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云屏的故事
    [.huju.]凡川的话音落下后,只见花仙云屏转眼又看着凡川,眼神里有些不解,又有些好奇,接着说道:“帮你?帮你做什么?说来听听。[.huju.]”

    凡川见花仙云屏肯听自己的求助,于是有些欣喜的立即说道:“花仙前辈,我想现在回到夜月门里,找些长老来玄阴门里施救,因为我还有些朋友被困在了玄阴门的囚房里。”见花仙云屏依旧在仔细的聆听,凡川顿了顿接着说道:“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离开玄阴门,怎么能从玄阴门里去往夜月门,所以想请求前辈能指点我一下。”凡川说完,静静的等待着花仙云屏的回应。

    而此时的云屏听完凡川的话后,眉头稍皱了一下,接着说道:“玄阴门里有逆行通道可以去往夜月门,不过,我想知道,你回去了夜月门是要找些长老,来和玄阴门对抗?”

    听到云屏的问话,凡川自顾的点了点头。

    见凡川点头,云屏接着说道:“玄阴门是很难除掉的,就像我被困在这里,差不多五百年了吧!再说了世间万物,各有各的生息,打破了,这一切就都会乱了。”云屏的语气里,似乎略带着些哀伤和无奈。

    “前辈被困在这里快五百年了?那前……前辈是为何啊?”听到了云屏的话后,凡川很是震惊和质疑,没想到面前这个容貌似少女的女人,竟已修真了几百年,不过凡川再想一想花仙云屏的修为境界,就又相信了。

    “这一切都要从五百年前说起了……”云屏像是在回忆般,柳叶一般的眉毛,微微的弯翘着,接着说道:“那时我是要赶往另一个修真星球,而路过玄阴门,看见了玄阴门的修真者修炼的竟都是一些失传的邪术,很是好奇,于是就在玄阴门里稍微的逗留了几天,准备看看这些邪术到底是作何用处,结果我看到了无辜的凡人和修真者被挟持,迷惑到了玄阴门,然后被鬼獐妖吞掉,直至凝结成精魂散,然后被这些邪术修真者所用,以至于提高修为境界。”云屏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里有些气愤。

    没等凡川反应过来时,云屏又接着说道:“看到这些情况,我才决定留下来帮助那些无辜的人,这一逗留,就是五百年啊!”云屏看着远方的山崖,自顾的叹息了一声。

    凡川听完云屏的讲述后,也是倍感惆怅,令凡川没有想到的是,这玄阴门竟一直在危害无辜的人,还有就是玄阴门的实力,让凡川有些惊讶。看来玄阴门能打夜月门的主意,看来是早已有所准备的了。

    “花仙前辈所说的鬼獐妖,是一只长相有些像是蛇的庞大怪物吗?头上还有两只犄角。”回味着云屏的话,凡川好奇的出声问道。

    “恩?你见过鬼獐妖?不错,从一方面来说,鬼獐妖的长相,确实和蛇的长相有些相似。”云屏同样有些好奇的看着凡川说道。

    “那就对了,那个鬼獐妖已经被我斩杀了!”凡川恍然大悟般的出声说道,并没有骄傲的神色,只是淡淡的在叙述着一件事情。

    “什么?你斩杀了鬼獐妖?真的假的?怎么斩杀的?”云屏像是发现了稀奇的事情,脸上的表情也从刚刚的哀伤,变作了好奇,看着凡川,有些急切的出声问道。

    凡川看到云屏激动的反应,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原原本本的把自己在洞底斩杀鬼獐妖的事情,与云屏复述了一遍,不过凡川并没有提到自己右手上佩戴的手链所发出的凉意的事情,只是粗略的带过了而已。

    而听完凡川的复述后,云屏已经激动的不可抑制了,就连瘦弱的身体,也开始有些微微的颤抖,脸上的表情也变作了欣喜,接着激动的笑道:“太好了!鬼獐妖死了,定会让玄阴门头痛一阵子的,真不知玄阴门的门主听到此事,会作何感想。哈哈。”

    云屏不自觉的笑出了声,等云屏笑了一会之后,见凡川正仔细的端望着自己,云屏可能感觉到了自己有些失礼,于是咳嗽了一声,平复了下心情,接着温声说道:“凡川宗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对了,我看凡川宗主的修为境界并不是很高,却能斩杀了鬼獐妖,想必你说的那把修真兵器非同小可吧?还有就是,那鬼獐妖全身可都是宝啊,你收留了没?”云屏说完话,一副期待的眼神,看着凡川。

    见状,凡川有些回避了起来,并不是凡川吝啬,只是凡川目前还不想透露出关于孤真派的事情,于是淡淡的说道:“哦,那把修真兵器是我师尊在飞升前,留给我的。而前辈所说的鬼獐妖全身都是宝?是什么意思?”

    “鬼獐妖的青鳞可以做战甲的材料,而鬼獐妖的双眼可以融进修真兵器里。”

    “这个我不清楚,当时我只想着逃出去。”凡川对于云屏口中的宝物,似乎并没有多少兴趣。

    “哦,我说呢,对了,那你终究是怎么来到玄阴门的?”云屏聊着聊着似乎起了兴趣,专注的看着凡川说道。

    听到云屏的话后,凡川又仔细的把从浸忆石里看到的情景,完完整整的复述给了云屏。

    等凡川复述完了之后,云屏并没有再说话,只是在低着头思索着什么,似乎有些同情凡川的遭遇,或者是痛恨玄阴门的诡计。

    “花仙前辈,你为什么要待在这里五百年,而不出去呢?出去了找些帮手,也比自己待在这里好啊!”见云屏在沉默,凡川试着问出了自己一直的疑惑。

    “哦?”被凡川的话惊醒了的云屏,看了看凡川,温声说道:“万物生息,自行破灭,往日的仇恨,已非再是那般浓烈,我这些年都在感悟,用修真的力量,让一个根基深固的修真门派,从修真界彻底消失,这谈何容易,所以,我不想牵扯我的师门,所以只能以自己最大的力量,来尽力阻止。”

    云屏像是在回忆着自己的忧伤往事,语气里带尽了自嘲,脸上有着一种疲惫无力感。

    “虽然我没有听懂花仙前辈的意思,但我必须要救出我的朋友和灵儿。”凡川坚决的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后,云屏看了看凡川坚毅的神情,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两人又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

    “前辈的师门是?”最终还是凡川先打破了沉静,看着云屏问道。

    “仙云魅。”

    云屏的目光并没有放在凡川的身上,淡淡的说道。

    “什么?仙云魅?”凡川的身体突然一怔,吃惊的说道。同时,目光又再一次的放在云屏身上,仔细的打量着。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云屏抽回了目光,下歪着额头,看着吃惊的凡川,疑惑的说道。

    “哦,没……没什么,只是我也有几个朋友是前辈门派里的。”凡川怔怔的说道,脑海里掠过了烟紫,晴雪,以及凝霜的倩影。

    “哦?是谁啊?叫什么名字?”云屏似乎发现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追问道。

    “恩,都是贵派的晚辈弟子,可能前辈不认识,前辈认识烟紫吗?”凡川想了想,出声说道。

    云屏听到凡川的话后,摇晃了下脑袋,像是在努力回想,微微的撅着小嘴说道:“烟紫?不太清楚,可能是我离开的太久了吧,那仙云魅现在的宗主是谁呢?”

    “宗主啊?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在仙云魅里逗留了一下,并未长待。不过,仙云魅里的景色可真是美啊,和前辈这里栽种的花朵,都差不多,特别的吸引人。”凡川说话的同时,指了指此时两人周围遍布的花朵。

    “花朵?恩,看来他们并没有遗忘了我啊!”云屏像是在回忆一件幸福的事情,脸上的欣慰显而易见。

    “花仙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聊了这么久,凡川也渐渐的适应了与云屏待在一块,于是立即出声问道。

    “呵呵,都是些往事罢了,仙云魅里的那些花,都是我种的。”云屏淡淡的说道。

    云屏的语气里很是从容,可凡川听到云屏的话后,又是一阵吃惊,怪不得此时眼前会有众多美丽的花朵,原来仙云魅里的花朵,就是云屏种的,这有些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原来如此啊,我说花仙前辈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美丽的花朵,原来是这样啊。前辈对花朵的造诣,真是让凡川领教了。”平复了下心情,凡川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说道。

    “呵呵……”

    云屏看着凡川在自顾的点头,没有说话,静静微笑着注视着凡川。

    两人周边的各种颜色的花朵,都在争相斗艳着,随着山崖上的微风拂下来,阵阵的花香围绕着两人。

    闻着花香,凡川转眼看了看身边的花朵,忽然脑海里涌现了一朵黑色的花朵,于是立即再次抬头看向了云屏,出声问道:“花仙前辈,你知不知道有这样的一种花朵,花身都是黑色的,而且这种花很怪……”接着,凡川把自己之前碰到的黑色花朵的事情,完完整整的复述给了云屏,而且也提到了自己被黑色花朵导致的闷气。

    听完了凡川的叙述后,云屏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忧虑,不过只是一瞬即逝,接着只见云屏深呼吸了一下,接着说道:“唉,看来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其实那叫欲灵花,是可以让人迷惑或者窒息,是一种很阴险的花朵。而玄阴门里的邪术修真者,也依靠着这些花来陷害那些无辜的人。”

    云屏似乎很是不情愿提起这些,说话的同时,眼神里有一丝闪躲。

    “欲灵花?”凡川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而云屏并没有看凡川,以为凡川是在问自己,于是自顾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不过,我已经研制出了可以破解欲灵花的花朵,叫做忌情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