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潜入
    [.huju.]“什么?花仙前辈已经有破解那些怪花的办法了?”听到云屏的话,凡川吃惊的说道。[.huju.]同时,激动的看着云屏。

    “恩,你看这个。”说着话,云屏转身伸手从五颜六色的花丛中,摘取了一朵粉色的花朵,递到了凡川的手里,接着说道:“这个叫做忌情花,只要是中了欲灵花的迷惑,或者有窒息感的时候,拿出来这朵花,闻上一下,便可解除欲灵花的效果。”

    “真是神奇啊,那前辈为何不把这花普遍在玄阴门里,或者外界啊,以便那些遭受了欲灵花陷害的人,可得以解脱啊!”凡川捧着手里的鲜花,好奇的问道。

    而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话后,云屏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忧愁,语气也有些低落的说道:“我何尝不想啊,只奈天意如此,竭尽全力也不可为啊,唉。”云屏叹息了一声,平复了下语气,又接着说道:“其实,当我发现了欲灵花的出现后,我就已开始遍布的种植忌情花了,只是被玄阴门的人发现了之后,忌情花就开始被大量的铲除,而且经过那次花仙之战后,我已没有能力再继续种植忌情花了。”

    云屏像是想到了一段痛苦的回忆,目光有些涣散的看向了远方。

    “花仙之战?前辈这是?”凡川虽然不想打断云屏的回忆,但还是不由自主的问出了自己所想。

    “呵呵,都是一些往事了。”云屏又再次的抽回目光,看着凡川接着说道:“好像是在四百年前了,那时候欲灵花刚刚开始种植,而欲灵花的制造者,就是玄阴门的一位女性祭司,名叫暗袖,当时见到欲灵花开始危害人的时候,我也开始研制克制欲灵花的办法,终于在用了几十年的光阴,我制造出了忌情花,刚刚开始,我试着把忌情花分布在玄阴门的各个角落里,以备花种可以延续,可是时间没有过多久,暗袖就发现了我研制的这种忌情花,于是开始大肆的铲除,直到我们彼此见面的那天。”

    云屏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有些感伤,但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连续的争斗了几天几夜,直到我俩同时筋疲力尽的那一刻,才停下了争斗,我当时受了很严重的伤,于是就在玄阴门的这片无人知道的山崖内,用真气建造了一个迷阵,开始自行的恢复,而这一恢复就是三百多年,而如今你是我恢复好了之后,见到的第一个人。”

    云屏像是在讲述一个故事一样,说话的同时,还不停的用手描画着。

    凡川听完了云屏的复述后,又是一番震撼,没想到云屏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件事情,怪不得没有离开玄阴门,看来是没那个条件离开了,凡川又低着头,回想了一遍云屏的话,这才把自己内心里所疑惑的事情,全部解开了,只见凡川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

    “花仙前辈,那……那个叫暗袖的人,如今是怎么样?”凡川不禁的对那个制造欲灵花的女人,起了兴趣。

    “我也不知道,自从那次花仙之战后,我俩就都各自隐居了,我想她受的伤,也不会比我少多少。”云屏面无表情的出声说道。

    “哦。”

    凡川听到云屏的话后,只是哦了一声,接着便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云屏的身姿,此时云屏身上穿着的那件墨青色的长裙,随风开始摇摆起来,站在花丛中,此时的云屏像极了一位女仙人。有着脱俗的气质,和一身悠然的状态。让凡川再一次的发呆了起来。

    “凡川宗主,听完我说这些,你还打算攻打玄阴门吗?”正在凡川发呆的当下,云屏忽然转身,注视着凡川说道。

    “首先,多谢花仙前辈的指教,但我的决定是,我必须要救出我的朋友,以及灵儿。”凡川又一次的坚定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是刚毅。

    “恩……”云屏看着凡川,微微的点了点头。

    “花仙前辈,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回到夜月门里吗?”聊了许久,凡川终于把话题拉回了自己所想要知道的正题。

    “这个也很简单,只要去到玄阴门的门主宫殿里,在宫殿的内室里,有一面屏风,这面屏风,就是通往夜月门的逆行通道,只需用真气开启逆行通道,就可以了。”云屏淡淡的描述道。

    听到云屏的话,凡川又回想了一遍钟北的浸忆石里的景象,果然,在青邪的长老宫殿内室里,也有一面屏风,就是通往玄阴门的逆行通道。看来这和玄阴门里的逆行通道,都是相通的。

    “还请花仙前辈,能给我指下路,我现在就去玄阴门的门主宫殿。”凡川有些着急的说道。

    “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你知道玄阴门门主的修为境界有多深厚吗?你有把握能找到逆行通道,然后打开吗?”云屏一连问出三个问题,有些嘲讽凡川的意思。

    “我……”

    “等一下,我会带你去的。”云屏不再看凡川,而是转身踏进了花丛中,随意的摘取着几朵颜色各不相同的花朵,轻轻的收进了储物腰带里,接着只见云屏的双手,又抬向了天空,顿时一道道的真气,向着云屏的身上快速的汇聚起来,而此时云屏的身上,透着淡淡的墨青色光芒,与云屏身上穿着的墨青色长裙,融为了一体。

    而凡川则就是在一旁看着云屏,也不说话,安静的等待着云屏。一股带着花香味道的微风,拂过了凡川英俊的脸颊,凡川头上有些凌乱的长发,也随着微风在轻轻晃动。

    “好了,可以去了。”

    终于在凡川快要等不及的时候,只见云屏转回了身子,看着凡川,温声说道。不过此时的云屏脸上多了一丝纱巾,薄薄的墨青色纱巾围在了云屏的脸上,只能看的清楚云屏的眼睛。

    “花仙前辈,你这是……”

    “先别问这么多了,你跟着我走就对了,另外,跟在我身边,别乱说话,一切由我来。”云屏看着凡川,认真的说道。

    听到云屏的话,凡川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走吧!”

    说着话,只见云屏的墨青色裙袖突然一阵摆动,随着一阵压力的递增而来,接着“噗”的一声之后,地上已没有了凡川和云屏的身影,只留下了一圈被压力所致而颤抖的花朵。

    先是一阵有些稍纵即逝的恍惚,等凡川再睁开眼的时候,身体所处的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

    不再是满眼的花朵,而此时眼前的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被层层的薄雾围绕着,而宫殿的建筑特点,也和凡川在钟北的浸忆石里见到的祭司玄阴殿差不多,都是一些奇怪的兽类雕刻,但是与祭司玄阴殿有所不同的是,眼前的这座宫殿,不论从哪里观看,总感觉比祭司玄阴殿的气质,高出了许多。

    而且眼前的宫殿的牌匾上,醒目的雕刻着两个大字,“玄阴”,看到此处,凡川已经猜出来了个大概,也许这座宫殿,就是玄阴门门主的宫殿了,而云屏口中所说的逆行通道,想必也就是在这座宫殿里了。

    “花仙前辈,这儿是……”

    “别说话,紧紧的跟着我就行了。对了,把你身上的真气隐藏起来。”云屏转身看着凡川,手指放在了嘴边,示意凡川不要说话,同时,在快速的收敛着体内的真气特征。

    终于在两人把真气都隐藏起来了之后,云屏“唰”的拉住了凡川的手,向着宫殿的后面,踱步的走去。

    而凡川被云屏这一拉手,弄的有点心花怒放,感受着云屏小手里的温度和柔软,凡川差点沉醉在了此处,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每次遇到长相漂亮的女人,不论是谁,但凡一靠近,自己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就这样云屏拉着凡川的手,踱步的绕到了宫殿的后方。

    等到了宫殿后方,入眼的先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欲灵花,接着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玄阴门特有的阴森的气息。云屏拉着凡川的手,闪身躲过了那些欲灵花,纵身潜入在了宫殿后方的一座奇异的怪兽雕刻前,到了雕刻前,云屏停下了脚步,看着奇异的雕刻,在思索着什么。

    见状,凡川本来想出声问话,但想到刚刚云屏的话,凡川又忍住了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云屏的身后,等待着云屏的指示。

    “这座石刻的后面,是我很久以前留下来的密道,从密道里走,一会就能到达玄阴门门主宫殿的内室,这样就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逆行通道了。”云屏手指着奇异的雕刻,转头看着凡川,小声的说道。

    听到云屏的解释,凡川又看了一眼那个奇异的石刻,然后默默的点了点头。意思是遵守云屏的指意。

    “那好,你等着。”

    说话间,只见云屏的双手搭在了石刻上,顿时一道墨青色的真气,从云屏的裙袖中涌出,云屏稍微的使用了一下力,石刻就开始缓缓的挪动,等到石刻挪动了一段距离之后,一个漆黑的狭窄通道口,显现了出来。

    “快走!”

    说着话,云屏伸出了手,又再一次的拉住了此时看到通道口,还在震撼着的凡川的手,弯下了身子,向着通道口里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