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浸忆石
    [.huju.]在凡川和钟北修炼所处的通道位置,借着紫芒和蓝芒能清晰的看到,在通道的最里面,有着几座像是房子一样的山洞,而且山洞里还有几丝若隐若现的光芒传出。[.huju.]

    时间就这样在凡川两人修炼的同时,不经意间的流逝了,身处在感悟修为的境界里,是完全没有时间概念的。

    凡川像是观赏了一场戏一样,像是瞬间,却是十年已过。

    突然通道里的紫芒瞬间消失了,而整个通道里只剩下了蓝芒,让人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此时的凡川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刚刚从灵集简的感悟境界里退回来的凡川,还是先观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见到整个通道都被一种蓝色光芒所覆盖时,凡川刻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身边,等看清楚了是林柘在修炼所发出的光芒时,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

    再看自己的身体,此时凡川已明确的感觉到自己有要突破成真中期的迹象,只奈老白师尊留给自己的灵集简里的修炼之法,实在是高深莫测,凡川也只是能窥测到一点点入门之法,想要深入精髓的感悟,凡川是有心而无力。

    不过有一点还是让凡川感到了欣慰,就是从刚刚自己退回灵集简后,自己潜修之前的难以忍受的头痛,似乎不再有感觉了,恢复了正常。

    等检查了一番之后,凡川想到,当下最主要的就是等钟北撤回修炼后,然后一起寻找这些疑点,以及宛灵的踪迹。

    凡川再想想之前发生的事,虽然感到很是迷惑,但凡川已然确定了,在凌关真人的石室里,攻击自己的那四位修真者,一定和玄阴门脱不了干系,因为凡川很是熟悉那四位修真者手间的黑色烟雾,和林柘以及青邪手间的一模一样,如出同宗。

    想了一会还是无果,凡川借着蓝芒,转头视线有些模糊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本来还在为自己身体已恢复好了而高兴的凡川,没一会脸色又阴沉了下来,一种疑惑感浮出的同时,还有一种特别无力的感觉。

    凡川不禁的在心里想到,如今身在的地方,一定是在自己被那四位奇怪的修真者,施出了邪术迷昏了之后,才带到了这里来的。想到此处,凡川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心里感叹道,自己这一生注定与山洞,地洞有缘了。

    “凡川宗主!”

    正在凡川低头叹息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钟北的声音。凡川习惯性的站起了身子作防御状,等看清楚是钟北本人出声了之后,凡川这才放松了下来。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手拍着胸脯,接着出声说道:“钟北兄弟修炼完了?你可吓死我了!”

    其实就在之前凡川刚刚退出了修炼境界一会儿,钟北像是心有灵犀般的,也接着退出了修炼境界,只是钟北在刚退出修炼境界后,一直在盘查自己的境界和修为,所以也并没有注意到凡川的异样,钟北还以为凡川还在修炼呢,直到刚刚忽然看到了凡川摇了摇头,钟北这才立即出声说话。

    “打扰了凡川宗主,钟北罪该万死!”看着凡川有些惊吓的样子,钟北立即双膝跪在了凡川的身前,语气崇敬的说道。

    见到钟北下跪,凡川立即伸手抬住了钟北的双手,接着语气有些生气的说道:“钟北兄弟怎么还这样啊?早就给你说过了,不用对我行礼,再说这儿就咱们俩人,你何必呢?”

    “凡川宗主,我……”钟北有些尴尬。

    “好了,当下最重要的是离开这里,不是在这儿讲究这些俗礼了。”凡川语气从刚刚的生气又变作了温和,接着凡川又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语气又有些愤愤的说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看着满脸疑惑的凡川,钟北也随着凡川的眼光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神情同样有些低落,淡淡的出声说道:“宗主,我只记得我们在凌关真人的石室里遇袭了,然后……”

    凡川听到钟北的话,也没作回应,只是依旧神色凝重的看着周围,似要找到一些线索,可找了许久,还是没有满意的结果。

    “宗……宗主,我有办法了!”

    正在凡川低头沉思的时候,突然身旁的钟北欢呼雀跃的大喊道。

    凡川随着钟北的声音,定睛的看着钟北,见钟北并不像是在说笑,于是立即说道:“钟北兄弟,你有什么办法?”

    只见钟北并没有再出声回复凡川,而是慌张的在身上找寻什么东西,没过一会,钟北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像似玉石的东西。

    钟北立即把玉石举到凡川的眼前,接着激动的出声说道:“宗主,这个就是办法,这个是我师尊曾在我刚入元真期时,赠送给我的,我平时没有用过,现在应该能用上了。”

    见凡川一脸着急的在等待着钟北的后话,钟北于是不再介绍玉石的来历,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温声接着说道:“这个叫浸忆石,是可以随时记录下所佩戴此石之人的每天发生的事情,这块浸忆石不算极品,仅仅只能记存近一百年所发生的事情,极品的……”

    “够用了!这要怎么观看?快快,咱们看一下原因!”没等钟北说完,凡川已经迫不及待了,想要伸手去拿浸忆石,但又想了想自己不懂这玩意,于是又收回了手。

    见到凡川同样激动了起来,钟北笑了笑,接着说道:“宗主不要着急,只要我把真气输入到浸忆石里,就可以观看记录了,我们也就能知道原因了。”

    说话间,钟北抽出了一丝真气,融入到了浸忆石里,只见浸忆石在得到真气支持后,“唰”的一声脱离了钟北的手里,悬浮在通道了空中。

    没等凡川反应过来之时,接着只见浸忆石突然大放着光芒,光芒照亮了整个通道内,突然而来的光芒让凡川和钟北感到了异常刺眼,也许是跟待在漆黑的通道里那么长时间有关吧。

    等到两人逐渐习惯了这种刺眼光芒之后,立即都把目光看向了悬浮在空中的浸忆石,只见此时的浸忆石周围竟真的出现了人物影像。

    出现的人物影像都是关于钟北的,画面有些模糊,但若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的清楚画面里所发生的事情的,而且画面里所记录的事情,发展的速度都特别快,另外还好像仅仅只记录了钟北之前生活中比较重要的事情。

    像钟北之前在夜月门里的潜修画面就很少,还有那些平淡的修炼经历也很少,而钟北之前在夜月门的擂台比试却记录的异常清晰,而且画面中后来还出现了凡川和宛灵,是在钟北擂台比试结束后,凡川拦住了钟北的去路,画面里凡川与钟北的对话,都听的异常清晰。

    凡川还注意到了那时最后一次陪在自己身边的宛灵,从那次与宛灵分开后,到如今凡川都没能再见到宛灵,这让凡川又勾起了诸多以往的画面,心底对宛灵的想念,又更深了一些。

    凡川试着用手抓了一下画面上的宛灵,却是什么也没有碰到,碰到的只是空气中凉凉的微风。

    平复了下心情,凡川又重新凝视着浸忆石所记录的画面,后面一些大概都是钟北平时生活中,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为了知道后面自己想要的答案,凡川和钟北又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终于在钟北平时生活画面结束后,画面里又出现了凡川的身影,这次正是钟北陪同凡川去寻找宛灵的画面记录。

    接着画面又转换到了凌关真人的石室里,看到此处,凡川和钟北两人都屏着呼吸,仔细的看着画面,不敢错过任何一丝线索。

    果然,接着画面里出现了四位奇怪的修真者,然后就是凡川几人争斗的场面,再接着凡川也昏迷了,然后画面突然一转,又到了一个破落不堪的宫殿,四位奇怪的修真者拖着凡川和钟北,站在破落宫殿的内室里。

    “我记得,这是青邪以前的宫殿,我曾去过!”正在凡川聚精会神的当下,钟北突然指着画面中的宫殿,大声说道。

    凡川被钟北的突然喊叫,吓了一跳,然后转身对着钟北点了点头,食指放在了嘴边,意思是让钟北小声些,接着又把视线放在了画面上。

    后来的画面就是四位奇怪修真者打开了逆行通道,然后带着凡川和钟北来到了玄阴门,再接着就是在玄阴殿里遇见了那个玄阴祭司敖津,再然后就是四位玄阴门弟子,也就是之前的那四位奇怪修真者,以雷汜为首的四人,带着凡川和钟北来到了悬崖处,接着又是一阵黑色烟雾的碰撞,悬崖峭壁处开启了一个漆黑的洞口,然后凡川和钟北被扔进了洞口里,再接着就是凡川和钟北两人修炼的画面。

    凡川和钟北两人修炼的画面并不多,一会就消失了,倒是之前在玄阴门里,特别是在玄阴殿里,遇见那个叫敖津的祭司,这些画面都异常的清晰和仔细,这也让凡川和钟北终于搞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正在此时凡川和钟北二人都陷入了沉思之际,突然通道里的光芒瞬间消失了,通道里又陷入了一片漆黑,浸忆石所记录的画面也消失了,而浸忆石也不再悬浮在空中,而是悠然的飘落在了钟北的手里。

    “宗主,记录的画面就是这些了。”看着手里的浸忆石,钟北小声的说道。

    “恩……”

    凡川却是从看完玄阴门的画面之后,一直低头沉思,面色很是凝重,直到听到钟北的话后,凡川这才象征性的“恩”了一声。接着又是陷入了沉思。

    见凡川不说话,钟北也识趣的不再出声,只是心里对于之前看到的画面,很是震惊不已,没有想到青邪的宫殿里,竟有通往玄阴门的逆行通道,怪不得青邪会叛变,原来是早已有预谋了的。而另外就是对于此时身处的玄阴门囚房,钟北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的忧虑和疑惑。

    “原来如此……”正在此时寂静漆黑的通道里,凡川突然来了一句,让钟北吓了一跳。

    “灵儿一定也在玄阴门!”没等钟北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凡川又是一声喊叫。

    接着只见凡川“唰”的站起了身来,似乎像是想到了什么,在通道里左右张望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