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又见化魂
    [.huju.]此时征黎所带着的一群夜月门弟子,也已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所幸的是申屠冲真的是说到做到,并没有出尔反尔的阻挠,这让凡川对申屠冲的印象,有了稍稍一些的改观。[.huju.]

    也许只是申屠冲太自信了,对于夜月门里的几位长老,以及剩下的修真弟子,并没有放在眼里,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就是说,总体上看,玄阴门的实力,远远的大过于了夜月门的实力,这其中也与夜月门退隐,与世无争的局面有所联系。

    此时平复了下心情的凡川,又转头看了看身边平躺着的云屏,一脸的愧意,自顾的说道:“云屏前辈,凡川对不住你了……”

    “凡川小友,也许这些都是命途,老夫没能保全了你,是老夫的失职啊,唉!”征黎等人走后,空气安静了下来,听到凡川的自言自语,凌关真人竟有些感伤的叹息道。

    “真人何出此言,应当是小子连累了真人才是。”听到了凌关真人的话,凡川立即回应道,接着只见凡川望了望远方,又接着说道:“唉,还有我那钟北兄弟,和那些无辜的凡人,也是我连累了他们啊……”说完,凡川的眼角竟有些湿润。

    之前凡川说让白平刃三人去囚房解救钟北等人,可是混战并没有触发,以至于白平刃三人一直没有机会,而在申屠冲答应了放人时,凡川也没有提出再放了囚房里的那些凡人,以及钟北,凡川只是怕申屠冲听到自己的过分要求,会失去耐心,从而再变卦,收回放走征黎等人的决定。

    这才致使凡川没有说出再一个要求,而凡川也仅仅是在为夜月门考虑,上下两难的局面,让凡川终于体会到了做一派之主的责任和负担。

    “凡川小友做的已经够多了,我想钟北和那些凡人不会责怪于你的,好了,我们走吧……”凌关真人说着话,率先踏步走向了申屠冲等人。

    见凌关真人走开,凡川随即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两人步伐很是坚定,并没有一丝的畏缩,向着申屠冲走去,不像是去接受审判,却像是去谈判一般。

    “凌关老头,凡川小子,我够仁慈吧?你们的人我已经放走了,接下来该要你们形神俱灭了吧?哈哈!”见到走来的凡川和凌关真人,申屠冲狂妄的大声笑道。

    “哈哈,玄阴门主的气魄,今日让老夫开眼了,老夫先替夜月门谢过玄阴门主。”听到申屠冲的讥讽,凌关真人故作感谢般的,对着申屠冲施了一礼。

    “哈哈,凌关老头不用感谢我,夜月门我是早晚都要去取的,只是,我想正大光明的取缔罢了!”申屠冲的话里充满了骄傲和自大。

    “动手吧!”

    沉默着的凡川,终于忍不住向着申屠冲大喝了一声,语气里尽带着坚决和强硬。

    “呵呵,你这小子还先着急了,好,我就成全你,摆平你,我就已足够了!”忽然听到敖津的声音从申屠冲的身后传来,接着只见敖津“唰”的从人群中飞了出来,悬浮在空中,藐视着凡川。

    “来啊,该死的老东西!”

    凡川对着敖津大喊大叫道,而却与此同时,手里的楚远紫剑,直直的指向了敖津。

    凡川对敖津的印象很不好,从一开始知道了敖津的阴谋诡计,凡川就已经把敖津列入了自己的敌人名单,此刻见到敖津的挑衅,凡川更是火从心来。

    听到了凡川的讥讽,只见敖津的身体突然快速的飞向了凡川,而且伴随着一道黑色烟雾,霸道的冲击向了凡川。

    “玄阴之神,霸道之力!啊!”

    还未等凡川反应过来,只听到敖津又是一声大喝,接着又是一道黑色烟雾,随着之前的一道黑色烟雾,并驱着向凡川席卷而来。

    “砰!”

    一声震响传来,只见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重重的劈斩在了黑色烟雾上,由于凡川的楚远紫剑里是融入的化魂之力,以至于黑色烟雾刚刚触碰到楚远紫剑,就被剑气所消灭了。而凡川也因楚远紫剑的反噬力,身体向后倒飞了一段距离,直到凡川打开了泫滇战甲,才止住了倒飞的身体。

    “老东西,能用的都使出来吧!老子接着!”刚刚止住了身体的凡川,又再一次的抬起了楚远紫剑,直直的指着敖津,像是发疯了般的辱骂道。

    “兔崽子,不知死活!”听到凡川的辱骂,敖津不但没有大怒,却反而静静的待在原处,不过敖津的双手里却没有闲着,没一会,敖津的双手间,就再一次的汇聚了大量的黑色烟雾,而且这次的真气流,更显的强劲和霸道,因为在敖津的周身,能清晰的感觉到空间的扭曲。

    “出!”

    随着敖津的一声大喝,又是一道黑色烟雾样子的真气流,极速的飞向了凡川,这次的真气流似乎蕴含着极大的力量,因为在真气流掠过的地方,无有一处平整的地方,全都是被托到了真气流里,悬浮在空中,一些碎沙石和一些尘土,一并的随着真气流,向着凡川席卷了过去。

    看着再次迎面而来的真气流,凡川也意识到了危险,因为凡川总感觉,这次的攻击,好像自己很难抗拒,即使把泫滇战甲开到最大,也是于事无补。

    “小心!”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了凌关真人的一声提醒。

    随着凌关真人的话音刚落下,真气流如期而至的冲击到了凡川的身前,此时想再躲开,已经是不可能了,凡川挥舞着楚远紫剑,想要以强大的剑气,来切开真气流的扫荡,可在凡川刚刚抬起剑体的时候,突然又是几道强大的真气流迎面而来。

    凡川试着抬头望了一下,只见在敖津的身后,又飞来了几位玄阴祭司,飞来的几位玄阴祭司,正鼓动着黑色烟雾,接连不断的向着凡川击来。

    “完了,这下玩完了!”凡川在心里想道,而且于此同时,手里的楚远紫剑,还是在不断的挥舞着,试图挡住道道的黑色烟雾。

    而此时在一旁观战的凌关真人见状,立即纵身想要飞往凡川身边,帮助凡川来脱离险境,可是在凌关真人刚刚抽开身体时,申屠冲忽然出现在了凌关真人的身前,挡住了凌关真人的去路,意思很明显,想要去救凡川,先过了我着一关。

    “啊!”

    终于在凡川抵抗不住连续攻击了,大喊了一声,身体被几道黑色烟雾击中,重重的倒飞了过去,而且就连楚远紫剑上的紫芒,和泫滇战甲上的银芒,也就此萎靡了下去。

    很明显,凡川的真气支撑,已经开始枯竭了。

    而此时见到凡川重砸在了地上,敖津一群人似乎并没有就此停手的意思,只见敖津率领着其他几位玄阴祭司,再一次的逼近躺在地上的凡川,而且众人手里的黑色烟雾,还在持续的喷发,过强的真气压力,直直的抵达在了凡川的身前。

    看这情景,这群玄阴祭司,是要就此解决了凡川的样子。

    “来吧!老东西!”

    看着逐渐逼近自己的一群玄阴祭司,凡川大喝了一声,神色刚强而不屈。

    “兔崽子,形神俱灭吧!”

    听到凡川的厉喝,敖津立即回应道,接着双手举起,双手间的黑色烟雾,就要顺势击在凡川的身上。

    “唧唧!唧唧!”

    可就在此时严峻的局面,突然地底传来了一阵模糊不清的唧唧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似有一个什么东西,要从地底钻出来。

    而此时敖津等人,也被这阵唧唧声给吸引住了,暂时的停下了手里的攻击,视线全都转向了传出唧唧声的地面上。就连在不远处正战斗着的申屠冲和凌关真人,也被这莫名奇怪的唧唧声给吸引住了,暂停了攻击的节奏,视线也都看向这边。

    空气也在此刻瞬间的安静了下来。

    “噗!”

    “唧唧!唧唧!”

    就在此时万般俱静的局面下,突然地底破裂开了一个洞口,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土地破裂声,破裂声刚刚落下,再一次传出来了一阵清晰的唧唧声。

    众人听到声音,全都向着声音的发源处看去,不看不所以,一看,所有人都震惊了,一道道的凉意自顾而来。

    在破裂开的土地处,只见出现了一个人,不对,不算是人,是一个模糊的人形透明体,此时的模糊透明体,正悠然的漂浮在了空中,忽上忽下,一直摇摆不定。

    看到透明人形物体出现,先是站在不远处的申屠冲紧张了起来,只见本来还狂傲不羁的申屠冲,竟在此刻开始全身颤抖了起来,嘴里模糊不清的吐露着什么,脚步也在微微的向着玄阴主殿的位置退去。

    接着就是敖津等人,看清了透明人形物体后,也都不自觉的开始向后倒退,脸上一副极度恐惧的神色,身体也吓的有些哆嗦,一时间竟忘了要解决凡川的事情。

    而此时躺在地上的凡川,在看到透明的人形物体后,虽然没有像玄阴门的修真者一般恐惧,却是一副疑惑和不解的样子,因为凡川认得这个透明的人形物体,正是之前在寒逍遥城时,见到过的化魂,凡川在寒逍遥城时见到的化魂,是寒逍遥城的前辈江临庄,因为化魂是透明的人形物体,凡川此刻也分辨不出来,这个化魂到底是不是江临庄。于是凡川立即忍痛站起了身,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化魂。

    而此时的化魂好像是认识凡川一样,对着凡川点了点头,接着转身飘向了还在退缩着的敖津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