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真相假象
    [.huju.]只见凌关真人带着强大的真气力量,手握蓝色的修真剑砍到了青邪的身上。[.huju.]顿时,周围的境况像是停滞了一般,接着伴随着青邪的一声惨叫之后,瞬间整个天空被黑色的烟雾所遮盖,弥漫的黑色烟雾仅仅只是停留了一瞬间,接着又全然消散。

    “不可能!”天空中只徘徊着青邪不可思议的呐喊声。

    接着众人目睹了青邪的身体在逐渐的消散,虽然此时青邪的身体是变大的,但以着极快消散的速度,仅仅过了一会儿,伴随着道道黑色烟雾的青邪的身体,最终消失殆尽。

    这一切发生的极为突然,更像是在一瞬间发生的,凡川以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呆滞住了。直到凌关真人收起蓝色的修真剑,从天空中飞向到凡川的身边时,凡川这才从震撼中惊醒过来。

    “拜见凌关真人!”征黎等人,包括宛灵,都对着凌关真人躬身施礼说道。

    凌关真人看了众人一眼,神情比较缓和,直到看到宛灵的时候,凌关真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讶,接着温声说道:“各位长老不用多礼。”接着凌关真人又看向了宛灵,出声说道:“看来宛灵丫头已然无事了啊,很好。”从上一次凌关真人见到宛灵的时候,宛灵还是处在昏迷之中,当时凌关真人查看了宛灵的身体,知道宛灵体内是被仙气所封,但是并没有找到解除之法,而如今看到正常的宛灵站在自己身前,凌关真人不免有些惊讶。

    此时刚刚从震撼中惊醒过来的凡川,立即平复了下心情,也同样对着凌关真人躬身施礼道:“小……小子拜见凌关真人。”

    见凡川刚刚反应过来,凌关真人脸上出现了些许的微笑,捋了下自己此时已有些糟乱的胡须,同样温声的说道:“凡川宗主不必多礼,多年未见,凡川宗主可是别来无恙啊!”

    听着凌关真人平缓的语气,凡川竟有些尴尬,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是让凡川感到心有余悸。

    “真人,青邪他……”凡川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哈哈,凡川宗主不相信老夫的实力吗?”凌关真人调笑道。

    “不……不是,只是小子我……”

    “恩,我知道凡川宗主想问什么,不过先等老夫一下。”凌关真人说着话,又看向了征黎和安吾,出声说道:“请两位长老去找人立即把宗主宫殿重修好了,另外,那些青邪的残余势力,全都控制好了,不能再生祸端。”

    “谨遵真人吩咐。”征黎和安吾同时说道,说完两人转身走开了,而两人的脸上,并没有疑惑的表情,似乎像是早已知道结果般的从容和淡定。

    见状,凡川更是疑惑,又看向凌关真人,故作转换话题的说道:“真人不必称小子为宗主,这样小子很是不习惯,还是以往的称呼较好。”

    听到凡川的话后,凌关真人的眉头稍微的放松了一下,似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笑道:“哈哈,那好,老夫还是称凡川小友罢了。”

    “恩,多谢真人成全”

    “真人,凡川,我和梓月姐姐先去四周随便转转去了。”此时宛灵突然开口说道,说完,就拉着梓月向一边跑去了。

    凌关真人看着宛灵和梓月消失的倩影,又是满意的自顾点了点头,似乎是在满意宛灵比较机智,懂得照顾场合。

    见到宛灵走后,凡川似乎也懂了凌关真人的意思,原来凌关真人是想单独的告诉自己啊,这才支开了征黎和安吾,以至于宛灵和梓月也会意的走开了。

    “真人现在可以相告于小子了吧?”凡川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说道。

    “哈哈,凡川小友莫急,老夫自然会把你的疑惑给你解释清楚,这样吧,你问吧,老夫知道的定与你解释。”凌关真人似乎并不在意此时自己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依旧是一副仙风道骨的说道。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凡川开始在脑海里搜索起来了自己所有的疑问,等想了一会儿之后,竟不知从何问起,于是凡川深呼吸了一下,温声说道:“真人,小子想知道青邪是否已形神俱灭了?还有就是青邪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青邪他们所修炼的又是什么?小子为什么总感觉这像是一场阴谋呢?而且之前并找不到真人的行踪,真人却怎么在此时出现了?而且还击败了青邪,我听门里弟子说过,青邪的修为境界和真人相比,可是相差不多啊,并且我看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的表现,他们似乎像是早已知道真人会及时出现,战败青邪,这……这到底都是为什么啊?”凡川的疑问突然像是打开了闸门一般,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而凡川的脸上却是更为疑惑。

    看着一连问出几个问题后,神态有些虚累的凡川,凌关真人不禁的笑出了声,紧接着开口道:“哈哈,凡川小友,看来你已经猜到的差不多了吧!青邪现在确实已经形神俱灭了,他已变作魔障,不得不除,而至于他的目的嘛……”凌关真人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没一会就又接着说道:“他的目的是想自己操作夜月门,让夜月门重回修真界,这件事是万万不可的,自从上神之战后,夜月门乃就已注定要退隐在这自成的空间里,所以青邪就相当于触犯了戒条,而凡川小友问的青邪修炼的什么,老夫不妨也告诉你,青邪修炼的乃是同样在上神之战后,退隐起来了的玄阴门修真门派的修炼之法,此门派有着独挡一方的邪术,不过修炼过程极为困难和残忍。”说完,凌关真人叹息着摇了摇头。

    凡川听完后,心里极为震惊,但是又有些疑惑的是,为什么夜月门不能重出修真界呢?还有就是又听到了上神之战,凡川犹记得亦冬曾在古咒教的时候,说过关于什么上神之战的事情,但亦冬并没有多说,此刻再从凌关真人的嘴里听到上神之战,凡川有些好奇。

    “上神之战?”凡川是不自觉的出口说道。

    “凡川小友,关于上神之战的事情,老夫所知的也甚少,只是一些道听途说罢了。”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凡川没出声,而是低头疑惑着。

    凌关真人看到了凡川还有一些疑惑,于是又认真的说道:“凡川小友,夜月门退隐乃是有原因的,这些原因老夫也不好说,时间久了,你就会懂了,至于青邪的想法,老夫敢肯定是与玄阴门有联系,但具体是什么,老夫也说不好,另外,你问老夫为什么这些年消失了,其实这算是一个计谋而已吧。”

    “计谋?”

    “恩,其实从淮臣师弟飞升后,老夫就已察觉到了青邪的异样,但碍于凡川小友的修为境界还有待提升,所以就没有直言告诉你,也是为了不把你牵扯进来,老夫故作闭关消失,其实只是为了让青邪掉以轻心,而此举也只有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知道,而门派里其他的众多长老,老夫早已看透了。”凌关真人淡淡的说完,脸上竟有一丝的沧桑闪现。

    听完凌关真人的叙述,本来震惊和疑惑的凡川,此时竟有一丝压抑,没想到凌关真人的心一直系在夜月门里,而且凡川这才想通了为什么征黎和安吾从一开始说众长老联合时,就选择了妥协,而且在与林柘争斗的时候,没有见到众多长老前来支援,却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原来这一切早就已经算计好了,而自己却只是在这局计谋里的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罢了,但又想到凌关真人的话,说是不想让自己牵扯进来,凡川的脸上又浮现了一丝的安慰,虽然有些矛盾,但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刚刚新任的宗主,很多事并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想到此处,凡川倒也释然了。

    “对了,真人,林柘他……他被我给形神俱灭了。”凡川突然想到了林柘,脸上有些暗淡无光。毕竟第一次亲手灭了一个修真者,还是让凡川的心里有些复杂的情绪,有些难以接受。

    凌关真人注意到了凡川的情绪变动,于是大声笑道:“哈哈,凡川小友不必在意,林柘也已是遁入魔障,早已脱离了修真的大道,形神俱灭这个结局,对他来说也许还是种解脱。”

    凡川没有再说话,情绪还是有些低落的陷入了沉思。

    两人就这般彼此不再说话,安静了许久,直到看到有许多夜月门的修真者,向着已经坍塌的宗主宫殿跑来,凌关真人这才出声打破了安静。

    “这些弟子可能是来重修宗主宫殿的,凡川小友,老夫需回石室静修一番,等改日凡川小友可自行来找老夫,老夫再与你畅谈。”

    “好,恭送真人。”凡川躬身施礼道。

    等凡川再起身时,眼前已没了凌关真人的身影。凡川抬头向着远方看了一眼,有些伤感,又有些释然。

    这时,一群夜月门修真弟子,跑向了凡川的身前,面对着凡川,齐齐的下跪喊道:“拜见凡川宗主!”声音异常洪亮,久久的徘徊在半山腰上。

    看着众多修真弟子,个个面相恭敬的施礼,凡川立即平复了下心情,出声说道:“众位兄弟不必多礼!”说完,凡川还试着扶起了跪在前排的几人。

    凡川话音落下,众多修真弟子也都陆陆续续的起身,眼里崇敬神色更甚,此时在夜月门里已无人不知凡川,而且凡川大胜林柘的事迹,在夜月门里已疯传起来,至此,凡川宗主的名声在夜月门里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凡川宗主,我等是奉征黎长老的命令,前来重修宗主宫殿,以便凡川宗主能早日入休。”众多修真弟子里走出来一位相貌清秀的修真弟子开口说道。

    “恩,我已知晓,那就劳累各位兄弟了。”凡川温声说道。

    听到凡川如此平和的话,众多修真弟子个个脸上大放异彩,没想到新任的宗主竟是这般的平易近人,不知不觉间,凡川在夜月门修真弟子心里的位置,又高了一层。

    随着凡川的话音落下,众多修真弟子也不再多言,齐身的向着已经坍塌的宗主宫殿走去。

    事情都已结束,凡川却突然感到很累,于是想着能先去找一静室,静下心来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归总一番,也能顺便的再感悟一下境界,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只见前方又匆忙的跑来了一群人。

    仔细看清楚之后,凡川脸上不禁的又浮现出了一丝微笑,因为此时跑来的一群人,正是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三人,还有刚刚离开的宛灵和梓月,以及梓月的弟子钟北。

    凡川又是一番平复了下心情,微笑着迎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