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商战
    [.huju.]可是任由凡川再怎么加快速度,也已赶不上了阻挡申屠冲的攻击,只见此时梓月,已经被双重的包围住了,就算梓月现在想要撤离,也没有机会了。[.huju.]

    “噗!砰!”

    就在凡川刚刚赶到梓月的身边时,突然传来了一声闷响,和一声震响,声音很大,以至于凡川的耳朵里都还在一直的荡漾着回音。

    接着只见梓月手里的透着粉色光芒的修真剑,直直的捅进了蜕变玄阴祭司的身体里,刚刚那声沉闷的“噗”声,应该就是剑入体的声响。

    而在梓月的修真剑刚刚捅入了玄阴祭司的身体时,这时在空中悬浮着,准备偷袭的申屠冲,已经看准了时机,在梓月还未来得及撤防的片刻,瞬间一道黑色烟雾击在了梓月的身体上,而刚刚那声“砰”的震响,就是申屠冲的真气流击在了梓月身上的震响。

    由于蜕变的玄阴祭司被梓月的修真剑击中,于是庞大身体不能再向前挪移,剑入体处,向外喷发着道道的黑色烟雾,黑色烟雾散到了体外,不径而飞。

    而此时的梓月,在被申屠冲准确无误的击中后,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随着一缕缕粉色光芒,极速的向后倒飞了过去。

    看到此景,凡川顾不得继续去抵挡申屠冲了,也不再管此时在大声嗷叫的蜕变玄阴祭司,而是一个箭步,追上了梓月坠落的身体,终于在凡川极速的追赶下,在梓月的身体还未落在地面上时,凡川一把抱住了梓月的身体。

    “梓月姐姐!梓月姐姐!”

    看着怀里已经闭上了双眸的梓月,凡川顿时着急了起来,不顾形象的大声喊叫了起来。

    喊叫了一阵,见梓月还是未有苏醒的迹象,凡川突然又冷静了下来,眼神瞬间变得很是凶煞,接着只见凡川先是用袖口缓慢的擦去了梓月嘴角的血迹,再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四罗丹魂平丹,顺势用真气化入了梓月的体内,随即抱着梓月转身走向了夜月门的修真者人群里,穿过了人群,凡川把梓月的身体,与依旧还在昏迷着的云屏,放在了一起,又找了几个夜月门的修真弟子照看,嘱咐了几句之后,凡川立即转身,走向了申屠冲站立的位置。

    此时手持着楚远紫剑的凡川,配上一脸坚定冷酷的表情,以及稳健的步伐,看起来很像是一个暴怒的战神。

    “凡川小友……”

    凌关真人在凡川的身后,试图想要止住凡川的冲动,可见到凡川坚定的步伐后,凌关真人则不再出声,只是神情依旧担忧的看着凡川。

    “凡川兄弟,等我们一起来!”

    就在凡川快要接近申屠冲的时候,夜月门一群修真者中,跑出来了三位修真者,正是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三人。

    见三人匆匆忙忙的跟上了凡川的步伐,刚想再与凡川说些什么,却被凡川的一句话给回绝了。

    “三位兄弟,请立即回去,这是命令!”见白平刃三人向着自己靠拢了过来,凡川停下了脚步,表情严肃的看着三人,冷冷的说道。

    “凡川兄……”

    “回去!”

    “呃,自己多小心……”

    大大咧咧的白平刃想再说些什么,可看到凡川出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冷峻表情后,白平刃便不再出声,拉着浦玄和沈佑,一行三人又向着夜月门的人群退了回去,只是步伐很是缓慢,对凡川很是放心不下。

    见白平刃三人已退回去,凡川加快了脚步,接近了申屠冲,见到了申屠冲还是那一幅嚣张跋扈的样子,凡川非但没有发怒,而且也没有害怕,只是注视着申屠冲,以着一副淡淡的语气说道:“申屠门主,我想请问下,既然是我贸然闯入了玄阴门,而且也是我斩杀了鬼獐妖,所以,我甘愿死在玄阴门里,无悔无怨,只是,你能不能放了我的那些兄弟姐妹,至于以后申屠门主想要攻取夜月门,那就尽管去,只要是正大光明的就好,我想申屠门主,也不想这么趁人之危,胜的不光彩吧?”

    凡川一口气说了很多,其实凡川所想的,和凌关真人想的一样,失命是小,失夜月门是大,凡川此番话,也正是在为整个夜月门开脱,以着整个大局而想,并没有任何一丝的私人情感。

    听到了凡川的话,申屠冲本来暴怒的脸色,稍微的缓和了一些,但是却用着一副质疑的表情看着凡川,似乎对于凡川刚刚的话,并没有多放在心上,怀疑的成分居多。

    “呵呵,既然凡川宗主这么说,那我玄阴门岂能不识光不光彩,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夜月门里的其他修真弟子和一些残废长老都可以走,但是凌关老头和花仙云屏不能离开,我要他们与你一样,在这里形神俱灭!”

    申屠冲像是想了好久,才做出了这个决定,而且对于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似乎感到了很满意,只见申屠冲黝黑的脸上,不时的闪现着邪笑。

    “真的可以先让他们走吗?”

    听到申屠冲的话,凡川立即回应道,本来凡川就没有想着申屠冲能答应自己,自己只是在拖些时间恢复身体罢了,只是令凡川没有想到的是,申屠冲竟然就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于是凡川有些质疑的再一次问道。

    “真的!”

    “好,我凡川佩服你!”

    再一次听到申屠冲的肯定,凡川像是吃了一颗定魂丹一样,点了点头说道。

    接着只见凡川先是转身走了回去,向着征黎以及其他几位长老解释了一下,只是凡川在于其他几位长老叙述的时候,却没有说真话。

    “征黎长老,你们先带着弟子们,通过逆行通道回去,我刚刚与申屠冲商讨过了,他答应了可以让你们先走,然后只要我和真人,以及云屏前辈三人能联手战胜于他,他也同样会放我们走的。”凡川看着征黎认真的说道,任谁也听不出凡川的话里有什么疑点。

    “可是云屏前辈她……”听到了凡川的叙述,征黎等人很是震撼和惊讶,很是出乎预料,但看着凡川不像是在开玩笑,征黎于是指了指不远处依旧昏迷着的云屏,有些疑惑和担忧的说道。

    “这个你们不用操心,我一会就去救醒云屏前辈!你们只有先行回去夜月门就行!”凡川语气坚定的说道。

    其实凡川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样做,只是在减缓夜月门的损失,而且凡川也是在对自己这个新任宗主,负上一点点的责任而已。

    “可是宗主你们……”征黎对凡川的话,还是有些质疑,不过最多的还是担忧,仅仅从此时征黎脸上的着急表情,就能轻易的看出来。

    “不用担心我们,我们没事,你们快走吧,一会儿申屠冲再变卦了,咱们谁也走不了!”凡川语气开始变得有些强硬。

    “变卦怎么了!变卦了,我们给他们死战到底!”正在此时,白平刃大大咧咧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接着只见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三人,又从人群中冒了出来。

    “不可莽撞!平刃兄弟,你们相信我,你们先走,我一定会与你们再相见的!”凡川见白平刃三人出来,试着温声说道,但是尽管凡川再温声,语气里的着急,还是能轻易的听出来。

    “可是兄弟你……”

    “不要说了,赶紧走啊!快!”凡川故作生气的说道。

    “好好好,我们走,凡川宗主,我们在夜月门里等你们!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啊!”见凡川生气了,征黎赶紧的附和道,生怕再晚一些,会惹的凡川更不高兴。

    “去吧!”凡川欣慰道。

    “各位长老,就托你们照顾好弟子们了!”站在一旁一直在听着的凌关真人,见状,也不禁的说道,语气里同样很是坚定,是要众人非走不可。

    “谨遵真人吩咐。”

    征黎等几位长老,各位对着凡川和凌关真人施礼后,带着众多夜月门的弟子,向着玄阴主殿的位置走去了,其中包括了满脸怨气的白平刃三人,以及还在受伤昏迷的梓月。

    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凌关真人挥了挥手里的拂尘,面色很是安逸,接着用着温和的语气,自顾的说道:“凡川小友的气魄,令老夫很是发自内心的佩服,夜月门终究是托了凡川小友的福啊……”说完,凌关真人的目光看向了躺在一旁的云屏,眼神里有着诸多的沧桑感。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凡川知道凌关真人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于是也就不再隐瞒,先是对着凌关真人施了一礼,接着语气里有些抱歉的说道:“是小子连累了真人,还望真人可以原谅小子,小子也是……”

    “哈哈,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凡川小友不必多心,应当是老夫要感谢你为夜月门做的这些。”听到凡川的话,凌关真人不但没有担忧,却大声的笑了出来,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尽显无遗。

    “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真人的眼睛,小子我……”凡川说着说着,竟有些语塞了。

    “不必再说了,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吧。”说着话,凌关真人转眼看向了申屠冲一群人,眼神里充满了坚定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