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原来如此
    [.huju.]见敖津匆忙离去,凌关真人似乎是看懂了申屠冲的用意,于是故作着急的说道:“申屠冲,老夫此次前来,是为了营救我们夜月门的新任宗主和一个门下弟子,只要你肯就此放手挑衅我们夜月门的话,老夫还可以既往不咎。[.huju.]”

    “想走?哈哈,没那么容易,既然来了,就此留下吧!”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申屠冲,似乎是没有听出来凌关真人话里的用意,以为是凌关真人害怕了,于是狂妄的大声笑道。

    “唉,可谓胜败已分啊!”听到申屠冲的话后,凌关真人摇了摇头,感叹道。

    “凌关老头,别磨叽了,早就听闻你的修为境界在夜月门里堪称第一,今天就让我来领教下,如何?”申屠冲似乎有些好战,注视着自顾感叹着的凌关真人,手里的玄阴枪“唰”的抬起,直直的指向了凌关真人。

    “胜如何?败又如何?既然你想领教,那老夫我便就不再推辞了,来吧!”说着话,凌关真人挥了挥手里的拂尘,同样指向了申屠冲。

    “玄阴之神,万物归一,玄阴枪,出!”

    正在凌关真人举起拂尘的当下,只听申屠冲立即向着天空吼叫了一声,接着只见本来握在申屠冲手里的玄阴枪,又像是恢复了灵识一般,脱离了申屠冲的手掌,极速的向着凌关真人刺去,枪身所带的黑色烟雾,蕴含着大量的真气压力,以至于玄阴枪所掠过的空间,都发生了不小的扭曲。

    而此时的凌关真人见到极速而来的玄阴枪,并未闪现出来惧色,而是从容的转身看着凡川等人说道:“你们快把凡川宗主带到后面去,躲开这里,另外让几位长老,立即与凡川宗主疗伤。”凌关真人的话语虽说不是命令,但在此刻堪比什么命令都要坚决。

    凌关真人安排完了,见到凡川等人都已撤到了后面之后,欣慰的点了点头,接着立即转身,目光直视着极速飞来的玄阴枪,同时双手间也开始汇聚真气,顿时只见凌关真人的身上,透着淡淡的蓝色光芒。

    “噗!”

    一声闷响传来,只见极速飞行的玄阴枪,突然停在了凌关真人的身前,枪身还在剧烈的颤动,似乎想要刺进凌关真人的身体里,只奈凌关真人身前汇聚的真气流,太过于强劲,一直压制着玄阴枪。

    此时站在不远处的申屠冲看到这一情景,脸上的愤怒更为旺盛,只见申屠冲“唰”的一声,身体纵跳到了空中,接着在空中同样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凌关真人袭来,而且在申屠冲极速飞行的过程中,能清楚的看到申屠冲的双手间,已被黑色的烟雾所环绕,特别是申屠冲带着黑色手套的右手上,更是黑色烟雾大盛,太过于浓密,以至于都模糊了手掌原本的样子。

    “今天老夫就陪你玩玩!”看到飞来的申屠冲,凌关真人似乎也沉迷在了战斗中,于是大喊了一声之后,先是以着一波强劲的真气流,把身前的玄阴枪击退,接着只见腾出来了手的凌关真人,忽然也纵身一跳飞向了天空。

    刚刚悬浮在天空中的凌关真人,看着眼前就要到来的申屠冲,忽然右手向上一摆,拂尘瞬间消失在了空中,而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透着蓝色光芒的修真剑。

    修真剑刚刚出现,顿时整个阴暗的天空,也被渲染的变作了蓝色。

    看着悬浮在天空中的凌关真人,凡川尊敬的点了点头,再看凌关真人手里的蓝色修真剑,凡川认得,这把剑正是斩杀了青邪的那把剑,很少见到凌关真人取出,只有在遇到棘手的事情时,凌关真人才会取出,看来申屠冲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想到此处,凡川的脸上又隐现出了一丝的担忧。

    “凡川宗主,不用担心,相信真人可以战胜申屠冲的!”正在凡川呆滞的片刻,忽然征黎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到了凡川的担忧,于是出声试着安慰道。

    看到了征黎的身影,凡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着急的握住了征黎的臂膀,急切的说道:“征黎长老,刚刚那位姑娘怎么样?伤势严重吗?现在救醒了吗?”说完,凡川看四周的张望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看着突然变化的凡川,征黎感到了有些错乱,但又不敢不回答凡川的话,于是语气有些尴尬的说道:“凡川宗主,那位姑娘的伤势,我们几个都看过了,好像是真气被封禁了,我们几个试了几遍,都没能冲开封禁,所以老朽想……想等待着让真人来看一下,老朽相信真人一定有办法的!”

    听到了征黎的解释,凡川有些反常的竟没有大吵大闹,或者着急慌乱,而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因为凡川知道这时候,不是谈论个人私情的时候,于是只见凡川淡淡的说道:“那好吧,也只先能这样了,劳累众位长老了!”凡川说完,又感激的对着征黎长老弯身施了一礼。

    “使不得,使不得,凡川宗主,你这……” “对了,征黎长老,我还想知道下,你们是怎么来到玄阴门的?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凡川打断了此时有些慌乱的征黎的话,好奇的看着征黎说道。

    被凡川的话打断,征黎也就没再继续刚才的话了,只是脸上本来慌乱的神情,此时变作了凝重。

    接着只听到征黎说道:“凡川宗主,你有所不知啊,其实在咱们夜月门里,就有通往玄阴门的逆行通道,就在青邪的长老宫殿里,唉,咱们之前都没有发现啊,看来青邪早就背叛夜月门。”

    征黎像是说到了一件很气愤的事情一样,跺了哚脚,接着说道:“我们这次前来玄阴门,一是发现了逆行通道,二是梓月长老带着三位弟子,趁着山神门的开启,偷偷的跑出去,寻找你和宛灵丫头的踪迹去了,我们很担心,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刚好,这时凌关真人带着梓月长老,以及三位弟子又回到了夜月门,没做停留,我们就跟着凌关真人,通过逆行通道,来到了玄阴门,至于怎么知道凡川宗主你在这儿,这个是凌关真人说的,我们只是跟随而来。”说完之后,征黎长老又看了看凡川的样子,仿佛是在以为凡川的样子很恍惚,不太真实。

    “原来是这样啊……”凡川自言自语的点头摇头的说道。

    正在凡川自言自语的时候,又有一阵脚步声,向着凡川走来,接着就是一阵迷人的香味传来,凡川想都不用想,一定是梓月。

    “凡川宗主,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进到这玄阴门的啊?对了,钟北呢?” 听到声音后,凡川转头看向了来者,果然就是梓月,只见此时的梓月似乎心情不是很好,阴沉着脸,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凡川。

    “梓月姐姐啊,你先不用着急,我来慢慢的给你们说……”接着,凡川把自己和钟北之前的遭遇,全都大概的复述了一遍,就连凡川在钟北的浸忆石里看到的景象,也跟着复述了一遍,说完之后,凡川仔细的盯着梓月和征黎的神情变化,想在其中找到一丝闪躲。

    “什么?这里还有凡人被抓?这玄阴门真是阴毒,为了修为境界,竟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听完凡川的话后,先是征黎愤怒的不满道。

    听到征黎的不满,凡川没有说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钟北还在囚房里?”听完凡川的叙述,梓月像是在考虑着什么,有些呆滞的问道。

    “恩,不过梓月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去救钟北兄弟,还有那些无辜的凡人。”凡川看出了梓月的担忧和难过,于是试着温声安慰道。

    “凡川宗主,让我等来为你检查一下伤势吧?” 正在凡川和征黎以及梓月三人沉默的时候,又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传来,安吾长老的声音也伴随而来。

    “对啊,凡川宗主,我们来为你检查一下!”听到安吾的话,征黎也附和道。

    凡川想了想此时的境况,以及之后要去囚房解救钟北和那些无辜的凡人,没再多想,凡川立即盘腿坐下,看着几位长老说道:“那就劳累几位长老了……”凡川的语气里甚是感激,话音落下,凡川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见凡川盘坐下,征黎等人也不再说话,立即同样的盘坐在了凡川的周围,顿时四道真气,缓慢的探入了凡川的身体里。

    时间就这样在凌关真人与申屠冲的争斗下,和凡川的疗伤下,渐渐的逝去了。

    直到远处传来了一声的厉喝,以及阵阵的真气压力时,凡川这才从意境中惊醒了过来,紧张的看着此时的场景。

    只见远处模糊的飞来了一群黑影,等接近了一些,才看的清楚,原来是飞来了一群身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修为境界都甚为高深,从浸忆石的景象回忆着,凡川确认了飞来的这些人,正是玄阴门的修真弟子。

    “凡川宗主,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玄阴门的祭司!”看到飞来的一群人,征黎神色凝重的说道。

    “走,我们去看看!”在几位长老和丹药的辅助下,凡川已经恢复了正常,说着话,率先踏步的走了上去,等待着玄阴门的人的到来。

    而此时的凌关真人与申屠冲的战斗,也已接近了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