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议事
    [.huju.]听到殿外的动静后,凡川和征黎应声看去,只见熙熙攘攘的进来了几人,其中就包括了梓月长老和安吾长老。[.huju.]

    征黎见到几位长老已到,立即出身迎了上去,而凡川则是安静的立在原地,等待着众人走过来。

    首先是梓月长老跑向了凡川,站近凡川的身前,出手拍了一下凡川的肩膀,脸色欣喜道:“凡川宗主,你终于肯现身了,你知道最近门派里有多乱吗?我的伤都还没好呢,要不是听到说你回来了,我才不会过来呢!”梓月对着凡川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完全不像是上下级之间该有的状态,而凡川似乎也并不排斥。

    “梓月姐姐,让你受累来看我了,不好意思了”凡川微笑着说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刚才只是给你开玩笑的”梓月说着话,又站回了来的众多夜月门长老的人群里。

    只见众多夜月门的长老走近凡川的身前,齐唰唰的全都跪了下来,其中也包括了刚刚与凡川开玩笑的梓月。

    “拜见凡川宗主,不知凡川宗主回来,还望恕罪”众人一起出声说道,声音混厚有力,回荡在宫殿内,久久未能散去。

    “各位长老,还请速速起身,我们坐下详谈”凡川立即出声说道,说着还站出了身子,试着扶起了跪倒在前面的几位长老。

    众人在听到凡川的话后,也都应声站起身子,向着早已放的整齐的椅子处走去。

    待众人全都落座,凡川正想开口说话,突然只见宛灵快步的跑了过来,而小黑则被宛灵放在了后面的座椅上,正慵懒的趴在座椅上,似乎是想要睡觉一般。

    宛灵跑进了凡川一等人中间,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只见宛灵突然跑向了梓月,瞬间抱住了梓月,也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微微的抽泣声。

    而此刻的梓月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晕了,可能是由于宛灵还带着面纱的缘故,再其次是刚刚宛灵是突然出现,然后突然抱向了梓月,梓月当下并没有认出宛灵的样子,于是缓慢的推开了紧抱着自己的宛灵,却突然让梓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于是看着此时还在抽泣的宛灵,声音温和的说道:“小妹妹,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报仇”

    而此时的宛灵听到梓月温和的话语后,哭泣声更甚,慢慢的拉开了围在脸上的面纱,露出了本来的样子,等面纱全部落下时,宛灵看着此时已经惊讶的大张着嘴巴的梓月,带着抽泣的声音说道:“梓月姐姐,灵儿好想你”

    “灵……灵儿!”此时的梓月已经惊讶的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只见梓月又瞬间把宛灵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双手在宛灵的后背上轻轻的上下抚摸着,似是在安慰此时哭声更甚的宛灵,与此同时,嘴里还喃喃道:“灵儿,我的好灵儿,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姐姐有多担心你吗?你知道吗?姐姐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你啊,我的傻妹妹。”梓月说着说着却也流出了泪水,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湿花了梓月脸上本来的淡妆。

    “是灵儿不好,是灵儿让姐姐担心了。”宛灵紧紧的抱着梓月,声音哽咽道。

    “好啦,现在苏醒了就好了,以后可不能再这样吓姐姐了。”说着,梓月缓慢的推开了宛灵紧抱着自己的身体,眼神仔细的看着宛灵此时已经哭花了的脸蛋,又接着说道:“傻丫头,乖,不哭了。”话音落,梓月伸手轻轻的擦去了宛灵眼角的泪水,也试着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水。

    而殿内其他的夜月门长老,都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也没有人出声打扰。直到梓月和宛灵两人不再哭泣,凡川出声说道:“灵儿,梓月姐姐,你们两个先去内室好好的温存吧,我要与其他的长老先讨论下事情”

    “恩,好”

    “好的,多谢凡川宗主”

    宛灵和梓月相继应答了凡川的话后,彼此牵着彼此的小手,向着宫殿的内室走了过去,两人的脸蛋上,都洋溢着一副不可言表的开心与幸福。

    在场的其他几位夜月门长老在看到宛灵的那一刻,脸上都出现了些许的震惊和感动,而心情最为波动的还算是征黎长老,征黎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那个让自己有些怀疑的女人,竟然是宛灵,那个前任宗主淮臣宗主的亲妹妹,想到此处,征黎又看了看凡川,似乎有些恍然大悟。

    “好了,各位长老,小子我今天找你们来,是为了探讨一件事情”见众人都不再议论,凡川这才出声道。

    众位夜月门长老听到了凡川的话后,脸色阴晴不定,有的在认真等待着凡川的下文,有的则有些惊慌,但还都是齐声的说道:“恭听凡川宗主的吩咐。”

    众位长老的表情神态,凡川都一一的看在了眼里,突然语气冷冷的说道:“我想大家都知道今天找大家来,是所为何事了,那么接下来我想听下各位长老的意见。”说完,凡川表情严肃着不再出声。

    殿内一阵的寂静,众位长老里除了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之外,其他几位长老个个面面相觑,脸上慌张的神态显而易见。

    在寂静了一会儿之后,最终还是征黎长老先开口了,征黎长老用着一副坚定的眼神,看向了凡川说道:“凡川宗主,老朽的意思是要大家联合起来,一起抵抗青邪。”

    “老夫的意思和征黎长老一样,共同抵抗青邪”人群里的安吾长老也站出了身子说道。

    征黎和安吾两人的声音落后,宫殿内又恢复了寂静,凡川看着其他的夜月门长老,再次冷声问道:“其他长老还有什么别的建议吗?”

    “凡……凡川宗主,老夫建议谈……谈和。”只见人群里走出了一位身材肥胖的长老,脸色阴晴不定,弱弱的小声说道。

    “哦?”凡川定睛的看了看身材肥胖的夜月门长老,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但只是一瞬间,凡川又故作淡淡的说道:“这位长老,能解释下你的建议吗?”

    见凡川似乎像是认同了自己的建议一般,只见肥胖的长老立即神采飞扬的说道:“凡川宗主不是太了解夜月门和青邪长老啊,青邪长老有着一批会邪术的弟子,而且青邪长老的修为境界很是高深,如若我们要迎战的话,那后果……”

    “够了,别说了”没等肥胖长老把话说完,凡川突然厉声喝道。

    在场的众多长老都被凡川的厉喝吓了一跳,没想到凡川变脸竟是这般快,都立住了身体,不再出声。

    众人都在郁闷的当下,凡川接着突然语气温和的说道:“之前发生的事,我已知道了,而接来下需要迎战青邪,这是不可逃避的事实,我想各位长老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吧?”

    还未等众位长老有所表示,凡川又接着说道:“小子刚刚接触夜月门,还有很多的事情不懂,需要向各位长老学习,大家都是受惠于夜月门,这是现实吧?”说完,凡川又看向了刚刚那位肥胖的长老,温声说道:“这位长老,刚刚是小子无礼了,小子也只是在央求各位长老联合起来,一起度过难关,这样不好吗?”

    此时夜月门的众位长老确实被凡川搞昏了头,不知道凡川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除了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外,其他几位长老还是迟迟不肯做决定,都在相互的看着对方,似乎是在征求什么意见。

    其实凡川这样变换着脸色来说话,是有一定意义的,凡川这是在麻痹众位长老的心,让他们知道自己虽然是宗主,但是并不会有着高人一等的样子,但是在原则问题上,凡川就要表现出来一副坚决的样子,也是在侧面的告诉众位长老,自己虽然平易近人,但并不是可以随意欺压。这样做,即能站立住自己是宗主的身份,还能让众位长老可以更容易一些接受自己的意见。

    果然,在众位长老一阵的讨论之后,凡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只见刚刚那位身材肥胖的长老站出了身体,表情坚决的说道:“凡川宗主英明,我等愿意联合起来,共同抵抗青邪”

    “联合起来,抵抗青邪”

    随着肥胖长老的话音落下,其他几位长老也争相的说道。

    凡川看到此景,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温声说道:“那小子就先在这里谢谢众位长老了,那接下来就让征黎长老给大家部署一下吧,部署完了,众位长老就可先行回去休息了”

    征黎听到凡川的话后,立即开始部署一些相关事情,也就是关于到时候青邪发起攻击的时候,要怎么来共同抵抗。

    只见征黎在人群里来来回回的部署了一阵时间之后,最后看着众人,大声的说道:“想必众位长老已记住了部署了吧?那我就不再多言了,等到青邪来犯的那天,我会派弟子及时去通知众位长老”说完,征黎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众人在听完征黎的话后,也都点头表示了肯定。

    “既然凡川宗主已吩咐好了,我们到时自然会来,一起联合,共同抵抗青邪。”只见肥胖长老坚决的说完,看了看凡川满意的表情之后,又接着说道:“那凡川宗主,我等就先退下了”

    “恩,好的,劳烦各位长老了”凡川温和的说道。

    “凡川宗主,我等先告退。”

    众人说着话,陆续的都走出了宫殿,凡川看着众人的背影,心里很是满意,觉得自己可以保护住夜月门了。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后面的事情却大大的出乎了凡川的意料,而且让凡川顿时觉得自己太稚嫩了。

    “凡川宗主,既然已无事,那我俩也先告退了。”大殿里只剩下了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两人,此时征黎长老看着凡川说道。

    “恩,劳累两位长老了,小子感激不尽。”由于之前听钟北说过,在前十几年里,青邪挑衅夜月门的时候,夜月门里众多的长老里,只有征黎长老和安吾长老,以及梓月长老,尽力去抵抗了青邪。所以凡川对征黎和安吾,有着像是自己人一样的感情。

    “凡川宗主太客气了,我们也只是在做自己的本职任务。”安吾长老出声道。

    凡川没再说话,脸上带着欣慰,点了点头。

    “那我俩就先告退了。”说着话,征黎和安吾也走出了宫殿。

    等众人都走后,凡川本来欣慰的表情,又现出了一丝凝重,低着头坐在了座椅上,神情有些忧虑的在想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