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生包死洞
    [.huju.]“而至于少侠所说的这个地方的问题,老朽就直言告诉少侠,这儿叫做玄阴囚房,而我们现在身处的圆鼓鼓的鼓包叫做生包,而那些幽深的山洞则叫做死洞,其实也就是关在囚房里的人,即将踏上死亡的最后一站地了。[.huju.]”老者说话间,眉头上有一丝的拧皱,似乎很是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于是又接着说道:“现在这囚房里还有很多人呢,外面那些生包里都住着人呢。”老者像是完成了任务一般,有些气喘吁吁的盘坐在一旁。

    看着老者疲累的状态,凡川不想再多问,但脑海间一个最主要的问题还在来回的徘徊着,于是凡川又忍不住了的小声说道:“老先生,那我们还能出去吗?”

    听到凡川的话后,老者以着一副奇怪的眼光看着凡川,接着摇了摇头说道:“出去?这位少侠,你难道不知道吗?只要进到这囚房里,就注定是要死亡的啊,早死晚死只是时间问题啊!唉……”老者似乎很是难过,转头又看了看身旁的少年。

    “注定死亡?”凡川有些惊愕。

    “是啊,那些邪术修真者过些年,就来囚房杀人,只要把人扔到外面的山洞里,人就会消失了。”正在凡川惊愕的当下,一直没说话的少年,突然抢话说道。

    老者听到少年的话,并没有出声阻止,只是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有些恐惧。

    “这些人太恶毒了!”同样一直没说话的钟北,在听到少年的话后,愤愤的说道。

    “哎呀,先不说这个了,对了,两位少侠,老朽还不知道你们是哪个城里的人啊?怎么会被抓到这里来呢?”为了缓和下气氛,老者故作镇定的出声说道。

    老者话音落下,见凡川并没有回复自己,而是在低头沉思什么,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少侠?”

    老者不禁的在凡川的面前,挥了挥手。

    “哦,不……不好意思。”看见了老者的手,凡川这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有些尴尬的接着说道:“老先生问的什么?”

    见凡川有了回应,老者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的问话。

    “哦,我……我们是夜朝城寒逍遥城门派的修真者,也是一次失误,被抓了进来。”

    凡川直言说出自己是修真者,其实仅仅只是想安慰下老者的心,最起码能让老者知道自己是修真者后,在心里会有一丝的安全感吧。而说出了寒逍遥城门派,是因为凡川知道夜月门是退隐门派,给老者说了,老者也未必知道,反而寒逍遥城门派可能会让老者知道一二。

    “什么?你们是修真者?”听完凡川的话后,老者的脸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就连老者脸颊上那干瘪的皮肤,都在微微的颤动,似乎听到了一个很是难以相信的消息。

    看着老者的反应,凡川有些发怔,难道自己判断错误了?于是立即开口说道:“老先生,我俩的确是修真者,老先生有什么疑惑吗?”

    “这……这怎么可能啊!被抓到这里来的都是凡人啊,两位少侠,你……你们真的是修真者?”老者虽然有些激动,但还是不太相信凡川的话。

    这让凡川有些不知所措,那要怎么能证明自己的身份给老者看呢?想了一会儿的凡川,突然有了个想法,于是淡淡的说道:“老先生,这个你见过吗?”

    说话间,只见凡川的手里,竟透着青色的光芒,青芒越来越盛,接着凡川手里,瞬间出现了一把透着青芒的飞剑,飞剑出来之后,所带的压力让老者和少年的身体,都不自觉的向后退了退,而且整个鼓包都在微微的颤抖。

    其实凡川只是简单的祭出了碎星飞剑,然后在碎星飞剑上融入了一道真气,使得碎星飞剑散发着压力,和异盛的青芒。

    而此时再看老者和少年,两人竟呆滞的看着凡川手里的飞剑,身体一动也不动,生怕错过任何一丝精彩过程,就这样老者和少年两人呆滞了许久。直到最后凡川又把碎星飞剑收回,老者和少年的目光,这才抽了回来。

    “老朽拜见尊者,不求尊者给予多福,只求尊者能救我这小孙子一命啊!”

    刚刚抽回目光的老者,像是恍然大悟般似的,双膝“唰”的跪倒在地,身体也在大幅度的颤抖着,用着沙哑的声音,口齿不清的说道。

    “老先生快快请起!”见老者突然下跪,凡川有些惊讶,但还是立即伸出了双手把老者从地上扶了起来。

    老者被凡川扶起后,手上又握住了那杆破烂的拐杖,佝偻的身体依旧在颤抖着。

    “老先生,您别激动,如若我俩能走出这囚房,一定不会撇下你们的。”为了能让老者平静下来,凡川试着先给老者一记定心丸。

    “如此那就多谢尊者了!”老者说着话,又想下跪,结果被凡川拦住了,老者这才作罢。

    “真是老天开眼啊,派了尊者来拯救我们啊,老天啊,老朽我谢谢你啊!”刚刚又站立住的老者,却又神情激动的抬头看着鼓包的顶端,大声的喊叫道,语气里似有一份不公,又似有一份感激。

    看着老者如此之状,凡川也没有打扰,只是转眼看了看老者身后的少年,看见此时少年的双眼里是一副崇敬的目光看向自己时,凡川有些感动,又有些惆怅,但同时在心里暗暗决定了,如果自己能出去,一定会带上这些无辜的人。

    “老先生,你能带着我俩仔细的了解一下这个囚房吗?”等老者的状态不再那么亢奋的时候,凡川适时的出声问道。

    老者听到凡川的话后,好像也感觉出来了自己很失礼,于是立即拄着拐杖走向了凡川,同时还说道:“少……哦,尊者,老朽这就带您们出去了解下情况,还有那些其他的人。”

    说着话,老者带着少年又钻出了鼓包,凡川和钟北见状,也立即跟了上去。

    刚刚走出鼓包,老者就带着凡川等人,向着鼓包的右边走了过去,在一处透着淡淡光芒的山洞口停了下来。

    “尊者,这儿就是死洞了,凡是被邪术修真者带进去的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相传说那些走进死洞里的人的精血和灵魂,都奉献给了玄阴祭司。”老者手指着阴森森的山洞,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

    听到老者的话,凡川踏步走向了山洞口,仔细的观察着山洞的构造。

    山洞,也就是老者口中的死洞,死洞里面的构造,就是人为开凿出来的,洞壁上还有着参差不齐的凹凸石块,但让凡川有些惊奇的是,凡川感应到了洞里有着弱弱的真气波动,抓到了这一丝真气波动,凡川立即聚精会神了起来。

    在仔细探查了之后,凡川确定了这道真气就是玄阴门修真弟子特有的真气,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钟北兄弟,我要进去这死洞里探查一番,你需照顾好老先生和那些无辜的人。”看着幽深的洞口,凡川想了一会,立即转头看着钟北,坚决的说道。

    “宗主,你……”

    “不要劝我了,我意已决,你们在外等我就行了。”凡川似乎知道钟北要说什么,于是抢断了钟北的话。

    听到凡川的话,钟北只好收回了正欲开口的话,踱步的走近了老者和少年的身边。

    此时听到凡川和钟北的对话后,拄着拐杖的老者,突然面对着凡川,双膝又跪了下去,而老者身后的少年,见到老者跪下,也跟着跪了下去。

    “尊……尊者,万万不可进去啊,这死洞里面是有去无回的啊,尊者,切不可进去啊!”老者看着凡川,用着沙哑的声音,撕心裂肺的叫喊道。

    见状,凡川又不得不动身扶起了老者和少年,以着坚定的眼神看着老者,然后语气温和的说道:“老先生,不用担心我,我只是去里面探查一番,如若遇到掌握不了的事情的话,我会及时抽身回来的,我是修真者,老先生应当相信我啊!”说完,凡川定睛的看着老者。

    “唉……”

    老者叹息了一声,没再说话,似乎感觉到就算自己怎么说,也不会撼动眼前的尊者的决定的,于是叹息了一声之后,老者深深的低下了头。

    “尊者哥哥,你……你要小心啊,我……我们等你回来!”这时藏在老者身后的少年,露出了脑袋,以着崇敬的眼神看着凡川,小声的说道。

    看到少年可爱的面容,凡川忽然想起了安泽天,面前的这个少年和安泽天很像。

    “哈哈,我没事,你们放心吧!”凡川伸出手,摸了下少年的脑袋,大声笑道。

    “钟北兄弟,麻烦你照顾好他们了!”凡川又把目光转向了钟北说道,说完,凡川转身走向了死洞。

    “谨遵宗主吩咐,宗主小心,早日回来。”钟北看着凡川的背影,恭敬的说道。

    其实就连钟北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自己越来越的敬佩这个年轻的夜月门新任宗主了。也许是凡川的勇敢,也许是凡川的谨慎,又或许是凡川的义气,钟北自己也不知道。

    而此时听到了身后钟北的话,凡川并没有回头,只是在快步向着死洞里走的同时,脸上浮现了一丝丝的苦笑。

    看着眼前逐渐漆黑的死洞,凡川自觉的开启了泫滇战甲,而且又刻意的抽出了真气,融入到了泫滇战甲之内,顿时泫滇战甲上道道的银线光芒,划破了死洞里的漆黑。

    以着银线的光芒,凡川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