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鏖战
    [.huju.]等凡川和众人走过去的时候,只见凌关真人与申屠冲的争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天空中一道蓝芒和一道黑芒,相互弥漫的交错着。[.huju.]

    再看两人的脸色,都隐现出了些许的疲累,但还未分出胜负,随着战斗节奏的放慢,两人像是心有灵犀般的彼此撤到了一方,悬浮在天空中,注视着彼此。

    “凌关老头,你不服我,我也不会服你!”

    刚刚停住脚步的申屠冲,看着凌关真人,气喘吁吁的说道。说着的同时,手里的玄阴枪,还在大放着黑色烟雾,久久的围绕不散。

    “服如何?不服又如何?”

    听到申屠冲的话,凌关真人淡淡的说道。虽然凌关真人也有些疲累,但是眉宇间的气度,依旧还是不凡,而且还有手里紧握着的蓝色的修真剑,更是锋芒毕露,道道蓝芒应接不暇。

    而此时正在申屠冲与凌关真人对话的时候,之前离开的敖津,此时正带着一群身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赶到了申屠冲的身边。

    申屠冲见到来的一群人之后,脸上浮现了一丝的邪笑,随即悬浮在空中的身体,缓慢的降落在了地上,而刚刚来的一群修真者,见到申屠冲降落在了地上,也跟随着降落在了地上,直直的站立在了申屠冲的身后。

    “拜见门主!”

    只见刚刚站立在地上的一群修真者,全都跪倒在了申屠冲的身后,声音整齐的喊道。其中也包括了敖津。

    申屠冲转身看着身后跪着的一群修真者,似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故意转身看着凡川等人,大声的说道:“各位祭司请起吧!”

    随着申屠冲话音的落下,刚刚跪着的一群修真者,全都齐唰唰的站起了身体。一排整齐的黑色,煞是怪异。

    这时的凌关真人在看到来的一群修真者后,也从容的降落在了地上,站在了凡川等人的身前。

    “凌关老头,别说我申屠冲欺负你,是你先闯入了我玄阴门,今天我就送你们所有人上路!”

    见到凌关真人也从空中落下后,申屠冲大声的说道,同时还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一群玄阴门祭司,意思是在告诉凡川等人,这是在玄阴门,随处可见的都是玄阴门的修真弟子。

    “我怕你没有那个机会了!”凌关真人似乎并不害怕,依旧是语气淡淡的说道。

    “哈哈,有没有这个机会,试试就知道了。”申屠冲说着话,突然转身从身后拉出来了一位玄阴祭司,又看向了凌关真人,接着说道:“玄阴老头,既然你想证明夜月门的实力,好,我给你这个机会,你挑一位你们夜月门的弟子,来与我玄阴门的祭司来比试一番,如何?”

    听到申屠冲的话,只见凌关真人的脸上闪现过些许的凝重,一时没有出声答复。

    “让老朽来!”

    正在此时紧张的局势下,突然听到了征黎长老的声音,从凡川身后的人群里传了出来,接着只见征黎长老跨步走了出来,与凌关真人并肩站着。

    “征黎长老你……”

    看到征黎站了出来,首先着急的是凡川,凡川怕对方的实力太过强盛,又怕对方会有什么阴谋诡计,于是想出声挽留,可还没等凡川把话说完,凌关真人却打断了凡川的话。

    “长老,你小心……”凌关真人看了一眼征黎,温声的说道。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凡川没有再多说话,只是神色依旧凝重的看着征黎的背影,其实只是凡川太过于谨慎小心了,有些多虑了,因为征黎毕竟是夜月门的长老,和玄阴门的祭司一职,都差不了多少,当然,修为境界也是差不多。

    而此时站在对面的申屠冲,见到征黎出来后,脸上又闪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接着只听到申屠冲说道:“好啊,还是夜月门的一位长老呢!”说完,申屠冲又看向了刚刚被自己拉出来的祭司,小声的说道:“不要留手,尽可能最大限度的打击!”

    听到申屠冲的话,只见刚刚被申屠冲拉出来的玄阴祭司,微微的点了点头。

    “请赐教!”

    征黎看着对面的一位玄阴祭司,语气平缓的说道。

    “玄阴之神,玄阴蜕变!”

    征黎的话音刚落,还未准备出手,这时的玄阴祭司却突然仰天一吼,身上的黑色烟雾快速的汇聚了起来,围绕着玄阴祭司的身体,一直转个不停。

    接着只见这位玄阴祭司身上的黑色锦衣,开始“啪啪”的破裂,而身体在锦衣破裂后,竟开始快速的变大,身上的青筋都看的比较清楚,再看这位玄阴祭司的脸,此时变得异常的狰狞恐怖,一双眼珠透着血色的无限放大着,撕裂的嘴角也在流淌着粘稠的液体。

    “啪!”

    又是一声脆响,只见这位玄阴祭司的身体中部,竟活生生的被撕裂,显现出了两个空洞,接着猛的窜出了一双血淋淋的手臂,随着庞大的身体,也随意摇摆着。

    看到这里,凡川已经确定了这就是和之前的林柘一样,正是这种蜕变,可以让人面目全非,身体迅速增大,而且修为和力量,也会瞬间暴涨。这就是玄阴门的邪术。但这种邪术,只要激发蜕变后,就很难再恢复原样了。

    想到此处,凡川不禁的担忧了起来,同时也在惊讶着,没想到对方会在刚开始就这么狠毒,看来此次的战斗,一定是鱼死网破了。

    “征黎长老,小心……”凡川不禁的又出声提醒道。

    听到凡川的话,征黎转头看着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

    转回身子的征黎,立即双手间开始汇聚真气,顿时道道的青芒不翼而飞,等到征黎手里汇聚的真气流,行成了一定的囤积后,只见征黎首当其冲的飞身奔向了那位已经蜕变后的玄阴祭司,同时手里的真气流,也应动而出,狠狠的击打在了玄阴祭司的身上。

    “噗!”

    一声闷喝传来,只见那位蜕变后的玄阴祭司,并未闪躲,而是从容的迎上了真气流,而真气流击打在了玄阴祭司的身上,玄阴祭司只是象征性的向后退了退身体,并未像是受到了多大的冲击。

    征黎看到这一切,很是愕然,手里再次汇聚的真气流,于是有了一瞬间的停顿。

    也许就是这一瞬间的停顿,导致了局势的反转,只见刚刚被击中的玄阴祭司,长牙舞爪的摇晃着身体,瞬间一道道黑色的烟雾,从玄阴祭司的四只手掌里击出,极速的攻向了征黎。

    “噗!”

    又是一声闷喝,只见四道黑色烟雾,准确无误的击打在了征黎的身上,征黎想要逃离已经晚了,而且站在征黎身后的凡川众人,也不禁的很是震撼与着急,因为众人没有想到,这黑色烟雾的速度,竟是这么的快,仅仅是在一眨眼的功夫,让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接着就是自然而然的征黎的身体,倒飞了出去,也许是征黎大意了,也许对方的玄阴祭司太过于强劲,征黎就被这一击,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见征黎重重的落在了凡川众人的身后,安吾和易阳两位长老,快步的走向了征黎,准备查看征黎的伤势。

    凡川也本想去探望一番,但是被凌关真人给拉住了,见凌关真人一脸的凝重,凡川则安静的站在凌关真人的身边,像是等待着命令或者吩咐一般。

    “凌关老头,认输吗?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见征黎第一击就被击败,此时的申屠冲,忽然站出了身体,微微的悬浮在空中,看着凌关真人,狂妄的大笑道。话语里尽是嘲讽。

    “真人,让我去杀了他!”没等凌关真人说话,站在众人身后的梓月,却气汹汹的站了出来,看着申屠冲,鼓鼓的胸口上下的起伏着,恶狠狠的说道。本来动人的娇容,此时有些激动和气愤。

    “好啊,我们也去,杀了这个怪物!”正在梓月声音落下后,身后人群里又走出来了三人,正是白平刃三人,而此时大大咧咧的话语,正是出自白平刃之口。

    看到梓月和白平刃三人一起走了出来,凡川转眼看了看此时有些气愤的几人,语气竟有些平缓的说道:“梓月姐姐,还有平刃兄弟你们三个,先不要冲动,你们先去看望下征黎长老的伤势,静待真人的吩咐!”此刻的凡川很是镇定,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慌张,而且看到征黎被击败,似乎也并没有多大的心情起伏。

    “凡川宗……”

    “好了,快去征黎长老身边!”

    梓月和白平刃想再出声强求,却被凡川一句强硬的话,给回绝了过去。一行四人只好又缓慢的走进了人群里。

    见梓月和白平刃三人又重新站回了人群中,凡川神色有些闪躲的看向了凌关真人,语气里却有些坚定的说道:“真人,我有化魂之力,让我去吧!”说完,凡川似乎不想再等待了一样,手里开始汇聚起了化魂之力。

    “不行,你们的修为境界差的太多,看来这趟算是一次苦战了。”凌关真人并没有看着凡川,而是目光一直放在对面不远处的蜕变后的玄阴祭司身上,话语里有些坚决。

    “不能再等了!”

    突然听到了凡川的一声厉喝,接着只见凡川双手间的化魂之力,已在快速的汇聚起来,而再看凡川的身体,只见凡川以着极快的速度,奋力奔袭向了那位蜕变后的玄阴祭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