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斩杀
    [.huju.]此时凡川手中全身紫色的修真剑,正是言慕岸留给凡川的楚远紫剑。[.huju.]

    而这次拔剑,是凡川第二次拔剑,第一次的拔剑,是凡川迫不得已,险些要了凡川的命,而这一次的拔剑,是凡川不得不做。

    因为两粒集元丹的真气满溢,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凡川的承受范围,如若再不及时消耗真气,那么就只有等待爆体了,凡川思索了一会儿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令自己恐惧的楚远紫剑。

    拿出楚远紫剑,也许会有生存的机会,不拿楚远紫剑,那么必定爆体,或者被鬼獐妖消灭,所以凡川不得不把楚远紫剑拿出来了。

    此时楚远紫剑刚刚现身洞底,洞底内本来透亮的颜色,瞬间变作了紫色,而且紫色还在不断的加深。

    洞底似乎已经不能再次承受压力了,而此时楚远紫剑所携带的压力更甚,终于只见洞底的一角,轰然的倒塌了下去,顿时大片的坚石和碎屑飞散在了空中,有的被真气所控制,悬浮在了空中,有的则零零散散的落在了凡川和鬼獐妖的身上,凡川有楚远紫剑护身,那些落下的碎石并不能对凡川造成影响,而鬼獐妖有着一副坚固的青鳞,所以这些碎石对于鬼獐妖来说,仅仅只是不痛不痒,毫无伤害成效。

    此时的鬼獐妖看到凡川又出现了,似乎很是惊讶和愤怒,抬着头颅,大声的怒吼着,厚重的尾巴也在左右摆动。但是当鬼獐妖看到凡川手里的紫色修真剑后,似乎有些畏惧,只是在怒吼着,却没有主动上前攻击凡川。

    而此时的凡川却有些吃不消了,右手里的楚远紫剑携带着大量的真气,已经在蠢蠢欲动了,异盛的紫芒,渲染了整个洞底。如若再不及时把真气外泄出去,接下来的将是凡川控制不了的局面了。

    “畜牲,这是你自找的!”

    终于濒临在崩溃的边缘的凡川,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鬼獐妖,手举着楚远紫剑,“唰”的一声,身体跨上前去,就在腾空的几秒钟之内,凡川似是竭尽全力般的把楚远紫剑劈向了鬼獐妖。

    而此时的鬼獐妖看到凡川突然来袭,似是没有准备好迎接攻击,只是快速的抽动着身体,向后挪去,而鬼獐妖挪去的方向正是井口的位置,鬼獐妖是想逃了。

    “啊!”

    凡川也看到了鬼獐妖似想逃跑,但是楚远紫剑已经锁定了鬼獐妖的身体,于是在随着凡川大喊一声之后,楚远紫剑狠狠的劈在了鬼獐妖的尾巴上,本来凡川是想劈鬼獐妖的头颅,但是由于鬼獐妖快速的抽离身体,楚远紫剑只能劈在鬼獐妖的尾巴上了。

    “呜哈!”

    随着鬼獐妖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嘶吼,只见鬼獐妖的身体停止了挪动,在原地剧烈的翻滚了起来,而在此时翻滚着的鬼獐妖的一侧,有着半截鬼獐妖的尾巴,断开在了一旁,被楚远紫剑劈断的这截尾巴的周围,全是一滩滩的黑血,而且还有一股恶臭的味道。

    而此时的凡川却直立立的站在鬼獐妖的一旁,脸上的表情似乎也很痛苦,因为楚远紫剑的真气瞬间外泄之后,楚远紫剑竟有开始抽取凡川体内的真气,而且凡川竟然还控制不了,楚远紫剑像是镶在了手上一般,无论凡川怎么做,就是不能抛开楚远紫剑。

    体内的真气在快速被楚远紫剑吸取过去,凡川又要一次面临着真气耗尽的危险,这一刻的凡川在深深的懂得了,为什么老白师尊谨戒自己修为境界不深厚时,不可使用楚远紫剑,看来这楚远紫剑真的不是如今的自己可以使用的。

    “啊呜!”

    正待凡川慌乱着不知该如何收场的时候,只听刚刚还躺在地上的半截鬼獐妖,像是彻底发怒了一般,挣扎着只剩下半截的身体,嘶叫着的同时,向着凡川冲击而来,似要与凡川同归于尽的样子,而冲击的一路上,全都占满了鬼獐妖的黑血,瞬间整个洞底充斥满了恶臭。

    “好,我今天就成全了你这个畜牲!”

    看到还没死透的鬼獐妖,竟然又向着自己攻击而来,此时的凡川倒是又释然了,表情刚毅的看着鬼獐妖大声喝道。

    接着只见凡川又迅速的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四粒一罗丹净心丹,立即吞入了肚中,真气瞬间又满溢了起来,但此时由于有着楚远紫剑在吸取着真气,所以凡川这次吃了这么多丹药,并没有感到不适,只是凡川注意到了,此时的楚远紫剑的紫芒更为旺盛,逐渐变作了很深浓的紫色,而且凡川还明显的感觉到了,此时的楚远紫剑似乎想要挣脱自己的右手,剑体在微微的颤抖。

    本来凡川是想要放开楚远紫剑,但看到就要临近自己身前的鬼獐妖,凡川决定还是先斩杀了鬼獐妖再说,于是凡川又是奋起的跨出了身体,一记纵跳,身体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鬼獐妖的头颅上方。

    凡川这次学聪明了,为了防止鬼獐妖再次逃跑,凡川决定从空中向下斩杀。

    而此时正努力的向着凡川冲击的鬼獐妖,看到凡川突然跳向了空中,很是慌张,只见鬼獐妖立即制止住前进的身体,剩余的半截身体在左摇右摆着,大声的嘶叫着的同时抬起了头颅,准备给空中纵跳的凡川,一次奋力的一击。

    可是等鬼獐妖刚刚抬起头颅,还未做好攻击的时候,这一切就已晚了,只见此时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已经准确无误的劈砍在了鬼獐妖的头颅上。

    “噗!”

    随着一声剑刃入肉的声响之后,鬼獐妖都没有来得及哀嚎一声,只剩下了一只眼的头颅,应声的掉落在了地上。头颅掉落的瞬间,一道黑血喷涌而出,溅了凡川一身。

    成功斩杀了鬼獐妖的头颅之后,凡川的身体立即降落在了地上,先是使用真气,极力的压制着楚远紫剑的颤动,然后低眼看着地上还在微微蠕动着躯体的鬼獐妖,凡川立即又举起了楚远紫剑,向着鬼獐妖残余的躯体,奋力的斩去,直到把鬼獐妖的躯体斩劈的变成了许多节之后,凡川这才“噗”一声,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额头上的汗珠清晰可见。

    刚刚瘫坐在地上,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顿时挣扎着脱离了凡川的手中,飞到了洞底的空中,来来回回的盘旋着。

    而此时凡川体内的真气却在不停的翻涌,身上的紫芒也在渐渐的褪去。

    渐渐的,凡川的视线开始迷离了起来,身体也像是经受了极大的痛苦,而变得瘫软了起来,终于在凡川意识逐渐的模糊下,凡川闭上了双眼,昏迷了过去。

    此时的洞底渐渐的寂静了下来,只剩下一些细微的碎石掉落声,以及弥漫着恶臭味道的黑血流动声。

    而之前脱离了凡川手中的那把楚远紫剑,也在空中旋转了一会儿之后,落在了昏迷的凡川身边,与凡川并肩的齐躺在了地上,一丝丝弱微的紫芒,在剑体上来回的跳动着。

    而此时在洞底之上的玄阴门的玄阴殿外,站立着四位身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而四位修真者全都神情紧张的注视着殿内的一位身着黑色长袍,脸色苍白的老者。

    而此时老者正在不停的咳嗽着,而且在老者咳嗽的同时,嘴角还在不断的溢出鲜血,老者试着用袍袖擦拭嘴角的鲜血,以至于袍袖上都被鲜血给沾湿透了。

    “祭司大人,您这是怎么了?这么着急传唤我们兄弟四人过来,是有什么紧急的任务吗?”只见四位修真者齐齐的跪在了殿外,四人中年长的一位修真者,注视着老者,崇敬的出声说道。

    “雷汜,你们四人快去囚房查看,囚房里一定是出了状况,咳咳,我感觉到了我的鬼獐妖似乎是受到了伤害!”老者看着殿外跪着的四人,以着有些苍老的声音,急切的说道,说着的同时,老者又咳嗽了起来,一口鲜血又从老者的嘴里喷出。

    不错,此时跪着的四人,正是雷汜四人,而老者,则是玄阴门的祭司敖津。

    当雷汜四人听到敖津的话后,本来紧张的表情却变作了惊讶,因为雷汜四人都知道敖津口中的鬼獐妖是何等的变态怪物,那是有着可以和一位玄真期修真者的实力相差不了多少的,这也是雷汜四人当初为何把凡川和钟北丢进囚房的原因之一,丢进囚房,也就是意味着会被鬼獐妖吞噬,从而形神俱灭。

    可此时雷汜四人听到祭司敖津说出鬼獐妖可能受到了伤害,很是惊讶,而且在惊讶的同时,心里还有些恐惧,因为雷汜四人自问单打独斗,不是鬼獐妖的对手,而此时竟有人能伤了鬼獐妖,这着实会让雷汜四人感到恐惧。

    “怎么?咳咳,你们还磨磨唧唧的干什么!”见雷汜四人没有答复,敖津又大声的厉喝道,与此用时,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谨遵祭司大人命令,我等现在就去查看!”听到敖津的厉喝后,雷汜立即大声说道。说完,立即起身带着另外三人,快速的走出了玄阴殿的范围。

    此时的敖津看着雷汜四人逐渐消失的身影,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嘴角的鲜血又开始向外涌出,接着只见敖津立即抬起了双手,顿时道道的黑色烟雾围绕在了敖津的周身,敖津脸上痛苦的表情,这才稍微的减缓了些。

    其实敖津刚刚并没有告诉雷汜四人原因,只是说鬼獐妖可能是受到了伤害,其实鬼獐妖是和敖津的生命有所关联的,因为鬼獐妖在囚房洞底吞噬的人的精血和灵魂,最终都凝结成了精魂散,而精魂散都是通过某种神秘的传送,从而到达敖津的手上,所以在冥冥之中,敖津的生命和鬼獐妖的生命,就会有所联系了,以至于此时鬼獐妖被斩,而敖津也同样受挫,吐血不止。

    因为这些原因,敖津感到了不祥,这才立即找来了雷汜四人去查看情况,而此时已离开了玄阴殿的雷汜四人,正叽叽喳喳的在讨论着什么。

    “师哥,祭司大人要让我们进入鬼獐妖的境地吗?”

    “我也不知道,先进去再说吧,看情况而定,我们没有必要以命来试。”

    “那要是鬼獐妖攻击我们怎么办?”

    “先别说了,快走吧!”

    雷汜转头看着另外三人,怒喝的一声之后,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