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黑色花朵
    [.huju.]此时只见昏迷的躺在玄阴囚房死洞洞底的凡川,布满灰尘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接着身体也动了起来,身体与地面上的碎石产生了摩擦,发出了“唦唦”的声响。[.huju.]

    “呃……”

    随着一声话音落下,凡川苏醒了过来。

    刚刚苏醒了的凡川,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而是立即查看了体内,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因为凡川在刚刚苏醒的那一刻,又明显的感觉到了那股凉意,和那个会在自己体内游动的灵体,自己体内混乱的真气,和被鬼獐妖所致的伤,又被那个带着凉意,会游动的灵体给治愈了。于是凡川想在体内捕捉到那个熟悉的感觉,可是任由凡川怎么寻找,还是找不到任何痕迹。

    其实在凡川刚苏醒时,那个带着凉意,会游动的灵体,就已经消失了。当下,凡川又立即抬起了右手,观察着右手上佩戴的那条手链。除了手链的外形,似乎又略微的变大了一些,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异常,凡川对这条手链越来越好奇了,因为凡川知道,这条手链已经救过自己很多次了。

    “要是镜爷爷在就好了,可以直接问镜爷爷了。”凡川看着手链,自顾的叹息道。心中对镜爷爷的思念,如潮涌般的袭来。

    时间在凡川的怀念里,又安静的度过了些许,等到凡川不小心碰到身边的楚远紫剑时,思绪这才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平复了下心情,凡川顺手拿起了剑体都是紫色的楚远紫剑,此时楚远紫剑的剑体内已没有了真气支撑,只是表面上还泛着淡淡的紫芒,当下凡川立即把楚远紫剑重新收好,同时心里对楚远紫剑的畏惧感,又多了一分。

    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凡川下一步是该想着怎么离开这个洞底了,转眼看着地上鬼獐妖的残躯和遍地的黑色血迹,凡川又是一阵的恶心,随手揉了揉鼻子,转身走向了洞底的各个角落里,试图在洞底角落里,找到离开洞底的线索。

    凡川并不知道此时躺在地上,散发着恶心的臭味的鬼獐妖的残躯,都是炼治战甲和飞剑的奇宝,于是就这样凡川错过了鬼獐妖一身的奇宝。

    时间过去了许久,凡川脸上都已显现出了疲累感,但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丝线索,这不禁让凡川有些疑惑和着急起来。直到最后一遍查找无果之后,气愤的又把身体瘫坐在了地上。

    “该怎么才能出去呢?”

    想着想着,凡川的目光突然转向了洞底里唯一的那口井,也就是鬼獐妖出来的那口井。

    心里有些疑惑,凡川又站起了身子,走向了井口。

    看着漆黑的井内,依旧还能微微的感觉到一丝丝的真气波动。

    “不会还有这怪物吧?”凡川看着井口,心里想道。

    但是由于钟北和众多凡人都还在上面等着自己,凡川不能一直逗留于此,可是整个洞底,只有这一个井口,其他地方,哪怕一丝缝隙都没有。

    再一次注视着井口,凡川突然像是做好了什么决定一样,坚决的点了点头。

    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迅速的跳起,直直的落入了井口里,临入井里的时候,只能看见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在大放着银芒,银芒瞬间划透了井道里的黑暗。

    刚入井口之内,凡川先是闻到了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很是腥臭,接着就是井口在逐渐的缩小变窄,而且还能明显的感觉到,井壁很是光滑,没有任何一丝凸出,于是凡川的身体速度极快的向井底坠去。

    本来凡川还在防备着,怕再会有什么险象,或者再出来一只怪物,但是身体下滑了许久之后,并没有危险发生,而有点让凡川疑惑的是,井道好像是弯曲的,并不是直来直去,这让凡川感觉到了一丝生机。本来凡川决定突然下到井洞的时候,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算是一次冲动了。但感觉着井道在蜿蜒曲折,这让凡川对于自己的冲动情绪,有了一丝丝的安慰。

    井道里依旧是臭味扑鼻,虽然有泫滇战甲的银芒照射,但还是漆黑异常,凡川抬起了手,正准备捏住鼻子的时候,突然身体像是撞在了什么东西上,接着凡川却有了一种释放了的感觉,身体竟从狭小的井道脱离,离开了井道,而且顿时黑暗消失,眼前明亮了起来。

    凡川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异常,再看看周围,却早已不是刚刚的漆黑井道,而是一座山谷。当下凡川发愣了一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己就突然的出来了,凡川又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有些微微的生疼,看来这一切不是梦。

    于是凡川先试着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放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如今自己是处在一座山谷里,山谷里怪石嶙峋,而且在怪石的缝隙处,还开着黑色的花朵,一些逆生长的野草,附属在花朵的周围。

    接着凡川又屏住了呼吸,试图探寻一下有没有真气的波动,结果凡川探寻了许久,也没有探寻到任何一丝真气波动,而且凡川在探寻的同时,还刻意的观察了山谷里的生息,除了那些黑色的花朵,其他的竟没有任何一丝生息,这让刚刚还有些激动的凡川,顿时又低头疑惑了起来。

    “花朵?黑色的花朵?这不是在钟北的浸忆石里看到的玄阴门里的花朵吗?”正在低头沉思的凡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抬起了头,大叫了起来,声音在山谷里回荡了许久。

    当下,凡川立即起身跑向了最近的一丛黑色花朵旁,呆呆的看着黑色花朵,然后脑海里回忆着钟北浸忆石里的黑色花朵的样子。

    “对,就是这个!”凡川肯定的点了点头。

    既然有玄阴门里的黑色花朵,那么此处一定还是玄阴门的范围,想到此处,凡川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驾驭着碎星飞剑,向着山谷的顶上飞去。

    站在山谷的顶上,凡川放眼看着远处的情景,果然如凡川所料,在山谷的不远处,一座像似城堡的宫殿显现出来,凡川记得这座宫殿,这座宫殿就是从钟北的浸忆石里见到的玄阴殿。

    看着远处的宫殿,凡川在心里想着,要怎么办才能找到钟北和那些凡人所处的囚房,怎么来救那些凡人,但如若自己这般莽撞的冲进玄阴殿,那么自己定会大败,而且搞不好还会被玄阴门的邪术修真者给形神俱灭了。忽然想起了之前见到的青邪的那般恐怖实力,凡川不禁的冷颤了一番,也许只有凌关真人才是青邪的对手吧,但从钟北的浸忆石里看到的玄阴祭司,想必实力并不会落后于青邪。

    接着凡川把视线从远处的宫殿挪移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凝重了起来,在一瞬间,凡川感到了自己很是没用,保护不了镜爷爷,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保护不了自己的兄弟,更保护不了那些无辜的凡人。想着此处,凡川狠狠的扇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表情很是痛苦。

    此时正在凡川痛苦的不知该如何做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丝细微的“唦唦”声响,如今神经很是敏感的凡川,立即转身定睛看着声音传出来的位置。

    可是等凡川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并没有什么异常,此时山谷的顶上,只有一些石缝里的杂草和几朵随风摇曳的黑色花朵。

    “可能是山风吹动了碎石的声响吧!”凡川这样想着,准备再转过身去继续观望玄阴殿。

    可在凡川刚刚转过身后,又是一声“唦唦”的声响传来,但这次的声响,比刚刚的声响大了很多,凡川听的很是清晰,而且凡川听到这次的声响之后,确定了这声响,绝对不是山风吹动碎石的声响,因为这种声响很是脆亮,而且并没有碎石的摩擦声。

    接着凡川又是立即的转身看去,这次转身后的凡川更是谨慎,神情专注的看着刚刚声响传来的位置。

    可是除了几朵黑色的花朵和杂草外,还是什么都没有,而且山顶很是平实,并没有可以容纳东西的洞口,这让凡川很是费解和紧张,一种无形的压力,使得凡川有些喘不过气来。

    又神情紧张的观察了一会之后,凡川的视线逐渐放在了那几朵随山风摇曳的黑色花朵。因为凡川刚刚专注的观察了一会儿之后,似乎发现了黑色的花朵有些异样,只见黑色花朵里的花瓣在微微的一张一合,像是在呼吸一般,而每当花瓣张开合闭一次,就有微微的“唦唦”声传来。

    看到此处,凡川踱步的靠近了黑色的花朵,又是一番仔细的观察之后,凡川这才确定了,之前的“唦唦”声,就是这黑色的花朵所发出来的。

    可凡川又注视了黑色花朵一会儿,见黑色花朵只是在张开合闭,并没有什么奇异的地方,而且自己当下还有紧急的事情要做,于是凡川不再注视黑色花朵,起身准备离开。

    可此时正在凡川起身的片刻,脚下的黑色花朵像是遭受了大风吹过一般,突然花枝颤抖了起来,一道黑色的烟雾,瞬间从花瓣里喷涌而出,向着凡川极速喷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