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出其不意
    [.huju.]“凡川宗主……”

    见到凡川疾身奔走,凌关真人想阻止,却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此时的凡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奔袭的速度特别快,瞬间就已到了蜕变之后的玄阴祭司的身边。[.huju.]

    而此时的申屠冲见到奔袭而来的凡川,有些惊讶,但只是稍纵即逝,随即只见申屠冲像是考虑了一番似的,冲着身前蜕变的玄阴祭司,小声的说道:“尽可能的抓到他,不要杀了他!”说完,申屠冲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凡川。

    蜕变后的玄阴祭司,听到申屠冲的话后,先是转身对着申屠冲点了点头,接着又转身看着凡川,仰头又是一声大吼,撕裂的嘴里的粘稠液体,应声流了下来。

    “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除了你这孽障!”凡川定睛的看着蜕变的玄阴祭司,恶狠狠的说道。

    同时没等玄阴祭司有所察觉,凡川顺势把手里早已蓄积的化魂之力,全部尽数的击向了蜕变的玄阴祭司。

    先是一道道“唰唰”的真气流的声音,接着就是呼啸而过的风声,伴随着地上被真气流所吸引起来的碎石,全都尽数的扑在了蜕变的玄阴祭司的身体周围。

    “嗷!”

    见到飞速而来的化魂之力,蜕变的玄阴祭司先是大声吼叫了一声,然后模糊不清的脸上,似乎闪现过一丝恐惧的神色,接着只见蜕变的玄阴祭司,开始左右大幅度的摇摆着身体,似乎想要躲开化魂之力的攻击,而且与此用时,玄阴祭司的四只手臂,也在向外不断的涌出着黑色烟雾,试图阻挡化魂之力。

    可是任由申屠冲或者其他的玄阴祭司都没有想到,凡川此次的化魂之力,乃是全心全力的集中精力的一击,因为凡川对此时的局面,已经释然了,是生是死只看天命,所以可想此时凡川所击出的化魂之力,所蕴含的真气力道,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有摧毁力。

    “啊呜!”

    只听到蜕变的玄阴祭司一声惨痛的吼叫,接着看到这位蜕变的玄阴祭司身上,已经被化魂之力所向披靡的斩去了一只手臂,手臂脱落,顿时黑色浓稠的血,伴随着向外喷散的黑色烟雾,一起流出了体外,同时,一股恶臭刺激到了所有人的嗅觉。

    凡川看到此景,不禁的震撼了一番,因为之前与敖津和申屠冲试过几招,而对方似乎对自己的化魂之力并不感冒,所以这次的一击,凡川并没有抱多大的奢望,只求能暂时压缓一下局势的扭转,可让凡川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一击竟然会有这般霸道的结果,想到此处,凡川不禁的增加了一丝信心。

    “吞噬了他!不能再等了,这家伙的化魂之力很奇怪!”见到自己一方受挫,身处在后方观局的申屠冲,对着蜕变的玄阴祭司,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嗷呜!”

    像是听懂了申屠冲的话后,只见刚刚失去了一只臂膀的玄阴祭司,大吼大叫着开始挪动身体,同时围绕在周身的黑色烟雾,又再一次的增加,强大的真气压力,逐渐的靠向了凡川。

    “凡川宗主,小心!”

    正在凡川汇聚着第二次化魂之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夜月门众多弟子的提醒声。

    应声抬头,凡川看到了此时的蜕变玄阴祭司,距离自己已经很近了,如若再不及时的抗拒,后果不堪设想,想到此处,凡川于是立即把手间汇聚的第二波化魂之力,尽数的击向了蜕变玄阴祭司,这次的化魂之力所蕴含的真气流甚少,不可与第一次相比。凡川不禁的有些担忧,怕这次殿外攻击,对对方造不成伤害。

    “噗!”

    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化魂之力击在了蜕变玄阴祭司身上,仅仅只传来了一声闷喝,而蜕变的玄阴祭司,竟还在快步的向着凡川挪动身体,似乎刚刚的化魂之力,只是一次挠痒痒,一点作用都没有。

    看到此处,凡川不禁的有些慌乱了起来,刚刚收获的一点自信,却又在这一击上,淡然的失去了。

    虽然凡川是早已想通释然了,但是在心底深处,还有一个一直跳动的念头,那就是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来阻挡对方的攻击,就算被吞噬,或者形神俱灭,那也是以博得死得安生,不会留下遗憾了。

    想到此处,凡川像是做好了一个决定般,自顾的点了点头,接着只见凡川突然把右手抬向了空中,一阵摇摆之后,只看到凡川的身上,开始逐渐的大放着紫芒,而且紫芒的最浓密处,正是处在凡川抬起的右手上。

    看到此时凡川的动作,申屠冲等人,包括凌关真人等人,都是一脸的疑惑,不知道凡川接下来要做什么,直到看清楚凡川右手里隐现出了一把紫色修真剑之后,众人才得以理解刚刚的紫芒。

    不错,此时的凡川正是又以着拼死的状态,强行的祭出了楚远紫剑。而此时的楚远紫剑正透着浓密的紫芒,紫芒照射到凡川的身上,看似凡川的身体似乎也在透着紫芒,特别是被紫芒围绕着的凡川的英俊脸庞,以及坚决的表情,此时看起来,更加的迷离和**。

    “好强的剑气!”

    “好强的剑气!”

    凌关真人和申屠冲两人,在看到楚远紫剑后,几乎是同一时间出声自言自语道。

    等楚远紫剑现世后,凡川紧紧的握着有些微微颤动的楚远紫剑,双目恶狠狠的盯着逐渐靠近的玄阴祭司,一道道化魂之力,全都融入到了楚远紫剑里,有真气支撑的楚远紫剑,看起来又增添了一份浓重的紫色,很是华丽和威武。只是让凡川担忧的状况,还是出现了,那就是楚远紫剑在快速大量的自主吸取着凡川体内的真气,自楚远紫剑刚刚出来的这一小会儿,凡川已经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感受着体内真气的流逝,凡川似乎像是又做了一个决定般,只见凡川快速的抬起左手,靠近了右手之后,瞬间只见凡川的左手里,隐现出来了四粒丹药。

    不错,凡川又想到了晶涟羽戒里的大罗七丹,只是此时的凡川仅仅是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四粒一罗丹净心丹,不再等待,凡川坚决的一抬头,四粒丹药顺势入肚,顿时真气开始满溢,楚远紫剑也像是感受到了真气的瞬间满溢,于是又在加快速度的抽取着凡川体内的真气,以此来增加剑体真气流的强大。

    “来吧!今天就让我来解决了你这只孽障!”凡川大手的“唰”的一声,抬起了楚远紫剑,直直的对着蜕变的玄阴祭司大喊道。

    “嗷呜!”

    而此时蜕变后的玄阴祭司,似乎并不认识楚远紫剑,只见庞大的身体,还在奋力的向着凡川挪动,只是迫于楚远紫剑的真气压力,蜕变的玄阴祭司的脚步,明显的缓慢了下来。

    “永别吧!”

    见还在坚持着向自己挪动的蜕变玄阴祭司,凡川不想再等了,于是大喝了一声之后,手持着楚远紫剑,身体“唰”的一声,窜上了空中。

    由于凡川现在的修为境界,并不能自主飞行,所以凡川的身体在空中,不能停留多长时间,但是腾空的这短短的时间,已够凡川使用。

    只见凡川在身体窜上了空中之后,手里的楚远紫剑,顺势快速的斩向了蜕变的玄阴祭司,由于彼此之间还有一小段距离,所以楚远紫剑并不能直接入肉的斩到蜕变的玄阴祭司,但是剑体内的紫芒,还是重创了蜕变的玄阴祭司。

    “啊呜!”

    “小心!”

    剑气斩过去之后,只听到蜕变的玄阴祭司和申屠冲的两声大叫,接着只见蜕变的玄阴祭司的头颅,被蕴含着化魂之力的楚远紫剑的剑气,利索的斩落了。

    剑气扫荡之后,只见蜕变的玄阴祭司的头颅,像是一只破烂不堪的石球一般,快速的滚落在了一边,而失去了头颅的蜕变玄阴祭司,庞大的躯体已经停止了挪动,道道的黑色烟雾,从脖颈处向外不停的喷发。

    伴随着黑色烟雾“簌簌”的喷发声,只见申屠冲像是遭受到了无比的羞辱一般,“唰”的一声,飞身悬浮在了空中,带着黑色手套的右手,突然汇聚了一道黑色烟雾真气流,顺势殿外击打在了此时正在痛苦挣扎的蜕变玄阴祭司身上。

    “啊呜!”

    随着申屠冲的真气流的击中,蜕变的玄阴祭司大声的嗷叫着,嗷叫声刚落,只见蜕变的玄阴祭司的身体,瞬间爆破了开来,**的碎片飞出了很远,而且与此同时还有一股恶臭伴随着黑色烟雾,浸染了整个玄阴门。

    “一只废物!”

    申屠冲亲手解决了蜕变的玄阴祭司之后,气愤的说了一声,接着一双黑色无神的眼睛,转眼直直的盯着凡川。

    “小子,你太猖狂了,我今天就让你尝试下,什么叫做痛苦!”申屠冲看着凡川,满脸怒容的大声吼道,同时,双手间再次隐现出来了黑色烟雾,而且伴随着黑色烟雾飞出来的,还有那把造型奇特的玄阴枪。

    “凡川小友,快回来,快!你不是他的对手!”听到了申屠冲的吼叫后,身后又传来了凌关真人的喊叫声,语气里很是担忧和着急。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凡川并没有转身就跑,却是转眼看了看凌关真人,以及夜月门的众多修真弟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再次回眼注视着申屠冲,凡川随即抬起了手里一直在颤抖的楚远紫剑,目标明确的指向了申屠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