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揪心
    [.huju.]“恩,这玄阴门呢,向来都是以邪术著称,他们的邪术可以使修真者暂时的失去直觉,也可以封闭修真者的真气,使修真者永远的沦落为凡人,而玄阴门最残忍的乃算是玄阴之体蜕变吧,那些蜕变身体的修真者,蜕变之前的修为境界都需要有着元真期的境界,而蜕变之后虽然可以瞬间的提升修为境界,但是蜕变之体还是有着极大的反噬力的,稍有不慎,将会踏入万劫不复之地。[.huju.]”凌关真人说完之后,又是习惯性的捋了下自己的胡须,似乎在想着什么,陷入了沉思中。

    听完凌关真人的解释之后,凡川心里对这个玄阴门修真门派,有着一种极度的抵触,因为凡川始终都不愿相信,既然是修真门派,为何要引进这些凶残诡异的邪术。

    见凌关真人似乎已恢复了正常,不再多想,凡川又立即开口说道:“真人,那玄阴门对我们……”

    “让老夫来慢慢的讲于你听。”凌关真人竟打断了凡川的问话,接着说道:“老夫虽然不知道玄阴门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但老夫可以推算出,玄阴门必定是遭受到了什么打击,所以想得到夜月门的支持,意思也就是想要吞并夜月门,从而来稳定自己的生存,至于青邪怎么接触到了玄阴门,这个老夫也不清楚,凡川小友,这个答复,你满意吗?”

    “恩,满……满意”凡川像是在想着什么,自顾的说道。

    凌关真人见凡川眉头紧皱,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就没有再出声打扰,而是在静静的等待着凡川。

    终于在时间消逝了一会儿之后,凡川这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出声说道:“真人,我们应当阻止玄阴门啊,不然这对于我们夜月门来说,可是一件极度不安的因素啊。”

    “哈哈,凡川小友说的是啊,老夫也在苦想对策呢,只奈这不是一件小事,需要从长计议。”凌关真人听完凡川的话后,竟又放声的大笑了起来。

    “真人既说玄阴门也是退隐的修真门派,那要怎么才能找到玄阴门,从而进入玄阴门呢?”

    “这个老夫也在思索,可能淮臣师弟知道玄阴门的入口,可是淮臣师弟已经飞升了,那便需要我们自己来寻找了。”凌关真人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凡川小友不是说还有第二件事吗?那第二件事是什么呢?”

    听到凌关真人相问,凡川倒有些羞愧,不知该如何开口,想了一会的凡川,低着头小声说道:“真人,还……还有十年山神门就要开启了,小子想……想……”凡川支支吾吾的,还是没能把话说完。

    “是不是五十年过了,凡川小友想要离开夜月门呢?”突然凌关真人插话道,语气并没有生气或者遗憾,而是如之前一样的平和。

    看着凌关真人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凡川倒是更为羞愧,出声说道:“真人,小子我……我想回紫金大陆木季城一趟,遵守我师尊的话,回到孤真派去看看,而且外界还有许多等待着我的朋友。”说着凡川突然像是又想到了什么,眼神坚定的说道:“但小子一直会把夜月门放在心里,小子也会着手去调查玄阴门的事情,只是……只是辜负了淮臣前辈和真人的期望,更是辜负了夜月门的众多兄弟姐妹,我……”

    “哈哈,凡川小友不必如此自责,其实凡川小友的去留,只是天意注定,从凡川小友刚来到夜月门的时候,这些就早已注定了,这也是你的命途,天意不可违啊!”凌关真人自顾的感叹了起来。

    听完凌关真人的话,虽说凌关真人对于自己的提出的离开,并没有任何的一丝责备,但凡川的心里还是有些惭愧,总感觉自己这样离开,是对夜月门的一种不负责,但是自己内心的想法却在时刻提醒自己,外界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做,就连亦冬和寒逍遥城的情况,凡川都不禁的生起些许担心,因为当初自己是被江临庄击中而误到了夜月门,却不知自己消失后,接下来的寒逍遥城会发生什么,想着此处,凡川脸上的担忧更甚。

    也许是看到了凡川一直在纠结,只见凌关真人从石床上站起了身,缓慢的走到凡川的身前,伸手拍了一下凡川的肩膀,接着温声说道:“凡川小友需要想开啊,万事需能放下方可成真,老夫相信你能做到的,好了,不说了,老夫要潜修了,希望我们下次的相见,不会相隔过多的光阴。”凌关真人的话语间似乎有些难以捉摸到的伤感。

    接着凌关真人转身又走到了石床处,双手抬向空中,一道真气瞬间而至,击到了石床上,接着石床竟开始缓慢的移动,直到石床移动了一大段距离之后,石床的下面豁然的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只见凌关真人闪身进入了洞口内,直到完全没了凌关真人的身影后,石床又缓慢的移回到了原处。这一切几乎像是一瞬间完成的一样,石室里忽然的寂静了下来。

    感受着忽然而至的寂静,凡川这才从矛盾的心绪中挣扎了出来,看着眼前已空荡荡的石床,心间有些复杂的情绪在若隐若现。

    正在此时,只见凡川突然双膝跪在了石床边,嘴里呢喃着:“真人,小子定不会让您失望。”

    又是一阵无声的寂静,时间似乎也过去了很久,凡川这才平复了下心情,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即站起了身,没有一丝留恋的转身走出了石室。

    站在石室外,看着眼前这些异样的雕塑,凡川突然又想到了观云池里的雕塑,还有在观云池下面的绝殃前辈,忽然有一丝的不舍浮现在了心头,凡川这才有些唏嘘的感叹道,原来在夜月门里已有很多自己习惯的事物,谈到离别,总感觉心间有些酸酸的,但又想到还有十年的光阴呢,凡川就没再多想,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向着梓月所住的长老宫殿的方向,极速的飞了过去。

    踏着脚下的飞剑,激荡的风在吹着凡川的头发,凡川不由的拂动了下凌乱的头发,眼光一直看着前方,由于宛灵之前给凡川说过梓月的长老宫殿位置,所以凡川并不会迷路。

    逐渐的,随着极速飞行的碎星飞剑,凡川的视线里凸现了一座华丽的宫殿模样,宫殿的华丽不像夜月门宗主宫殿般那样奢华的华丽,而是有一种精美的华丽感,凡川看着眼前的宫殿,不禁的又想到了钟北,英俊的脸上不禁的浮现了一丝的邪笑。

    终于降落在了长老宫殿的外侧,凡川立即收起了碎星飞剑,快步的向着长老宫殿走去,可就在此时,还未等凡川走宫殿的门旁,突然身前闪现出来了两位夜月门的女性修真弟子,两位女弟子站定了脚步,刚刚看到凡川的面容,本来平淡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紧张了起来,立即双膝跪地,崇敬的说道:“拜见凡川宗主,不知宗主降临,未能及时远迎,还望宗主恕罪。”说完,两位女弟子稍微抬头看了一下凡川英俊的脸庞,不禁的脸上竟浮现了些微红。

    “两位……请起,不用多礼,我是来拜访梓月长老的。”凡川竟也不知道如何称呼面前的两位女弟子,于是立即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以此来缓解下此时有些尴尬的场面。

    果然,效果显著,只见两位女弟子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立即起身抬起了手作恭请状,接着说道:“宗主有请。”说完,两位女弟子率先的走在了前面带路。

    凡川也不再出声,快步的跟在了两位女弟子的身后。

    可正在此时,凡川突然感觉到了身后有些杂乱声传来,接着一道强劲的真气流向着凡川的身后极速飞来,凡川被这突然的状况惊讶到了,但并没做多想,立即抽出本体真气防御,转身看着来者。

    “哎呦,是什么大风,把凡川宗主吹到我这小破房了?”

    等看清楚来者之后,凡川这才放松了下来,原来来者就是自己此次所要找的梓月长老,凡川看着面前此时正嬉笑着的梓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梓月姐姐,你还想偷袭我啊?”凡川故作有些生气的说道。

    “嘿嘿,逗你玩的,别生气嘛,对了,凡川宗主来我这儿有什么事吗?”突然梓月的眼光变得有些狡黠的又接着说道:“是不是想姐姐我了?”说着,梓月还妩媚的扭了扭自己腰身。

    “呵呵,梓月姐姐就别逗我了。”凡川苦笑道。

    “好啦好啦,你这个人真无趣,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梓月有些丧气的说道。

    “恩,是因为……”凡川想了想还是先说钟北的事吧,然后自己再顺便打听下宛灵在哪儿休息,然后自己再悄悄的去找宛灵,省得梓月再挑逗自己,凡川此时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有些怕梓月。

    想到此处,凡川立即故作温和的说道:“梓月姐姐,我想让钟北以后跟在我身边,所以此次特来给你报告一声。”说完,凡川定睛的看着梓月,等待着梓月的反应。

    “好小子,是来挖人来了啊,我说我出关之后,见钟北的脸色有些惆怅,问他为什么,他还不说,原来是你想把他挖走啊!”果然如凡川所想,此时的梓月竟生气了起来。

    看着面前生气的梓月,凡川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而且还在心里郁闷,不就是要你一个弟子吗,怎么这么小气。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梓月在夜月门里收的弟子基本全部都是女弟子,只有钟北一个男弟子,由此可想梓月为什么生气了。

    但可能是又想到了凡川如今是夜月门的宗主,只见梓月似乎不再生气了,而是有些神色凝重的接着说道:“凡川宗主想让钟北跟着也不错啊,只是梓月斗胆恳请宗主以后能对钟北照顾些,他其实是个苦孩子,他是我在前几百年一次山神门开启时,在外界带进来的一个苦孩子,当时见他家里只剩下了他一人,就可怜他,带他入了修真,不过钟北倒也很是努力用功,仅仅只是用了这几百年的时间,就已修到了元真期了。”梓月像是在复述一件自己的事情一般,脸上挂着些许难以隐藏的感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