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逆行通道
    [.huju.]看到对方布置的黑烟屏障,凡川有些摸不清头脑,但并没有多想,凡川立即又在双手间汇聚着化魂之力,准备给予对方一次强劲的攻击。[.huju.]

    “噬魂灵阵!”正在此时,随着四位修真者大喊了一声之后,只见四位修真者身前本来模模糊糊的黑烟屏障,此时竟已变作了像是一张纯黑色的格挡板,而且格挡板的上面还不时的向上迸发着黑色烟雾,一阵一阵的极是阴森。

    凡川不能再等了,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黑色格挡板,凡川立即把在双手间早已汇聚的化魂之力击向了黑色的格挡板。

    化魂之力瞬间击在了格挡板上,顿时,石室一阵的颤抖和摇晃,一股极大的压力充斥满了整个石室,黑色格挡板在被化魂之力的冲击下,凌乱的散发着道道的黑色烟雾,一时间,整个石室,也被黑色烟雾给熏染成了漆黑。

    由于石室的瞬间漆黑,而且凡川似乎是看不透这些黑色的烟雾,视线里全是模糊的影子,极为被动。

    正在此时,凡川还在等待着能令自己欣慰的结果时,突然一道极强的真气攻击,在黑色烟雾中极速的向着自己飞来,穿梭中所带的无匹战意,令凡川很是胆寒。

    已经来不及抽出真气做抵御了,凡川惯性的亮出了泫滇战甲,瞬间,那道极强的真气攻击击在了凡川的泫滇战甲上。

    瞬间凡川只感到了一阵撕裂的疼痛传到了脑袋里,身体竟在无主的颤抖,在一口早已压抑了许久的鲜血喷口而出之后,凡川体内的元真灵神像是突然间停止了跳动一般,接着凡川的双眼紧紧的闭上了,身体也失重了一般,倾倒在了地上。而临在凡川闭眼时,凡川看到的仅仅是泫滇战甲在亮着刺眼的银线光芒。

    而此时四位奇怪的修真者,见到凡川突然倒地了,身体一动不动,但还是没有立即走上前去,而是在石室里的黑色烟雾消失殆尽了之后,四位修真者这才快步的走向了倒在地上的凡川和钟北。

    “师哥,接下来怎么办?”四人中其中的一位修真者,看着站立在自己身旁的一位年长的修真者,出声问道。

    “带回门派里,不能再耽搁了,看来凌关那老头子已经跑了,下次咱们再来收拾他。”四人中年长的修真者,立即出声说道,话音之中似乎是有着一种命令的语气。

    “是,师哥,遵命!”另外三人在听到年长修真者的话后,立即弯身着手准备着带走凡川和钟北。

    等到另外三人把昏迷的凡川和钟北的身子收拾妥当之后,又随着四人中年长的修真者的一声命令,一行六人匆忙的离开了石室。

    石室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只是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还能寻见一丝未散尽的黑色烟雾。

    在夜月门的最东北角,以往的青邪长老宫殿,自从青邪形神俱灭之后,这座宫殿一直都处于没人入住,似是被遗忘了,此时已经破败不堪,宫殿顶上的瓦片,也已破烂的零零碎碎,以至于天空中的光芒,可以直接的照进宫殿内。

    宫殿内更是狼藉,原本华丽的墙壁和雕塑,此时也已是灰尘满布,殿内的桌椅更是零零散散的分布在宫殿的各个角落。偶尔会有一些微风通过顶上的破洞,吹进了宫殿内,卷起了一丝灰尘,萧索不堪。

    而此时在这座原本该是寂静的宫殿里,只见四位衣着奇怪的修真者,挟持着两位昏迷的夜月门的修真者,似乎正在着急的讨论着什么。

    “师哥,现在就要打开逆行通道吗?”

    “师哥,夜月门的山神门快要开启了,我们不妨等到山神门开启之时,再趁混乱出去。”

    “不行,带着这俩小子,从山神门离开太危险了,现在就开始打通逆行通道。”四人中一位年长的修真者坚决的说道,以至于刚刚的说话的两位修真者都不敢再出声。

    不错,此时的四人正是之前出现在凌关真人石室的奇怪修真者,四人似乎是在讨论如何尽快的离开夜月门,而四人挟持的昏迷的两人,正是凡川和钟北。

    “遵命,师哥,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打通逆行通道吧?”四人中刚刚没说话的修真者,此时站出了身子,声音同样坚决的说道。

    “好,你们把那俩小子先放在一边,咱们立即开始打通!”年长的修真出声说道。

    随着年长修真者的话音落下,另外三人立即把凡川和钟北放在了宫殿的一角,接着一行四人向着宫殿里的内室走去。

    四人刚刚走进内室,年长的修真者又立即说道:“一会儿打通了逆行通道之后,先别急着走,要记得带上那两个小子,我们留着有用。”

    “遵命!”

    随着另外三人话音的落下,突然只见四位修真者双手间汇聚了大量的着黑色烟雾,而四道黑色烟雾全都齐唰唰的飞向了内室里的一面屏风上。

    本来以为会瞬间破碎的屏风,可却在此时接纳了黑色烟雾之后,竟然大放着光芒,光芒的颜色在不停的转换着,随着黑色烟雾的不断涌入,光芒的颜色就会越转换越快。

    而此时四位修真者的脸上都已浸出了些许的汗珠,脸上的表情也从开始的轻松坚决,变作了疲惫劳累,而脸上的肌肉也在微微的抽搐扭曲,似有要支撑不住了的感觉。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就在四位修真者就要坚持不住,准备放弃的时刻,只见此时已经颜色异常鲜明的屏风,突然停止了接纳四位修真者所击出的黑色烟雾,而屏风的中央竟在瞬间出现了一个漆黑幽深的漩涡,漩涡里阴风阵阵,有一股极强的吸引力,在拉扯着四位修真者。

    “快,快,快去带来那两个小子,逆行通道打开了!”首先还是年长的修真者看出了端倪,立即大声的对着另外三位修真者喊道。说完,年长的修真者脸上本来疲惫不堪的表情,闪现了一丝的笑意。

    “遵命!”另外三位修真者齐声答道,接着拖着疲累的身体,立即转身向着内室外跑去。

    不一会,三位修真者拖着依旧在昏迷的凡川和钟北走进了内室。

    “一起靠近逆行通道,不过一定要谨记住,不要想着使用真气来抗拒吸引力,我们要随着吸引力。”四人中间年长的修真者,说完之后,率先走向了黑漆漆的漩涡处,而另外三位修真者也依次的跟上了年长修真者的脚步。

    等到四位修真者与凡川和钟北一行六人都靠近在了黑漆漆的漩涡处时,突然只见漩涡开始快速的旋转,而且里面涌出了大量的黑色光芒,与此同时,随着黑色光芒而来的,还有极大的拉扯吸引力。

    就在此时,突然漩涡里传来了一声“唰”的声响之后,一行六人已消失在了内室,而内室里只留下了一缕残留的光芒,随着残留光芒的逐渐消失,快速旋转的漩涡也逐渐的消失了。

    再看此时的内室,和原来一模一样的萧索和狼藉,只是内室里的那面屏风上,有着鲜明的灰尘被扫落的痕迹。

    而此时在夜月门刚修复好的宗主宫殿里,几位夜月门的长老和修真者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讨论的同时还伴随着几句着急的争吵。

    “梓月长老,你先不要着急,凡川宗主一定是找到了宛灵丫头,我们不妨再等等。”

    一位身材饥瘦的老者,看着身旁一位身材婀娜多姿,容貌动人的女人温声说道,不过此时的女人脸上挂着着急和愤怒的表情。

    “征黎长老,还要再等吗?凡川宗主和灵妹已经消失了几年了,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不能再等了。”美丽的女人气急败坏的说道。

    不错,此时对话的两人正是夜月门的长老梓月和征黎,而站立在两人的另一旁的还有安吾长老,以及夜月门里精修炼术,刚刚出关的易阳长老。此时几人的脸上都有着一副着急的神色。

    “前些年凡川宗主和宛灵丫头不就是消失过吗?后来我们去找,也找不到踪迹,再后来他们不是自行回来了吗?”征黎长老虽然也是很着急担忧,但还是强装温和的说道,其实征黎这样说,是在安抚此时宗主宫殿内的夜月门晚辈弟子。

    “征黎长老说的对啊,梓月长老,我们想找,可是怎么找?夜月门里已经翻了一遍了,没有凡川宗主和宛灵丫头的踪迹啊!”站立在一旁的安吾长老也温声说道。

    “可是……”梓月的话里很是为难。

    “山神门就要开启了,我们不妨先等着凌关真人出关之后,再作决断。”一直没开口说话的易阳长老出声说道。说完,易阳长老抬手捋了一下长长的胡须,眼光看向了殿外。

    “哼,等到山神门开启时,希望凌关真人能早些出关!”梓月撅着嘴厉声说道,似乎很是抱怨凌关真人闭关潜修,说完,梓月闪身走出了宗主宫殿。

    看着梓月走出宗主宫殿后,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两人,自顾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而此时在一个满地都是黑色的花朵的地方,有着四位衣着黑色锦衣的修真者,而且四位修真者手里还拖着两位衣着与四人完全不同的昏迷着的修真者,正着急快步的走在花丛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