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魂断剑气
    [.huju.]凡川被黑色花朵喷出的黑色烟雾,击打了个正着,身体陡然的向后退去,直到退到山谷的边缘,凡川这才止住了身体。[.huju.]

    凡川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黑色花朵,很是惊讶,没有想到这怪花竟有这般功能,正准备再去探视一番,可还没等凡川跨出脚步,突然胸口发闷了起来,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不论凡川怎么呼气,就硬是没有畅通的感觉。凡川顿时着急了,脸色也由于不能呼吸,而变得涨红了起来。

    当下,凡川立即盘坐在地上,调息着体内的真气,准备用真气疏通呼吸,接着只见凡川身体上大放着紫色光芒,周围的碎石也被真气的压力,逼的飞散在了一边。

    渐渐的,凡川身上的紫芒,开始逐渐消散了,再看凡川的脸色,也由刚刚的涨红,恢复了正常,接着只见凡川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之后,这才慢慢的站起了身体。

    “啊,这怪花真是邪门,差点被这怪花给弄死了!”恢复了正常的凡川,看着不远处的黑色花朵,大大的叹了口气说道,接着步履有些蹒跚的远离了山谷边缘。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这种黑色怪花,乃是玄阴门特有的花朵,名字叫做欲灵花,欲灵花天生有着迷惑人心的技能,可以令人瞬间失去神识,也可以瞬间让人窒息而死,但欲灵花生存在玄阴门里,是有道理的,那就是只要是玄阴门的修真弟子,则都对欲灵花免疫,而非玄阴门弟子的话,只有稍微靠近欲灵花,欲灵花则会喷出一道黑色烟雾,用于迷惑人心,或者使人窒息。

    而玄阴门为了抓捕凡人囚禁在囚房时,也用过了欲灵花来做诱饵,凡人见到这种怪花,基本是很难有抵御力的。

    相传欲灵花是一位玄阴门的美女前辈制造出来的,只是自从欲灵花制造出来之后,这位玄阴门前辈就消失了。而在玄阴门里还有一个传说,就是在玄阴门里,还生长着一种花,是一种名叫忌情花的通体粉色花朵,是欲灵花的克星,但凡任何人被欲灵花迷惑或者窒息了之后,只要再闻一下忌情花的味道,就可解除欲灵花的迷惑或者窒息感,而这种忌情花的制造者,也是传说中的一位美女前辈,这位美女前辈的名字,谁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这位美女前辈,是看到欲灵花的肆虐,才出于仁心,制造了忌情花,种植在了玄阴门的各个角落,而玄阴门的门人弟子,在知道了有忌情花这种克制欲灵花的灵物出现之后,就开始大肆的寻找忌情花,只要找到,就立即销毁了,以至于现在在玄阴门里想找到一朵忌情花,那是难上加难。当然,这些都是传说。

    此时已恢复了清醒的凡川,再也不敢靠近欲灵花了,只是远远的观望着,有些好奇,又有些疑惑。

    不再纠结于欲灵花之后,凡川为眼下救人的事,又头疼了起来,又抬眼看了看远方的玄阴殿,凡川深深的陷入了思考。

    而此时在玄阴门的囚房里,一场大战就要拉开序幕,只见在囚房的生包外,聚集了许多的凡人,而众多凡人都站在了一位长相清秀的年轻男性修真者背后。而与众多凡人和年轻男人对立着的是四位身着黑色锦衣的男性修真者。

    此时双方正在恶狠狠的怒视着彼此,四位衣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身上,环绕薄薄的黑色烟雾,而站在众多凡人身前的年轻修真者,则浑身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一时间,局势很是紧张。

    “原来是你这个夜月门的小子,另一个呢?你们竟然还没有死!”身着黑色锦衣的四位修真者中,一位年长的修真者,看着众多凡人身前的年轻修真者,恶狠狠的怒声道。

    “离我们死,还很早呢!你们这些奸诈小人,竟敢挑衅我们夜月门,我钟北定要誓死抗拒你们这群修真界的败类!”站在众多凡人身前的年轻修真者,同样恶狠狠的说道。没有一丝畏惧的神色。

    不错,此时对立的两方人正是钟北与雷汜四人。

    而此时钟北说出的一番话,正是钟北从浸忆石里看到的情景。

    而钟北的话音刚落,只见雷汜四人面面相觑的,很是惊讶的看着钟北,但嘴上还是一副强硬的口气说道:“小子不要满口胡言,污蔑我们玄阴门!”

    “哼,还想狡辩!”钟北气愤的说道。

    “不给你这小子废话了,你若再胆敢阻拦我等去检查死洞,我就让你们这群人全都灰飞烟灭!”雷汜大声的吼道,但并没有作势要攻击。

    其实雷汜只是不敢擅作主张来攻击钟北这些人,因为玄阴门里有规定,但凡抓入囚房里的凡人,包括低级修真者,玄阴门里的人都不能随意斩杀,因为还需要用这些凡人来供养鬼獐妖。而要是换作平时不在囚房里的话,也许雷汜等人早就动手了。

    而此时雷汜四人刚刚入囚房,按照敖津祭司的命令,准备去检查死洞,却忽然被从生包里钻出来的钟北等人给拦住了,而钟北拦住雷汜四人的原因,则是因为之前凡川进入了死洞,所以钟北以为雷汜四人,是想要去死洞里,找凡川的麻烦,所以这才出身阻拦。

    “好啊,来吧!”听到雷汜的话后,钟北竟做出了誓死抵挡的样子,同时身上的蓝芒开始逐渐的递增。而此时站在钟北身后的众多凡人,也因钟北身上的真气压力,全都向后退出了几步。

    “那就成全你!”只见雷汜身后的一名与钟北同样年轻的修真者,突然飞身攻向了钟北。这让雷汜没有想到,想出声阻止,但看到局势已经不可逆转的时候,雷汜也只好静静的观看着,准备随时接应上去。

    “砰!”

    听到囚房内的一声震响之后,接着只见那名身着黑色锦衣的玄阴弟子,双手狠狠的撞击在了钟北早已准备好的掌心上。

    顿时钟北身体站立位置的周边空气,开始极速的压缩扭曲,虽然钟北的身体未能移动分毫,但脚下的地面,却已凹陷了一个坑洼。

    “啊!”

    接着随着钟北的一声大喝之后,只见钟北的手里隐现出来了一把蓝色的修真剑,随着蓝色修真剑的祭出,囚房内的压力开始变大,一些生包都在微微的摇晃。

    刚刚握住蓝色修真剑之后的钟北,立即顺势砍向了身前的玄阴弟子。

    “好强的剑气,小心!”此时雷汜的声音传来,语气里略带着些许的紧张和不安。

    “上次被你们偷袭,这次我要讨回来!”钟北手持着蓝色修真剑,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本来清秀的脸庞,此时竟有些狰狞。其实钟北此时手里的这把蓝色修真剑,是梓月在钟北刚入元真期时送给钟北的,其蕴含的真气力量,非同小可。

    “唰!”

    又是一声剑气,钟北接连着劈砍出去了几剑,但可惜的是,每次都被眼前的玄阴弟子给躲了过去,就算剑气的威力再强劲,也只是碎掉了玄阴弟子的衣角。

    见手里的蓝色修真剑并没有取到自己想要的效果,钟北此时有些着急了,再转眼看着另一边冷眼观战的雷汜等人,钟北竟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但心里一个不能让这些人进去死洞的念头,却牢牢的扎根心底。

    正在思索着的钟北,突然看见了站在另一旁的雷汜三人,也飞身向着自己攻击而来,钟北顿时慌张了起来,随即抽身向着空中弹跳起来,越过雷汜等人的头顶,手里的蓝色修真剑,狠狠的向下劈去,剑刃上所带的蓝色剑气,瞬间扫向了雷汜等人。

    而雷汜等人像是早就看透了钟北的意图,弯腰下垂着身体,双手间早就汇聚好的黑色烟雾,奇巧的躲过了钟北的剑气,直直的击在了钟北的身体上。

    “啊!”

    接着只见钟北嘶哑般的喊叫了一声,身体快速的砸落在了地上,手里的蓝色修真剑又向着雷汜等人指了一下,然后又狠狠的惯性的落在了地上,手里的蓝色修真剑脱离了钟北的手,静躺在了一旁,钟北也紧紧的闭上了双眼,不再有任何动作。

    “看你小子还逞强?这下舒服了吧?”见钟北不再动弹,雷汜等人走向了躺在地上的钟北的身边,满脸的鄙夷表情间,还有一副嘲讽的眼色。

    看了一会钟北的雷汜等人,接着又转身走向了那群此时惶惶不安的凡人,步伐间很是气阔。

    “你们这群贱民赶紧滚回生包里,看到作对的下场了吧?”雷汜看着众多凡人,大声的说道,同时手指也指了一下身体躺在后面的钟北。

    见到众多凡人都不敢回应,只是眼神里很是恐惧,雷汜笑了笑,接着摆了摆手,带着另外三位修真者,转身快步走进了一旁的死洞里。

    等看到雷汜等人的身影消失后,众多凡人这才蜂涌般的跑向了此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钟北。

    “少侠,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少侠!”只见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蹲着身体,用手推着钟北的身体,声音有些沙哑的喊道。而老者的身旁,还蹲着一位少年,少年此时双眼注视着钟北,一声不吭,但脸上却已布满了泪痕。

    此时钟北的脸色,不再像是之前的那般的红润清秀,而是特别的青色,隐隐中有些发黑,身体也很是僵硬,一动不动。

    “老爷子,我们先把少侠抬去生包里吧?”站在老者身后的一位中年大汉,出声说道。

    “好,好,好,快抬!”老者听到中年大汉的话后,立即拄着拐杖艰难的站起了身子,语气急促的说道。

    等到老者的话音落下后,只见人群里站出了几位中年大汉,弯腰伸手抬起了钟北,向着老者所住的生包里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