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拐杖老人
    [.huju.]“宗主,你怎么了?”

    钟北看着此时神情有些慌张的凡川,立即有些紧张的出声问道。[.huju.]

    “我没事,但我有预感,预感灵儿一定也在玄阴门!”凡川定睛的看着有些紧张的钟北,坚决的说道。

    “难道宛灵师姐也是被这个什么玄阴门的修真者抓走了?为什么啊?是玄阴门在报复凌关真人消灭了青邪吗?”钟北一脸疑惑的问道。

    听到钟北的疑问,凡川没立即回答,而是想了一会,淡淡的说道:“既然青邪的宫殿里有通往玄阴门的通道,这就足已说明了青邪以前就和玄阴门有来往了。”凡川又顿了顿,接着说道:“还有就是,夜月门可能要遭到一场灾难,你回忆下刚刚画面里的那个祭司,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叫敖津的祭司说他的计谋因为青邪的高傲而失落空了,这说明什么?”凡川看着钟北反问道。

    “这就说明他们早就盯上了我们夜月门!”

    “对,所以我们要怎么做?”

    “我们要制止他们的行为!”

    “对。”

    凡川和钟北说完话,两人会心的同时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我们要先出去这里!”凡川又向着周围看了一眼说道。

    “宗主,我之前好像发现那里面有很微弱的光亮传来,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只见钟北手指着通道的最里面,信誓旦旦的说道。

    随着钟北手指的方向看去,是在通道的尽头位置,凡川自顾的点了点头,其实凡川也早就发现了通道尽头的异样,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现在看到钟北也发现了异样,凡川不禁的对钟北的看法又有了些改观。

    “我们过去看看。”凡川说完,率先向着通道的里面走了过去。钟北也立即跟上了凡川的脚步。

    先是一阵微微的凉风吹过,凡川不禁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为了能够看的清楚周围的情况,凡川又把之前收起的碎星飞剑祭了出来,顿时周围布满了青芒,青芒逐渐的吞噬了通道里的黑暗。

    依着青色的光芒,凡川能模糊的看到在通道的洞壁上,全是一些人工开凿的痕迹,而且满地的碎石渣很是凌乱不堪,为了能早些弄清楚关于这条通道的秘密,凡川不禁的加快了脚下的速度,钟北见到凡川加快了速度,也同样紧紧的跟了上去。

    就这样在碎石渣的通道上走了许久,本来凡川说要休息一下,再和钟北商讨一番的时候,突然只见通道前方不远处,亮起了异样的光芒,而且此时亮起的光芒很是清晰,感觉离自己所处位置并不遥远。

    顿时凡川又来了动力,看了看身后气喘吁吁的钟北,钟北似乎也发现了前方的亮光,于是本来疲累的表情,又焕发了些许的精神,两人像是心意相同一般,没做停留,又是一阵快步的行走。

    终于凡川和钟北两人靠近了亮光的发源处,就近在凡川和钟北的眼前,而入眼的是,几座圆圆的山洞和鼓包,而亮光就是从山洞和鼓包里所传出来的。

    山洞也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一样,由于凡川和钟北此时并距离山洞,还有一小段距离,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也不知道在山洞的里面会隐藏着什么,想到此处,为了以防万一,凡川开启了泫滇战甲,顿时几道银线光芒划破了黑暗的通道。而钟北则抽出了真气来防御身体。

    而依着山洞而建的鼓包更是奇怪,鼓包里有着很是微弱的亮光,但是从外向里看的话,鼓包里的任何情况,都不能窥测到。

    一切都已准备好了,凡川和钟北决定走向山洞和鼓包处,彻查清楚原因,可此时正在两人小心翼翼的在缩短着与山洞之间的距离时,突然只见眼前不远处的鼓包里的亮光,突然一下透亮了起来,接着鼓包竟在下面开启了一扇小门,从鼓包里面爬出来了两位奇怪的人。

    爬出来的两位奇怪的人,是一老一少,老者有着苍白的头发,深凹的眼窝,衣着很是破烂不堪,就连手里的拐杖竟也只是随地找的一杆腐烂的树枝,一瘸一拐的牵着身旁的少年,少年看似应该有十五六岁左右,但是少年满脸的灰尘和脏烂的衣服,使得少年看起来并没有十五六岁少年该有的天真和年轻,反倒是给人一种很是压抑的感觉。

    “请问两位少侠也是刚刚被关进囚房里的吗?”老者一瘸一拐的走向了凡川和钟北,嗓子沙哑的出声问道。

    凡川看着老者和少年,悄悄的抽出了一丝真气,探试了老者和少年的身体,而让凡川有些惊讶的是,面前的老者和少年,竟然是凡人之体,凡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会如此的不堪,看到此处,凡川不禁的关闭了泫滇战甲。

    “恩,这位老先生您好,我们确实是刚刚被关进这里来的,我想问老先生您这是?”平复了下心情之后,凡川立即出声说道。

    “哦,我们都一样,都是被玄阴歹人抓到这里来的,我刚刚在生包里看到你们走过来了,于是出来相问一下,算是打个招呼吧!”老者语气平缓的说道,但是老者那一幅沙哑的嗓音,让凡川和钟北听着很是不舒服。

    “玄阴歹人?生包?老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啊?”听到了老者的话后,凡川有些疑惑的出声问道。

    “呵呵,玄阴歹人就是抓我们来此的玄阴门邪术修真者啊,而生包就是这个!”说话间,老者抬起手,指向了身后自己刚刚从里面钻出来的鼓包。

    看着老者指向了鼓包,凡川有些费解,但又不知道从何问起。一时间,几人竟都安静了下来。最后还是站在老者身旁,牵着老者的手的少年,出声打破了安静。

    “拐杖爷爷,我们该回去了!”

    听到少年的喊话,老者转身慈祥的看着少年,点了点头,然后又转头看着凡川和钟北,同样慈祥的说道:“好啦,两位少侠,我也该回到生包里去了,如若两位少侠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来生包里找我。”说着,老者牵住少年的手,转身就要走开。

    “老先生,请您等一下,我……我想问您一些紧急的事情。”凡川立即出声挽留道。

    “哈哈,好,不过咱们别在这外面谈论了,我们进去里面再说吧。”说着话,老者率先又钻入了鼓包内,身在鼓包内的老者,还探出了头,对着凡川和钟北点头,意思是要凡川和钟北也进到鼓包里去。

    凡川着实的检查了一下鼓包的结构,又确定了没有任何危险之后,深思熟虑了一番的凡川,立即带着钟北,同样学着老者的样子,钻进了鼓包里。

    刚刚钻入了鼓包之后,凡川和钟北顿时惊呆了,只见在鼓包内的空间,远比之前自己想象的要大很多,而且身在鼓包里,还能给人一种很温馨舒适的感觉,让人有些欲罢不能。

    “两位少侠,有什么想要问的就问吧,老朽定当知无不言。”盘坐在地上的老者,慈祥的出声说道。

    再看着此时眼前的老者和少年,凡川竟有些恍惚,总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少年,而那个被少年称作拐杖爷爷的老者,就是自己的镜爷爷,这种恍惚持续了一会儿,直到身体被钟北用手拍打了几下之后,凡川这才回过来了神。

    “哦,哦,老先生不好意思,失礼了。”凡川有些尴尬的为自己刚刚的恍惚而道歉,接着凡川立即平复了下心情,扯了扯嗓音之后,接着说道:“老先生,我是想问一下,您和这位小弟弟,你们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而且这周围还有其他人吗?那些山洞是怎么回事?到了这里还能出去吗?”凡川一下接连着问出了好几个问题,让老者有些仓促。

    “哦,呵呵,少侠,那老朽就一一的为你解答。”接着老者尽量压制了下自己沙哑的嗓音,继续说道:“至于我们爷孙俩人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唉,说来话长了,其实我们原本是旅野小城的平常人家,只是早些年一次意外,被玄阴门的邪术修真者给抓到了这里,留作祭品用,到如今算算,已过去十年之久了啊!”

    “旅野小城?留作祭品?这……”凡川疑惑的插话道。

    “少侠不用着急,老朽慢慢的给你道来。”老者顿了顿,似想先把凡川刚刚疑惑插话的问题给回答了,于是接着出声说道:“旅野小城是依附着夜朝城的小城,在夜朝城的南方,恩,你问得祭品,其实就是玄阴门里那些拥有邪术的修真者,想要吞噬凡人的精血和灵魂,少年的凡人最佳,所以老朽我……”老者说着说着,转头看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少年,声音里竟变得有些哽咽了起来,几滴浊泪从老者布满皱纹的脸颊上滑落下来。

    “老先生不用伤心,事情也许并不会像您想的那么糟糕的。”凡川试着出声安慰道。听到老者说道玄阴门邪术弟子吞噬凡人精血和灵魂的时候,凡川并没有感到太吃惊,因为凡川之前在夜月门时,就亲眼目睹了林柘生吞下了金莽。

    听到凡川的安慰,老者竟大气的摆了摆衣袖,擦掉了眼角的几滴泪水,从而又恢复了之前一样的状态,似乎是在想着接下来要怎么回答凡川之前的问题。

    凡川看着老者殿外从容和淡定,不禁对老者的宽宏气魄感到了由衷的佩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