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花仙云屏
    [.huju.]听到女人的声音后,敖津停下了攻击,饶有兴趣的向着天空看去。[.huju.]

    而此时的凡川,也尽着最大的努力,抬眼看着天空,想看清楚来的女人的样子。

    来的女人,有着天生丽质的容颜,白皙的脸蛋很是干净,飘逸的长发悠然的束在了脑后,而女人却穿着一套墨青色的长裙,长裙的材质像是一种稀有的纱段制作而成的。墨青色的长裙配着女人白皙的脸蛋,有着一种让人只敢远观,而不敢靠近的神秘美。

    而此时女人从天空缓身落地之后,先是快步的走近了凡川身边,忽然墨青色的裙袖抬起,一道青色的真气,瞬间浸入了凡川的体内。

    凡川努力的清晰着,看到女人的动作,想要试着反抗,却提不出一丝力气。

    “别反抗,我是在救你!”

    女人温柔的声音,在凡川的耳边响起。

    听到女人的声音后,凡川没再试着反抗,忽然凡川感应到了体内窜入了一道真气,这道真气在极力的压制那些环绕的黑色烟雾,逐渐的凡川清晰了过来,也慢慢的不再感到闷气,体内的真气也开始活跃了起来,而且再看凡川身体周围环绕的黑色烟雾,也消散殆尽。

    根本没有用多长时间,凡川就恢复到了原来一样,体内真气很是正常,凡川很是欣喜,立即站起了身体,这才仔细的观看起来了眼前的女人。

    面对着身边的女人,凡川先是闻到了一种迷人的花香味道,接着凡川又注视了一下女人美丽的脸庞,很是震撼,女人的神秘美很是吸引凡川,这种美和宛灵的美不一样,宛灵是有气质的可爱甜心,而眼前的女人则像是夜晚的毒花,让人只敢远观,不可接近,是一种距离而产生的美。

    “多谢前辈搭救,凡川感激不尽!”平复着心情,凡川单膝跪在女人身前,双手抱拳,恭敬的说道。

    “起来吧,谈不上搭救,只是为了我自己罢了。”女人用着一副悠然的语气说道。说完,目光看向了站在对面不远处的敖津。

    而此时的敖津,正满头雾水的看着女人,似有些疑惑,又似有些愤怒。

    “请问前辈尊姓大名,为何要插手我玄阴门的事情?”敖津看着女人,有些怒气的说道。

    “名字只是个称呼罢了,知不知又何妨?我只是来解救这个孩子而已。”女人又是一副悠然的语气说道,而且与此同时,女人的裙角被微风吹起,在微微的摆动着,很是飘逸。

    “哼,大胆,这里是我玄阴门,岂容你在这儿放肆!速速报上你的名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敖津怒气腾腾的看着女人说道,苍白的脸色此时变得都有些怒红。

    “就算你们玄阴门的门主来了,也会对我礼让三分,你这一个玄阴祭司真是不知好歹。”女人淡淡的说道,面对着敖津肆意发怒的状态,女人并没有一丝的畏惧。

    而此时的凡川根本就插不上话,只能站在女人的身边,闻着女人身上的花香,听着敖津与女人的对话。

    “你……”听到女人的话后,敖津本来苍白的脸色,此时憋的通红,手指着女人,突然表情从发怒变作了惊讶和惶恐般的接着说道:“莫非你……你是花仙云……云屏?”敖津的话音里,逐渐的有些颤抖。

    “称呼只是过往矣,代我向你们门主问好吧,我要先离开了。”女人淡淡的说完,接着身上的墨青色长裙开始微微颤动,一道强大的真气压力迎接而来。

    忽然只见女人的右手搭在了凡川的肩上,凡川的身体瞬时颤抖了一番,还未等凡川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只见女人的另一只手快速的掐动了一下,随着“噗”的一声声响之后,地上已没有了女人与凡川两人的身影,只剩下一丝青烟在缓缓的消散。

    而此时见女人离开后,之前被凡川用化魂之力击倒的两位玄阴门弟子,努力的站起身子,颤巍巍的走近了敖津身边,语气有些痛苦的说道:“祭司大人,那……那个女人是谁啊?”

    “是我们玄阴门的劲敌,我要立即去面见门主,另外今天所发生的事,不能向外面透露一个字,否则我会让你们瞬间形神俱灭!”敖津看着两人,狠狠的说道,说完之后,纵身飞向了天空,向着玄阴门的门主宫殿飞去。

    地上只留下了两位玄阴门的修真弟子,在忍着痛苦,频频的点头。

    而此时的凡川,被女人一个瞬移带到了一片花海里,对,只能称作是花海,因为在凡川眼前全是一些五颜六色的花朵,粉色的,红色的,绿色的,等等,各不胜收。花海的周围是团团包裹着的山崖,丝丝微风从山崖上拂面而来,像极了一处人间仙境。

    异常浓烈的花香味道刺激着凡川的嗅觉,凡川呆在花丛里,呆滞的看着眼前沾满雨露的花丛,以及身前背对着自己的女人,此时女人站在花丛里,特别像是一位花仙子,让凡川顿时浮想联翩了起来。

    “你叫凡川?这么稀有的寒体体质修真者怎么会出现在玄阴门里?想必和夜月门有关系吧?”

    正在凡川呆滞的当下,身前的女人依旧背对着自己,温和的出声说道。

    凡川听到女人的问话后,顿时从沉醉中惊醒了过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脑袋,语气有些羞涩的说道:“前……前辈真是高人,我确实是从夜月门而来,我……”

    “既然你是寒体体质,想必淮臣很看重你吧?”

    没等凡川说完,女人又出声打断了凡川的话。

    “哦,淮臣前辈已经飞升仙界里,现……现在我是暂时的夜月门宗主。”凡川见女人打断了自己话,并没有生气,而是坦然的回答了女人第二个问题。不过女人的问话,还是让凡川感到很是惊讶,没想到女人竟然知道淮臣,而且似乎对夜月门很是了解。

    凡川又想到既然女人能舍身从敖津的手里救出自己,那么定不会是玄阴门的人,于是便把自己的真实身份,相告于了眼前的女人。

    “哦?淮臣飞升了?时间过得真是很快啊。”女人听到凡川的回话后,自顾的感叹道,接着女人便不再出声了,只是依旧背对着凡川,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山崖上。

    凡川见女人不再说话,有些着急了起来,因为凡川想弄清楚女人的身份,让自己心里有个准备,而且如今自己还有诸多的事情需要去做,但看着女人的背影,凡川又有些不敢出声相问,就这样,两人彼此都没有说话,安静的站在各自的位置,时间慢慢的逝去了。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随着女人的一声叹息后,接着只见女人转过来了身子,目光从远处挪开,一双水灵深邃的眼睛,注视着凡川,轻启嘴唇说道:“凡川宗主,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玄阴门呢?”女人说完,目光依旧停在凡川的身上,似乎是想要把凡川看透的样子。

    而凡川见到女人突然的转身,有些惊慌失措了起来,因为凡川此时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女人的脸庞,竟让凡川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因为面前的女人太美了,就算此时遍布的花朵,与女人的容貌比起来,都有些稍逊失色了。

    “前……前辈,我……我是被玄阴门的修真者给挟持过来玄阴门的,不……不过就算他们没来找我,我也会主动来玄阴门的!”凡川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等说完后,凡川有些像是解脱了的感受,因为凡川对着面前的女人说话,竟感觉到了艰难,很是不舒服。也许是因为面前的女人,实在是太漂亮的缘故吧。

    “哦?为什么?”女人依旧是副悠然的语气,似乎并不在意此时凡川惊慌失措的样子。

    “因为我怀疑灵儿就是被玄阴门的人给抓来了,我要来救灵儿!”这次凡川的语气有些坚决,斩钉截铁的说道,并未带着任何的邋遢。

    “看来这位叫灵儿的姑娘,对你很是重要啊!呵呵,看不出来,凡川宗主还是一往情深的人呢!”女人看着此时凡川坚决的样子,竟“扑哧”的笑出了声,语气里有些温和。

    “前……前辈,你就别嘲笑我了……”凡川见到女人微笑的容颜,又差点沉醉了,有些尴尬的说道。

    等女人的笑声落下后,凡川有些尴尬的接着说道:“前……前辈,我能问下,你……你为什么救我吗?还有就是,你……你是谁?”凡川说完后,有些紧张的看着女人,怕自己的话会有些冒失,而会惹的女人不高兴。

    其实凡川之前听到敖津称女人叫做花仙云屏之后,想问女人是不是仙人呢,但凡川能感受到女人身上的真气,与之前淮臣身上的仙气不同,便没傻傻的开口问这个问题。

    “你怎么也会在乎这些呢?名字只是个称呼罢了。”女人淡淡的说道,目光里有些哀伤。

    凡川见状,有些慌乱了起来,于是立即说道:“前辈,我……”

    可此时还未等凡川说完话,女人突然插话道:“我叫云屏,别人习惯称我为花仙,但我只是一个修真者,离成仙还很远。”女人的语气里有些沧桑,与女人娇美的面容极为不符。

    女人见凡川还在认真听,于是又接着说道:“至于我为何救你,没有什么原因,无论是谁,在那样的场面里,我都会施身相救的。”女人说完后,目光又从凡川的身上挪开,看向了远方。

    而此时凡川听完女人的话后,也被女人感染的有些哀伤,目光也同样看向了远方,语气淡定温和的说道:“花仙前辈,你能再帮我一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