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一念生死
    [.huju.]凡川在向着云屏跑着的路上,越跑心里越难过,凡川甚至都在想,自己凭什么能让云屏为了自己而做出如此的牺牲,自己真是个废人,是个只会连累别人的废人。[.huju.]想着想着,凡川的眼角又再一次的涌出了泪滴,满满的都是对云屏的愧疚。

    “花仙前辈!花仙前辈!”

    凡川靠近了躺在地上的云屏,撕心裂肺的大喊着,可是任由凡川怎么呼喊,云屏就是不动,紧闭着眼睛,安详的躺在地上。而且在凡川的注意下,凡川看到了云屏此时的脸色竟笼罩着一层黑色,与原来粉粉如花的脸色,截然不同。

    凡川也不再顾及什么了,低身盘坐在地上,立即伸手把云屏抱进了自己的怀里,顿时一阵阵的花香,浸入了凡川的鼻孔内,可是此时的凡川,哪还有什么心思在意这些,只见凡川微微的摇晃着云屏的身体,同时声音哽咽的重复着“花仙前辈”这句话。

    任谁现在都能看的清楚,此时凡川的脸上有难过,有愧疚,还有一丝丝隐忍的愤怒。

    “花仙前辈,你倒是醒醒啊!”又是一声的喊叫,见云屏还是无动于衷,凡川已经快要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了。

    接着只见凡川先是强装的镇定下,抽出一丝真气准备探入云屏的体内,查看云屏的伤势,可是任由凡川怎么试探,真气就是进入不了云屏的身体里,无可奈何,当下凡川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四罗丹魂平丹,准备化入云屏的身体。

    凡川记得这个四罗丹魂平丹,在老白师尊留给自己的灵集简里有介绍,说是有着天生扫除封禁之术的奇效,这个凡川知道,因为在夜朝城解救那些洞底凡人的时候,凡川就用过这个丹药,只是魂平丹其实除了这个奇效,魂平丹还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名曰魂平,顾名思义,只是这种起死回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起死回生,其实只是让受了严重内伤的修真者,可以全方面得以快速的恢复。对凡人来说,这种起死回生就不存在了。

    凡川拿出了魂平丹,想都没想,瞬间使用真气化入了云屏的体内,接着只见云屏的身体,先是微微的颤抖了一番,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而且云屏的脸色,也没有什么改善。

    看到此处,凡川有些疑惑,但是疑惑的同时,最多的还是愤怒,侵占了凡川的心间。看着云屏的身体在使用了魂平丹之后,依然没有什么奇效,凡川不再等待,随即“唰”的站起了身体,双眼中如是喷火的样子,异常愤怒的看向了漂浮在不远处空中的申屠冲。

    “你给我下来,我要杀了你!”

    凡川对着漂浮的申屠冲,撕心裂肺的大喊道。说完,只见到凡川的双拳紧握,“咔吧咔吧”的骨节声响,异常的清晰。

    “哼,不知所畏的小子!”

    听到凡川的喊话,申屠冲并没有发怒,而是悠然的漂浮到了凡川的身前,慢慢的降落了下来,双眼直视着凡川,很是得意,好像刚刚对云屏所造成的伤害,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

    看到申屠冲的得意神色,凡川几乎已经忍无可忍了,随即大喊了一句:“我今天就要杀了你这个什么狗屁门主!”说完,只见凡川像是发疯了般的,挥舞着双手,体内的化魂之力,快速的涌入了凡川的双手里,接着随着凡川又一声的大吼,双手里的化魂之力,一涌而尽的击向了申屠冲。

    “哟,化魂之力啊,你这小子有趣,不过,你不是化魂体,这些化魂之力对我是造不成任何伤害的,我劝你还是收回去吧!”

    看到凡川尽全力击出的化魂之力,申屠冲不但没有惊慌,而且还很淡定,直到化魂之力冲击到申屠冲的身前时,只见申屠冲挥舞着手里的玄阴枪,大喝了一声:“玄阴之神,力量的源泉!”

    话音落下,接着看到申屠冲手持的长枪,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唰”的自行飞向了天空中,在天空中乱扫了一阵之后,瞬间俯冲到了凡川所击出的化魂之力前,又是一阵的狂扫和乱刺,凡川尽全力所凝聚的化魂之力,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被玄阴枪给扫散了。

    而且玄阴枪扫散了化魂之力之后,似乎像是意犹未尽般,接着瞬间又刺向了凡川,速度很是快,就连凡川的泫滇战甲还未经受住磨练时,玄阴枪的枪尖冷刃,“噗”的一声之后,就已狠狠的刺在了泫滇战甲上。

    泫滇战甲突然大放着银色的光芒,光芒里所蕴含的力量,很是强大,竟然以硬抵硬的逼退了玄阴枪。

    虽然玄阴枪被泫滇战甲的奇异能量所逼退,可是刚刚玄阴枪还是击中了凡川,并刺入了泫滇战甲内。所以等玄阴枪退出了凡川的身边时,只见凡川的身体,忽然像是失去了支撑,“轰”的双膝跪在了地上,上半身还在直立着,可就是站不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疼痛煎熬,不间断的折磨着凡川,使得凡川的意识似乎都疼的开始模糊了。凡川的身体也由此开始颤抖了起来,额头上的汗珠清晰可见。

    “怎么样?小子,我帮你与仙子一起形神俱灭,你是不是还有感激我呢?”正在凡川忍受疼痛的当下,忽然申屠冲的身体瞬移到了凡川的身边,看着此时面色枯黄的凡川,讥讽道。

    虽然凡川在忍受着疼痛,但也能听出来申屠冲话里的讥讽,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凡川也不再担忧恐惧了,于是立即强装着淡定的回笑道:“哈哈,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别在这唧唧歪歪的没完没了,告诉你,只要我凡川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什么狗屁门……门,咳咳……”说着话,凡川突然咳嗽了起来,一缕鲜血顿时从凡川的嘴里喷涌了出来。

    “哈哈,小子,你没有那个机会了。因为我现在就要消灭了你。”申屠冲邪笑的说道,忽然脸上的伤痕,竟颤巍巍的动了起来,像是有只虫子在脸皮内爬行一样,只见申屠冲立即拍了下自己的脸,又恢复了邪笑的接着说道:“对了,听说你还是夜月门的新任宗主啊?哈哈,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啊,夜月门如今也会用你这种废柴来做宗主!哈哈,看来拿下夜月门,只是早晚的事了。”申屠冲的笑声很是狂妄,响彻了整个玄阴门。

    凡川听着申屠冲的嘲笑,并未生气,只是淡定的看着申屠冲,因为凡川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在劫难逃了,何况与对方的修为境界差了那么多,而且还是在对方的门派里,真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正当此时,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只见敖津快步的跑向了申屠冲的身边,虽然敖津的身材很瘦小,面相也很苍老,可是脚步并不缓慢。奔跑起来也是健步如飞。

    “敖津祭司,你说我们该怎么让这个小子形神俱灭呢?”见到敖津过来,申屠冲指着凡川,悠然的说道,语气里带尽了讥讽和嘲笑。

    “门主,咱们不要小瞧这小子,我之前去死洞查看了踪迹,确认了就是这小子斩杀了咱们的鬼獐妖!”听到申屠冲的话后,敖津盯着凡川,恶狠狠的说道。

    “哦?这小子还有这能耐?看这小子的修为境界并不高嘛,这怎么可能呢?”听到敖津的话,申屠冲有些惊讶,右手抬起了下巴,重新打量着凡川,一副疑惑的表情显而易见。

    “回门主,我起初也不相信,可是事实证明,只有这个小子自甘的进入了死洞,而且从死洞里逃了出来!”敖津的视线从凡川的身上挪开,看着申屠冲,恭敬的说道。

    “恩,那就新账旧账一起算了。”听完敖津的介绍,申屠冲淡淡的说道。说完,申屠冲像是在汇聚真气,手里又隐现了那把玄阴枪,玄阴枪透着冷冷的黑色烟雾,枪刃直直的指向了凡川。

    “等一下,让我形神俱灭可以,我只是想在临死前问一件事情,我想你这么高深的修为境界,不会拒绝我的一个问题吧?”看着玄阴枪冷冷的枪刃,凡川淡淡的说道。

    “恩?哈哈,说!”申屠冲像是在看小丑般,狂妄的大笑道。

    “我想知道宛灵,也就是淮臣宗主的妹妹,是不是被你们抓去了?”话音落下,凡川眼神死死的盯着申屠冲,想在申屠冲的眼神里看到一丝蛛丝马迹。

    “没有,我们没有抓她!”申屠冲淡淡的回答道。

    等申屠冲的话音落下,凡川并没有从申屠冲的眼神里看到一丝的闪躲,也就是说申屠冲的话没有撒谎,这让凡川的心里很是疑惑,那灵儿到底去哪儿了啊?凡川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些难过,觉得自己对不起宛灵,没有保护好宛灵,就连自己快要被形神俱灭了,还没有得到宛灵的消息。

    想了一会的凡川,忽然甩了甩头,不再说话,眼睛也紧紧的闭上了,似乎是在等待着申屠冲动手。

    “小子,永别了,下次投胎转世,可要记住别再来惹我们玄阴门了!”申屠冲见凡川闭上了眼睛,脸上闪现了一丝邪笑。

    接着只见申屠冲抬起了手里的玄阴枪,直直的对着凡川的头颅,外泄的真气压力,使得凡川有些坐立不住,浓密的黑色烟雾更是开始向着凡川的身上环绕。

    “玄阴之神,万物归一,玄阴枪,出!”申屠冲抬起了玄阴枪,对着凡川的脑袋,厉喝道。

    话音落下,申屠冲就要接着劈砍下去的时候,突然许多道真气流,向着申屠冲站立的位置极速袭来,而且伴随着真气流而来的,还有一声蕴含着真气力量的厉喝。

    “申屠冲,住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