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香消玉损
    [.huju.]听到声响后,凡川和敖津几乎是同时的向着云屏站立的方向看去。[.huju.]等两人看到场景后,都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到此时场景的敖津,脸色则是从刚刚的欣喜,变作了紧张,而凡川的脸色,则是从刚刚的紧张,稍微的放松了一些,但担忧的神色,依然不减。

    因为此时的场景是,云屏双手合十,盘着腿,漂浮在了空中,美丽的双眼微微的闭着,身上源源不断的透着墨青色的光芒,看来并未在刚刚的一击中受到伤害,而再看此时的申屠冲的身体,则是站立在云屏的正前方,申屠冲摸着自己的胸口,脸上痛苦的表情显而易见,而且身上所围绕的黑色烟雾,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浓密,好像是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你……你竟然偷袭,咳咳……”申屠冲手指着云屏,气愤的说道,但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阵的咳嗽,几滴黑色的鲜血,溢出了嘴角。

    “我怎么了?偷袭?呵呵,玄阴门主,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莽撞啊!”听到申屠冲的话,云屏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直视着申屠冲,微微的笑道。而且与此同时,云屏身上的墨青色光芒更甚,周围的压力,也随之而来。

    看来刚刚是云屏胜出了一筹,听着两人的对话,凡川把悬着的心,微微的放下了一些。

    “这次你就不会轻易得逞了!”申屠冲看着云屏,愤怒的厉喝道,接着双手向着天空抬起,忽然天空中隐现出了一块黑色的云雾,夹杂着狂风的黑色云雾,快速的降落在了申屠冲的双手上,接着只听到申屠冲又一声厉喝道:“玄阴之神,万物皆灭,玄阴枪,出!”

    话音落下,接着只见申屠冲的手里隐现出了一把纯黑色的长枪,长枪的造型很是奇特,枪尾缠绕着黑色的碎条,而枪尖则是一支弯曲的冷刃,枪身上还雕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怪物造型。

    身着黑色的华丽锦衣,再加上手里的一把黑色长枪,此时申屠冲看起来特别像是一个暴戾的杀神。

    “你以为就你自己有修真兵器吗?”云屏看着申屠冲淡淡的说道,接着悬浮的身体陡然的降落在地上,只见云屏的右手抬起在了自己眼前,嘴中似乎是在默念着什么,忽然一条墨青色的长绫隐现在了云屏的手中,长绫像是有自己的灵识一般,在云屏的手里无风左右摇摆了起来。

    “玄阴之神,玄阴枪,万物归一!”正在云屏拉扯着手里的长绫时,申屠冲忽然大喝了一声,手提着长枪,快速的冲向了云屏,枪刃上透着寒气的冷光,直直的指向了云屏站立的位置。

    而此时的云屏,看到再次来袭的申屠冲,并没有慌张,而是从容的挥舞着手里的长绫,长绫快速的在空中转圈,随着长绫的转动,一道强劲的真气流,逐渐的在长绫中形成,透着有些模糊的淡淡墨青色光芒。

    “啊!”

    随着申屠冲又一次的大喊,攻击瞬息而至,只见申屠冲手里的长枪,准确无误的刺到了云屏的身前。顿时,周围狂风呼啸而来,卷起了地上的碎石及灰尘,全部涌向了云屏。

    “镇魂绫,出!”

    就在申屠冲的长枪刺到云屏身前的一刻,云屏手里的长绫,突然旋转着迎上了长枪,而长绫内刚刚汇聚的真气流,也如潮涌般的扑向了长枪。

    “噗!”

    两件兵器相撞的一刻,并没有剧烈的声响,只有一声沉闷的响声,而在响声之后,只见云屏和申屠冲两人,像是定格了一样,彼此快速的向着兵器里灌输着真气,以自己的修为境界来比拼。

    此时云屏的娇容,也变的有些力不从心,滴滴的香汗从云屏洁白的额头向下滑落。

    而申屠冲似乎也在隐忍,手里的长枪,在灌输真气的同时,剧烈的颤抖着,还有申屠冲身上的黑色华丽锦衣,也随着时间的僵持,开始有些破裂的迹象。

    凡川和敖津在一旁看着此时的场景,都不禁的担忧起来,凡川甚至都想着趁敖津不注意,自己跑上前去,帮助云屏脱离仙境,可奈敖津把守死了凡川所能逃离的路线,使得凡川只能皱着眉头干着急。

    “咣!”

    就在凡川为这场争斗感到不安的时刻,忽然前方传来了一声震响,声响很大,使得凡川的身体都不禁的颤抖了一下,耳朵里还在久久的游荡着回音。

    当下,凡川立即再仔细看去,只见刚刚云屏和申屠冲争斗的场地,此时已没有了两人的身影,只剩下了浓密的雾气,和飞扬的尘土,以及一些零星的碎石,而等雾气稍微减弱了一些之后,只见刚刚云屏和申屠冲站立的位置,此时凹陷出来了两口深坑。

    看到此处,凡川的担忧再一次的升级,一种不安的念头,在心里一直的徘徊,而且与此用时,凡川心里开始敬畏起了云屏以及申屠冲,没有想到两人的争斗,竟是如此的高深莫测,这在凡川的阅历里,算是第一次的如此惊艳和惊讶。

    见云屏和申屠冲两人消失,站在凡川身前的敖津,似乎也很是着急,不再看管凡川,随即一个箭步向着刚刚两人站立的地方奔去。

    见状,凡川也不马虎,也同样跟着敖津的脚步,飞快的跑向了刚刚云屏站立的位置。

    可是待两人都已到了刚刚云屏和申屠冲站立的位置时,并没有见到云屏和申屠冲的身影,眼前只有两口凹陷出来的深坑,坑内也都是一些碎石和泥土,并没有两人的身影,这让凡川和敖津几乎同时一样的紧张和疑惑了起来。

    可就在凡川和敖津正紧张和疑惑的当下,突然两人同时感应到了身后传来了两道极强的真气压力,而且真气压力正是向着两人这边奔来,于是两人惯性的闪开了身体,趴在了地上,而且凡川还甚至在闪躲身体的时候,开启了泫滇战甲,战甲上顿时隐现的银芒,划开了周围残剩的雾气。

    等到两人都安全无恙的趴在了地上之后,还未抬头观察情况,刚刚那两道真气流,瞬间而至,“唰”的一声跃过了两人的头顶。而真气流所携带的碎石和泥土,全都洒在了凡川和敖津的头上。

    等真气流稍微远离了一段距离之后,凡川立即站起了身体,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向着刚刚感应到真气流的位置看去,果然如凡川刚刚内心所想,只见云屏和申屠冲两人,正盘旋在了空中,以着真气流来相对的攻击着,而且此时申屠冲手里的长枪,似乎是越战越勇,大放着黑色烟雾,连续不断的击向了云屏。

    可再看云屏的状态时,凡川不禁的再次担忧了起来,因为此时的云屏手里,已然没有了刚刚的那条长绫,而是在赤手空拳的以着真气流来阻挡申屠冲的连续攻击,云屏的脸上显现出了明显和疲惫,而且再仔细看一下,只见云屏的嘴角,也流淌着丝丝的血迹。

    “砰,咣,砰,咣。”

    又是一阵的攻击和阻挡的声响,只见云屏已经是在苦撑了,嘴角已有明显的血迹,以及本来秀丽的长发,此刻也变得凌乱了起来,而且云屏的身体在被申屠冲的连续攻击下,竟在逐渐的向着后面退去,还有云屏的墨青色长裙,也被申屠冲的长枪,刺烂了些许,隐隐约约的露出了云屏白皙的皮肤。

    看到云屏此时的样子,凡川已经忍无可忍了,自顾的把泫滇战甲开启了最高防御,双手间也开始快速的汇聚着化魂之力,不再管身前的敖津,“唰”的一声,凡川纵身跳过了敖津的头顶,刚刚落地,凡川立即以着极快的速度,奔向了云屏。

    而此时的敖津似乎是被刚刚云屏和申屠冲的争斗吸引住了,眼光一直放在争斗的两人身上,直到看到凡川逐渐缩小的身影时,这才惊醒了过来,大喊大叫着,追向了凡川。

    而此时的凡川正在快速的接近着云屏,可是正当凡川计划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的时候,突然异变生出,只见一直漂浮在空中的申屠冲,像是看准了时机一般,大喝了一声,身体“唰”的向上空抬起了些许,接着手里的长枪散发着异常的黑色烟雾,瞬间快速的俯冲向下,刺向了云屏。

    凡川看到此处,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想要祭出碎星飞剑过去帮助云屏,可是已经晚了,还没等凡川祭出碎星飞剑时,申屠冲的长枪已经狠狠的刺在了此时已没有了任何防备的云屏。

    枪尖的冷刃深入了云屏白皙的皮肤里,只见云屏的身上穿着的墨青色长裙,顿时被鲜血浸湿了。红色的鲜血浸湿了墨青色的长裙,显现出来了暗黑的颜色。

    凡川看到此处,心突然很痛,像是撕裂般的难受,许久没有再流过的眼泪,此时又不自觉的溢满了眼眶。

    “啊!”

    正当凡川不知所措的当下,忽然听到了云屏的一声大喊,接着只见云屏的身体在大幅度的颤抖着,一层薄薄的墨青色雾圈包裹着云屏的身体。

    “啊!”

    又是云屏的一声大喊,接着只见刚刚包裹着云屏身体的雾圈,突然扩散了开来,把刺入到体内殿外长枪,硬生生的逼退了出去,而且这层雾圈似乎很是强劲,逼退了申屠冲的长枪后,又连接着撞向了申屠冲的身体。

    而且申屠冲似乎也很是畏惧这层薄薄的墨青色雾圈,于是立即手持着玄阴枪,快速的退了回去,直到与云屏的距离拉开了很远后,这才停住了身体,依旧漂浮在空中。

    而云屏的身体则在申屠冲的长枪抽出来了之后,像是落叶一般的从空中快速的降落了下来,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

    见状,凡川像是发了疯般的跑向了躺在地上的云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