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青邪
    [.huju.]凡川等人感受到真气压力后,立即全都快速的跑向了殿外。[.huju.]

    众人刚刚站立在殿外,瞬间迎面传来了阵阵的压力,因为征黎几人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凡川立即跨步站在了众人前面,开启了泫滇战甲,即刻道道的银线光芒,围绕在了众人周身。

    等一切防御做好之后,众人才放眼看去,只见在不远处的空中漂浮着两人,两人正费劲着真气争斗,此时大半边的天空都被染成了两种颜色,一道青色,一道黑色。

    “看来如今青邪的修为境界不可小觑啊!”站在凡川身后的征黎突然冒出了一句。

    随着征黎的话音落下,凡川这才清晰的看到,原来两人中那个浑身透着青芒的人,竟是凌关真人,此时的凌关真人还是一身素袍裹身,只是此时的脸色有些许的狼狈,手里的拂尘不停的来回扫拨,而每随着拂尘一次的扫拨,就有一道蕴含着强大力量的真气流,向着对面的一人飞去。

    看到凌关真人现身,让凡川很是惊喜,总感觉有了凌关真人在,夜月门就不会遭殃,但凡川惊喜的同时,还有一丝难以言语的疑惑在心头闪现,不自觉的,凡川好像猜到了些什么。

    而再回想一下征黎长老的话,凡川几乎可以断定,漂浮在凌关真人对面的人,定是凡川从未谋面过的青邪,那个很久以前救过淮臣的性命,一身邪术的夜月门长老青邪。

    “那位就是青邪吗?”为了确定内心所想,凡川转头看了一下征黎长老,小声的问道。

    征黎长老随即点了点头。

    得到征黎长老的确认,凡川这才重新审视起来了这个早已闻名的青邪,只见此时的青邪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长袍外围绕着和之前林柘身上相似的黑色烟雾,黑色长袍无风自摆,而再看青邪的脸,让凡川着实一惊,因为此时青邪的脸上竟有着道道的伤痕,而且似乎开始有腐烂的迹象,而且黑白相间的头发也在凌乱的竖下,再看凌关真人此时的状态,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两人已经争斗了许久。

    “凌关,你难道还想要夜月门一直隐居在这自闭的空间里吗?难道夜月门就不能再重现修真界吗?”漂浮在不远处的青邪突然大声的喝道,声音与之前蜕变后的林柘相差不多,都是有着嘶哑和模糊,而且极度的刺耳难听,似有能扰乱心神的作用。

    而此时的凌关真人听到了青邪的问话,停止了手里摇摆的拂尘,顺手捋了下此时已有些褶皱的胡须,意味深长的说道:“青邪,你已遁入魔障,夜月门乃是自从上神之战后退隐下来,自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强行改变,只会得到更惨烈的下场,所以,老夫不能让你操纵夜月门。”凌关真人说完话,只见大力的挥动了下手里的拂尘,顿时一道真气流旋绕在凌关真人的周身,似有神识一般,透着异样强盛的青芒。

    “哈哈,凌关啊凌关,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就那么有信心可以战胜于我?”青邪看到凌关真人身前的真气流,突然双手一阵摆弄,瞬间两道黑色烟雾盘绕在青邪的上身和脚下,黑色烟雾带着无匹的战意,似有一番挑衅之意。

    “青邪,你以为你得到了玄阴门的传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充其量也就是一些遭人唾弃的邪术罢了!”凌关真人并不示弱的说道。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青邪似乎很是生气,身上的黑色烟雾在不停的向外喷出,嘶哑着声音大喝道:“凌关,你会为你的话而后悔的,玄阴之神岂是你可以污蔑的!”话音刚落,只见青邪双手间开始汇聚黑烟,而此时青邪周身的空间似乎在快速的扭曲,压力之大,很难想象。

    看到青邪的动作,凌关真人并不惊慌,而是立即屈身盘坐在了空中,捻指搭在双膝上,瞬间凌关真人的周围,似是有一道真气漩涡,而且真气漩涡以着极快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大。

    “玄阴审判,起!”突然青邪一阵长音喊道,只见青邪围绕在身上的黑色烟雾,像是一条有灵识的灵体一般,快速汇聚在了一起,行成了一条长长的黑芒,黑芒在随着青邪双手的奋力指向之后,以着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瞬间飞向了此时正盘膝而坐的凌关真人。

    凡川等人看到此时的状况后,都不禁的为了凌关真人捏了一把汗,想要前去帮忙,可是无奈修为境界相差太远,就连能不能靠近青邪的身边,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就在众人为凌关真人着急的当下,突然只见凌关真人的身前随着凌关真人的双手变幻之后,刚刚还在凌关真人手上的拂尘,却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瞬间无限放大的挡在了凌关真人的身前。

    放大后的拂尘,随着每次的摆动,都会有大量的真气激发出来,强劲的力道堪可阻挡一切的诋毁。

    凡川等人看到这样的场面,心间满是震撼,谁都没有想到凌关真人竟有这般的神通。其实众人不知道的是,凌关真人此时用的手法,乃是修真界里比较高明的以物化物手法了。

    众人的心还是悬在嗓子眼的时候,长长的黑色烟雾瞬间击中了凌关真人身前的放大后的拂尘。

    顿时天空中像是炸开了一束雷电一般,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后,天空中大放着青芒和黑芒,凡川等人站在地上,都瞬间感到了一股极强的压力,以至于凡川几人本就有着真气防御的身体,都不自觉的向后退出了些许距离,而且伴随着压力来的还有阵阵呼啸的狂风,狂风擦过众人的脸庞,一种刺痛的感觉油然而生。

    再看向空中,只见此时凌关真人身前放大的拂尘,正在快速的旋转着,而每次旋转的同时,都会带入大量的黑色烟雾,没用多长时间,青邪击出的黑色烟雾,竟然被凌关真人的放大旋转拂尘消散了许多,而此时空中剩下的黑色烟雾只有不足刚刚开始的三分之一,而拂尘还在极速的旋转带入着。

    青邪看着眼前的状况,不禁的怒气冲天,随着一声大喝之后,身上的黑色烟雾顿时又喷散开来,身上穿着的黑色长袍也鼓动了起来,瞬时间,风起云涌。

    “让你这个老家伙见识下什么才是力量!”青邪暴躁的同时,突然只见青邪的黑色长袍的袖口处一阵鼓动,随着袖口的大张,一把透着寒气,阴森森的兵器出现在了青邪的手上。

    这把兵器像是一把长戟,只是和平常的长戟又有些不同,这把长戟的戟刃处竟是弯曲的,而且还有些许的生灵雕刻,静静的趴在长戟上,长戟全体通黑,而且长戟周围还泛着黑芒,在空荡的天空里,异常的显眼。

    “玄阴之神,与天同寿!与地齐魂!”随着青邪的呐喊声落下,只见青邪手里的长戟竟然也在和凌关真人的拂尘一样,在无限的放大,几乎没有消耗多少时间,长戟放大的形状就与凌关真人的拂尘相差无几,而且更有甚大于凌关真人的拂尘。

    变大后的长戟,更是显得阴森恐怖,特别是雕刻趴在长戟上的奇怪生灵,此时看去,甚是栩栩如生。

    就在此时,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之时,只见青邪立即抽出一道黑色烟雾融入到了长戟里,长戟立即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散发着黑色烟雾,极速的向着凌关真人挥舞而去。

    此时的凌关真人看到长戟后,心里也是一惊,但并没有惊慌失措,只见凌关真人快速的抽出真气融入到拂尘里,拂尘又像是重获了新生命一般,旋转着迎上了挥舞而来的长戟。

    终于惊心动魄的一刻到了,因为拂尘和长戟的速度都很快,而在凡川等人所处的位置看去的话,只是能看到空中一道青芒和一道黑芒,即使拂尘和黑芒的形状变幻的再大,但是速度太快,终究还是模糊看不清。

    “噗!咣!”随着两声极度震撼的声响过后,凡川众人只感觉到了眼前突然一阵青芒和一阵黑芒闪过,其他的竟什么也看不清楚了,而且突然身体上传来了刺痛的冲击力,致使众人不得不趴在了地上,耳朵里只有来来回回的嗡嗡声音。

    而此时在凡川几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身后的夜月门宗主宫殿轰然倒塌,顿时碎石和尘土遍布了周围。

    再看天空,此时的天空却在两声震撼的声响过后,稀奇的安静了下来,凡川等人趴在地上,也看不清天空上的情况,视线里只在徘徊着一阵青芒和一阵黑芒,让几人很是烦躁和不安,所以几人干脆先闭上了眼睛。

    这种安静似乎持续了很久,直到凡川感觉到了一丝微微的真气波动,凡川立即睁开了双眼,所幸的是,眼前的视线里不再是青芒和黑芒的交错,凡川立即站起了身体,放眼开始寻找什么。

    虽然此时的天空中弥漫着些许的青芒和黑烟,以及宫殿倒塌后,迸出来的一些碎石尘土,但是以着真气护体,再认真仔细的查看,还是能找寻到诸多的痕迹的。

    见到凡川已站起身来,征黎几人也相继的站起了身子,围在了凡川的身边。

    见到征黎站了过来,凡川立即出声相问道:“征黎长老,这是怎么了?”说完,凡川拧着眉头,看向了天空中。

    随着凡川的视线,征黎也极力的向着天空中寻看了一番,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这……这个,老朽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了,可能凌关真人他们已经……已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