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疯狂的林柘
    [.huju.]极速飞向金莽的套环,在金莽极度惊讶的表情下,瞬间套在了金莽肥胖的身体上,金莽则立即断掉了手上正在做的动作,刚刚体内被抽出的真气,则因为没有被控制,而逐渐消散了。[.huju.]

    金莽看着身上的套环,和身前逐渐消失的真气,惊讶的表情中透着诸多的无奈,最终则紧闭上了双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再看征黎长老,只见征黎长老在刚刚两道真气相撞之后,此时正半跪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右手扶着胸口,似乎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凡川看到此处,已经不能再等待了,于是立即起身跑向了征黎长老,等到了征黎长老身前,凡川立即抽出一丝真气探入了征黎的体内。

    征黎像是发现了有人在探视自己,于是艰难的抬起头,准备看清楚是谁时,却只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说道:“征黎长老,是我,凡川,你现在体内真气已经紊乱,再不及时恢复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了是凡川之后,征黎脸上先是一阵喜色,随即又变作了忧虑,于是强撑着疼痛,出声说道:“凡川宗主快离开这里吧,这里很危险”

    凡川没有再回答征黎的话,而是自顾的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三罗丹集元丹,抽出真气把丹药化入了征黎的体内。

    此时的征黎只是突然感觉到了体内的真气在快速的恢复了起来,仔细检查一下,才知道了是丹药的作用,不禁的对着凡川投来了感激的眼神。

    见征黎长老已无事,凡川又给了征黎长老一粒集元丹,让征黎长老自顾的恢复,然后凡川又快速的起身,向着宛灵跑了过去。

    “灵儿,我来晚了”说着话,凡川靠近了宛灵的身边,温声说道。

    说完,凡川也在同样抽出真气试探宛灵的身体,索性的是宛灵的身体是没受什么伤,反而是被一股邪气封住了体内的真气,凡川对着那股邪气观察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得到答案,于是便不再多想。

    “臭凡川,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宛灵见到凡川出现,先是脸上一阵的欣喜若狂,随即又有些哀伤的抱怨道。

    凡川没再说话,伸手抱住了宛灵。

    正待此时毫发无伤的安吾长老看到了凡川,立即走近了凡川的身边,躬身施礼说道:“凡川宗主,老夫来晚了”

    听到安吾的声音,凡川这才放开了宛灵,转身用着感激的目光看向安吾说道:“安吾长老来的不晚,只是可恨金莽那伙人竟然……”

    没等凡川说完,安吾长老打断了凡川的话,说道:“凡川宗主不必在意,青邪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说完,安吾长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此话怎讲啊?”凡川有些疑惑的问道。

    “现在实况紧急,等之后老夫自会与凡川宗主解释”安吾长老说完之后,转眼看向了殿外的一群修为境界不等的修真者。

    这些修真者都是林柘和金莽所带来的,但当这些修真者看到林柘和金莽已败,都不敢有所行动,但也没并有退走,似乎是在等着人到来一般,只是在用真气护着身体。

    凡川随着安吾长老的目光,也看向了那群修真者,心里只有满满的唏嘘和可惜。

    正待此时凡川与安吾长老商量下一步如何打算之时,突然刚刚林柘落地的地方,传来了“咔嚓”的一声动静,随着第一声声响过后,“咔嚓”声接连不断的响起来了,很是密集。

    凡川和安吾长老立即紧张的转头,看向了林柘刚刚倒地的地方,正迷惑之际,只听“咔嚓”声逐渐变作了“轰隆”声,接着只见刚刚还躺在地上的林柘竟然站立了起来。

    等看清楚林柘的形状时,此时的凡川和安吾长老以及宛灵的脸上,都出现了惊悚的表情。

    因为此时的林柘已经算不得是个正常的人了,一张极度扭曲的脸,显的特别诡异,还有那不停流淌着鲜血的身体,鲜血刚刚流出体外,就被体外萦绕的黑色烟雾瞬间吞没,同样化为了黑烟,融入到周身的黑烟中。

    而最让凡川等人惊恐的是,在随着林柘鲜血不停流出之后,只见林柘身体的中央处,竟然“嘶”的一声,破开了两个洞口,洞口黑漆漆的竟没有鲜血流出,正在此时,突然在两个洞口处,又长出了一双手臂,一双青筋暴露,被黑色烟雾坏绕着的手臂,手臂长出来之后,周围的压力顿时剧增,随着而来的则是宫殿又一次开始摇晃,宫殿地上的碎石一些的物品,也开始升到了空中,极速旋转了起来。

    本来大殿内还留着的少数修真者,见到这种状况后,似乎都再坚持不住了,鱼涌一般的向着殿外跑去。

    安吾长老见到此状后,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但随即就抽出了真气,强行压制住了摇晃着的宫殿,随着安吾长老真气的输入,宫殿果然在从刚刚的剧烈摇晃逐渐静止了下来。

    正在这时,梓月扶着征黎长老突然出现在了凡川等人身后。

    “梓月姐姐,你和征黎长老身上都有伤,就赶紧出去殿外吧,另外把灵儿也带走,灵儿体内真气被封住了,不能留在此处。”看到梓月和征黎,凡川脸色有些紧张的,用着一副命令的口气说道。

    “我不走,我要陪着你!”一旁的宛灵在听到凡川的话后,却倔强的抬着头说道。

    “灵儿听话,你们就只在殿外就行,快,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此时的凡川已经有些微怒了,因为自从看到变形的林柘之后,凡川脑海里就老是闪现着极度危险的感觉,而且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在告诉自己,自己要拼尽全力保护住自己在意的人。

    “是啊,宛灵丫头,赶紧与梓月长老和征黎长老出去殿外吧,不能再耽搁了。”站立在一旁的安吾长老也同样有些担忧的说道。

    “灵妹,听话,咱们如今留在这里,反倒是成了凡川宗主和安吾长老的累赘了,你懂吗?”梓月看着犹豫不决的宛灵,催促道。

    “恩,但……但是你一定不能出事。”宛灵含情脉脉的看着凡川说道。

    “恩……”凡川深深的点了点头。

    接着宛灵和梓月两人扶着征黎踱步的走出了殿外,见到三人已走出了殿外,凡川毅然的看向了安吾长老,似在寻求着安吾长老,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做。

    还没等安吾长老作何解答,突然只见此时已和怪物没有分别了的林柘,竟然仰头看着宫殿的顶端,放声大笑了起来。

    模糊不清的嘶哑笑声极为难听,听着让人总感觉到似有一股邪术在扰乱心神的感觉,凡川和安吾两人,几乎是同时捂住了耳朵。

    突然,林柘的身体动了,此时被黑色烟雾环绕着的干瘪双腿,竟大步的跨走起来,而且同时,林柘已经溃烂的嘴巴,似乎还在大声吼叫着什么,虽然声音嘶哑的模糊不清,但仔细听下,还是能听出话的意思。

    “呜哈,凡川野小子,你终于肯出现了,试试我的玄阴蜕变之体吧!”

    伴随着林柘嘶哑的吼叫之后,突然只见林柘刚刚生长出来的一双手臂,顿时击出了两道黑色烟雾,黑色烟雾席卷着所有挨着的东西,带着极大的吞噬之力,各自快速的向着凡川和安吾飞来。

    凡川见状,立即把泫滇战甲开启到了最强防御,立即道道银线的光芒刺穿了殿内诸多的黑色烟雾。

    而安吾长老则是自快速的抽出真气,在身前凝结成了一面和之前征黎长老所布置的一样的镜子,镜子上像是在流淌着水,淡淡的青芒若隐若。

    两道黑色烟雾瞬间各自击向了凡川和安吾长老,此时的凡川又立即快速的抽出了一丝本体真气击向了迎来的黑色烟雾。

    只见击出的真气瞬间被黑色的烟雾所吞没了,而黑色烟雾还是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凡川飞来,凡川自从损失了冷伐剑,一直没有

    趁手的修真兵器,所以只想到了用真气来抗拒。突然凡川想起来了老白师尊留给自己的楚远紫剑,但是又想了想之前在古咒教时使用楚远紫剑的状况,凡川随即又打消了使用楚远紫剑的念头,而绝殃化入自己身体里的寻隐枪更是使用不得,寻隐枪乃是仙器,自己这番修为,估计都不能把寻隐枪召唤出来。

    正在苦思冥想的阶段,黑色烟雾瞬间击到了凡川的身上,凡川当下只感觉到了心神一阵的恍惚,身体顿时向后退了几步,而此时的泫滇战甲在放着异样刺眼的光芒,几道银线焚尽了剩余的黑色烟雾,为凡川减缓了诸多的攻击。

    而此时的安吾长老也强行的接下了黑色烟雾的攻击,只见安吾长老身前的镜子状的凝结真气防御,被黑色烟雾没用一会儿的时间就吞噬了干净,安吾长老见状,心中很是大惊,又立即开始布置真气防御,可是已经晚了,只见剩余的黑色烟雾瞬间击在了安吾长老的身上,安吾长老的身体先是一阵的抽搐,随即倒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嘴上布满了鲜血。

    而刚刚落地的安吾长老并没有躺在地上昏迷过去,而是只见安吾长老突然强撑着身体盘坐了起来,双手捻指放在膝盖上,双眼紧闭,开始自行恢复起来。

    凡川见状,知道安吾长老肯定是大意了,被林柘钻了空子,没等稳定心神,凡川立即跑向了安吾长老身边,随即拿出了一粒三罗丹集元丹,作势抽出真气化入了安吾长老的体内。

    等丹药在快速补充着安吾长老体内的真气时,只见凡川“唰”的一声起身,挡在安吾长老的身前,满眼怒火的看着此时像是怪物的林柘,双手间在快速的汇聚着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