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暖心
    [.huju.]“凡川兄……宗主,你没事吧?”先是白平刃一阵大大咧咧的喊话。[.huju.]

    凡川笑了笑,正准备回话,结果只见宛灵突然窜了过来,紧紧的挽住了凡川的手臂,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凡川感到很温馨,于是便由着宛灵挽着手臂,并不抗拒。

    白平刃等人看着宛灵的样子,脸上都有着一副羡慕的表情,因为以往的宛灵和此时的宛灵比较起来,反差实在太大了。

    “几位兄弟不用担忧,我没事。”凡川看着众人,语气缓和的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们几个本来准备来帮忙的,可是……可是……”白平刃竟有些愧疚的不知说什么了,支支吾吾了半天。

    看到白平刃的样子,凡川知道白平想要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想来帮忙,只奈修为境界太低。想到此处,凡川会心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平刃兄弟不必愧疚,已没事了,还有就是几位兄弟别称我为宗主了,总感觉别扭,还是和以前一样吧,称我为兄弟。”

    “哈哈,好,凡川兄弟!”首先是白平刃大大咧咧的说道,似乎凡川上次与白平刃之间的长时间聊天,让白平刃已经摸熟了凡川的为人,所以这才敢附和着凡川说道。

    “凡……凡川兄弟。”接着浦玄和沈佑两人也支支吾吾的随声道。

    “好啦,大家不用约束。”说着凡川又看向了站在众人后面的梓月,接着温声说道:“梓月姐姐的伤势恢复的怎么样了?”

    听见凡川的问候,梓月竟也学着白平刃的架势,语气压低着大大咧咧的说道:“多谢凡川兄弟的挂念,小女子的伤势已无碍。”

    看着此时搞怪的梓月,首先惊讶的还是属站在外围的钟北,只见钟北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哈哈!”凡川纵声笑了起来。

    “梓月姐姐真可爱,嘿嘿!”宛灵摇晃着凡川的手臂,娇声说道。

    白平刃三人看着平时一贯冷冷的梓月长老,竟也有这般的可爱,也是惊讶了一番,都在心里感叹着跟在凡川的身边,真是奇人异事随处可见啊。

    正待此时众人都还在回味着刚刚梓月的可爱时,突然梓月又出声道:“好啦,姐姐我不陪你们了,要准备回去潜修一段时间了”梓月说着话,又看向了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着的钟北,接着说道:“钟北,我们走吧!”

    “恩,师尊”钟北自顾的点了点头,快步的靠在了梓月的身边。

    “有时间小子会去拜访梓月姐姐的。”凡川立即出声说道。

    “好,姐姐等你,凡川宗主。”梓月说完话,只见脚下隐现出了一把模糊的飞剑样式,梓月一把把钟北拉到了飞剑上站立住,随着梓月把真气融入剑体,飞剑大放着青芒,快速飞走了。

    随着梓月的飞剑消失后,众人这才把眼光抽回来,只见凡川又把目光看向了坍塌的宗主宫殿,脸上有些不经意间的沉思。

    白平刃看到了凡川的视线所看,于是出声说道:“凡川兄弟,现如今宗主宫殿已经坍塌,修复好的话,还得需要一段时间,那凡川兄弟不妨先跟我们兄弟回到静室休息一番也好啊!”

    “对,对,凡川兄弟先回静室吧!”浦玄也出声附和道。

    凡川看了看坍塌的宗主宫殿,又看了看白平刃和浦玄,出声说道:“那也行,那三位兄弟先行回去吧,等一下我就会去。”说着,凡川转头看了看挽着自己手臂的宛灵。

    白平刃见状,似乎知道了什么,于是立即说道:“好,好,那我们三个先回去。”说完,白平刃又看向了浦玄和沈佑,接着说道:“咱们先走吧!”

    接着白平刃拉着浦玄和沈佑快步的走下了山,在走下到山脚的时候,沈佑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白平刃,出声说道:“平刃兄弟,咱们为什么不等着凡川兄弟一块回去呢?”

    听到沈佑的问话,白平刃抬手向着沈佑的脑袋拍打了一下,出声说道:“你没看见宛灵师姐在吗?”

    “我知道宛灵师姐在,但这跟咱们等凡川兄弟有关系吗?”沈佑摸了摸刚刚被白平刃拍打的脑袋,又是一副天真的样子问道。

    “你是真傻假傻?凡川兄弟和宛灵师姐在一起,咱们站在旁边算什么样子?真是笨到家了。”接着沈佑的脑袋又是挨了一巴掌。

    “噢……”沈佑似懂非懂的摸着脑袋,不再出声,快步的跟上了走在前面的白平刃和浦玄。

    此时的夜月门宗主宫殿虽然是已坍塌了,但并不能影响夜月门宗主宫殿周边的景色,只见处在半山腰宗主宫殿的右侧,一条不算大的瀑布倾泻而下,伴随着瀑布而落下的还有着山上的花草树木的清香,以及一些不知名的生灵的叽叽喳喳的叫声,虽不是仙境,却堪比仙境。

    此时站在瀑布下方的一块天然大石上的凡川,正眼神涣散的沉醉于身前的宛灵身上。周围的美景,似都与凡川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此时凡川的眼睛里,只满满的倒映着宛灵的样子。

    “看够了吗?臭凡川!”宛灵伸出小手,拍了拍凡川的脸庞,娇嗔道。

    “不够,永远都不够!”凡川竟也调戏道。

    “你……臭凡川!”说着话,宛灵抓住了凡川的衣领,使劲的摇晃着凡川的身体,同时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了些许的绯红。

    “哈哈,害羞啦?”凡川不再做沉迷状,正眼看着眼前美丽可爱的女人,调笑的说道。

    “哼,你欺负我,你是坏蛋!”只见宛灵故作生气的娇嗔道,立即转身背对着凡川,脸上的绯红久久不能散去,与平时宛灵一身的高贵气质完全不符合。

    “好啦,好啦,灵儿不生气啊!”看到宛灵此时的样子,凡川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把宛灵哄开心,于是有些尴尬的在原地跺了哚脚。

    见宛灵还是没有转过来身,凡川有些着急了,于是立即跨身走向了宛灵的面前,挂着一副赔笑的脸,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见到此时干着急,却不知道要怎么说话的凡川,宛灵“扑哧”的笑出了声来,抬手撒娇般的向着凡川身上打了一下,轻启嘴唇说道:“以后不准欺负我,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全都听从灵儿的吩咐。”凡川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说道。

    “这还差不多!”终于宛灵脸上露出了欣喜,娇声说道。

    见宛灵已不再生气,凡川这才放心下来,立即牵住了宛灵的手,抬眼看着山上的瀑布。

    宛灵也任由着凡川牵住自己的小手,也同样抬眼看着山上的瀑布,不知不觉间,宛灵娇小的身子也依靠在了凡川结实的臂膀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正当两人都还在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时,凡川却突然出声说道:“灵儿,快五十年了,我注定不能待在夜月门里了,你……你愿意跟我走吗?”凡川的话音里,夹带着一丝沧桑和悲凉。

    听到凡川突然的问题,宛灵像是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一般,娇小的身子不禁的颤抖了一下,接着宛灵的语气极其压抑的小声说道:“你……你真的要走吗?真的不愿意留在夜月门里吗?”

    “恩……”凡川自顾的点了点头,却不知为何,凡川竟感到心里有一丝丝的隐痛。

    “我不知道,夜月门是我的家。”宛灵像是极为难过的说出了这一番话。

    听到宛灵的话后,凡川像是遭受到了一次狠狠的打击一样,心间的隐痛竟越发的明显,凡川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但是为了不让宛灵发现自己的异样,凡川试着平复下心情,强装温声的说道:“恩,我……我尊重你的决定。”说完,凡川却感觉自己像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一般,一股无形的压力和折磨,竟让凡川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们不说这个了好吗?”宛灵的心情似乎也是很低落,淡淡的出声说道。

    “好,我们不说这个了。”凡川说完话后,不知从哪儿得来了一丝勇气,竟转身抬起了手臂,把宛灵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宛灵被凡川的动作吓了一跳,想挣扎一下,但看了看凡川温柔的双眼,便也不再挣扎,脸色透红的把脑袋钻进了凡川的怀里。

    闻着宛灵身体散发出来的香味,凡川竟有些失神,但脑海里还是突然涌出了许多过往的画面,回忆着与宛灵的那些初识,那些相依,凡川竟在一瞬间,眼睛有些模糊了,在宛灵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凡川的眼角渗出了几滴泪水。

    又是一段安静的时间,又是一次安静的拥抱,随着山上的瀑布在用力的冲开了一块石头,造成了“哗啦”的声响之后,凡川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怀里的宛灵,看着宛灵娇羞的粉面,凡川温声说道:“灵儿,我们去静室吧?平刃兄弟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恩……”宛灵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看见宛灵点头答应之后,凡川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在随着融入碎星飞剑里真气后,剑体大放着青芒,凡川温柔的把宛灵请到了碎星飞剑的前端,而自己则站在了宛灵的身后,接着随着凡川抬起手指了下明确方向之后,碎星飞剑带着凡川二人极速的向着供夜月门修真弟子休息的静室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