

    “恩?”

    凌关真人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申屠冲。

    “呃,真人莫见怪,这位兄弟,乃是被我派的真气给封禁住了,不是我派的修真者,是解不开这种封禁的。”申屠冲对着疑惑的凌关真人,耐心的解释道,说完,申屠冲快速的把手搭在了钟北的身体上,同时又说道:“还请真人先让开一下,让我来为这位兄弟解封吧!”

    “恩。”

    凌关真人一脸疑惑和担忧的让开在了一边,目光紧紧的盯在了钟北的身上。

    “玄阴之神,去!”

    接着只见申屠冲双手间突然现出一道黑色烟雾,随着申屠冲的一声大喝,黑色烟雾顺势的进入了钟北的身体内。

    “真人,好了,不用一会儿,这位兄弟就能苏醒了!”

    “恩。”凌关真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真气入体,没过一会儿,只见钟北的身体开始缓解僵硬,脸色也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再过了一会儿,忽然只见钟北的身体动了动,接着紧闭的双眼,也慢慢的睁开了。

    “呃……我……我这是在哪……”刚刚睁开了眼的钟北,先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有些疑惑和费解,直到看到凌关真人时,钟北的脸上才现出了一丝的惊讶和激动,接着说道:“真……真人,您怎么会在这儿?凡川宗主呢?”

    见到钟北已无恙,凌关真人放下了心,对着钟北默默的点了点头,温声说道:“别说了,先回到夜月门再说吧,到时候我会为你解释这一切的。”凌关真人说完,转身走向了人群的另一边,站在了此时依旧昏迷不醒的云屏身边,叫来了几位凡人,命令抬起了云屏,一行人快步的走向了玄阴主殿,准备通过玄阴主殿的逆行通道,回到夜月门。

    而此时的申屠冲等人,见到凌关真人带着一群人走后,本来恭敬有加的神色,突然变作了阴沉,一副恶狠狠的表情尽显无遗。

    “门主,咱们就这么放走他们?”

    等凌关真人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后,敖津站在了申屠冲的身边,细声问道。

    “哼,慢慢走着瞧吧,仅仅一个缓兵之计而已!”申屠冲恶狠狠的说完,率先飞身到空中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