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难分好坏
    [.huju.]而此时的敖津等人,见到化魂飘向了自己,全都恐惧的嗷叫着,快速的向着玄阴主殿的方向落荒逃去,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尽管敖津等人再怎么努力逃跑,步伐却好像受了阻碍一样,速度很慢。[.huju.]

    看着紧张恐惧的申屠冲,以及敖津等人,再看看那个如空气般存在的化魂,凡川好像明白了什么,难怪自己的化魂之力可以对玄阴门有这么大的杀伤力,这其中原来是有原因的。

    想了一会儿,没有结果,凡川索性不再多想,幸灾乐祸的看着化魂追赶玄阴门的修真者,而此时站立在另一旁的凌关真人,似乎也是看懂了点什么,一副疑惑的表情,静静的看待着这一切。

    “啊,化魂大人,不要杀了我啊,我……我认输还不行吗?化魂大人,手下留情啊!”

    正在凡川和凌关真人目睹着这一场像是闹剧般的画面时,突然敖津所带领的玄阴祭司群里,传出来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求饶声。

    “唧唧!”

    而此时的化魂,却好像没有要就此停手的迹象,伴随着唧唧的声音,继续追赶着以敖津为头的一群玄阴祭司。

    化魂好像是在戏弄玄阴祭司,因为在化魂追赶上了玄阴祭司后,并未见出手伤害,只是在玄阴祭司的身边,不停的来回旋转着,若即若离,搞得那群玄阴祭司比死还难受。

    “凡川小友,这个是……”

    这时,凌关真人闪身走到了凡川的身边,手指着化魂,满脸疑惑的出声问道。

    “哦,真人,这个是化魂,我之前在我亦大哥的门派里见过,至于他是怎么来到这儿的,我也不太清楚……”凡川见凌关真人问起,于是属实的回应道。

    “化魂?我怎么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凌关真人听到凡川的解释后,更疑惑了,挥了挥拂尘,望着不远处的化魂,疑惑道。

    “真人不必如此疑惑,其实小子身上也有一道化魂之力,是与这个化魂所使出的气流一样的!”凡川像是在用心普及知识一样,认真的说道。

    “对,对,对,就是你身上的真气流,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哈哈,原来如此……”听到凡川的话后,凌关真人竟一下子雀跃了起来,与平时凌关真人的稳重性格,极为不符。

    “玄阴门的这些人是怕化魂吗?”凌关真人平息了一下刚刚的笑声,看着远处不停追赶着的化魂,自顾的说道。

    “我想应该是……”

    凡川似乎被化魂吸引住了,视线没有挪动,嘴巴轻轻的开启,小声的说道。

    “啊!放过我吧!求求你了,化魂大人,啊!”

    “化魂大人,不要啊!”

    “唧唧!唧唧!”

    正在凡川与凌关真人为此幕感到好奇和疑惑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的玄阴祭司人群里,传来了几声尖锐的求饶声,接着就是化魂所特征的唧唧声。

    凡川和凌关真人立即应声看去,只见在一群玄阴祭司里,莫名的有两位玄阴祭司平躺在了地上,身体在不住的挣扎着,脸上的恐惧显而易见,而且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求饶之类的话。

    而此时的化魂,却正好漂浮在两人的上方,低着透明的头颅,好奇的观看着身下的两位玄阴祭司。透明的身体在左右摇摆,像是被风吹动了一般。

    “啊!呲!”

    就在此时,突然只见化魂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唰”的抬起了透明的双臂,不再逗笑身下的两位玄阴祭司,而是双手间隐现出了一道道的极白光芒,呲的一声穿插在了两位玄阴祭司的身上。

    两道极白光芒,穿插在了两位玄阴祭司的身上,两位祭司还未来得及再叫喊一句的时候,突然两人齐齐的闭上了眼睛,呼吸也变得缓慢了起来,身体一动不动。

    看到此景,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没有想到这化魂竟是这么的厉害与刁钻。

    “呲!呲!噗!”

    又是一阵声响,只见刚刚倒地的两位玄阴祭司,身上开始向外快速的散着黑色烟雾,而且于此同时,两位玄阴祭司的身体,也开始变得萎靡了起来,逐渐的变作了一张干尸,最终在一声噗声之后,两只尸体蓦然的消失了。

    而在两只尸体消失的地方,飞出了两只像是小小人的东西,一碰一跳的,接着只见化魂的身体纵向的靠近了小小人,小小人却突然极速的穿进了化魂的身体里,“唰”的一声,两个小小人被化魂吸走了,像是吞入了肚中,空气中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凡川认识这两个小东西,这个正是修真者的元真灵神。看来刚刚的两位玄阴祭司,已经被化魂弄的形神俱灭了。

    化魂恐怖的力量,让在场所有的人,又一次的震惊了起来。

    而此时身在远处的申屠冲见状,竟不再逃跑了,而是哆嗦着身体,折返了回来,陪同着敖津等人,目光齐齐的看着面前正意犹未尽的化魂。

    “化……化魂大人,不……不知我玄阴门哪里得罪了化魂大人,还请化魂大人指点,我等定会改正,还请化魂大人手下留情!”申屠冲注视着化魂,弯下了腰身施礼,恭恭敬敬的说道,同时站在申屠冲身后的敖津等人,也都躬身施礼,一脸的畏惧和恭敬。

    “唧唧!唧唧!”

    听到了申屠冲的话,只见化魂突然摇晃着身体,在空中来回的旋转了起来,透明的身体像是融入了空气中一样,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正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只见化魂突然又降落在了凡川的身边,一双透明的臂膀,轻轻的搭在了凡川的肩上,同时,空洞的目光一会儿放在凡川身上,一会儿放在了申屠冲等人身上,透明的脑袋,在不时的对着凡川和申屠冲点头。

    “化魂大人的意思是……是说这个小子,哦不,这个夜月门的宗主,是化魂大人的朋友?”见化魂的动作,申屠冲立即手指着凡川,目光依旧放在化魂的身上,恭敬的说道。

    “唧唧!唧唧!”

    听到了申屠冲的问话,化魂唧唧了两声,随即摇了摇头,否定申屠冲的话,又接着伸手拉着凡川的臂膀,用力的拽了两下,再然后视线又再一次的放在了申屠冲的身上。

    看到了化魂的动作,申屠冲苦思冥想了一会儿,随即抓了抓头,依旧是一副恭敬的语气说道:“难道……难道化魂大人,是要带他走?”申屠冲说着话,同样又把手指向了凡川。

    “唧唧!唧唧!”

    这次化魂突然兴奋了起来,上下的跳动着透明的身体,而且与此同时对着申屠冲,猛的点头不停,意思好像是在表示申屠冲猜对了他的想法。

    “呃,原来化魂大人是为了这个啊,可以啊,可以,化魂大人想把他带到哪里去,都由化魂大人来决定,只是希望化魂大人能饶恕了我们玄阴门!”终于让申屠冲猜透了化魂的意思,见到化魂点头,申屠冲立即附和道,同时一脸的恭敬,还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恐惧与可怜。

    “嗖!”

    正在此时,突然只见化魂快速的飞向了申屠冲。

    申屠冲见状,双目吓的怒睁了起来,没有想到为什么化魂会突然向着他飞来,但是害怕归害怕,申屠冲还是抽出了一丝丝不易察觉到的黑色烟雾,来防御着身体,申屠冲并没有选择逃跑,因为他明确的知道,如果化魂想要杀了自己,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如今的局面,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唧唧!唧唧!”

    往往预料到的事情,总会莫名的出人意料,只见此时飞近到申屠冲身边的化魂,不但没有出手伤害,却反而是用着透明的双手,温柔的抚摸了一下申屠冲的脑袋,令申屠冲一愣一愣的,僵硬着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众人都不解的当下,只见化魂又以着极快的速度,飞回了凡川的身边,悬浮在凡川的身边,一双空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凡川,似乎像是在等待着凡川的决定一样。

    由于刚刚化魂和申屠冲的对话,凡川也听到了,所以此时的凡川知道,面前的化魂对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这个化魂还要带自己走,带自己走?去哪儿?难道这个化魂不是江临庄?想着之前在寒逍遥城的遭遇,凡川的身体,又不禁的冷颤了一番。

    “你……化魂?你要带我去哪里?”

    见不远处的申屠冲等人,畏畏缩缩的注视着化魂以及凡川,却不敢有半点动作,只是呆呆的伫立着,而此时的凡川则面对着化魂,大胆的出声问道。

    “唧唧!唧唧!”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只见化魂瞬间挪动了下身体,距离着凡川有几步之隔,透明的双手抬起,快速的把手指向了地下,同时,目光放在了凡川身上,等待着凡川的应答。

    “要我去地下?我不去!”

    看着化魂的动作,凡川像是看懂了一样,当下立即出声制止道,而且与此同时,待在另一边的凌关真人也快步的靠近了凡川身边,两人神色专注的警惕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