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申屠冲
    [.huju.]由于是被云屏拉着手进去的,凡川先是感到了一阵的漆黑,接着就是身体在漆黑的通道里,不由自主的向前滑去,速度很是快。[.huju.]

    就在此时凡川刚刚习惯了漆黑的时候,忽然感到身体一阵的疏松,眼前又明亮了起来,瞬间而至的光亮,让凡川感到了有些刺眼。不得已的又把眼睛来回的闭合了几次,才逐渐适应了光亮。

    接着凡川仔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首先入眼的是一间空荡荡的静室,静室里并没有其他人,很是寂静,静室里的设施也极其简单,一张桌子,四张板椅,而在桌椅的后面,一处空荡的位置,摆放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屏风。

    凡川看到屏风,就大概的猜到了此时身处的位置,于是不禁的又对云屏敬佩了起来,没想到会这么简单,就可以找到通往夜月门的逆行通道了。这让凡川很是惊讶和震撼。

    “这个屏风,就是通往夜月门的逆行通道了。”云屏转过身看着凡川,手指着静室里的屏风,小声的说道。

    听到云屏的话,凡川欣喜的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了,目光看着云屏,激动的说道:“那花仙前辈,我们现在就开启逆行通道吧?”

    “恩,我先来输入真气吧。”

    说着话,云屏就要抽出真气,可在此时,突然静室外传来了一阵强大的真气压力,还未等凡川和云屏做出反应的时候,“咣”的一声,只见静室的门,从外面被大力的撞开,一个身着黑色华丽锦衣的男人,身后跟着一位脸色极度苍白的老者,快步的走进了静室里。

    “小子,想跑,会有这么容易吗?是害怕了吧?哈哈。”先是进来的老者,一阵的大笑道。

    凡川认识这个说话的老者,正是之前想要消灭自己的玄阴祭司敖津,而站在老者身边的男人,凡川从未见过,但凡川能感觉出来,这个男人的修为境界,与敖津不相上下,甚至比敖津还要深厚。

    凡川不禁的观察起来了这个穿着黑色华丽锦衣的男人,男人有着一张刚毅的脸,脸上有着些许留下的伤痕,短短的头发随意的束到了脑后,不过让凡川值得仔细注意的是,男人的身高很高,凡川自己的身高,本来就已算是人群中比较高的了,而此时眼前的男人,竟比凡川还要高上一头。

    而且凡川的眼光再向下看去时,见到了男人的右手上带着一只黑色的手套,手套的材质看不出来,但是手套上透着的淡淡的黑色烟雾,却看得异常清晰。

    “哼,害怕?笑话,我凡川就从没有害怕过任何事情!倒是你这糟老头,是不是喜欢做狗腿子?我呸!”凡川看着敖津,恶狠狠的说道。同时,一口唾沫吐向了敖津所站立的位置。

    “你……”

    “祭司大人先安静一下。”

    正在敖津指着凡川,气急败坏的想要开口破骂时,被身边的男人伸手挡住了,男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听到凡川侮辱敖津,似乎也不生气,只是目光一直放在了云屏身上,似乎就没当凡川存在。

    听到了男人的话,敖津不再作声,恶狠狠的瞪了凡川一眼,微步退到了男人的身后。

    见状,凡川已大概猜出了男人的身份,能让玄阴门的祭司说停就停的人,除了玄阴门的门主,其他人应该都不敢吧。

    “云屏仙子,好久不见了。”

    待敖津不再出声之后,男人依旧看着云屏,温声说道。

    男人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拖拉,很是干脆和直接,而且让人听着,并不反感,倒有一丝舒服的感觉。

    “呵,原来是申屠冲门主啊,确实好久不见。”听到男人的话,云屏走近了凡川身边,同样看着男人,淡淡的说道。

    听到云屏的话后,凡川又是一番震撼,果然如自己所想,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玄阴门的门主。

    “呵呵,我还以为云屏仙子再也不会出现了呢,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申屠冲的话里,极尽了讽刺的意味。

    “让玄阴门主失望了啊,我竟然还没死。”听到申屠冲的话,云屏并未生怒,只是依旧淡淡殿外说道。

    “说吧,为何要帮这个小子?”申屠冲似乎不想再与云屏纠结于死不死的问题,手指着凡川,出声问道。

    “因为我想,你管不着吧?”云屏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气。

    “哈哈,你们擅入我玄阴门重地,我管不着?真是笑话!”申屠冲大笑道,同时目光向着开启通往夜月门的逆行通道的屏风处看了一眼,见并未有异状,这才又收回了目光,注视着云屏。

    “别这么多废话了,想出手,尽管来!”云屏似乎有些厌倦了对话,急切的说道。

    “好啊,我今天就把我的暗袖祭司的仇给报了,云屏仙子,可别怪我下手重了!”申屠冲本来平淡无奇的脸上,也闪现过了一丝的怒气。

    “什么?暗袖死了啊?哈哈,真是没想到啊!”听到申屠冲的话,云屏竟自顾的大笑了起来,被墨青色的长裙包裹着的小蛮腰,随着笑声一扭一扭的,甚是迷人。

    “哼!”申屠冲厉喝了一声,接着又说道:“走吧,我们去外面打,这里施展不了手脚,放心,只要你赢了我,我就放你和这小子走!”申屠冲气愤的说道。

    “好啊,一言为定,走!”

    云屏说完话,率先跨步走出了静室。凡川见云屏走出了静室,也随即跟上了云屏的脚步。而申屠冲和敖津,也随即的跟着走出了静室,一行四人,向着殿外的空地走去。

    刚刚走出宫殿,一阵阴森的凉风,吹过了凡川的侧脸,稍微的颤抖了一下身体,凡川看着眼前的空地,除了空地周围栽种的些许欲灵花,其他地方没有任何设施,可谓是争斗的最佳地点。

    “云屏仙子,请赐教。”

    四人走到空地处,凡川和敖津识趣的让在了一边,空地中央只剩下了云屏和申屠冲,此时申屠冲正看着云屏,单手伸出施礼,像是信心很足的样子。

    “来吧!”

    云屏也学着申屠冲的样子,单手伸出施礼。

    “玄阴之裂!”

    看着云屏的样子,申屠冲愤怒的向着天空一声厉喝,带着黑色手套的手上,开始快速的汇聚真气,顿时只见申屠冲的身上围绕起来了大量的黑色烟雾。

    随着黑色烟雾的围绕,申屠冲的右手向着云屏站立的方向,击出了手里的真气,真气流以着极快的速度,飞向了云屏,而申屠冲也随即跟着真气流,向着云屏跑去。

    看着飞奔的申屠冲,凡川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强大的真气压力。

    而此时的云屏见到极速袭来的真气流,以及真气流后面申屠冲的身影,并未有惊慌的神色,而是仰起了头,双手同时的举向天空,顿时一道道墨青色的真气流,向着云屏的双手间汇聚,而且于此同时,只见云屏的周身,开始盘旋着阵阵的疾风,疾风吹动着云屏的裙角,真气压力很是强劲,不比申屠冲所带的真气压力差多少。

    “砰!咣!”

    忽然一声震慑人心的声响传来,两道真气流相撞了,凡川和敖津,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局势,生怕看到自己不想要的结局,特别是凡川,只见此时的凡川的脸上,写满了紧张。

    两道真气相撞后,周围像是潮涌般的袭来了一层真气压力,蔓延到凡川和敖津的身边,使得两人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再看云屏和申屠冲,只见此时的云屏的身体,似乎有些受伤,从原来站立的位置向后直直的退出了很远,而且云屏此时的脸色,也从之前的粉嫩变的有些许苍白,眼神里也开始有些闪躲。

    可再看申屠冲的状态,似乎是因为先下手为强的原因,或者本身修为境界深厚的原因,此时的申屠冲竟然还和之前一样,这一击对于申屠冲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

    “云屏仙子,让你受惊了,哈哈!”申屠冲看着此时因为刚刚的一击而有些受伤的的云屏,拍了拍手,大笑道。

    “哼,继续,咳……”

    听到申屠冲讥讽的话后,云屏怒视着申屠冲,身体有些微微的弯曲,想要大声说话,却又咳嗽了起来,云屏立即抬手抽出了真气,调息着体内的伤。

    “哈啊!”

    随着申屠冲又一声的怒吼,只见申屠冲的身体,再一次的向着云屏飞奔而去,而且这次申屠冲身上围绕的黑色烟雾更为浓密,从远处看的话,只能看的清楚是一团飞奔的黑色烟雾,甚至都看不到申屠冲的身影了。

    “花仙前辈,小心!”

    凡川看着此时神色有些萎靡的云屏,大声的喊道。

    而云屏似乎并没有听到凡川的喊话,还在原地站着,并没有任何动作。而飞奔着的申屠冲,已经快要接近云屏了。

    见状,凡川不由得着急了起来,想要跑过去帮助云屏,可在凡川刚刚抬起脚准备奔跑的时候,身前忽然闪出了敖津的身影,敖津正一脸邪笑的看着凡川,意思很明确,想要去帮助云屏,先过了我这一关。

    凡川深知自己与敖津之间的差距,硬闯过去是行不通的,但云屏的危机又迫在眉睫,凡川正焦躁不安,不知该如何行动的时候,忽然又是一声“砰”的声响,从云屏站立的方向传了过来,声音极度的震撼,使得玄阴门好像都在一直的徘徊着回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