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玄阴门
    [.huju.]顺着黑色花丛看过去,只见一座谈不上富丽堂皇却有着贵气的宫殿巍然而立,宫殿的建设很是奇特,虽说是宫殿,却又有着一些城堡所有的特征,一个圆鼓的大包耸立在宫殿上方,还有一些奇怪的黑色标志攀附在圆鼓大包的左右。[.huju.]

    再看向奇特宫殿的前方,坐落着一扇盘着雕刻的主门,主门很是壮观气阔,左右各站着两位身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而最吸引人注目的是主门上一副极大的牌匾,牌匾上歪歪曲曲的写着三个黑色大字“玄阴门”。

    此时有着四位同样身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另带着两位昏迷的修真者,快步来到了玄阴门的主门处。

    “来者什么人?报上名来!”守门的一位修真者跨身挡住了四人的去路。

    “哦,这位兄弟,我叫雷汜,这三位是我的师弟,而这两个昏迷的小子是我们从夜月门抓来的,我们想来求见玄阴祭司大人。”四人中间年长的一位修真者,分别指了指身后的三位修真者和昏迷的两位修真者,出声说道。说完,自称叫做雷汜的年长的修真者一脸倦容。

    不错,此时以雷汜为首的四位修真者正是刚刚从夜月门通往玄阴门的逆行通道过来的,而此时还在昏迷的两位修真者正是凡川和钟北。

    “几位师兄,不好意思,祭司大人出去采集东西去了,现在不在玄阴殿内。”知道了雷汜众人的身份后,守门的修真者温和的出声说道。

    听到两位守门修真者的话后,雷汜低着头,脸上挂着些许失望的表情,但只是一瞬即逝,接着雷汜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立即抬头说道:“那我们可以先进去玄阴殿里等候玄阴祭司吗?”

    “这个……”守门修真者有些为难。

    见状,雷汜抓了抓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立即又急切的说道:“这两个人事关重要,听说是夜月门里的大人物呢,我想第一时间报告给玄阴祭司,怕耽搁了时机。”

    其实雷汜也不知道凡川的身份,只是在做一个幌子来瞒过守门修真者,从而可以让他们进去玄阴殿。

    听到事情关乎重要,守门的修真者终于从为难的神色变作了正常,温声说道:“既然事关重要,那几位师兄就请进吧,相信玄阴祭司很快就会回来了。”话音落下,守门修真者躬着身子,伸出了手做请状。

    看见自己的话有了效果,雷汜立即带着几人快步的走进了玄阴殿里。

    刚刚步入玄阴殿之后,雷汜一屁股坐在了玄阴殿的座椅上,大口的喘着气,胸口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而另外的三位修真者,把凡川和钟北放在了地上之后,也学着雷汜一样,自顾的坐在了其他位置的座椅上,大口的喘着气,脸上的疲惫神色显而易见。

    再看此时的玄阴殿,只见殿内的建造风格和殿外也是一样,很是奇特,殿内的墙壁上全是一些形态各异的奇怪雕刻,雕刻的东西大部分都是一些生灵兽禽,但样子却是奇怪迥异,张牙舞爪般的攀附在墙壁上,显得很是阴森和恐怖。

    而在殿内的上方,则是放着一把同样奇特的座椅,座椅的材质看不出来,只是通体的漆黑显得很是让人压抑,而此时在座椅的两边扶手处,两只奇怪的小型怪兽正安详的趴着。

    “师哥,祭司大人大概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四位修真者中,一位看似年轻的修真者看着雷汜,出声问道。

    “急什么?耐心的等会吧!”雷汜大声的厉喝道。

    听到雷汜的厉喝后,刚刚提问的年轻修真者缩了缩脖子,退到了后面,不再说话。

    “对了,师哥,一会见到祭司大人后,我……我们怎么给祭司大人说青邪的事情啊?”四人中另外一位同样年轻的修真者,满脸愁容的出声问道。

    “那能怎么说啊!肯定实话实说了啊,相信祭司大人看在我们的苦劳上,不会多为难我们的。”雷汜说话的同时,脸上也闪现过一丝愁容,不过是一瞬即逝。

    “那祭司大……”

    “是谁来找我啊?”

    正在四人中的年轻修真者再欲开口之时,突然只听殿外传来了一句嘶哑的话音,从而打断了年轻修真者要说的话。

    当四人刚刚听到殿外传来的话音之后,立即“唰”的一声,齐齐的从座椅上站起了身,脸上本来疲惫的神色,顿时被紧张和激动所代替,目光死死的注视着宫殿的主门。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黑色烟雾飘进了殿内,而且与此同时,一股极强的压力也伴随而来,四位修真者急忙闭上了眼睛,抽出真气防御身体,等到四人再睁开眼睛看的时候,殿内已赫然的出现了一位身材瘦弱的老者。

    瘦弱的老者身上穿戴着的衣服,虽然说也是黑色的,但并不是像雷汜四人这样的锦衣,而是一袭黑色的长袍。虽然老者的脸色显得是极度的苍白,但老者有着尖尖的鼻梁,和一副深邃的双眼,特别是老者的双眼,似乎是要把人看透了一样。

    见到老者出现,雷汜四人立即双膝跪地,双手合十膜拜老者的同时,虔诚的说道:“拜见祭司大人。”

    “哈哈,起来吧!怎么样?夜月门里现在是什么情况?”被雷汜四人称作祭司的修真者大笑道。

    “祭司大人,青,青……”听到祭司的话后,雷汜四人的脸上阴晴不定,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祭司似乎有些怒气了的说道。

    “青邪形神俱灭了……”

    “什么?怎么可能?我不是让你们一起联合去抓凌关吗?”听到雷汜的话,祭司一脸的不可思议,而且与此同时,语气里还有些愤怒。

    “我……我们本来就是要一起去抓凌关的,可是当我们到了夜月门之后,见青邪已经被凌关给形神俱灭了,我们四人又想着自己去抓凌关,虽然我们也知道可能敌不过凌关,可是到了凌关的石室后,却找不见凌关的身影。”雷汜眼睛里闪现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接着又立即转头看向了此时躺在地上的凡川和钟北,接着说道:“不过我……我们抓来了两个夜月门的弟子,我们可以审问他们关于夜月门里的事情。”说完,雷汜紧张的看着祭司。

    “你们这一群废……唉,此乃天意啊,只能怪青邪太高傲了,殊不知凌关那老儿已是不可轻视之敌啊!可怜我敖津的计谋落空了啊!”只见祭司手指着雷汜四人,正欲发火,却又“唰”的放下了手,抬头看着殿外,自言自语的感叹道。

    原来被雷汜四人称作玄阴祭司大人的名字叫做敖津。

    没等雷汜四人再说什么,只见祭司敖津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凡川和钟北,突然厉声的说道:“你们抓的这两个人能有什么用?只会打草惊蛇,如若让门主知道了你们这般莽撞,非得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求祭司大人饶命啊,我……我们也是想为我们玄阴门分忧啊,我们也不知道会这样啊!祭司大人……”雷汜四人听完敖津的话后,顿时乱了阵脚,语气里带着些许的乞求哭诉了起来。

    看着雷汜四人的样子,敖津摆了摆手,面色气急的说道:“好了好了,你们现在立即把这两人关到囚房里去,切记不可让别人发现,我现在立即去面见门主,商讨一下关于青邪的事情。”说完,敖津转身走出了宫殿,脸色又恢复了往常的苍白。

    “多谢祭司大人饶恕!”雷汜四人跪在地上,看着敖津的身影从殿内消失而去。

    等到殿内又恢复了寂静之后,只见雷汜立即站起了身,平复了下心情,看着另外的三人说道:“咱们一起快点把这俩小子关到囚房去,记住只要有人问起,绝不能说是从夜月门抓来的!”说完,雷汜率先走向了躺在地上的凡川和钟北。

    “师哥,那……那刚刚几位守门的兄弟都知道了这两人的身份了啊!”四人中的一位年轻修真者,看着雷汜的背影,小声的说道。

    听到年轻修真者的话后,雷汜停下了脚步,低头想了一下说道:“这个应该没事,他们是祭司大人的守卫,应该不会出去乱说的,我们快些把这俩人带走吧!”说话间,雷汜首先伸手把凡川给抬了起来,接着另外三位修真者也参与其中,四人很快的又把凡川和钟北拖了起来。

    临出宫殿的时候,雷汜又小声与另外三人交待了几句,接着四人快步的走出了宫殿。

    “几位师兄见到祭司大人了吧?”见雷汜几人出来,守门的修真者站出身子,出声问道。

    “恩,是啊,见过了,祭司大人要让我们把这俩小子带走。”雷汜强装着微笑说道。

    “那好,快去吧!”说着话,守门修真者又转身站回了原位。

    守门修真者的话音刚落,只见雷汜几人拖着凡川和钟北的身体,立即快步的走出了主门,消失在了玄阴殿外的黑色花丛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