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变化
    [.huju.]想了许久,也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凡川摇了摇头向着宫殿的内室走了过去。[.huju.]

    而此时在宗主宫殿外面的不远处,之前刚刚走出宫殿的身材肥胖的长老,正神采奕奕的与着其他几位长老商量着什么,几位长老里唯独没有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的身影。

    “几位长老,你们怎么看?”肥胖长老看着眼前的几人,急切的出声问道。

    “我们遵从金莽长老的意思。”其他几位长老虔诚的说道。原来肥胖长老的名字叫金莽。

    “哈哈,那就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啊,不错,不错。”金莽颤抖着肥胖的身体,大声的笑道。

    “金莽长老,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啊?”一个面相略显饥瘦的长老看向了金莽问道。

    “恩,你们就先回去吧,没有我的命令就不要出来,知道吗?我这就去拜见青邪长老,想以后在夜月门里生存下去,就要眼光放长远点儿。”金莽一副高人的样子说道。

    “我们都记住金莽长老的话了,还请金莽长老能在青邪长老面前,能给我们多美言几句啊!”还是刚刚那个略显饥瘦的长老出声说道,他和金莽站在一起,确实给人一种鲜明的对比感觉。

    “哈哈,放心吧,各位长老,回去吧”金莽说完,突然身上真气涌现,只见脚下隐隐的浮现出了一把纯黑色的飞剑,飞剑的样式很是奇怪,像是一只长相古怪的怪兽身体一般,纵横交错的弯曲着。只是一瞬间,地上已没了金莽的身影。

    站立在地上的其他几位长老见状,也都各自的祭出了自己的飞剑,乘风飞走了。地上只留下了一缕淡淡的青烟。

    而此时的凡川刚刚走进宫殿内室里,就看到了梓月和宛灵还在彼此开心的嬉笑着,而且小黑还站在两人中间,似乎也很高兴般的在蹦蹦跳跳着。

    看着眼前两位同样容貌倾城,如刚出蚌的珍珠一般的女人,凡川没有及时的开口说话,而是呆呆的站在静室门口,沉默着像是在欣赏一幅美丽的图画一样,脸上时而欣喜,时而激动,竟在完全没防备的情况下沉醉了,双眼中只留下了惊艳的神情。

    “喂,臭凡川,你发什么愣?”首先还是宛灵发现了凡川,看着凡川呆滞的目光,宛灵破涕一笑,立即站起身走到凡川跟前,抬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

    “啊?”凡川被宛灵的拍肩动作惊醒后,脸色有些微红,只见凡川吞吞吐吐的说道:“灵儿,梓月姐姐,你们太美了,我……我这也是情不自禁嘛”

    “哈哈,凡川宗主竟还有这样的一面啊,太可爱了。”说着,梓月也向着凡川走了过来,接着说道:“以后要对我的灵妹好啊,凡川宗主。”梓月用着一副顽皮的语气说道。

    “梓月姐姐,你……”宛灵听到了梓月的话,娇嗔了一声,含羞着脸庞不再说话。

    “恩恩,我……我知道”凡川竟也有些羞涩,英俊的脸庞上闪过一丝红晕,为了不再继续这尴尬了场面,凡川试着转移了话题,接着说道:“梓月姐姐,我刚刚与其他的长老达成了共识,一起抵抗青邪来犯”

    听完凡川的话后,本来嬉笑着的梓月,脸色也逐渐凝重了下来,出声说道:“凡川宗主,这……这可信吗?我感觉联合起来的这件事情,是不是太容易达成了?金莽那个人很狡猾的”

    “梓月姐姐是什么意思?金莽狡猾?金莽是谁?”凡川有些疑惑的出声问道。

    “金莽就是……”在梓月一番的描述之后,凡川才知道那个身材肥胖的长老就是金莽,只是凡川对于梓月的话有些质疑,之前达成联合的时候,最终还是金莽先答应的,才至于其他的长老来响应,怎么能说他狡猾呢?凡川正在疑惑的当下,梓月又开口说话了。

    “金莽之前和青邪走的很近的,我怕……”

    “先别说了,梓月姐姐,我看金莽长老不像是那样的人,可能是梓月姐姐多虑了”未等梓月说完,凡川出声打断道。

    “但愿如此吧”梓月也不再多说。

    一时间,小小的静室竟然沉默了下来,最终还是凡川先开口打破了安静。

    “对了,梓月姐姐,之前你的弟子说过,说你之前与青邪争斗负伤了?如今没事了吧?”

    看着凡川关心的表情,梓月突然嬉笑了起来,温和的说道:“多谢凡川宗主关心,刚刚就与灵妹说过了,我已无事,你说的我的弟子告诉你?我的哪个弟子?”梓月说完,定睛的看着凡川。

    “没事了就好,对,他还在外面,你等下”说着凡川转身走出了内室。

    一会儿,凡川带着钟北走进了内室,钟北刚刚看到梓月,立即激动了起来。原来在殿内的人都走后,钟北却还没有走,而是缩在了大殿的角落里,等待着梓月长老。

    “师尊……”钟北看着梓月出声喊道。

    “哦,是钟北啊,怎么了?还没有回去吗?”梓月恍然大悟的说道。

    “师尊,我……”

    “梓月姐姐,他是在等你出来,一起回去呢”凡川看着说话支支吾吾的钟北,抢先说出了口。

    只见梓月的脸色一愣,即刻出声道:“我在这还要再陪灵妹一会儿呢,你先自行回去就行了”

    钟北听到梓月的话后,低着头不再说话。

    凡川见状,突然伸手拉起了钟北的衣角,看着宛灵说道:“灵儿,我出去看望一下我的那三位兄弟”没等宛灵要说什么,凡川又转头看着梓月,出声说道:“既然梓月姐姐让钟北自行回去,那我就带着钟北兄弟一起出去一趟”

    同样没等梓月反应过来,凡川已经拉着此时有些失魂落魄的钟北,快步的走出了内室。

    一瞬间,凡川带着钟北跑出了殿外,回头看着并没有人追来,凡川即刻祭出了碎星飞剑,在真气融入碎星飞剑之后,碎星飞剑透着淡淡的青芒。

    凡川转头看着身旁此时表情有些呆滞的钟北,立即出声说道:“钟北兄弟,我们走吧”

    “恩”钟北慢悠悠的踏在了碎星飞剑上,凡川也立即站在了剑体之上,只见凡川布满着真气的双手抬起指向了前方,碎星飞剑即刻极速的向着供夜月门修真弟子潜修的静室飞去。

    “凡……凡川宗主,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站在飞剑上,神情有些紧张的钟北看着凡川,出声问道。

    “去看望几个好兄弟”凡川淡淡的出声回答完,转头看向了前方。

    钟北见凡川转头了过去,便不再说话,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后。

    夜月门的景色在碎星飞剑下,极速的带过,夹杂着各种清香的风,吹起了凡川的头发,凡川胡乱的抓了一下头发,脑海里却涌出了诸多以往的画面,此刻安静的心胸,即刻的澎湃了起来,凡川在心里感叹着,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是这般的幸运,几次大难不但没有死亡,却是峰回路转后,还能获得到更多,这一切的造化,让凡川有些不敢相信,总感觉不是太真实,但却又是真真实实的度过了。

    凡川用力的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眼前不远处模糊的出现了静室的样子。凡川来找白平刃三人,一是要看望三位兄弟,其次则是要借他们三人之口,打听一下凌关真人的去向。

    又是一阵极速飞行之后,凡川把碎星飞剑降落在了静室的门外,等收起了碎星飞剑之后,凡川带着钟北,迫不及待的进入了静室里,以着自己的熟悉,凡川很快找到了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三人所潜修的静室。

    正等凡川准备推开静室的门时,静室的门却被里面的人打开了。

    门开之时,只见白平刃一副极度惊讶的表情看着凡川,竟在一时间不知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像是定住了一般。

    “平刃兄弟,兄弟我又回来了”凡川脸上带着喜悦出声说道。

    听到凡川说话,白平刃这才惊醒了过来,语无伦次的说道:“凡……凡川兄……不……不是,凡川宗主”说着,白平刃作势就要下跪。

    看来白平刃三人知道自己是夜月门的宗主了,凡川见状,立即伸手拉起了白平刃,同时出声道:“平刃兄弟,别这样,我还是你的凡川兄弟”

    白平刃被凡川拉起身后,低着头不知道要说什么,脸上有些愧疚,又有些不知所措。

    “平刃兄弟不让我进去吗?”

    凡川知道此时的白平刃已经和自己之间有了隔阂,看来这件事是不可避免的。

    “哦,请……请进”白平刃立即弯身作请状说道。

    看到白平刃这般做,凡川很是反感,虽然已猜到彼此之间会有些隔阂,但却没有想到的会是这般严重。其实只是凡川还不太了解,在这个退隐的夜月门修真门派里,上下级之间的等级很是森严。

    走进了静室里面,凡川立即转身定睛的看着白平刃,语气冷冷的说道:“平刃兄弟,你别这样,虽然我现在是夜月门的新任宗主,但是我们依然还是好兄弟,还是和以往一样”

    听完凡川的话后,白平刃的神情闪过了一丝异样,语气恭敬的说道:“凡川宗主……”

    “叫我兄弟!”凡川打断了白平刃的话,有些微怒的喊道。

    只见白平刃的表情又是一愣,随即又强装般的试着用大大咧咧的语气说道:“凡……凡川兄弟,是老白我太迂腐了”

    看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凡川随即把双手搭在了白平刃的肩膀上,英俊的脸上闪过些许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