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虎口脱险
    [.huju.]听到传来的厉喝,申屠冲习惯性的停住了手里的动作,玄阴枪指在了凡川的眼前,大放着黑色烟雾的玄阴枪,似乎布满主人的瞬间停顿,枪身在微微的颤抖着,似乎是想要挣脱束缚,快些解决了凡川。[.huju.]

    而凡川在听到厉喝后,也立即睁开了双眼,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急切的寻望着,因为凡川回忆着刚刚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正在凡川和申屠冲以及敖津三人,为了刚刚的声音疑惑的时候,忽然又感觉到了刚刚那些道真气压力,逐渐的逼近了过来,接着只见远处的天空中,隐现了许多人的身影,模模糊糊的能看到,有的人是在自主飞行,有的人则是在御剑飞行。零零散散的,看不清来者的面容,而且人数也很多,混淆了凡川几人的视线。

    而此时的申屠冲在见到远处逐渐清晰的身影时,突然快速转头,神情凝重了起来,又把视线放在了凡川的身上,手里透着黑色烟雾的玄阴枪,就要顺势劈下凡川的脑袋。

    “咣!”

    可就在申屠冲的玄阴枪在距离凡川的脖子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时,突然一道极强的真气流,像是光线般的细丝状,霸道的击开了申屠冲手里的玄阴枪,而导致玄阴枪“唰”的一声,脱离了申屠冲的手掌,径直的飞向了一边。

    等玄阴枪飞向了一边之后,凡川的身前突然闪现出来了一个人影,人影以着极快的速度把凡川拉到了自己身后,让凡川得以脱离了申屠冲的攻击范围。

    等凡川在惊讶和震撼的同时,看清了来者的相貌,等看清楚了之后,凡川不禁的激动了起来,身体更是微微的颤抖着,语气也有些哽咽的说道:“凌……凌关真人……”

    “凡川小友,先不要说话,你现在体内的真气很乱,待几位长老到了的时候,与你救治之后再说。”凌关真人像是早已安排了好的一样,镇定的说道,同时手里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把新的拂尘,摆了摆拂尘,随即凌关真人的目光,放在了申屠冲和敖津的身上。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凡川的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再听到说还有几位长老,在赶来的时候,凡川心里的激动,又一次的完全外露的表现了出来,只见凡川脸上的表情,从之前的绝望,此时已变作了欣慰,和高兴。

    但是又想了一番的凡川,对于凌关真人的突然出现,多少还是会有些疑惑,没想到自己在濒临形神俱灭的边缘,会有人来相救,凡川想要开口相问,但又想起了刚刚凌关真人的告诫,凡川只好安静的躲在了凌关真人的身后。

    而此时的申屠冲看到这一切,也是比较惊讶,但惊讶只是一瞬即逝,接着又变作了愤怒的看着凌关真人,刚想开口挑衅,忽然,背后又传来了些许人的声音,声音很是混乱,但却是异常的响亮,以至于申屠冲又不得不先闭上了嘴,等待着后面的来者。

    “凡川宗主!凡川宗主!”

    “凡川兄弟,凡川兄弟!”

    叫喊声很乱很嘈杂,但凡川还是听到了令自己熟悉的声音,于是凡川立即抬头看着天空,似乎像是在等待着自己很熟悉的人,开心的不言溢表。

    果然,如凡川猜测的差不多,就在凡川看向天空没有多长时间后,忽然一群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里,有的在自顾飞行,有的在御剑飞行,但这群人在靠近凡川等人的时候,全都缓慢的降落在了地上。这下凡川看的清晰了,来者里有梓月,征黎,安吾,还有一位老者与梓月三人并肩齐行,但凡川不认识这个人,看着很是陌生。其实这人正是随着大家一同前来相救凡川的易阳长老。

    再向梓月四人身后看去,凡川不由得再次激动了起来,因为凡川看到了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三人的身影,而且在三人背后,还跟随着许多的修真者,修为境界各不相等,但却都是元真期修为以上的。凡川看着剩下的这些人,也同样感觉很是陌生,但凡川敢肯定,这些人定是夜月门的修真弟子。

    “凡川宗主,我等来迟了,还望宗主恕罪!”只见征黎几人,直接忽略了申屠冲和敖津,径直的走向了凡川,在凡川的身前,几人同时跪倒在地,语气里满是愧疚和伤感。

    “快……快起来,各位长老,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这时会来,我……我感谢你们能前来相救。”说完,凡川双手做拱拳状,看着眼前的四人,微微的施了下礼说道。

    “凡川宗主,是我等的失职,让宗主受惊了!”站起了身的征黎等人,又自责的说道。

    “凡川宗……兄弟,你没事吧?”

    此时凡川正欲想问征黎等人如何前来的时,忽然人群里跑来了三位年轻修真者,激动和担忧并存的面对着凡川说道,这三人正是白平刃三人。

    “我没事,三位兄弟不用担心。”凡川看着白平刃三人,声音里又有了些哽咽,想要说太多思念的话,可却是话到嘴巴,又咽了下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白平刃开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配着白平刃壮实的身材,显得很是滑稽。

    “凡川宗主,找到灵妹了吗?”这时,梓月又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一双勾魂的眼睛,看着凡川说道。

    听到梓月的问话,凡川没有说话,注视着梓月,只是苦涩的摇了摇头,随即目光又从梓月的身上挪了开来。

    见状,梓月也不再多问了,本来欣喜的表情,顷刻间又变作的有些担忧和难过。

    就在这时,征黎和安吾以及易阳三位长老,却又走近了凡川的身边,见凡川在疑惑,征黎随即说道:“凡川宗主,我们来为你查看一下伤势。”

    听到征黎的话,凡川突然像是醒悟了一般,立即拉着征黎的手,有些急切的说道:“征黎长老,你们先去查看一下这位姑娘的伤势,是她救的我,所以才受了伤,你们快去!先别管我!”说着话,凡川指了指此时依旧安详的躺在众人身后的云屏。凡川此刻脸上的着急神色显而易见。

    听到凡川的话后,征黎和安吾以及易阳三位长老,互相看了看彼此,随即快步的走向了躺着的云屏,开始以着真气查看云屏的伤势。

    见状,凡川这才微微的放下了心,但是心里的担忧依然不减。

    “凌关老头,你终于肯现身了!”

    正在其他人对于凡川的吩咐,感到疑惑的当下,站在凡川等人对面不远处的申屠冲,终于忍受不了被无视了,看着站在凡川身前的凌关真人,愤怒的厉喝道。

    听到申屠冲的厉喝,凡川等人的目光,全都一起放在了申屠冲的身上,而此时的凌关真人,更是注视着申屠冲,淡淡的说道:“玄阴门主,许久不见,你的戾气倒是又增加了不少啊!”凌关真人说完后,立即把目光转向了一边,似乎是在刻意的无视申屠冲。

    “你……”

    申屠冲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又看到了凌关真人对自己的无视,申屠冲愤怒的不知要说什么好了,只是双手在紧紧的握成拳头状,顿时道道的黑色烟雾,从申屠冲的手掌间不径而飞。

    “凌关,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带人闯我玄阴门,好,今天就让你们全部永久的留在玄阴门!”站在一旁看了一会状况的敖津,忽然挺出了身子,看着凌关真人,大声的吼叫道。瞬间苍白的脸色,变得更是不见一丝血色。

    “闯你玄阴门?哈哈,其实老夫我早已在玄阴门里了,只是你们未察觉而已。你们以为就你们放在夜月门里的那几个眼线,就可以困住我?哈哈!痴心妄想!”看着此时异常愤怒的申屠冲和敖津,凌关真人大笑道,笑着的同时,还不忘甩了甩手里的拂尘。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申屠冲和敖津顿时疑惑了起来,互相的看了看彼此,随即又摇了摇头,一脸的雾水。

    而凡川等人听到了凌关真人的话,也是一头的雾水,不清楚凌关真人话里的意思是什么,于是目光全都放在了凌关真人的身上。

    “哼,凌关老头,你不用在这儿鬼话连篇了,既然你敢带人闯入我玄阴门,我就让你们全都留在玄阴门,永世也别想出去了!”

    只见申屠冲不再是一副疑惑的表情,而是一脸邪笑的看着凌关真人,接着带着黑色手套的右手,抬向了空中,一阵的伸出缩回,只见刚刚飞走的那把裹着黑色烟雾的玄阴枪,又重新的隐现在了申屠冲的手里,以至于申屠冲的身上,也被玄阴枪渲染的变作了黑色,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申屠冲啊申屠冲,既然我敢带人来,你以为我会畏惧你吗?”凌关真人挥了挥手里的拂尘,淡淡的感叹道。

    “好啊,今天咱们就做个了断!”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只见申屠冲抬了一下手里的玄阴枪,接着转身看向了敖津,又出声说道:“敖津祭司,你现在立即去把门里的各位祭司找来,以及修为境界有所小成的弟子们,全都召来,我们今天就和夜月门做个了断!”

    听到了申屠冲的命令,敖津转头看了看凡川等人,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门主你……”

    “快去吧,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申屠冲像是看透了敖津的意思,于是立即又说道。

    “那好,我这就去!”

    说着话,敖津转身飞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