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混战
    [.huju.]等到两方的修真者都已到齐了,局势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此时是身在玄阴门里,可是申屠冲这一方的修真者,和凡川的夜月门里的修真者比起来,相对甚少,但是看着申屠冲一脸的自信与骄傲,可见申屠冲身后的一群玄阴祭司的修为境界,可谓是很深厚。[.huju.]

    “我们要小心对方的邪术,一会儿交手了,看情况而定,不可恋战!”神色有些凝重的凡川,转身看着众位夜月门的修真者,小声的说道。

    说完,凡川又刻意的看向了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三人,又接着说道:“平刃兄弟,等一会战斗的局势混乱时,你们三个要悄悄的离开,去往玄阴门囚房,解救钟北兄弟,以及那些凡人,另外,解救了之后,去玄阴门的主殿内室,里面有张屏风,可以用真气打开逆行通道,直通到夜月门,另外,记得带上云屏前辈!”接着,凡川又把关于囚房里的情况,与白平刃三人,大概的描述了一番,说着话的同时,凡川更像是以着一副宗主的姿态,抬起手指分别指了指囚房的位置,以及玄阴主殿的位置,还有此时依然昏迷不醒的云屏。

    “我们知道了,凡川兄弟,你就放心吧!”听到凡川的吩咐,白平刃大大咧咧的说道,同时还握着宽厚的拳头,“啪啪”作响的手指骨节声,配上白平刃一脸凶煞的表情,此时的白平刃看起来,比申屠冲等人,更像是一个恶神。

    “恩,好。”

    凡川对着白平刃三人点了点头,随即立即转头看向了申屠冲等人,眉头紧皱着。

    此时心绪有些混乱的凡川,似乎像是忘记了手里握着的索取无度的楚远紫剑,只顾着观看局势,逐渐的真气就要流失殆尽,直到视线突然变得有些模糊,凡川这才意识到真气的枯竭,随即又拿出了四粒一罗丹净心丹吞入了肚中,直到感觉到了真气的满溢,凡川这才放心了下来。

    楚远紫剑的光芒再一次大盛之后,凡川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只见凡川再一次的打开了晶涟羽戒,拿出了许多只透明的晶盒,各自分散在了众多夜月门修真弟子的手里,同时语气温和的说道:“这里面是大罗七丹的一罗丹净心丹,众位兄弟姐妹皆可服用,但是要谨记,一会开战了要记得随机应变,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位我们的兄弟姐妹!”

    “谨记宗主吩咐!”

    众多夜月门的修真者大声的喊道,同时人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副欣慰和感动的表情,对于凡川这个夜月门的新任宗主的好感,又在无形中增加了起来,凡川的形象在众多夜月门的修真弟子的眼中,顿时高尚了起来。

    “凡川小友,如你所说,切不可恋战,玄阴门的祭司都是一些玄真期修为境界以上的修真者,而且还都有一身的邪术,虽然他们很强大,但是我们也有能自保的能力,其实之前,我在夜月门里消失,就是在青邪的长老殿里,找到了逆行通道,这才消失了一段时间,隐匿在了玄阴门,本想着观察一下玄阴门的状况,让老夫没想到的是你和钟北会被抓到这里来,因为救你们心切,所以老夫这才会匆匆带一些弟子来营救,只是让老夫没有想到的是,我看到的玄阴门,只是一些表象啊,实质可谓太恐怖了,所以,不可恋战,一定要切记切记!”说完,凌关真人同样对着身后的一群夜月门的修真弟子嘱咐了一遍。

    看着凌关真人叙述的同时,脸上隐现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沧桑。听完凌关真人的话,凡川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之前凌关真人的无故消失,是因为这些事情,这让凡川发自内心的对凌关真人的崇敬,又高了一层,不知觉间,凡川已把凌关真人当做了自己的长辈,亦是恩师,亦是益友。

    “让真人劳累了……”

    “谈不上劳累,老夫只是为了夜月门。”

    凡川想出声试着安慰下此时疲惫不堪的凌关真人,却被凌关真人一句话给回绝了。

    不再出声,凡川等人都一起看向了不远处对立着的申屠冲等人。

    “凌关老头,凡川小子,你们聊完了没有?是在商讨你们的后事吗?是在讨论要如何形神俱灭吗?”此时等待的已有些不耐烦的申屠冲,看着凡川等人,大声的吼叫道,语气里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宗主,真人,让我去会一会他们,太可恶了!”申屠冲的话音刚落下,只见站在凡川身后的梓月,快速的站了出来,气愤的说道,说话的同时,梓月身前的圆鼓鼓的胸部,因为气愤,而在随着梓月的话音,一上一下的晃动着,甚是迷惑人。

    凡川看着身姿婀娜的梓月,以及梓月身前圆鼓鼓的胸部,不禁的有些害羞,但也只是一瞬即逝,随即凡川坚决的说道:“梓月姐姐,不可……”

    “等我的好消息吧!”

    还未等凡川说完,梓月却突然出声打断了凡川的话,梓月的话音刚刚落下,在凡川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梓月的身体,“唰”的一声,疾速奔向了申屠冲等人,同时,只见梓月的双手间开始透亮出一些淡粉色的光芒,一股阴柔的真气,也逐渐的汇聚在了梓月的双手间。

    看着梓月手边的粉色光芒,凡川不禁的想起了宛灵,宛灵发怒的时候,同样也有着粉色的光芒隐现出来。

    “灵儿,你在哪……”在这紧张的环境下,凡川的脑海中,却不自觉的隐现出来了宛灵的可爱模样,以及宛灵那一身高贵的气质,却有着俏皮的性格,久久未能散去。

    “砰!”

    正在凡川浸在回忆里的当下,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撞击声,声响很大,瞬间把凡川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平复了下心情,凡川放眼看着梓月的状况,只见此时的梓月,正与玄阴门的一位长相奇怪的年轻玄阴祭司争斗着,道道的粉芒,和道道的黑芒,行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刚刚那一声震响,应该就是两道真气流相撞的声响。

    再看两人的战斗节奏,能明显的感觉的出来,两人的修为境界似乎都差不多,战斗一时陷入了攻防无效的局面,进取不了,也退守不出来,很是尴尬,与之前凌关真人与申屠冲的争斗差不多,一时里很难分出胜负和高下了。

    “快些解决了这个小美妞,唉,还真是有些可惜啊!身材这么棒……”

    见战斗的局面有些尴尬,先是申屠冲等不及了,气急败坏的说道,同时脸上还有一副假装的富含嘲讽的怜惜表情。

    听到了申屠冲的命令,正与梓月战斗着的玄阴祭司,似乎像是做了一个决定一样,冲着申屠冲站立的方向,用力的点了点头,接着只见这位玄阴祭司,突然仰天大吼了一声,身上的黑色锦衣开始微微的破裂开来,再接着,只见这位玄阴祭司的身体,开始快速的变大了,而且本来还算不错的年轻样貌,也在此刻变的狰狞了起来,脸上的五官,也开始纵横交错了起来,变得模糊不清。

    没等一会儿,“噗”的一声声响过后,只见这位此时身体已变作的很是庞大的玄阴祭司,身体的中部突然裂开了两个深洞,顿时一道道的黑色烟雾,伴随着一缕缕的黑色脓血,从裂开的深洞里窜了出来,再接着,就是两只血淋淋的臂膀,从深洞里缓慢的伸了出来,从而这位玄阴祭司拥有了四只臂膀。

    “次奥,又来这套,难道这群修真界的败类,就只会蜕变身体吗?”

    见到突然变大的玄阴祭司,凡川忍不住的恶骂道,凡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只要看到玄阴门的修真者蜕变,就感觉到了无比的恶心,以至于无形中,凡川对玄阴门的印象,从一开始的反感,变作了此时的极度抵触。

    “梓月姐姐,小心,这是蜕变后的躯体,可以吞噬人的,小心啊!”虽然知道梓月也知道这是玄阴门的邪术,蜕变之体,而且知道梓月也见过,但凡川还是不禁的对着梓月提醒道。

    “嗷呜!”

    似乎听懂了凡川的提醒,此时刚刚蜕变了的玄阴祭司,竟趁梓月稍微不备的时刻,瞬间快速抵达到了梓月的身前,四只环绕着黑色烟雾的手臂,攥成拳头状,呼啸的向着此时感觉很是娇小的梓月的身上砸了下去。

    “小心!”

    此时传来了夜月门众多修真弟子的呼喊声。

    凡川见状,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毕竟此时蜕变后的玄阴祭司,修为境界可谓上涨了很多,这样对于梓月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凡川想要抽身前去帮忙,可是此时再动身已经晚了。

    “砰!咣!

    正在众人紧张担忧的状况下,只见面对着四只拳头的梓月,非但没有逃离,而是手间竟逐渐的隐现出来了一把透着粉色光芒的长剑,剑体的样子很是漂亮,细小中不乏力道。

    接着只见梓月手举着粉色的修真剑,准备直直的砍向了蜕变玄阴祭司的最下方的一只手臂,可是在此时,只见申屠冲突然从蜕变的玄阴祭司身后,飞了出来,悬浮在空中,带着手套的右手,大放着黑芒,准备给予梓月一次完美的偷袭。

    见状,凡川再次快速的抽身,手持着大放紫芒的楚远紫剑,飞身迎向了申屠冲的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