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鬼獐妖
    [.huju.]借着泫滇战甲上银线的光芒,凡川仔细的观察着洞壁上的痕迹,除了一些人工凿痕,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huju.]

    见洞壁上无恙,凡川又开始感受着死洞里面的真气波动,真气总是若隐若现,捉摸不定。

    既然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必须先弄清楚这个死洞,想到此处,凡川竟在死洞的通道里,加速奔跑了起来。因为死洞通道里的洞壁很低,要不然凡川都要祭出碎星飞剑来飞行了。

    奔跑了一阵,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凡川不由得有些着急了起来,而且凡川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洞底似有一股拉扯力,只是这股拉扯力很小,磐若游丝般。

    不再多想,凡川又再一次的加快了脚下的速度,正在感受着那道真气的时候,突然异样发生,只见凡川正奔跑的身体,瞬间像是不受控制般的在极速向洞底飞去,是洞底传来了一阵极大的拉扯力,而且伴随拉扯力而来的还有阵阵的哀鸣声,像是怪物发出的声音,又像是天然的声响,很是阴森恐怖。

    看着自己被这道极强的拉扯力在向洞底拽的同时,凡川立即抽出了真气,来压制住不受控制的身体。果然,真气御体之后,凡川身体的飞奔速度逐渐缓慢了下来。但那股拉扯力还在拼命的拉扯着凡川的身体。

    而此时还没等凡川反应过来刚刚的状况时,突然只见凡川身前不远处的洞底,豁然的出现了一面真气布置的影墙。

    看到影墙的出现,凡川这才确定了为什么在死洞外面,会若隐若现的感受到真气波动,看来和这面真气影墙有着很大的关联。而且此时的影墙上,透着淡淡的黑色烟雾,凡川一眼就认得出来这些黑色烟雾的来源。

    可正待凡川思考的当下,黑色影墙竟突然的产生了一道极强的拉扯力,以至于导致本来就有些分心的凡川,身体“唰”的一声飞向了黑色影墙。

    “不好!”

    即使凡川再怎么尽力压制,可是已经晚了,因为刚刚那道突来的拉扯力,实在是太霸道了,凡川只有默默的祈祷着,希望自己的结局不是在这儿。

    因为已经来不及压制了,凡川只好收回了真气,把真气全部都融入到了泫滇战甲里,以至于此时的泫滇战甲大放着银色的光芒,很是刺眼,但却是让凡川感到了一丝的安全感。

    顿时只听到通道里“噗”的一声,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没入了黑色影墙之内,消失在了死洞通道里。

    而等凡川的身影消失后,影墙表面上泛起了丝丝的黑烟波澜,等到波澜又平息下来了之后,黑色影墙又恢复了原状,再没有任何拉扯力,只有一丝丝微弱的真气波动。而此时的死洞通道里,也又重新的陷入了无限的黑暗。

    再看凡川,此时的凡川只感到了一阵阵的剧烈的头痛,如撕裂般的难以忍受,而且不管怎么努力,双眼就是睁不开,看不到周围的环境。

    另外凡川还感觉到了自己仿佛像是在一个周围环境都充满了压力的新通道里,因为凡川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此时的身体,在极速的向下降落,而且降落的通道似乎很窄,因为凡川的身体,还时不时的能碰到周围的洞壁,而且洞壁上全是一些尖石,可能凡川的注意力都被头痛吸引过去了,凡川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身上,已被尖石划的满是伤口了,血迹已布遍了全身。

    剧烈的头痛又让凡川想起来了之前在囚房通道里刚苏醒的时候,就是这般剧烈的头痛,记得那会自己是进入了灵集简的感悟境界,才制止了头痛,可是现在极速向下坠落的身体,让凡川沉不下心,进入灵集简。

    此时就在凡川感觉到自己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突然右手处传来了一阵的冰凉,瞬间一道凉意扑遍了全身,而且与此同时,凡川还能明显的感觉到,身体里多了一个会游动的灵体,灵体所带的凉意,让凡川感觉到很是熟悉,可还是像以往一样,仅仅只是感到熟悉而已。

    体内的凉意让凡川顿时清醒了起来,而且刚刚难以忍受的头痛,似乎也在被那道凉意压制住了。

    “咣!”

    正在凡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随着一声声响,凡川身体落在了地上,由于之前凡川开启着泫滇战甲,所以这种极速降落,对凡川并不能造成任何伤害。

    刚刚着地,凡川立即起身查看周围的环境,让凡川惊奇的是,如今身处的洞底,却不像在上面死洞通道里那么漆黑,此时的洞底,却像是有什么发光源在支撑,以至于整个地洞很是透亮。

    借着洞底的奇特光亮,凡川开始观察起来了洞底的状况, 洞底除了那奇特的光亮之外,还就是洞底的构造,洞壁异样的光滑,而洞底的地上却是坑坑洼洼,还有一些凌乱的碎石,这让凡川感到很是不协调,总感觉到哪儿出错了一样。

    甩了甩还有些微疼的脑袋,平复了下躁动的心情,凡川重新审视起来了洞底的样貌,大体的构造还是和凡川刚刚看到的一样,只是这次凡川不经意的发现了一个值得怀疑的地方。

    那是一个像是井口的构造,因为凡川刚刚下来的时候,因为头还有些微疼,加上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都是一些碎石渣,所以一时没有发现,而此时再看到这个井口,感觉很是奇怪。想了一会儿,凡川踱步的靠近了井口。

    接着凡川用脚踢开了井口边的碎石渣,井口的模样这才显现出来。

    井岸都是用一些坚固的石头堆积而成,而且似有人工打磨的痕迹,很是坚固光滑。接着凡川又微微的探出了身子,向着井底看去,视线刚刚看到井底,顿时一阵阴风从井底传了上来,凡川不禁的打了个冷颤。

    井底很是漆黑无光,和此时凡川身处的光线透亮的洞底,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凡川很是费解,挠了挠头发,正欲再重新探视一番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叽呀”的尖叫声,好像是从井底传过来的,接着就是洞底开始剧烈的摇晃,石屑不断的从洞壁滑落。

    凡川被这突来的状况惊呆了,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怀疑会和眼前的井口有关联,凡川立即向后撤退身体,想与井口拉开一段距离。

    可正在此时,一声仿佛都能震碎洞壁的“哇呜”吼叫,顿时传遍了整个洞底。声音里携带着强劲的真气波动,以至于整个洞壁,像是下雨般的在向下剥落着碎石渣。而且与此同时吼叫的声响还在持续升温,整个洞底震耳欲聋。

    当下,凡川立即惯性的捂住了耳朵,身体快速的抽离井口,站在洞底的一角,视线集中在井口,像是在等待什么出现,脸上的紧张表情显而易见,而且此时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透着异常刺眼的银芒。

    就在此时,凡川刚刚抽出真气,稳住了身体之后,只见视线里的井口周围的空间,突然极速的扭曲了起来,而且井口也在快速的膨胀,似乎有一只物体庞大的东西,要从井口里钻出来一样。

    果然如凡川所想一样,还没等凡川反应过来,井里真的戏剧性的钻出来了一只庞然大物。

    这一切就像是在瞬间出现的,以至于凡川根本不敢相信,快速的抽离着身体,先是一道真气流迎了上去,随即泫滇战甲开启到了最高防御。

    等到稳定了身体之后,凡川这才仔细的观察起来了眼前的怪物。不仔细看还不太警觉,等凡川看清楚了之后,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此时眼前的怪物长相,实在是太恐怖了,先是怪物的形状,像极了凡川以前跟随镜爷爷在山上时,见到过的蛇,只是此时的这条形状像蛇的怪物,身体比蛇要大了很多倍,只有一点与蛇不相像,就是眼前的这条怪物,头上长着两只黑色的犄角。全身青色的鳞片,裹甲着怪物强劲的真气力道,还有一双血红色的双眼在透着光芒,一股极度的紧张和恐惧萦绕在凡川的心间,周围的压力也开始倍增。

    此时的这条像是放大版的蛇,正以着血红色的双眼,虎视眈眈的盯着凡川。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这条像是放大版的蛇形怪物,其实是上神之战之后,遗留下来的怪物,名字叫做鬼獐妖,乃是可以吸取人的精血和灵魂,以把吸取的精血和灵魂,合聚成精魂散,而精魂散可以助修炼了邪术的修真者,快速的提升修为和境界。而且鬼獐妖身体上的青色鳞片,是一种制作战甲极为难寻的材料。

    而鬼獐妖的一双血红色的双眼,可以收取炼化之后,加入到修真兵器里,这样不但可以使修真兵器在原有的基础上,可以力道倍增,而且还可以使修真兵器拥有一种极其罕见的汇聚真气功能,意思也就是,拥有了鬼獐妖的炼化双眼的修真兵器,可以随时随地吸取周围的真气,而且可以随时锁住任何人的真气,不过这也要和使用此兵器的修真者的修为境界有联系。

    而此时的凡川看着眼前这只自己从未见过的怪物,脸上本来就紧张的表情,越发的加重起来,因为凡川明显的感觉到了,此时自己站在这只怪物的身前,实力是有多么的薄弱。

    正待凡川苦思冥想,不知该如何抗击之时,只见眼前的怪物,“唰”的一声飞向了自己,雍长富含力道的身子,击打到了洞壁上,顿时又是一声“咔嚓”的声响,只见洞壁上烂出了一个大缺口,而洞底又开始了剧烈的摇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