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浮战
    [.huju.]“这才像是我的兄弟嘛!”凡川笑道,接着凡川在静室里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浦玄和沈佑的身影,于是疑惑的接着出声道:“浦玄兄弟和沈佑兄弟呢?”

    听到凡川的问话,白平刃的脸色有些紧张,支支吾吾的说道:“他……他俩去寻找凌关真人去了”

    “凌关真人?凌关真人在哪儿呢?”凡川立即欣喜道。[.huju.]

    本来凡川来这儿的目的就有要打听凌关真人的去向,以便能有力的抵抗青邪未知的挑衅。

    “我……我们也不知道凌关真人在哪儿,所以才让浦玄和沈佑去寻找了”白平刃无奈的说道。

    听到白平刃的话,凡川的心情一落千丈,本来以为有了凌关真人的帮助,就可以无所忧虑了,却突然又得知找不到凌关真人,这让凡川有些失望。

    不过凡川还是强装着心平气和的说道:“平刃兄弟,之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和浦玄兄弟,沈佑兄弟的伤势好点了吗?”说完,凡川的脸上隐现出了一丝担心的神情。

    “多谢凡川宗……兄弟挂念,我们三个的伤势已恢复了。”接着白平刃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令自己愤怒的事情,接着脸上出现了恶狠狠的神态,怒声说道:“只恨没能亲手宰了林柘那个狗小子”说完,白平刃的脸上的肉,都在隐隐的晃动。

    “平刃兄弟莫急,我已经联合了夜月门里其他众多长老,一起来抵抗青邪和林柘。”凡川了解白平刃的脾气,于是拍了拍白平刃的肩膀,温声说道

    “真的?那就好,这次要彻底宰了那狗小子”听完凡川的话,白平刃脸上先是一阵惊喜,接着又恢复了恶狠狠的表情。

    接着白平刃与着凡川,义愤填膺的聊了几句之后,似乎忘记了凡川是夜月门新任宗主的身份了,拉扯着凡川坐在了静室里的石床上。

    就这样两人又恢复了往常一般,不分昼夜的聊了许久,大致内容都是两人各自讲述这些年的经历,白平刃则说到,自从听到门里弟子说到林柘和他的师尊如何如何在门派里欺压别的弟子,而且还造成了几位晚辈弟子形神俱灭,白平刃以着火爆的脾气,愤怒的去找林柘决斗,结果还是受了重伤回来,要不是之前凡川留给他的回神丹,也许早就一样形神俱灭了,之后,则是一直在静室里恢复和潜修,后来再就是开始寻找凌关真人。

    两人聊天的时候,时而激动,时而感伤,而钟北则安静的待在一旁聆听,也不说话。

    就在两人聊的兴起的时候,静室的门突然被人用力的撞开了,只见神情紧张着急的浦玄和沈佑跑进了静室,刚入静室就是一阵大喊,而并没有注意到凡川。

    “老白,老白,不好啦,林柘带人去攻占宗主宫殿了!怎么办啊?”

    只见此时的浦玄已经濒临到了发疯的临界点,嘶哑着嗓音喊道。

    没等白平刃说话,浦玄又叫喊道:“我们三个一起去吧?不能再等……”这时的浦玄也发现了静室里多了两人,仔细一看,不禁惊讶了起来,语气有些恍惚的接着说道:“凡……凡川兄……宗主?”

    此时的凡川没有回答此时惊讶到震撼的浦玄,而是“唰”的站起了身来,对着白平刃说道:“你们四人快去请各位长老,我要先去宫殿”说完,没等白平刃几人从这突然的状况中醒悟过来时,静室里已没了凡川的身影。

    刚刚走出静室,凡川立即祭出碎星飞剑,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宗主宫殿飞去。

    在碎星飞剑上飞行的凡川很是着急和疑惑,着急是因为宛灵和梓月还在宫殿内,若是青邪也去了宫殿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虽然自己赶去宫殿也起不了作用,但是自己不能眼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欺负,况且凡川一直在心里以为,林柘要找的人是自己,那么如若自己到场了,应该不会再生起祸端了。

    而让凡川疑惑的则是,林柘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知道了自己回来了?而且竟然还迅速的带人来犯,在隐隐约约中,凡川感到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同时在心里期望着其他的长老能尽快赶来。想着此处,凡川又加快了碎星飞剑的速度,如若现在地面上有人能注意到驾驭着飞剑的凡川的话,也许仅仅看到的只是一道一闪即逝的青芒。

    由于碎星飞剑的速度很快,凡川没用一会时间就远远的看到了宗主宫殿的样子,可是等逐渐看清楚了之后,凡川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更是心急如焚,而且还同时不由自主的开启了泫滇战甲,瞬间黑色的泫滇战甲透着道道的银线,缠绕在凡川的身上。

    此时凡川看到了在宗主宫殿外,站满了修真者,而且众多修真者似乎都在向着宫殿内涌进,凡川稍微感受了下,众多修真者的修为境界都不相等,但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众多修真者的身上都透着一股暗暗的邪气。

    看来浦玄的话是真的,凡川在心里想到。

    碎星飞剑已经临近了众多修真者身边,凡川突然想到,如若自己这般在不知殿内的情况下,贸然的闯进去的话,会有所不妥。不单说自己很难以自己一人之力绕过这些众多修真者,而且万一里面的宛灵和梓月现在已被制服的话,那么自己这样闯进去,不但救不了她们二人,也许还会惊扰了林柘众人,而林柘再一激动,而下了杀手的话,那么这样的结果会让自己痛恨不已的。

    其实凡川是想的太多了,就以林柘之前是那样的追求宛灵,所以林柘是不会杀宛灵的,而且这次背后的阴谋,完全超出了凡川的思维。但此时的凡川却被这突然的状况混乱了思绪,才至于错过了一次良机。

    凡川看着眼前的众人,冷静的想了一会之后,立即收起了碎星飞剑,而且还隐藏了自身的真气,快速的融进了众多修真者的人群里,由于夜月门里的弟子见过凡川的极少,所以凡川故意混进了人群中,并没有被其他修真者所认出来。

    随着人群的涌进,凡川跟着走进了宫殿内,刚刚看清楚宫殿内的情况,凡川差点抑制不住,冲动起来,但在强烈的危险感下,凡川又强行的压住了自己的冲动。

    因为此时的宫殿内已经有些破烂不堪,桌椅凌乱的碎在了地上,宫殿的墙上也有明显的真气划痕,很可以确定,宫殿里刚刚经历了争斗。

    凡川再向宫殿中央看去,只见此时的宫殿中央并没有被人群涌满,而是刻意的留出了一片空地,而且那个让凡川此时痛恨不已的林柘,此时正站立在宫殿的中央,双手掐着腰身,狂妄的笑着,而宛灵则站立的林柘的面前,脸上有着愤怒情绪的宛灵,此时却不敢乱动,似乎在被什么人压制着。为了把情况摸清楚,凡川又继续的扫眼看去,只见在宫殿中央处的一角,梓月正身负重伤的躺在了地上,嘴角还在不时的流着血,身上布满了灰尘,血迹也弄花了梓月本来美丽的脸庞,但看梓月的面部表情,似乎在疼痛中愤怒着。

    接着凡川看向了站立在梓月身旁的人,正是对梓月造成了伤害的人,等凡川看清楚了此人的面相容貌时,顿时一阵的心血翻涌,愤怒和疑惑,以及不安的感觉在凡川心头浮现,因为导致梓月受伤,而此时站立在梓月身旁的人,竟是之前坚决的拥护凡川抵抗青邪的金莽长老,这让凡川之前在心头闪过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的疑惑,都得到了应验。

    此时的凡川似在不时的承受着折磨,在心里期许着其他长老能尽快赶来,而且与此同时,凡川竟有一种同归于尽的念头在心间闪过。正在凡川苦思冥想计策的时候,站立在宫殿中央的林柘出声说话了。

    “宛灵师姐,你说我林柘容易吗?为了你,我可是什么都敢做啊,你为什么就不跟我在一起呢?”此时的林柘用着一副讥讽味道的语气,看着被压制住了的宛灵说道。

    “哼,今生今世你都不用想了,你竟敢伙同你的师尊青邪,屠杀门里的弟子,我哥哥真是看走了眼。”宛灵倔强的看着林柘说道,眼神中并没有恐惧。

    “嘿,看走了眼?哈哈,如果没我师尊当初救你哥哥一命的话,你哥哥能有今天?哈哈”林柘狂妄的笑道。

    凡川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此时的林柘,让凡川有些疑惑的是,此时的林柘和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林柘,似乎有所不同,因为此时的林柘在言行举止间,似乎透着一股邪气。但凡川又想了想钟北之前给自己说过青邪乃有一身邪术,便不再疑惑。

    “你们师徒都不是好人,你知道背叛夜月门的后果吗?”宛灵生气的愤怒道。

    “后果?哈哈,后果就是让你陪着凡川那野小子一起形神俱灭,哈哈”突然林柘的脸色变得狰狞了起来,恐怖之极,像是变幻了一个人一样。

    没等宛灵反应过来林柘的突然变化之时,只见此时像是一只怪兽的林柘,双手间布满了真气,真气快速的凝结成了像是一张网的形状,而且还在散发着黑色的烟雾,周围瞬间涌起了阵阵的压力。

    只见林柘操作着网形状的凝结真气,想要击向宛灵,此时的凡川已经准备好了要出手,可正待凡川凝聚真气的时候,突然殿外传来了一声叫喊。

    “住手!”

    叫喊声里似含有真气波动,使得在场的修为境界低的修真者,都不禁的捂起了耳朵,声音在宫殿内来回的回荡着,久久不能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