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激战
    [.huju.]众人听到怒喝声后,都转头向殿外看去,凡川也停止了凝聚真气向着殿外看去,只见殿外飞来了两位老者,正是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两位长老刚刚入宫殿内,立即双手结实,两道真气流瞬间击向了林柘身前的真气凝结成的黑色网状,只见黑色网状在被两道真气击中后,涣散着纯黑色的烟雾,以至于整个大殿里都笼罩在黑色烟雾下,而且烟雾里有着刺鼻的异味,让殿内众人都不禁抽出了体内的真气,来阻隔黑色烟雾近身。[.huju.]

    林柘见到自己凝结的真气网被击散,不禁仰天狂吼,脸上的青筋暴露,似是一只发疯了的野兽一般,而且全身上下都笼罩着淡淡的黑色烟雾,一身的邪气显而易见。

    凡川看到此时的林柘,才从心里得到了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那就是,如今的林柘修炼的已不再是夜月门的修炼之法。

    “你们两个老家伙找死!”林柘看向刚刚落立在地上的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愤怒的喊道。脸上的五官似乎都在随着喊话而扭曲。

    “林柘,放手吧!你和你师尊青邪修炼了别派的邪术,就算已背叛了夜月门,如若你及时收手,我们还会念在你是夜月门第一批的退隐弟子之情,放你一马。”征黎没有理会发怒的林柘,而是淡淡的应答道。

    听到征黎长老的话,凡川这才确认了刚刚自己的想法,看来林柘真的修炼了别派的邪术,见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凡川决定在观察一会,再作决断。

    “哈哈,两个糟老头子,放我一马?告诉你们吧,夜月门马上就是我和我师尊的了”林柘依旧以着一副狂妄的姿态叫喊道。

    “唉……”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同时叹了口气。

    “金莽长老,过来,先别管那个受伤的娘们了,我们两个一起让这两个糟老头子消失了”林柘突然转头看向了站在梓月身旁的金莽说道。

    此时的金莽听到林柘的喊话后,立即跑向了林柘,站立在了林柘的身旁,一身肥胖的肉在摇晃着,身上的真气也在源源不断的涌出。

    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看到金莽跑向了林柘身边,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又摇了摇头,同时看向了金莽,征黎长老先出声道:“金莽长老啊,你竟然要助反派来攻取夜月门,可恨我们还都信了你说的联合抗敌啊,唉!”征黎长老说完之后,不禁的又摇着头,叹息了一声。

    “哈哈,那是你们愚钝,现在的夜月门能给我的,青邪长老都能给我,而现在的夜月门不能给我的,青邪长老也能给我。”金莽堆着满脸的肥肉,大声的笑道。

    “唉,修行之人,权利有那么重要吗?”一直没出声的安吾长老,叹息着说道。

    此时站在人群里的凡川听到了安吾长老的话后,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别废话了,看我的噬灵结阵,去。”林柘怒喝了一声之后,双手间布置好了一道真气流攻击,随着林柘的话音落下,真气流带着异样的邪术,极速的击向了征黎长老。

    而与此同时,站在林柘身旁的金莽也出手了,只见金莽凭空拿出了一把像是怪兽形状的飞剑,在随着金莽真气的融入,飞剑竟然瞬间变作了攻击修真剑,同样极速的向着安吾长老刺来。

    凡川看着这把同样可以飞行和攻击的修真剑,不禁的想起了自己那把在天劫灵境里被粉碎的冷伐剑,竟有些伤感之意浮上心头。

    “雕虫小技也拿出来献丑?”只见征黎长老看着向自己迎面飞来的真气流,并没有慌张,而是从容的把双手抬起,在空中似乎在画着什么,没等林柘的真气流攻进征黎长老身边时,突然听到征黎长老一声大喝“出”之后,只见征黎长老身前竟模糊的生长出了一面像是泛着水花的镜子,镜子上像是在流淌着溪水一般,蕴含着强劲的真气。

    “噗”一声沉闷的声响之后,只见林柘刚刚击出的真气流,全然的没入了征黎长老身前的像是镜子状的结体里面,镜子结体在没入林柘的真气流之后,也只是象征性的泛了下些许的水花一样,没有任何波澜。

    林柘见状,突然更甚愤怒的大喝道:“好,那就让你试试我新炼成的吞阴术吧”话音刚落,只见林柘突然跪倒在了地上,双手虔诚的拜了拜天空,嘴里大喊道:“玄阴之神,请赐予我无限的阴术吧!”

    没过一会,只见林柘的双眼突然变作了血红色,脸上的表情也彻底的扭曲了,本就瘦弱的身体,此时更是瘦弱异常。

    突然林柘跪着的身体站了起来,随着林柘的站起,一股浓厚的黑色烟雾从林柘的裤管里涌现出来,围绕在了林柘的周身,此时的林柘已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修真者了,瞪着血红色的眼睛,注视着征黎长老。

    “吞阴术,起!”又是林柘突然的大喊,随着林柘的喊叫,此时的宫殿竟然在微微的颤抖,殿内的黑色烟雾更是像发了疯的魔鬼一般,在快速的席卷着殿内的众多物品,凡是被黑色烟雾碰到过的物品,全都在一瞬间,消失无踪。

    而且与此同时,林柘周身突然汇聚了一道极强的真气力量,这道力量不像是普通修真者所有的力量,而更像是充满了诡异的邪术的力量,透着阴森森的气息。

    征黎长老看到此处,脸色也微微的凝重了起来,本来拼修为境界的话,征黎长老可以随意的击垮林柘,可是当看到此时古怪的林柘,征黎长老不禁的在快速的抽出体内真气来护体,而且同时更加强了身前似镜子状的真气结体。

    “去吞进一切的力量吧,吞阴术,去!”随着此时已经面目全非的林柘的大喊之后,一道含着强劲真气的黑色烟雾,像是一条有意识的生灵一般,极速的飞向了征黎长老。

    征黎长老见状,知道躲开不及,立即把双手腾在了空中,体内的真气在大量的涌进双手上。

    “夜月流空阵,出”随着征黎长老的一声大喊之后,空中逐渐凝结出了一团真气流,真气流里透着青芒,顿时宫殿内充满了无匹的压力,许多修为低的修真者,都被这道压力给震晕了过去。

    凡川立即加强了泫滇战甲的防御,即刻凡川又担心的看向了宛灵,等见到宛灵身上也浮现出来了一件粉色的战甲之后,凡川这才放心,但凡川突然又想起来了此时已受伤了的梓月,立即向着梓月躺着的方向望去,只见此时的梓月正艰难的抵抗着压力,嘴角在一阵阵的涌出鲜血,见到此状,凡川没多想,趁着众人不备之时,闪身跑向了梓月的身边,梓月看到突然出现的凡川,先是一阵惊讶,再有就是有些疑惑。

    正当梓月要开口询问时,凡川突然伸手捂住了梓月的嘴巴,而且对着梓月点头示意不要出声,在看到梓月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之后,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三罗丹集元丹,抽出一丝真气化入了梓月的身体里,等梓月体内真气恢复的差不多了,凡川这才又转身混进了人群里。

    梓月看着凡川的背影,心里有些感动,本来紧绷的脸上,涌出了一丝笑意。

    再看征黎长老,只见征黎长老完成了“夜月流空阵”后,随着双手的大力一指,空中的强大真气流瞬间迎向了林柘所祭出的蕴含着真气的黑色烟雾。

    一白一黑的两道真气在夹杂着破坏力的同时,随着一声“咣”的声响之后,两道真气相撞在了一起,瞬间一道极为刺眼的光芒扩散了开来,宫殿开始大幅度的摇晃,而且在摇晃的同时,还有诸多的瓦石碎片飞落下来,一股无匹的战意在渲染着周围,似乎在证明宫殿就要坍塌了一般,此时待在殿内的大部分修为境界低的修真者都争相的跑出了殿外,而留下的一些修为境界差不多的修真者,则在用真气强撑着身体,而凡川因为有泫滇战甲的保护,则相对轻松些。

    正待凡川坚持的片刻,突然只见征黎长老的身体在两道真气相撞后,快速的向后退去,而且本来束起的头发,也顿时凌乱了开来,脸色也相对的比较苍白。

    再看林柘,只见林柘的身体在两道真气相撞后,直接倒飞了出去,本就扭曲的脸庞,在被鲜血流过之后,更是显得阴森恐怖,瘦弱的身体似乎在弯曲了起来,重重的落在了地上,没有了动静。

    而安吾长老与金莽的争斗也进入了尾声,安吾长老仗着高深的修为境界屡占上风,只见此时的金莽在拿着手里的修真剑在节节败退,而且凌乱的头发已经遮盖住了本来肥胖的脸颊。

    安吾长老看见金莽此时的境遇,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继续着真气流的攻击,各式各样的招式错综复杂,道道青芒闪动,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正待此时,金莽像是决定了一件事情一样,突然坚决的把修真剑抛向了空中,双手合十,嘴里在念叨着什么,突然只见金莽的身体在透着极强的光芒,而且与此同时,金莽体内的真气在快速的涌出体外,似乎就要作最后一搏。

    安吾长老仔细的看了看金莽的动作,顿时明白了金莽的意图,立即说道:“想要**灵神来伤害老夫?可惜了,你没机会了”

    安吾长老话音刚落,只见安吾长老突然凭空拿出了一个像是套环的东西,套环透着白光,在安吾长老融入真气之后,套环竟然在快速的变大,等到套环长大到与人体差不多的时候,只见安吾长老顺着金莽的方向一指,套环带着白光,极速的飞向了金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