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疑心
    [.huju.]听到凡川的话,钟北很是惊讶和震撼,只见钟北有些慌乱的抓了下自己的头发,却没有开口回答凡川的问话,脸上的纠结表情显而易见。[.huju.]

    凡川看了看钟北的反应,知道钟北在犹豫什么,于是大声笑道:“哈哈,钟北兄弟不用紧张,我又没有强迫你跟在我身边,我只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如若你愿意的话,梓月长老那边,我自然会去相告,如若你不愿意的话,我是不会强求的。”说完,凡川不再出声,静静的等待着钟北的回答。

    像是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争斗一样,只见钟北带着有些疲惫的神态说道:“凡川宗主,我……我想回去亲自禀告下师尊,然后再来跟随宗主,宗主,您看行吗?”

    “怎么不行?哈哈,你去吧,想好了来找我。”凡川又恢复了笑态说道。

    随着凡川话音落下,钟北再次对着凡川和宛灵躬身施礼之后,转身驾驭飞剑飞走了。

    看着钟北身影消失的方向,凡川似乎在想着什么,表情呆住了。

    “喂,你想什么呢?你拉拢钟北归从于你,到底是什么阴谋,快从实招来!”见凡川在发呆,宛灵抬起手拍打了一下凡川的肩膀,故作严肃道。

    “哈哈,我能有什么阴谋,我只是比较欣赏钟北兄弟罢了。”

    “鬼才信!”宛灵说完,扭头走开了。

    “你去哪?等等我啊!”凡川追在宛灵的身后喊道。

    “去静室啊,你的三位兄弟不是在等着你吗?”宛灵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凡川说道。

    “哦,对,我差点给忘了,那咱们立即去吧!”凡川说着话,祭出了碎星飞剑,碎星飞剑透着强盛的青芒,带着凡川和宛灵两人向着静室的方向飞去。

    脚下的风景在极速的掠过,飞行的一路上,两人又是无语,凡川只自顾着站在宛灵的身后,闻着宛灵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而宛灵则像是在沉思着什么,眼光一直看向了前方。

    直到碎星飞剑降落在了静室的门外,凡川这才平复了下心情,牵着宛灵的手,轻车熟路的快步走进了白平刃三人所潜修的静室。

    凡川刚刚走到静室的门旁,还未推开门,只见静室的门却自己打开了,而白平刃三人像是已经等待了许久的样子,身体直直的站在门内。

    看着白平刃三人的样子,凡川心里既有一丝欣喜,又夹着着一丝愧疚,欣喜的是可以与自己的兄弟好好的畅谈一番了,而惭愧的是,自己来的时辰是否有些晚了。

    “让三位兄弟久等了,我在路上有些小事给耽搁了下。”凡川说着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凡川兄弟说的哪里话,我们也是刚到没一会儿,快进来吧!”首先是浦玄出声说道,说话的同时,微微的弯着身子,把凡川和宛灵请进了内室。

    见到浦玄微微弯曲的身子,凡川还是有些不习惯,即使凡川心里再怎么想变回原来的样子,但现实中的隔阂还是依旧存在。

    “对了,我还忘了问三位兄弟,你们这些年一直在潜修吗?这届的擂台比试怎么没有参加?”凡川牵着宛灵的手,自顾的坐在了静室的石椅上,看着白平刃三人问道。

    “恩,是啊,只是……只是修为境界并没有提升,而至于这届的擂台比试,我们三个是想等修为境界提升了再去参加,那就只能等下届了。”白平刃大大咧咧的说道,说话的同时,脸上有些羞愧的神色。

    “三位兄弟不要灰心,提升修为境界是需要很漫长的时间来修炼的,这个三位兄弟要看淡些才是啊!”凡川学着一副长者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接着几人又陆陆续续的聊了些关于修炼外的事情,几人全都乐享其中,聊的时间久了,浦玄和沈佑也逐渐的放开了约束,似乎也和白平刃一样,忘却了凡川是宗主的身份,而是和以往初识凡川时一样放开了,宛灵也在一旁有意无意的说上两句。

    几人就这样不分昼夜的畅聊了足足有几天之久的时间,直到最后几人都感到有些疲累时,这才逐渐停下了畅谈。

    “多谢三位兄弟这几天的陪伴,这几天我过的很充实。”凡川温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白平刃三人并没有再说话,而是每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副满足的表情。

    突然只见凡川拍了拍双手,起身站立了起来,语气温和的又说道:“我想去拜访下凌关真人,我还要诸多的疑惑需要向真人求解,那就先暂时的离开三位兄弟了。”说完,凡川双手抱拳弯身向着白平刃三人施了一礼。

    听完凡川的话后,白平刃三人像是又突然想起来了凡川如今的身份,本来已经放松的身子,顿时又有一丝紧张,于是三人立即同样弯身施礼道:“恭送凡川宗……兄弟!”

    “呵呵,三位兄弟保重!”说着凡川又牵住了宛灵的小手,转身走出了静室,留下了在静室发呆的白平刃三人。

    刚刚走出静室,宛灵却挣脱了凡川的手,脸色略显疲惫的说道:“我累了,我想去梓月姐姐那儿去休息。”

    听到宛灵的话,凡川这才仔细的看了下宛灵的脸色,确实是有些疲惫,只见宛灵本来滋润水灵的眼睛,此时竟沾染着些许的水雾,像是眼睛有些酸楚了的表现,看到此处,凡川不禁的有些心疼,之前自己只顾与白平刃三人叙旧了,却疏忽了宛灵,凡川想着,伸出手摸了摸宛灵的脸蛋,立即一丝细腻润滑的感觉入手,宛灵也不抗拒,任由着凡川触摸。

    “让你受累了,灵儿,对不起。”凡川温柔的出声说道,虽然凡川知道修真者是可以无睡眠无进食的,但像宛灵这般的女性修真者还是很难坚持连续几天一直说话,而不稍微休息一下。

    看到凡川突然如此的深情,宛灵竟有些不知所措和些许的含羞,只见宛灵把凡川放在自己脸蛋上的手握进在了自己的手中,娇声说道:“我没事的,就只是休息一会就好啦,你去拜访凌关真人吧,我在梓月姐姐那儿等你,好吗?”

    “恩,拜访过了凌关真人,我会及时的去找你。”凡川眼光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宛灵说道。

    其实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是怎么了,但内心里却有一个最真实的感受,就是看着宛灵自自己身边,自己就很快乐。忽又想到了之前自己问宛灵愿不愿意在十年后跟自己走,宛灵似乎有些不情愿,想到此处,凡川又有些难过,是发自内心的难过,所以只想着能在这十年里好好的陪着宛灵。

    “恩,那我先走啦!”说着宛灵的脚下模糊的出现了一把粉色的飞剑,随着宛灵把真气融入到了剑体,粉色飞剑缓慢的带着宛灵升到了空中,然后以着极快的速度飞走了。

    看着飞走的宛灵的身影,凡川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暂时的把那些难过的情绪撇了开来。然后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向着凌关真人的石室方向飞去。

    在碎星飞剑仅仅只是飞行了一会儿之后,凡川就看到了脚下地面上,隐现出来了众多的石质雕塑,凡川立即降落了碎星飞剑,收起了碎星飞剑后,又是同样轻车熟路般的穿梭过了几座雕塑,几乎没用多长时间,凡川就找到了凌关真人潜修的石室。

    算着上次阔别石室到如今,已过去了几十年,可石室的样式和周围的一些景色,依旧还是老样子,没有一点点的改变。

    不再欣赏周围的景色,凡川着力推开了石室结实厚重的门,刚刚踏入石室里,还未等凡川开口说话,忽然石室的里间传来了凌关真人熟悉的声音。

    “凡川小友来了?”

    “小子凡川特来拜访真人”

    “进来吧”

    话音落下,凡川踱步的走进了石室的里间,果然,凌关真人此时正安坐在里间的石床上,只是此时的凌关真人是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袍,而以前一直握在凌关真人手里的拂尘,此时却不知所踪,又想到了凌关真人与青邪的那场惊世骇俗的争斗之后,凡川便不再好奇了。

    “小子拜见真人”见到了凌关真人之后,凡川不禁的又下跪道。

    “还请凡川小友快起身,不必多礼,再说你现在已是夜月门的宗主,岂能给我这个老头子下跪呢?”凌关真人并没有站起身子走下石床,而是对着此时正跪着的凡川抬起了右手摆动了一下,意思像是在让凡川起身。

    “多谢真人”

    “哈哈,凡川小友说吧!这次找老夫有什么事情吗?”凌关真人见凡川起身,放声笑道。

    “真人英明,小子这次来找真人,其实是有两件事。”说着,凡川试着抬头看了一眼凌关真人的反应,见凌关真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后,凡川又接着说道:“这第一件事就是,小子想了解一下真人之前所说的关于玄阴门的事情,因为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子总感觉此次青邪的叛变,和玄阴门有着莫大的联系,而且小子似乎觉得玄阴门对咱们夜月门是有什么阴谋存在的。”

    听完凡川的话后,凌关真人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微笑的捋了下胡须说道:“哈哈,看来淮臣师弟让凡川小友继承夜月门,并不仅仅只是凡川小友是寒体修真者啊,凡川小友的智慧,真是让老夫自愧不如啊!”

    “真人是太抬举小子了,小子只是推测瞎想而已罢了。”被凌关真人夸奖了一番的凡川,竟有些尴尬,不自然的把双手在衣服上干搓了两下。

    “哈哈,凡川小友不必谦虚,你的推测完全是对的,玄阴门确实对我们夜月门是有阴谋存在的,这些天老夫也静下心想了想,也许青邪和林柘只是玄阴门的一颗小小的棋子罢了,唉……”说到最后一句时,凌关真人的表情又显现出了一丝的遗憾,自顾的叹了口气。

    “请真人示下”凡川虚心的低头请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