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化魂之力
    [.huju.]此时的凡川已经有些怒火中烧,双手间汇聚的真气越来越多,准备着给予林柘猛烈的一击。[.huju.]

    而此时的林柘见到安吾长老被自己一招击中了,更是发着嘶哑的笑声,同时还狂妄的说道:“凡川野小子,你打不过我的,快来乖乖的让我把你吞噬了吧!”林柘喊叫完,四只手臂在空中疯狂的挥舞着。

    凡川已忍无可忍,把双手间汇聚的真气,“唰”的一声击向了林柘。大量真气抽出体外,凡川顿时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有有些站立不住,体内所剩无几的真气也在不停翻涌,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二罗丹回神丹吞入了肚中,真气瞬间的满溢,这才让凡川止住了摇晃的身体。

    此时只见凡川所击出的蕴含着强大力量的真气流,瞬间击在了林柘的身体上,而林柘的身体突然像是无限放大了一样,体内大量的黑色烟雾瞬间扑向了凡川所击出的真气流,真气流在黑色烟雾的包围下,竟然逐渐的消失了。等真气流消失以后,林柘放大的身体,又逐渐的恢复了原样。

    凡川被这一幕震撼的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自己所蕴含着那么多真气的攻击,竟然在这一瞬间就被简单的化解了,而且对林柘造不成任何伤害。这让凡川感觉到自己这次算是玩完了。

    “呜哈,看我玄阴蜕变之体的力量吧!”正在凡川发愣的当下,只见林柘挥舞着四只手臂,突然大量的黑色烟雾汇聚在了林柘四只手臂的空间里,逐渐变作了一只圆圆的黑色烟雾球,黑色烟雾所凝结成的黑球正缠绕在林柘的手间,而且还在不停的变大,与此同时,已经被安吾长老压制住了的宫殿,又一次开始摇晃,周围的压力使得凡川有些喘不过气来。

    正在此时,突然林柘向着凡川站立的位置,推动了四只手臂里的黑球,同时还大喊道:“准备接受玄阴之神的审判吧!”随着林柘话音落下,黑球带着无匹的战意和压力飞向了凡川。

    凡川静静的看着迎面而来的布满强大力量的黑球,心里唏嘘不已,转头向着殿外看了一眼,回过头后,凡川先是抽出真气,模仿着之前在亦冬那儿学到的万清玄阵,布置出来了一面模糊的影墙竖立在了身前,影墙上似有闪电般的泛着白光,极大的防御力量完成,凡川又立即把泫滇战甲的防御提升到自己最大的承受力处,一切都已完成,泫滇战甲上的银线与万清玄阵的影墙融合在了一起,整个大殿的黑色烟雾瞬间被白光吞噬了许多。

    只是在一瞬间,林柘所击出的黑球就飞到了凡川的身前,黑球以着无匹的战意,先是逐渐吞噬了凡川并不成熟的万清玄阵,接着黑球直中的击在了凡川的身上。

    这一瞬间,凡川并没有发现泫滇战甲的变化,而是只感觉到身体传来了极度的撕裂疼痛感,似是万虫叮咬般,脑袋里也顿时失去了知觉,在大口喷出了一口鲜血之后,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凡川!凡川!”而此时在殿外的宛灵看到了凡川被击中的这一幕,挣扎着身体要冲到殿内,可是双臂被梓月紧紧的拉住了,宛灵只能泪流满面的,以着嘶哑的嗓音喊叫着。

    “灵妹,不能进去!”梓月紧紧的抱住了宛灵的身体,使得宛灵的身体不能挪动半步。

    而此时看到凡川被击中后的林柘,本就恐怖的面容更是在微微颤动,四只手臂也在空中摇摆起来,以着一副极难听的声音大喝道:“呜哈,野小子尝到玄阴蜕变之体的厉害了吧!接下来我要吞噬了你,让你形神俱灭!”大喝着的林柘抬步向着躺地上的凡川跨去,而且与此同时,林柘此时已溃烂而且沾满了脓血的嘴巴,不禁的流下了一种粘稠的液体。

    而此时昏迷躺在地上的凡川,突然身体动了动,而且手指也开始活动了起来,紧接着眼睛也缓缓的睁了开来。

    刚刚苏醒了的凡川只感到了脑袋还在晕眩,但是不禁的低头看了一眼右手上佩戴着的手链,和如今泛着微弱白光,静静浮在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

    此时右手上佩戴的手链在透着淡淡的青芒,又变大了一些,而且能清晰的看到透明的手链里似乎游动着一只灵体,很细微,如若不仔细观察,是很难以发现。这让凡川很是惊讶,因为在刚刚凡川昏迷的时候,在灵识里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凉意布遍了全身,而且有个会游动的灵体,在自己体内快速的游动,凡川这才猛然的苏醒。

    回想着这件手链带给自己的感觉,似乎很熟悉,但又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凡川又不禁的低头看了一下手链,但碍于此时紧张的状况,凡川还是立即抬头看向了林柘。

    见林柘在快步的靠向自己,凡川有些忧虑,而此时自己的身体仍然躺在地上,再看林柘的动作,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苏醒,想到此处,凡川立即又闭上了眼睛,缓慢的停止了身体的动作,仅仅以着元真灵神来感受与林柘之间的距离。

    刚刚闭上眼睛的凡川,立即抽身查看自己的身体,让凡川有些欣喜的是,体内并无大碍,似乎是在刚刚自己昏迷的时候,那股凉意所带来的游动灵体,已经安抚了身体受损的地方,而此时体内只是真气有些紊乱,其他已无大碍,凡川此时不敢作动作从晶涟羽戒里拿丹药来补充真气,怕被林柘发现自己已经苏醒了,那么自己装昏迷而准备的一击则不能实现了,如果自己这偷袭的一击没能实现的话,那么就算补充满了真气,同样还是击败不了林柘。

    斟酌着体内残余的真气,凡川苦思冥想了一会儿,突然一个念头在凡川心间闪过。

    “异样真气?对,异样真气!”此时的凡川突然想到了自己之前在寒逍遥城被江临庄击中后,在夜月门苏醒过来,之后体内就有了一道异样的强劲真气,比自己本体真气的攻击要强劲许多倍的那道异样真气。

    刚刚开始时,有着元真期修为境界的凡川还控制不了那道异样真气的输出和收回,以至于刚刚到夜月门时,无心打伤了夜月门的弟子,但到后来凡川提升到成真期修为境界后,似乎就能控制住了异样真气的输出和收回,但由于那道异样真气让凡川很是陌生,以至于后来凡川渐渐的忘却了这件事,一直把那道异样真气压制在了体内。

    想到此处的凡川,似乎有了一丝信心,但又不是很确定能对林柘造成伤害,但是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似乎没有可以实施的办法了,没再多想,凡川立即把那道与江临庄体内真气相似的异样真气,抽出了体外,顿时就连凡川自己也感到了些许的压迫感。

    “呜哈,我要吞噬了你,祭奠玄阴之神!”随着“咣咣”的沉重脚步声,林柘越来越靠近了凡川。

    此时的凡川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可以借这一击,能够给自己换来喘气的机会,不禁的,凡川把体内大部分的残余真气都付诸在了这一击上。

    “呜哈!”林柘已经到了凡川的身边,正挥舞着四只手臂,慢慢的弯下了身子,似要挨近凡川之后,然后用四只手臂把凡川抬起来一样。

    此刻躺在地上的凡川,甚至都能感受到林柘此时一副狂妄的姿态,以及那自以为战胜后的骄傲。

    随着林柘身子的下弯,凡川闻到了一股恶臭,还有那能扰乱心神的黑色烟雾。

    就在此刻,林柘的四只手臂正准备抬起凡川身体的时候,凡川突然睁开了双眼,双手间早已蓄满的异样真气,“唰”的一声全部击在了林柘身体的正中央,随着异样真气击入林柘的身体,顿时一堆粘稠的液体洒落在了凡川的身上。

    而此时的林柘,睁大着早已模糊不堪的双眼,用着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身体竟呆滞住了。

    没等凡川再作动作,突然只见林柘的身体“噗”的一声,放出了许多的黑色烟雾,而这些黑色的烟雾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汇聚起来,而是全都消散在了宫殿之内,接着林柘以着一副痛苦的表情,身体极速的倒飞了过去,而且于此同时,林柘的嘴里还模糊的大声喊叫着。

    “不可能!怎么会有化魂之力!不可能!”林柘大喊大叫着,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以至于宫殿的地面上深深的凹下去了一块。

    看到自己一击偷袭成功,而且偷袭的成果还远远的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凡川立即站起身来,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二罗丹回神丹,吞入了肚中,丹药化解之后,体内真气瞬间满溢,凡川不禁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林柘,心里很是惊讶,在欣喜同时,还有一丝疑惑,因为凡川刚刚模糊的听到了林柘的喊叫。

    “化魂之力?什么是化魂之力?”凡川自言自语道。

    想了一会儿,突然凡川似是恍然大悟般:“化魂之力难道就是与江临庄相似的那道异样真气?听亦大哥说过江临庄乃是化魂之体,难道……”凡川似乎想到了什么,自顾的点了点头。

    正待这时凡川思考的时候,躺在不远处的林柘的身体,突然又动了动,而且还伴随着难以听懂的嘶叫声。

    “还没死?”凡川惊讶的同时,又小心的防备了起来,眼光紧紧的注视着林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