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仁心
    [.huju.]随着碎星飞剑的极速飞行,凡川和宛灵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是眼光有些游离的看向了前方。[.huju.]

    就在此时,碎星飞剑的飞行前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熙熙攘攘的嘈杂声,凡川寻声看去,只见在前方不远处的地上,站立着许多的夜月门修真弟子,密密麻麻的很是嘈杂。待看清楚之后,凡川这才知道,原来这是又一届的夜月门擂台比试举行了。回头想着上一届擂台比试,仿佛还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一样,可却已过去了三十年了。

    “夜月门三十年一次的擂台比试又开始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呢?”宛灵也注意到了下方的情况,于是转头睁着一双水灵的眼睛看向了凡川说道。

    “灵儿想看吗?”

    “恩!”

    “那好,我们下去。”说着凡川开始压制碎星飞剑的速度,找到了一块离擂台比试场地不远处的空地,准备把碎星飞剑降落此处。

    随着碎星飞剑的落下,宛灵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喜色,放眼望了望擂台比试场地里众多的夜月门修真弟子,雀跃道:“今年的比试一定也好玩!”

    “那我们就去看看。”凡川收起了碎星飞剑,伸手很自然的牵起了宛灵的小手,又惹来了宛灵脸上一阵的绯红。

    凡川牵住宛灵的小手,快步走到了比试场地的外围,正准备进入比试场地内时,突然身前跑来了两位修为境界一般的夜月门修真弟子。

    “什么人?报上名来,才可入……”

    两位修真弟子本想开口大声制喝,却在看清楚了凡川的面貌后,双腿竟有些颤抖的,一下跪在了地上,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凡……凡川宗主,不……不知宗主大驾,我……我……”话间,这位修真弟子竟抽打起来了自己的脸,抽打的同时,嘴里还不时的支支吾吾着什么。

    见状,凡川立即伸手扶起了两位修真弟子,脸上带着微笑,语气温和的说道:“两位兄弟快起来,不必自责,这乃是你们的职责嘛,我不会怪罪你们的。”

    两位修真弟子听见凡川的话后,先是一愣,相互看了看彼此,接着又激动了起来,喜道:“多……多谢凡川宗主恕罪,多谢宗主!”说着,两位修真弟子又想下跪,但被凡川制止住了。

    “那……那我去宣告下,宗主驾临!”一个修真弟子抑制不住激动的说道,说完,就想转身跑入比试场地。

    “且慢,不可,我们只是随便看看,就不便打扰众位兄弟姐妹比试了。”凡川立即出声阻拦道。

    “哦……遵宗主吩咐。”两位修真者有些奇怪凡川的吩咐,但还是立即躬身施礼应答道,说完,两人都退身站在了一边。

    “进去吧?”见入比试场地的入口处已没人把守,凡川转头看着身边的宛灵,轻声问道。

    “恩!”说着话,宛灵竟首先跑了起来,硬拽着凡川的手,向着比试场地里跑去。

    等凡川和宛灵的身影消失在了比试场地内,刚刚把守比试场地入口的两位修真者,正面面相觑的讨论着什么。

    “哎,你说,刚刚站在凡川宗主身边的不是宛灵师姐吗?”

    “是啊,怎么啦?”

    “宗主宛灵师姐他们俩……”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吗?快去检查入口!”

    说着话,另一位修真弟子向着身边的一位此时正疑惑着的修真弟子的头上打了一巴掌,愤愤的走开了。

    而此时的比试场地里站满了夜月门的修真弟子,这些修真弟子的修为境界也都各不相等,有的还未到元真期,有的则是已处于成真期境界,不过相对之下还是修为境界低的修真弟子比较多。

    凡川牵着宛灵的小手,在人群里快步的穿梭着,直到找到了一处人少,而且能清楚的看到擂台上的比试情况的地方,凡川这才停下了脚步。

    而此时随着凡川刚刚停下脚步的宛灵,则立即抬头向着擂台上看去,眼睛里闪耀着欣喜的神色,可等宛灵仔细看清楚了擂台上比试的修真者之后,脸上的喜色更甚,只见宛灵立即拽了拽凡川的一角,另一只小手则指向了擂台上,接着雀跃道:“凡川,你快看,那不是钟北吗?”

    本来目光还在场下众多修真者身上的凡川,听到宛灵的喊话,也立即向着擂台上看去,等看清楚了擂台上正比试的修真者之后,凡川也同样欣喜道:“哎,还真是钟北啊,他不是跟梓月姐姐回去了吗?”

    “那也说不准人家想来擂台比试下呢?不行啊!”宛灵看着凡川英俊的脸庞,故作嫌弃的说道。

    “哈哈,是啊,钟北兄弟的修为境界还是挺不错的啊。”凡川从第一次见到钟北,询问钟北话的时候,就已试探过,钟北的修为境界是刚刚踏入元真期,刚刚凝结了元真灵神。

    此时正在擂台上比试的钟北,手持了一把发着淡蓝色光芒的修真剑,身姿矫健的穿梭于对手的攻击范围里,而且还不时的击出一道真气流干扰对方的视线,而此时与钟北对立的修真者的修为境界竟是元真中期,比钟北多了一个层次,但看局势的走向,倒是钟北更胜一筹,这让凡川发内心底的开始关注起了钟北。

    接着场下的众多修真弟子欢呼了起来,凡川脸上也出现了会心的一笑,因为此时在擂台上比试的钟北,终于以着一击上下旋转的剑术,用着手里的淡蓝色修真剑直直的压制在了对方的喉咙处。而此时在擂台下的众多修真弟子,看到钟北这一击,都不禁的欢呼了起来。

    “多谢钟北师弟承让,我自愧不如。”而此时在擂台上与钟北对试的修真者,手扶台面站起了身子,面对着钟北躬身施礼道。说完话,修真者的脸上并没有愤怒的表情,而只是浮现着一丝惭愧。

    “是师哥谦让了。”钟北同样躬身还礼道,而钟北的脸上并没有一丝骄傲的神色。

    随着钟北的话音落下,与钟北对试的修真者转身走下了擂台。

    按照擂台比试的规则,钟北还要继续等待着接下来的其他修真者挑战,但此时却见钟北转身面向了场下的众多修真者,把透着淡蓝色光芒的修真剑收回,接着双手抱拳抬向空中,声音洪亮的说道:“各位师哥师姐,师弟师妹,钟北恳请不愿再战了,还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说着钟北也转身走下了擂台。

    而此时站在擂台下的众多修真弟子,个个都面露疑惑,猜不透钟北是怎么想的,因为在夜月门的擂台比试上,有个私密却人人都知的小规矩,就是只要上擂台比试的修真者可以接连战胜几人的话,那么大家都会在心里深深记住这个修真者的名字,从而这个修真者以后在夜月门里的修炼,相对之下肯定会有着诸多的益处,所以很多修真者在擂台上战胜了之后,都是会选择继续迎战,即使自己体力再不济,也要坚持迎战。这也是凡川初参加夜月门擂台比试时的疑惑的最大原因。而此时钟北竟放弃了这个机会,却选择了弃战,这不得不让众人感到疑惑和不解。

    见到钟北离开,凡川即刻拉着宛灵的小手追了上去,宛灵有些不解,但看着凡川坚定的眼神,便也不多询问。

    终于在擂台比试场地外的一个路口处,凡川追上了还未使用飞剑飞行的钟北。

    而钟北看到突然出现的身前的凡川和宛灵,吓了一大跳,很是惊讶和疑惑,但还是立即双膝下跪,语气虔诚的说道:“钟北拜见凡川宗主和宛灵师姐。”

    见到钟北的反应,凡川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立即伸手扶起了钟北,接着温声道:“钟北兄弟不必多礼,我们刚刚看到钟北兄弟在擂台上的表现了,很是由衷的敬佩。”说完,凡川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微笑。

    听到凡川的话后,钟北显然有些惊慌失措,支支吾吾道:“多……多谢宗主夸奖,钟……钟北只是在献丑罢了。”

    看着有些紧张不安的钟北,凡川竟笑出了声,接着凡川伸出了双手搭在了钟北的双肩上,平复了下语气说道:“钟北兄弟,你不用谦虚的,我是说的实话。”没等钟北作何反应,凡川又接着说道:“对了,钟北兄弟,你不是跟着梓月长老回去了吗?怎么又来擂台比试场了?”

    看着此时凡川温和的态度,钟北试着平复了下自己慌张的心情,接着出声说道:“禀告凡川宗主,我……我把师尊送回了潜修室之后,见师尊已闭关潜修了,就……就想着来擂台比试一番,我……我上次的擂台比试没有赶上,所以……所以想在这一届来参加一次。”钟北说完,竟像是一个孩子般低下了头。

    “那为什么只比试了一场就回去呢?”

    “我……我怕师尊闭关出来了找不到我……”钟北的话音里有些羞愧。

    听完钟北的话,凡川由衷的喜欢上了钟北的老实和憨厚,而且还有钟北一副善心的为人处世,和不骄不躁的品质。想着此处,凡川定睛的看着钟北,语气温和的说道:“钟北兄弟,你愿意跟在我身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