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苦战
    [.huju.]此时的场面已然有些失控了,凡川看着就要飞到自己身前的鬼獐妖,屏住了呼吸,开始极速抽出体内真气,准备抗击。[.huju.]

    “呜哈”

    鬼獐妖又是一声吼叫,身上的青鳞在微微作响,似乎对凡川这个不速之客,感到了极度的愤怒。有着两只犄角的头颅,准确无误的撞在了此时周身布满真气的凡川的身上。

    “砰”

    此时洞底只听到了一声闷喝,本来就在摇晃的洞壁,又顺势振动了一番,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唰”的向后飞去,重重的砸在了洞壁上,洞壁上因此又多了一个坑洼。

    刚刚落地,凡川抹掉了嘴角的鲜血,立即屏息开始汇聚真气,忍着撕裂般的疼痛,凡川抬头看着眼前的鬼獐妖,而此时的鬼獐妖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攻击产生了满意的效果,而在摇晃着头颅嘶叫着,盘伏在此时凡川所处位置的不远处。血红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凡川。

    见鬼獐妖没有再次连续攻击,凡川在心里祈祷着,侥幸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时间,而且与此同时,凡川对眼前的这个怪物很是震惊,因为以着自己成真期的修为境界,竟然挡不住这怪物的第一击,这让凡川又有些畏惧了起来,同时,视线从鬼獐妖身上挪开,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想要寻找出口。此时的凡川已经想到要逃离了。

    可是任由凡川怎么仔细的观察,整个洞底都没有出口,只有一口刚刚钻出鬼獐妖的井口,就连自己是怎么掉到这里的,凡川也找不到任何一丝痕迹。

    “不会真的要挂在这里吧?”凡川在心里想道,但是想归想,凡川还是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两粒一罗丹净心丹,顺势吞入了肚中,感觉到了真气的满溢,凡川立即开始调息体内的真气,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在透着淡淡的紫芒。

    而与此同时,鬼獐妖似乎也发现了凡川的异样,血红色的双眼晃动了一下,似乎很是惊讶。

    当下,鬼獐妖没有再骄傲的盯着凡川,而是在一声怒吼之后,身体又向着凡川攻击而来,而且鬼獐妖这次的攻击,似乎携带无可匹敌的劲道,以至于鬼獐妖右侧的洞壁,终于扛不住了压力,在随着鬼獐妖身体的抽离之后,轰然的倒塌下来,露出了一块深厚坚固的石壁。

    见鬼獐妖再次袭击而来,凡川这次并没有像刚刚那样紧张,却是一副越战越勇的态度,猛的站起了身体,双手里的真气极速汇聚,不一会,一道透着淡淡青芒的影墙,竖立在了凡川的身前。这次凡川又使用出了从亦冬那儿偷学过来的万清玄阵。

    局势很是紧凑,根本没有缓和的机会,只见鬼獐妖瞬间抵达到了凡川身前,又是一次猛烈的攻击,带着犄角的头颅,“砰”的一声撞击在了凡川身前的万清玄阵上。

    接着只见万清玄阵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挫折一样,在极速的向后伸缩了一下之后,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了,而鬼獐妖却还在奋力的攻向凡川。

    凡川见状,又是一阵极度的吃惊,没想到自己感觉还算良好的万清玄阵,竟在一瞬间被击垮,其实只是凡川不知道上神之战,和上神之战遗留下来的灵兽,而鬼獐妖这只灵兽,虽然只是兽类,但如若非要把鬼獐妖的实力与修真者作比较的话,那么,一只鬼獐妖足足可以与一位有着第六层玄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媲美,而玄真期足足高过了此时凡川的修为境界整整一个层次。

    见到万清玄阵已破,凡川慌乱了起来,手里又没有趁手的修真兵器,而且也不太懂真气的攻击手法,只是以着混厚的真气来硬碰硬了,想到此处,凡川立即又是在快速的汇聚真气,而且凡川这次把自己所熟悉的真气攻击,全都加入了进来,包括化魂之力,以及在古咒教时,观摩学来的封禁之术。

    等到所有攻击真气全都汇聚起来时,只见凡川的身体在此刻大放着紫芒,接着没容多想,凡川立即把手里的真气,极速的推向了迎面而来的鬼獐妖。

    “噗”

    随着一声闷喝之后,只见真气准确无误的击在了鬼獐妖的头颅上,也许是化魂之力起了作用,又也许是封禁之术起了作用,只见此时的奋力奔向凡川的鬼獐妖,突然的停止了前进的身体,随即抬起了头颅,向着洞顶怒吼着,声音使得洞底振动不已,而且久久不能散去。

    见到鬼獐妖有些异样,凡川立即放眼望去,只见此时仰着头颅的鬼獐妖似乎在忍受着疼痛,等凡川仔细看清楚之后,蓦然的吃惊起来,因为此时的鬼獐妖的头颅上全是一滩滩的黑血,而且本来有着两只血红色双眼的鬼獐妖,此时只剩下了一只血红色的双眼,而另一只已经变成了黑色的凹陷。

    凡川看准时机,准备再给鬼獐妖一次猛烈的真气攻击,可在此时,突然只见鬼獐妖怒吼着甩动起来了身体,雍长且厚重的尾巴,顷刻间甩向了凡川。

    而此时本来还有点小成就感的凡川,看到带着强劲力量甩动过来的尾巴,慌张的把双手间还未汇聚完成的真气流,尽力的推送了过去,真气流瞬间击打在了鬼獐妖的尾巴上,可是这次鬼獐妖并没有停止攻击的步伐,甩动的尾巴只是象征性的停顿了一下,接着竟又加快了速度向着凡川狂扫过来。

    见状,凡川已经来不及再作第二次抗击了,而且能躲开的路线,全都被鬼獐妖锁定住了,凡川只好把体内残余的真气,全部融入到了泫滇战甲里,泫滇战甲顿时光芒大作,以着强悍的防御,等着迎面而来的攻击。

    “咣”

    鬼獐妖的尾巴,同样准确无误的扫在了凡川的身上,顿时只见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的光芒,忽亮忽暗,若隐若现般的在支撑着鬼獐妖攻击,只是凡川的身体,又再一次的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洞壁上,整个身体都凹陷在了洞壁内。

    刚刚稳定身体后的凡川,即刻的感觉到了撕心般的疼痛,凡川甚至都听到了身上的骨头在“咔嚓”的发着脆响,身体凹陷在洞壁里,不能动弹分毫。被打散的头发,沾着脸上的血迹,粘连在了一起,此时锥心的疼痛让凡川感觉到了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

    而此时的鬼獐妖却并没有要就此停手的意向,而是又接连着甩动着尾巴,疯狂的扫向此时凡川凹陷在内的洞壁上。

    “咣咣”的声响不绝于耳,而且每随鬼獐妖尾巴一次的扫击,洞壁就会产生极大的振幅,伴随着剧烈的震动之后,洞壁上大块大块的坚石,像是雨点一般,接连不断的坠落。

    而此时凹陷在洞壁内的凡川,却是因祸得福了,因为鬼獐妖每次的扫击,都是重重的落在了洞壁之上,并没有一次击打在凡川的身上,这让凡川得以在痛苦中,能有一丝的调息。

    “呼哈”

    接着一声怒吼之后,只见鬼獐妖却停下了扫击的尾巴,似乎是由于连续的扫击,致使鬼獐妖感到疲惫了,此时鬼獐妖虽然停止了继续扫击洞壁,但只剩下一只的血红色的眼睛,却还在怒视着凡川刚刚凹陷的地方。由于刚刚鬼獐妖猛烈的扫击,致使凡川刚刚凹陷的洞壁外,全都填满了碎石渣,所以鬼獐妖此时并不能看见凡川的身影。

    而此时待在洞壁里的凡川,感受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剧痛,意识已有一些模糊,如若再不及时恢复,可能会导致真气耗尽,身体反噬,以至于形神俱灭。想到此处,凡川像是已经模糊了意识一般,趁着还有一些残余的真气,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两粒为数已不多的三罗丹集元丹,努力的抬起了胳膊,顺势把丹药吞入了肚中。凡川这些动作像是习惯性的完成,在意识恍惚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容得多想,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再不恢复,就会形神俱灭。

    两粒三罗丹集元丹化解之后,顿时真气满溢起来,只见凡川的身体都像是在快速的鼓涨,而且元真灵神也在加速的跳动,频率极快。与此同时,伴随着外露的真气,凡川身体周边的坚石也在被真气的压力,而变得颤抖起来,零零碎碎的一些石块,擦过了凡川的身体,向外极速落去。

    而此时被瞬间满溢的真气而激发的清醒了点的凡川知道,这是真气过于满溢的状况,如若不及时分散真气,可能会导致爆体,也就是说爆体之后,只能剩下了灵魂不灭。凡川不禁的又慌乱了起来,刚刚脱离了枯萎的龙潭,现在又步入了爆满的虎穴。

    想到此处,凡川立即试着从双手间汇聚真气,试图把过盛的真气外泄出去,可是不管凡川怎么做,双手间就是不能大量的汇聚真气,这可能是与凡川刚刚受伤的缘故。而此时没能外泄出去的真气,却一直围绕在凡川身体周围的洞壁上,以至于洞壁在道道真气的压力下,变得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再这样干等,只能是等到一个爆体的结局,本来慌乱的凡川,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顿时的冷静了下来。接着只见凡川先是稍微的释放出了一点真气,打通了挡在自己身前的碎石,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不再有紧迫感。

    但在身体露出来了之后,凡川并没有停歇,而是紧紧咬着牙,表情极为狰狞的开始活动起来了身体,身体刚刚有些颤动,就只听到噼噼啪啪的脆响声,凡川此时痛苦的表情,显而易见。

    终于在凡川尽力的一跃之下,只见凡川的身体“唰”的一声跃出了洞壁,重重的落在了洞底。

    刚刚落到洞底,凡川并没有观察到此时异常愤怒的鬼獐妖,而是强忍着疼痛,站起了身体,接着只见凡川的双眼似乎向着右手上佩戴的晶涟羽戒看去,突然,洞底的压力极速上涨起来,本来那些掉落的石块,顿时悬停在了空中,接着只见,凡川的右手上,一道道紫芒大作,一把全身都透着紫色的剑体,隐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