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囚房
    [.huju.]只见雷汜四人带着昏迷的凡川和钟北穿过黑色的花丛之后,找到了一块开阔的空地,接着雷汜四人立即各自祭出了飞剑,四把黑色的飞剑透着黑色的烟雾,让周围瞬间有些暗淡下来。[.huju.]

    “快走!”

    随着雷汜话音落下,四人驾驭着四把飞剑,带着凡川和钟北向着同一个方向飞去。

    似乎并没有飞行多长时间,只见雷汜四人在一悬崖峭壁处,停止了飞剑的飞行,四人降落在了悬崖峭壁上。

    “师哥,现在就要把这俩小子丢进囚房吗?”四人刚刚站立,其中的年轻修真者立即出声说道。

    “恩,事不宜迟,立即打开囚房!”雷汜出声命令道。

    随着雷汜话音落下,另外三位修真者双手间顿时布满了黑色的烟雾,接着三位修真者把双手指向了一块悬崖峭壁上,三人手中的黑色烟雾瞬间径飞了过去,准确无误的击打在了一面表面光滑的峭壁上。

    随着黑色烟雾的融入,峭壁开始发生了变化,首先只见峭壁的一角竟裂开了一块漆黑的口子,接着裂开的口子变得越来越大,最后行成了一个可以容下一人行走的通道,通道的两边依旧是峭壁,想要进入或出来通道的话,就必须要有能飞在空中的技能,才能做到。

    看到通道已打开,雷汜指挥了三人说道:“快把这俩小子丢进去!”

    雷汜的话音落下,三位修真者又开始抬起凡川和钟北,祭出了黑色飞剑之后,拖着凡川和钟北的身体,逐渐飞到了通道的边缘。

    随着一声“嗖”的声响过后,三位年轻修真者手里已没了凡川和钟北的身影,凡川和钟北的身体已被扔进了漆黑的通道里。

    “快关上囚房!”看到事情已办妥,雷汜又接着喊道。

    听到雷汜的话后,另外三位修真者又依照雷汜的话,双手间再次布满了黑色烟雾,黑色烟雾又一次的击打在了漆黑的通道里,接着只见黑色通道在被黑色烟雾击打之后,竟又开始变化,而这次的变化却是在快速的闭合通道。

    就没有用多长时间,通道又变作了之前没开启时候一个模样,依旧是一片悬崖峭壁,如若不仔细的观察的话,任谁也很难发现这儿会有一条通道。

    “好了,我们回去复命,记住不能透露给任何人,我们抓了夜月门的弟子,知道吗?”雷汜又再一次的吩咐道。

    “我们记住了,师哥。”另外三位修真者齐声声的说道。

    “那好,走!”

    雷汜话音落下,四人脚下又再次出现了模糊的黑色飞剑影子,随着影子越来越清晰,四人驾驭着脚下的飞剑,再次向着同一个方向飞去了。

    此时在四人刚刚离开的悬崖峭壁处,阵阵的凉风吹过,悬崖上有些角落盛开着的黑色花朵,随着凉风在来回的摆动,一些细碎沙石也在随着凉风吹的方向,在地上滚动,产生了“唦唦”的声响。

    而在刚刚三位修真者击打的那面光滑的峭壁处,从里而外的传来了细微的“咚咚”声响,伴随着悬崖上沙石滚动的“唦唦”声,似在无意中行成了一曲美妙的乐曲。

    而此时被雷汜几人丢进了漆黑的通道里面的凡川和钟北,似乎是感受到了周围的恐怖一般,只见躺在地上的凡川的身体,竟微微的动了下,而且每次身体动一下的时候,伴随而来的还有身体不住的颤抖和紧缩。

    “呃……呃,我,我这是在哪?”只见刚刚身体颤抖的凡川,挣扎着身体坐了起来,看着周围的漆黑,不住的问道。

    话音刚落,凡川立即感到了一阵头痛,脑袋似乎要炸开般的疼痛,让凡川好不容易坐起来的身体,又在颤抖中躺了下去。

    “啊……啊……”只见凡川双手抱着头,不停的在地上翻滚,同时嘴里还因为疼痛,不停的叫喊着。

    正在地上翻滚的凡川,身体在向右翻滚的时候,突然像是碰到了什么,软软的感觉,很像是一个人,因为凡川刚刚向左边翻滚的时候,都是碰到了一些尖石碎石之类的,而此时这个柔软的物体,让凡川突然集中了精神起来。

    因为周围的异常漆黑,凡川使用双眼并不能看到旁边的人的容貌,为了查清状况,凡川不得不忍着头痛,祭出了碎星飞剑,因为碎星飞剑出来时,会带着透亮的青芒,所以凡川借着青芒的照射,定眼看向了躺在自己身体右边的人。

    刚刚看清右边之人的容貌时,凡川不禁的激动了起来,把碎星飞剑放在了一边,立即强忍着疼痛,双手把地上之人扶坐了起来,同时嘴里还大喊道:“钟北兄弟,钟北兄弟,你醒醒啊!快醒醒!”

    见钟北没有任何反应,凡川顾不得自己头痛,强忍着抽出了一丝真气,探入了钟北的体内,等真气在钟北的体内查看之后,凡川这才明白了为什么钟北没醒来,因为此时的钟北的元真灵神已然停止了跳动。

    见状,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大罗七丹里的丹药,可刚刚用真气探入晶涟羽戒后,凡川竟有些迟疑了一下,因为大罗七丹在晶涟羽戒里是分开用七个盒子装下的,而之前凡川拿丹药是只顾着拿,从未在意过丹药的数量。

    这次查看之后,让凡川不禁的有些迟疑的是,因为此时存放二罗丹回神丹的盒子里,仅仅只剩下了六粒回神丹,而三罗丹集元丹和四罗丹魂平丹的数量也已不多,虽然凡川从未接触的五罗丹和六罗丹以及七罗丹的数量还是和以往一样,但是凡川不敢轻易动用这些丹药,因为仅仅一粒三罗丹集元丹,就已经让自己很难的承受了,更不要提其他的丹药了。

    凡川迟疑了一会儿之后,没再多想,立即拿出了一粒回神丹,利用真气化入了钟北的体内,丹药溶解之后,凡川又立即用真气监视着钟北的体内,防止钟北体内的真气过胜。

    回神丹在溶解完了之后,所幸的是,钟北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而且钟北的元真灵神已开始在恢复了跳动,看到此处,凡川由衷的佩服着钟北的修真体质,果然是极品的修真体质。

    安抚好了钟北的身体之后,凡川立即盘坐在了地上,开始自顾的调整自己的身体,虽然自己体内的元真灵神在正常的跳动,但是体内的真气甚少,而且头痛的厉害,想到此处,凡川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两粒一罗丹净心丹,因为回神丹和集元丹的数量已是很少,凡川有些舍不得用了,只好拿出了两粒数量还很多的一罗丹净心丹。

    两粒丹药入肚,顿时凡川感到了体内真气的满溢,为了缓解头痛,凡川竟又拿出了老白师尊留下的灵集简,把神识潜入了灵集简内,想用在浩瀚的空间里修炼,以此来暂时的压制头痛。

    当下,凡川立即用神识进入了灵集简内,果然如凡川所想,头痛竟真的减少了许多,凡川于是借此机会,开始了在灵集简里修炼。

    还是以往的浩瀚景象,凡川似身处在一片海洋上,眼前不断的掠过许多往日的画面,有镜爷爷,烟紫,莫乾,亦冬,等等之类的人物画面,可这次的记忆画面,却在后面老是重复着出现宛灵的影像,这让凡川不由得又想到了宛灵,内心深处一阵阵的隐痛。

    就这样,凡川在灵集简的空间里,开始试着感悟境界,提升修为,这一次的潜修,竟又过去了十多年。

    随着碎星飞剑断开了真气支撑,碎星飞剑剑体上的青芒,也在逐渐的暗淡了下来,而周围又开始变作了无穷的黑暗,有时还会有一阵阵不知从哪而来的细微的冷风吹过,让这漆黑的环境,更加添上了一丝萧索和阴森。

    而此时在凡川潜修,刚刚过去了五年之久时,而之前一直躺在凡川身边的钟北,在随着一丝冷风拂过之后,苏醒了过来。

    刚刚苏醒了的钟北,也是和之前凡川一样,感到了极度的头痛,接下来竟也和凡川神同步似的,身体又倒在了地上,来来回回的翻滚。

    直到身体撞到了盘坐在一旁修炼的凡川时,钟北吓了一大跳,不过从小就冷静的钟北,立即强忍疼痛,抽出了真气防御着。

    但是又碍于周围漆黑的环境,钟北竟又和凡川想到了一处,只见钟北立即祭出了自己一直常用的飞剑,由于飞剑是蓝色的,所以飞剑出来之时,所带的光芒也是蓝色。

    钟北立即伸手握住了蓝色飞剑,向着凡川盘坐的位置照看过去,虽然蓝色的光芒让钟北的视线有阻,但钟北还是彻底的看清了凡川的容貌。

    刚刚看清凡川的容貌时,钟北吓到立即跪倒在地,语气有些颤抖的说道:“拜见凡川宗主!”

    声音在漆黑的环境里回荡了许久,但却不见凡川有任何回应,这让钟北有些恐慌和费解,在接着钟北又喊了一声之后,还是不见凡川有何回应之时,钟北疑惑的看着凡川,踱步的靠近了凡川的身边。

    等终于摸清了凡川的状态后,钟北这才大呼了口气,刚刚紧张疑惑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原来凡川宗主在修炼啊!”钟北看着凡川出声说道,说完,凡川又不禁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不由得有些费解和压抑,于是接着又自言自语道:“这是在哪儿啊?我记得我好像……”

    还未说完,钟北的头痛又开始发作了起来,只见钟北又立即倒在了地上,身体在不停的翻滚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