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形神俱灭
    [.huju.]正待凡川紧张的同时,只见刚刚倒地的林柘,竟然又站起了身来,只是此时的林柘身上的黑色烟雾,已经没有之前那样旺盛,而且最令凡川恶心的是,这时的林柘的身体上,竟然稀稀拉拉的挂着溃烂的肉,一股刺鼻的味道充斥了整个大殿,而林柘却还能挪动身体,随着林柘身体每挪一步,鲜红色的血就会从身体里流出来,而且会瞬间被黑色的烟雾所吞噬。[.huju.]

    凡川看着此时林柘的状态,竟有一丝不忍,心里有些唏嘘,没想到原本正常的一位修真者,却落到了如此地步。

    “呜哈!”突然林柘又是一阵嘶哑的吼叫声后,竟然快速的奔向了凡川的另一边。

    看着疯狂奔跑的林柘,凡川有些纳闷,难道林柘看不到自己了吗?怎么跑向了另一边,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凡川心里冷到了极点。

    只见林柘此时跑向的方向处,竟是之前已经被压力所震昏迷了的金莽,此时的金莽正安静的躺在地上,由于身上还套着之前安吾长老施下的环圈,所以此时的金莽,抽不出任何一丝真气。

    林柘跑到金莽的身边,仅仅只是弯腰看了下金莽,接着只见林柘竟然用四只手臂抬起了金莽肥胖的身体,然后林柘嘴里吐出了大量的黑色烟雾,黑色烟雾瞬间包围了金莽的躯体,接着林柘竟然把嘴巴张开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宽度,瞬间咬向了金莽的躯体。

    凡川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想要去阻止林柘的行为,可是已经晚了,只见金莽的躯体在被林柘用着黑色烟雾包裹着的同时,只是一会儿的时间,林柘竟然活生生的吞吃下了金莽的躯体。

    凡川被这一情景震撼的不轻,带着愤怒和狂躁的情绪,凡川双手间再一次开始汇聚起了真气,而这次汇聚的真气正是凡川刚刚偷袭成功的异样真气,是被林柘称作为化魂之力的真气。

    而此时吞完了金莽躯体的林柘,似乎很是满足,围绕在身上的黑色烟雾,再一次的大盛了起来,而且四只手臂似乎又长长了一些,变粗了一些。摇晃着破烂不堪的身体,林柘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语气嘶哑的大喊道:“呜哈,真是美味啊!”

    此时的凡川已是忍无可忍,看向林柘大声喝道:“竟然吞噬自己的帮手,此举无人能忍!”说完,凡川即刻的向着林柘,击出了一道异样真气。

    而刚刚还在满足的林柘,看到凡川击来的真气,似乎很是畏惧,身体在不停来回伸缩,但还是试着击出了一道黑色的烟雾作抵抗。

    异样真气所向披靡般的瞬间冲散了黑色的烟雾,而直直的击向了林柘的身体,林柘又是一阵极为难听的嘶哑喊叫,接着身体又向着后面倒飞了过去,又一次的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看到此景,凡川很是惊喜,看来自己体内的这道异样真气是林柘的克星啊,不便再多想,凡川立即闪身跑向了林柘的身边不远处,定睛看着此时强忍疼痛的林柘,凡川的心里在一阵冷笑。

    “别……别杀我!”看到凡川靠近了自己,林柘畏缩着身体,乞求的眼神看着凡川说道。

    “哼,你已入魔障,留你不得!”此时凡川心里在看到林柘吞噬了金莽之后,心里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丝的怜悯。

    只见凡川的双手抬起在空中,瞬间两只手掌里不停的涌出着异样真气,也就是所谓的化魂之力,化魂之力逐渐的凝结成了一个透着白光的光球,四周的压力也随之即来,随着异样真气的不断涌入,白色的光球竟越来越亮,把整个宫殿都照耀的亮了起来。

    “不……不要!”此时的林柘已经惊恐的不知怎么办,身上的黑色烟雾在被白色光球的影响下,竟在快速的消散,而林柘深凹的双眼里,仅仅只剩下了恐惧和乞求。

    “去吧……”凡川淡淡的一句话后,立即把白色的光球击入了林柘的身体里。

    顿时宫殿又在微微的摇晃,各种压力扑面而来,而此时的林柘,用着一副惊恐的眼神看着周围,四只手臂竟开始萎靡了下去,体内的黑色烟雾像是被惊吓到了一般,疯狂的向着林柘体外涌出,但刚刚涌出的黑色烟雾,瞬间又消散了,而此刻林柘的身体竟也在快速的糜烂,林柘脸上的表情从惊恐变作了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只用了一会儿时间,林柘的身体已经糜烂完了,糜烂的**瞬间化作了黑色的烟雾,消散在了宫殿内。至此,宫殿内又恢复了寂静,能听到的也只是破损的宫殿的上方,落下来的一些碎石渣的声响。

    看到原地已没了林柘的身影,凡川立即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紧张的心情才得以放松下来,不知不觉间,凡川的额头已涔满了汗液,凡川毕竟这是第一次让一个修真者形神俱灭,不禁有些紧张和不安。低下头,凡川的思绪有些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凡川突然听见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臭凡川,担心死我啦,臭凡川!”

    听到喊叫声后,凡川欣慰的转头看向了此时向自己跑来的宛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凡川强挂着一丝笑意,等着宛灵的走近。

    没一会儿,宛灵就跑到了凡川的身边,还没等凡川要说什么,只见宛灵“唰”的一声,钻进了凡川的怀里,而且与此同时,轻轻的啜泣声,从凡川的怀里传了出来。

    先是一阵阵宛灵的体香冲击着凡川的大脑,随即凡川用手轻轻的拍着宛灵的后背,温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吗?”宛灵娇嗔道,同时小手还不停的拍打着凡川的胸膛。

    凡川没有再说话,任由着宛灵在自己的怀里任性撒娇。

    等大殿内也不再传出碎石落地声,一切都回归安静后,只见安吾长老和征黎长老,以及梓月长老三人踱步的向着凡川走来。

    宛灵看到梓月三人走来,有些不情愿的从凡川的怀里挣脱开来,平复了下心情,安静的站立在了凡川的身边。

    “凡川宗主英明神武,我等感激凡川宗主的救命之恩。”征黎长老崇敬的看着凡川说道,说完之后,竟和梓月长老以及安吾长老三人跪在了凡川的身前。

    凡川见状,立即站起身来,伸出双手依次把三人扶起,用着温和的语气说道:“三位长老不用感激我,该当是小子我感激你们能来支援,感激你们能为了夜月门付出。”凡川说着话,竟要作势向着征黎三人下跪。

    看到凡川的动作,征黎三人很是惊讶,但征黎长老还是在没等凡川跪下的时候,快速扶住了凡川,语气激动的说道:“凡川宗主这是要我等的命啊,宗主万万不可这样。”

    被征黎长老拉起,凡川没有再坚持下跪,而是表情从欣慰又转向了疑惑的说道:“征黎长老,我想知道这个林柘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说完,凡川转眼又看了看刚刚林柘消失的位置。

    听到凡川的问话,征黎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安吾长老。

    安吾长老见状,立即平复了下语气,看着凡川认真的说道:“凡川宗主,其实林柘如今修炼的已不再是夜月门的修炼之法了,他已和他的师尊青邪一样,遁入了邪术之道。”说完,安吾遗憾的摇了摇头。

    听完安吾长老的话,凡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忧虑的接着说道:“几位长老,林柘已经形神俱灭了,可是青邪……”

    “凡川宗主不必担忧,关于青邪的事情,我们已有十分的把握。”征黎突然打断了凡川的问话,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

    “十分的把握?什么意思?”听到征黎的话,凡川很是疑惑,于是立即追问道。

    “哈哈,凡川宗主不用着急,一会儿你就知道原因了。”征黎说完,竟自顾的笑了起来。

    征黎的话音落后,在场的只有安吾长老面色平和,而凡川和宛灵,以及梓月,都是一副疑惑的样子。

    最疑惑的还是属凡川,凡川在听完征黎的话后,总能隐隐的感觉到什么,可就是抓不住,又想了一遍最近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凡川也在心里确定到,林柘带人挑衅夜月门肯定不是为了报复自己,背后一定是有什么阴谋,而那个凡川从未谋面过的青邪,却让凡川感觉到青邪才是这些事情的重点,但到底是什么重点,凡川又说不上来。不自觉的凡川用力抓了下自己此时凌乱的头发。

    “凡川先别想了,咱们听长老们的话。”一旁的宛灵,看着此时疑惑不堪的凡川,心疼的出声说道。

    “恩……”凡川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对了,宛灵丫头身上的邪气还没解除吧?来让老夫为你解除。”征黎长老突然看向了宛灵,出声说道。

    被征黎的话惊醒后,凡川这才想起宛灵体内封闭的邪气,不禁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些狠自己竟然忘了宛灵体内邪气的事情了,于是凡川立即看向征黎,急切的说道:“请征黎长老尽快帮灵儿解除。”

    “恩,凡川宗主不必紧张,这种邪气只需老朽和安老头我们俩个齐力把真气输入到宛灵丫头的身体里,然后用真气把那道邪气打散就好了。”征黎认真的回应道。

    “那就好,那就好。”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喃喃自语了起来。

    当下,征黎向着安吾看了一眼,安吾像是会意了般的,两人齐步站立在了宛灵的面前,只见两人突然双手合十,两道真气流瞬间没入了宛灵的身体里。

    此时的宛灵先是感觉到了一阵的刺痛,然后刺痛感又逐渐的消失了,随即而来的是一种精力充沛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以往的那种感觉,宛灵不禁的开心了起来。

    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只见征黎和安吾两人把真气收回体内,同时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征黎满脸带着倦意的说道:“凡川宗主,宛灵丫头身体里已没有了邪气压制,现在可以自由的活动真身了。”

    “多谢两位长老的相助。”听完征黎的话后,凡川随即对着征黎和安吾施了一礼说道。

    “凡川宗主不必客气,这是我等份内的事。”征黎看到凡川对着自己和安吾施了一礼,顿时脸上带着崇敬的神情说道。

    正在几人说话的同时,突然殿外传来了一声怒喝,怒喝声极为响亮,而且伴随而来是强大的真气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