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参战
    [.huju.]“哈哈,挺倔强的小子,好,我今天就让你尝试下倔强的结果!”说着话,申屠冲“唰”的抬起了手里的玄阴枪,泛着黑芒的玄阴枪,顿时脱离了申屠冲的手掌,快速的飞向了凡川。[.huju.]

    见到飞驰而来的玄阴枪,凡川似乎并不畏惧,以着一副坚决的表情,脚下开始泛出青芒,不一会儿,只见凡川脚下隐现出来了一把飞剑,正是之前淮臣赐予凡川的碎星飞剑。

    接着只见凡川脚踏着碎星飞剑,手握着楚远紫剑,同样快速的飞在了空中,直到飞到了与申屠冲一样的高度,这才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玄阴枪。

    而此时一直在后方观战的凌关真人,似乎看不下去了,强忍着疲惫,“唰”的一声,也飞向了空中,向着凡川悬浮的空中飞了过去。

    可是还没等凌关真人飞到凡川的身边时,申屠冲的玄阴枪,已经率先一步的到达了凡川的身前。

    “砰!”

    顿时一声兵器相撞的声音传来,只见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准确无误的劈斩在了玄阴枪的枪身上,以至于玄阴枪不能再向前冲刺,而再看凡川的额头上,也在这两件修真兵器相撞的一刻,滴下了些许的汗珠,额头上的青筋更是暴露着,像是在苦苦的支撑。

    “啊!”

    凡川一声大叫,“呲”的一下,手里的楚远紫剑回撤了一下,还没等玄阴枪再向前,凡川像是一个暴怒的战神一样,双手握着楚远紫剑,再一次全力的劈斩上了玄阴枪的枪身。

    “砰!咣!”

    先是两声震响,接着只见手上紧紧握着楚远紫剑的凡川和玄阴枪,各自的倒飞了出去,凡川是带着楚远紫剑,一同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而且之前凡川脚下的碎星飞剑,此时也已不知所踪。

    而再看玄阴枪,只见被楚远紫剑劈斩后的玄阴枪,随着风,在极速的向后坠落。可是在坠落的当下,天空中突然传来了“啪”的一声脆响,只见玄阴枪从枪体的腰身处,拦腰斩断了,枪身变作了两半,伴随着黑色的烟雾,有些微微颤抖的落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小子!我要杀了你!啊!”

    此时悬浮在空中的申屠冲,见到玄阴枪被毁,不禁的仰天大怒,身上的黑色烟雾,像是原本包裹在空间里的一样,“噗”的一下,全部的泉涌了出来,围绕着申屠冲的身体,极速的旋转着。

    “嗖!”

    天空中传来了申屠冲的身体与空气的摩擦声,可见速度很快,接着还未等凡川做出防御,申屠冲已经到了凡川的身前。

    只见申屠冲大举着右手,漆黑的烟雾伴随着黑色的拳头,瞬间击到了凡川的身前。由于此击所蕴含的真气力量,极为强大,以至于申屠冲周身的环境,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像是在播放慢镜头一样,而此时的凡川也感应了那股无可匹敌的真气流,以至于此时凡川英俊的脸庞,都在被真气流的挤压下,变作的有些扭曲。

    这样的真气流,凡川注定防御不了,更不用提抗拒或者反击了,待在这个瞬间,凡川并没有害怕,只是那一双有些疲惫的双眼里,浸出了些许的泪滴。凡川想闭上眼睛,等待着这一切最后的审判。

    “嘶!”

    就在此时十万火急的片刻,凡川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些动静,而且伴随着这一声动静而来的,还有一股强大的真气流,而且是让凡川感觉到熟悉和温暖的真气流。

    “是真人来了!”感应到了那道熟悉的真气流,凡川惊喜道,随即又再次的振作起来,伸手擦了擦眼角的一丝泪痕,转身看着来者。

    “凡川小友,快躲开!”

    凡川刚刚转头,就看到了凌关真人呼啸而来,自知不是申屠冲的对手,凡川于是强忍着刚刚楚远紫剑的反噬的疼痛,撇身让开在了一边,脱离了申屠冲的攻击范围。

    “凌关老头,你这是找死!”

    申屠冲见到突然出现的凌关真人,气愤的大喝道,随即把自己的攻击方向,顺势转向了凌关真人。

    “你以为只有你们玄阴门的修真者可以恢复的这么快吗?哈哈!”

    看着气愤的申屠冲,凌关真人淡淡的笑道,接着只见凌关真人手里又隐现出来了刚才的那把蓝色修真剑,修真剑祭出,凌关真人的周身也开始环绕起来了蓝色。

    “你难道也有玄阴之灵?”听到凌关真人的话,申屠冲却刻意的压缓了攻击节奏,一脸疑惑的出声问道,不过话音刚落,申屠冲又摇了摇头,一脸不相信的面容,自言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不可能会有玄阴之灵!”

    看着有些自相矛盾的申屠冲,凌关真人淡淡的笑道:“呵呵,什么玄阴之灵,老夫真不稀罕,我能恢复这么快,全是天意,你认命吧!”凌关真人话音落下,竟也不主动动手,而是故意的摇摆着手里的蓝色修真剑,双眼注视着申屠冲,像是要等待让申屠冲先出手的意思。

    听到两人的对话,凡川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申屠冲体内是有玄阴门的玄阴之灵,所谓的玄阴之灵,可以让修真者快速的补充真气,而且长时间战斗,也不会感到疲惫,怪不得申屠冲刚与凌关真人争斗过,却还能有精力来对付凡川,这让凡川对玄阴门又感到了一丝的好奇,与一丝隐隐的恐惧。

    而再看凌关真人,凡川好像发现了一些端倪,因为此时的凌关真人的双腿,似乎在微微的颤抖,因为凡川离凌关真人比较近,而且凡川还注意到了凌关真人持剑的手,似乎在缓慢的向外涌散着真气,这种涌散真气,实为流失真气,并不是用来汇聚战斗所用。想到此处,凡川突然的担忧了起来,脸上的焦急显而易见。

    “难道凌关真人在假装恢复好了,来威慑申屠冲?以着此时申屠冲混乱的心境,来瞒天过海?”凡川在心里默念着,心里的担忧,却越发的多而沉重。

    “凌关老头,看来是我小看了你,好吧,我们就再正大光明的打一次,我就不信在我玄阴门,你还能猖狂几时!”

    正在此时凡川默念的当下,不远处又传来了申屠冲的厉喝,凡川应声看去,只见此时的申屠冲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屈辱一般,全身的黑色烟雾,像是有节奏般的来来回回的跳动着,以此来证明申屠冲本身强大的修为境界。

    “好啊!老夫陪你打!”听到申屠冲的话,凌关真人却也像是做好了决定一般,语气坚决的说道,同时转头看了看凡川,对着凡川点了点头,随即又向着站立着夜月门众多修真弟子的位置点了点头。

    凌关真人的意思很明显,是想让凡川立即离开,回到夜月门众多修真弟子的地方,以防凡川的人身安全。

    见状,凡川有些生气,但又有些感动,生气的是凌关真人老是什么都保护自己,让自己感觉像是处在一个襁褓里,从而只会连累别人,而感动的却是凌关真人不顾及自己的生命危险,却来换取自己的偷生,而且不管在什么时候,凌关真人总能适时的出现,从而保护自己。

    凡川越想,却越觉得自己特别的矛盾,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思绪很是混乱,但从背后看着凌关真人略显疲惫的身影后,凡川决定不能离开,一定要坚持帮助凌关真人,不能让凌关真人一个人承受这些。

    想到此处,凡川突然抽身快速的靠近了凌关真人,手里的楚远紫剑,更是挣扎着个不停,似乎想要脱离凡川的手掌,但被凡川用力的紧握着,始终脱离不开。而且在凡川靠近凌关真人后,又拿出了四粒一罗丹净心丹,顺势的吞入了肚中,以着真气的满溢,来满足楚远紫剑的无度索取。

    “凡川小友,不是让你离开吗?你怎么这么倔强!”凌关真人见到凡川靠近了自己,假装有些微怒的说道。同时,眼光依旧紧紧的盯着申屠冲,以防申屠冲的随时偷袭。

    “真人,先别说了,这个给你!”看着有些微怒的凌关真人,凡川不但没有害怕和愧疚,反而是从容淡定的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为数已不多的四罗丹魂平丹,快速的递到了凌关真人的手里。

    “这个?”凌关真人有些疑惑的看着凡川说道。

    “真人快服下吧,让我们一起来对抗这些邪术的修真者!”凡川大声的说道,似乎话里的意思,是故意想让申屠冲听到。

    “敖津祭司!你们都来参战!”

    正在凌关真人手拿着魂平丹发愣的片刻,只听到不远处的申屠冲,转身看着身后的一群玄阴祭司,大声的命令道。

    听到申屠冲的话,凡川英俊的脸上,隐现出了一些坏坏的邪笑。

    “一起来了最好,省得搞背后偷袭!”凡川看着逐渐接近申屠冲的一群玄阴祭司,心里想道。

    “凡川宗主,真人,我们也要参战!”

    正在此时紧张的局势下,凡川和凌关真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叫喊声,接着就是几道真气,快速的逼了过来。

    凡川和凌关真人应声转头看向来者,正是安吾,易阳,梓月,以及刚刚恢复了一点的征黎几位长老,几位长老的身后,还跟着众多的夜月门的修真弟子,包括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三位兄弟,还有一些其他的修真弟子,大多也都是元真期以上的修为境界。

    看到快速奔来的一群人,凡川英俊的脸上,再一次浮现出了一丝坏坏的邪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