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计
    [.huju.]“凌关真人怎么了?”凡川脸色有些担忧的立即看向征黎追问道。[.huju.]

    看到凡川突然紧张的表情,征黎有些不知所措,立即躬身说道:“凡川宗主,莫慌,老朽也只是猜测……”

    “我要上去看看!”说着话,神情紧张的凡川竟拿出了碎星飞剑,正准备抽出真气融入到剑体的时候,突然宛灵把碎星飞剑抢夺在了自己手里。

    “灵儿,你……”

    “你这么着急干嘛?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就要上去查看,你这样只会急中出错!”宛灵似乎有些生气,双眼定睛看着凡川,撅着小嘴说道。

    “可是我……”

    “凡川宗主不用着急,老夫相信凌关真人境界高深,不会有事的,我们不妨再等上一会儿,如若再没有情况的话,那么我们再一起上去查看,也不迟啊!”站立在一旁的安吾长老突然温声说道。

    “对啊,凡川宗主,肯定是你多虑了。”梓月也附声道。

    “那……那好吧,我们就再等上一会儿。”凡川低着头,小声的说道,脸上的担忧丝毫未减。

    此时的凡川心里其实已经快着急的不行了,因为凡川总有一种不好的念头,在心间不停的闪过。想起来了自己刚刚步入夜月门的时候,凌关真人对自己的照顾,而且凌关真人更像是自己的师尊一样,自己有不明白的时候,总是会选择去请教他,而凌关真人每次也都认真的答复自己。就单单这份恩情,就足已让凡川感激不尽,何况如今凡川是夜月门的新任宗主,而凌关真人又是夜月门的元老级人物,自从淮臣飞升之后,凌关真人在夜月门算是师叔祖了,由着这些关系,此时的凡川就不由得紧张和担忧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众人焦急等待的当下,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喝,这声让众人猝不及防的怒喝,在这安静的环境下,甚是让人惊吓了不轻。

    听到怒喝后,凡川立即寻眼望去,只见此时的天空竟在快速的清晰了起来,之前蒙蔽在外的青芒和黑芒正在极速的抽回,之前空荡荡的天空逐渐显现了出来。

    等天空恢复了原状之后,凡川首先是看到了盘坐在空中不远处的凌关真人,见到凌关真人后,凡川紧张的心情,才得以放松了下来,可是此时的凌关真人嘴角竟流着鲜血,而头发和胡须也是凌乱着,身上的素袍更是破烂不堪,而且之前旋转在凌关真人身前的拂尘,此时却早已不知去向。

    凌关真人明显是受了重伤,看到此处,凡川多少有些伤感,而最多的还是更甚一筹的担忧,见凌关真人在自行的恢复,凡川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立即紧张的转头看向了天空的另一边,凡川是在找寻青邪的踪影,因为刚刚听到的一声怒喝,不像是凌关真人所发出来的,那既然不是凌关真人所发,那肯定就是青邪了,那么也就说明了青邪如今还没有死,这不禁让凡川感到了后背一阵的冰凉。

    果然,在一片黑色烟雾的笼罩下,青邪正狂躁的躲在了一个黑色光圈里,而等凡川几人看清楚此时青邪的样子后,更是感到了一阵阵的后怕,因为此时的青邪和之前的林柘一样,面目身形早已不是一个正常的修真者了,而更像是一只怪物了,而且最令凡川几人惊恐的是,在黑色光圈包裹下的青邪,此时身上竟然有着六只手臂,而且每只手臂上都环绕着大量的黑色烟雾,而与此同时,青邪的身体上还在不断的流出鲜血,而每一次流出的鲜血,都会被黑色的烟雾瞬间吞噬所消散。

    看到此处之后,众人已经不能再平静下来,心里的一个直觉就是,凌关真人有难,因为刚刚经历了蜕变后的林柘,知道那股诡异恐怖的邪术,而此时蜕变后的青邪,看着应该比林柘更为恐怖,所以众人都不禁的紧张担忧了起来,而最紧张担忧的还是莫过于凡川,只见此时神情紧张的凡川竟低着头沉默了起来,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就在众人担忧却又没有办法的当下,只见包裹着青邪的黑色光圈突然炸裂开来,而青邪则“唰”的一声纵跳了出来,挥舞着恐怖的六只手臂,而且已经模糊不堪的双眼看向了紧闭着双眼,盘坐着的凌关真人,而且嘴上还不停的流着一些粘稠的液体。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青邪的身体突然极快的飞向了凌关真人,而且同时伴随着青邪周身的浓厚的黑色烟雾,也跟随而至。

    看到此处,凡川感觉自己不能再等了,立即趁宛灵不注意的当下,快手夺过来了宛灵手里的碎星飞剑,正欲融入真气,突然凡川的身体被身后的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结结实实的按住了,而且反应过来了的宛灵,更是怒气冲冲的大叫道:“你想找死吗?笨蛋,真是笨蛋!”

    “不能再等啦,凌关真人有难啊!两位长老,快放开我啊!”凡川挣扎着身体,大声的叫喊道。

    “凡川宗主,还请稍安勿躁,凌关真人不会有事的,而且还会全胜而归。”只见按着凡川身体的征黎长老,此时却没有了紧张的表情,反而是一副欣喜的表情。

    看到征黎长老的表情后,凡川终于抓住了脑海中那丝一闪而过的念头,于是看着征黎,立即故作冷静的说道:“说吧,你们有什么隐瞒着我的!”

    “还是凡川宗主厉害啊,你看!”说着,征黎长老转头看向了盘坐在空中的凌关真人,手指着凌关真人,接着说道:“宗主你看,真人的身上散发着刚正不阿的真气力道,而且还有难以寻见的真气青芒在周身盘旋,这就足已说明,真人并没有受到极大的伤,而真人这般样子,实属是在故意降低青邪的防备心啊!而且……真人不会战败的,唉,算了,等这场争斗结束后,真人自己自会与宗主解释。”说完,征黎看向凌关真人的眼神里,又多了一份崇敬之意。

    听完征黎的话后,凡川也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凌关真人的样子,冷静下的凡川在观察了一会儿之后,果然是应证了征黎刚刚的话,凌关真人确实是在故作受到极重的伤,看到此处,凡川心里竟闪过一丝狡黠,这分明不是自己刚刚对付林柘时,所用的偷袭招数吗?凌关真人竟也会使用这一招,不禁的让凡川大开眼界。

    不过想了一会的凡川还是觉得哪里不对,还是感觉到征黎还有什么在隐瞒着自己,但又回忆下刚刚征黎的最后一句话,说是等争斗结束了,凌关真人自会与自己解释?解释什么?此时的凡川脑子里是一头雾水。

    而且让凡川还有些担忧的是,听刚刚征黎的话,好像是在说凌关真人有着十足的把握可以消灭了青邪,但传言都说青邪的修为境界与凌关真人并没有相差多少,凌关真人怎么这么断定自己一定能战胜呢?

    想了许久的凡川,并没有得到能够安定自己的答案,看着征黎此时的神情,似乎自己再怎么询问他,他也不会告诉自己所需要的答案,那么自己倒不如索性先不想了,先观战局再说吧。

    凡川试着平复了下心情,摇了摇昏昏欲阙的脑袋,定睛看向了空中。

    只见此时的青邪已就要接近凌关真人的身体了,虽然听征黎说过凌关真人不会战败,但是看到这样的景象,凡川还是不由得有些紧张。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见凌关真人的眼睛突然齐齐睁开,而且与此同时,凌关真人的双手间竟有着一团早已汇聚好了的真气流,没做停留,真气流瞬间击打在了青邪的身上。

    此时的青邪与之前林柘的神情一样,都是以着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虽然怒睁着眼睛,但是还是依然控制不了在向后倒飞的身体,而且在青邪身体倒飞的同时,大量的黑色烟雾从青邪的身体里窜了出来,不径而飞。

    见到袭击得逞,此时的凌关真人突然纵身飞起,身体压制在了倒飞着身体的青邪的上空,随着青邪倒飞而飞,而且与此同时,凌关真人双手间的真气不断,像是永远都用不完的一样,道道的真气流,不停的击打在青邪的身体上,而且随着每次的真气流打入青邪的身体后,青邪的身体都会向外猛的扩散一下浓厚的黑色烟雾,以至于伴随在青邪周身的黑色烟雾越来越少。

    此时只有被打的份的青邪,似乎很是恼羞成怒,但又控制不了疾飞的身体,以至于早已破烂不堪的脸上,隐现着丝丝的恐慌。

    终于在疾飞了一段距离之后,青邪止住了身体,可此时青邪的身体早已破烂不堪,就连原本的六只手臂,也在被凌关真人刚刚不断的真气流攻击下,断掉了一只手臂。

    “玄阴之神暴怒!”突然只见在随着青邪的一声嘶哑喊叫之后,青邪的身体竟然变大了起来,而且随着身体的变大,大量的黑色烟雾从青邪的身体里盘绕出来,夹带着无匹的战意。

    凌关真人看到身体变大的青邪后,并没有慌张,而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突然只见凌关真人的周身空间开始扭曲了起来,而且扭曲的空间处竟迸发着道道的蓝光,蓝光越来越盛,凡川几人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

    正待凡川很是疑惑的时刻,突然只见凌关真人把手伸向了蓝光的汇聚处,即刻间,风起云涌,狂风大噪,周围遍布着莫名的压力,这股压力让凡川很是烦躁,可正待此时,突然凡川感觉到压力竟在一瞬间又消失了,欣喜之处,凡川接着立即放眼望向凌关真人,等看清楚了状况后,凡川很是崇敬的点了点头。

    因为凡川看到,凌关真人竟凭空从蓝光汇聚处,拿出了一把纯蓝色的修真剑,剑体也是蓝色的,而且剑体的蓝芒更是让人的眼光应接不暇。

    顷刻间,只见凌关真人紧握着蓝色的修真剑,飞身砍向了青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